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文学特区 > 文学自由谈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陈鲁豫将与读者见面
钱钟书妙语惊人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不绝如缕的扯淡

  收读此文之后,曾给冯主编打过一个电话,请示他:“有这么一篇恶毒的东西,批评你及你卵翼下的中国小说学会折腾的小说排行榜,鉴于阁下系‘涉案’人员,似以回避为宜,斯稿因此拟免终审,可否?”话音刚落,便获批复:“悉听尊便。”听上去,首长的心情不错。

·责编注·



继上海评出“90年代最有影响的文学作品”,北京选出“中国作家梦之队”之后,天津也不甘寂寞,推出了一个“中国小说排行榜”。至此,三大直辖市先后完成了文坛的三大“咱选动作”。不知重庆文学圈的人有何想法,接下来是否也欲考虑搞点新花样,以便与城市的地位相称,做到既不甘于人后,又能娱乐大众。倘若重庆方面打算掏些咨询费,我倒愿意给他们出几个点子,让他们也大轰大嗡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家一道干点无聊的事,也算得上其乐融融。

关于那个“排行榜”的消息,我是在一张电视报上看到的,那张专登明星绯闻的小报,居然也对文学感上了兴趣。看来,“排行榜”之类的玩艺儿,与明星的鸡零狗碎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则消息说:“中国小说排行榜是由中国小说学会组织评选的,来自全国各地的20余位小说研究专家和学者汇聚天津,在2000年度发表的近千部文学作品中,评出长篇小说排行5部、中篇小说排行10部、短篇小说排行10部”云云。以前只知道有音乐排行榜之类,真不知道小说也能排行。音乐排行是个商业化行为,是一种促销手段,它是按唱片的销量来排行,有硬性条件和明确的标准,至少从表面上是具有说服力的。小说怎么排行?是按作品质量还是读者数量?怎么判断一部小说的质量?由谁来判定?一般情况下,这事应由评论家来做,但我们对目前的一些评论家缺乏起码的信任感,我甚至认为,个别评论家的智商与良心还不如普通读者。若按读者数量来排行,倒不失为一种方法,不过这个数量无法统计,实在难以操作。所以不管从哪方面看,此举都有些荒唐。我认为,小说是不能排行的,也是没办法排行的。它是精神产品,具有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它无法实现数字化,更不能实行数理统计分析,也不能进行抽样调查。什么可信性可比性的东西都没有,你依据什么把它排成甲乙丙丁、一二三四呢?这一拨人与那一拨人弄的排行肯定不同,一百伙人会排出一百种结果。只要不是弱智,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你非要为小说弄个排行榜,只能说明是闲着没事瞎扯淡。好玩的是,一群所谓的专家学者在宾馆里吃饱喝足之后,再煞有介事地投上一回票,就为小说排行了?而且还是“中国”的?你就搞笑吧,都快成“欢乐总动员”了。

后来在另一家媒体上,我才知道那个中国小说学会的会长是冯骥才,那个小说排行榜正是在他的策划下出笼的。至此我才明白,怪不得这事出在天津呢!这方面明白了,另一方面我又不懂了。冯骥才早年写小说《三寸金莲》、《神鞭》什么的,津味玩得特溜儿。后又弄文人绘画,那画看上去也有模有样。近年还爱上了老房子,整天为“保护古建筑”奔走呼号。新世纪一开张,他又掺乎进了教育界。就他这身份,这地位,这名声,这忙碌劲儿,怎么也会对排行榜之类的小把戏感兴趣呢?大概是冯会长架不住会内下属的怂恿,不得已而为之吧?

看来,只要在河边走,就得要湿鞋呀!

就在我准备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听说一个什么文学基金会和一家刊物联合为当代中短篇小说排定了最新名次。我有点犹豫了,莫非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不然的话,排行榜怎么像苍蝇一样,挥之不去,层出不穷呢?这事我想了两分钟,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去你母亲的排行榜。我才不相信它会对文学的发展有什么好处呢!

除了哗众取宠,对小说,对文学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排行榜,之所以玩得火红,是一些人另有所图。从本质上讲,这事与文学无关,它是以文学为借口,拿文学来作秀。作家对此不会感兴趣,人家有时间还要写稿子,哪有功夫扯这个淡呢?读者对此也不会有兴趣的,时间有限,工作之余还要读读《人民文学》、《文学报》之类,哪会去关心那些鸟小说排行榜?说实话,真正热衷于大轰大嗡,热衷于排行榜的人,都是那些四处蒙事儿的所谓“专”、“学者”。这都是些什么货色呢?无聊的、过气的、失语的、老眼昏花的、精子减少的(方英文语)……总之是一些无力占据舞台中心,又不甘于退到边缘,同时,内心又有很强的权力欲望,满脑子话语霸权情结的人。丧失了创作的能力,甚至丧失了研究的能力,但又不想脱离文学,不想在文坛失语,怎么办?只好来一点旁门左道,击鼓传花,借此发出一些声音,表明自己存在。好似他们就是文坛的泰斗祖师爷,有权力搞掂文学,有权力为作家盖棺定论。好似他们都是火眼金睛,而且有点石成金的本领,一个排行榜就能决定一部作品的命运,一个作家的价值。事实如何呢?除了他们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之外,谁会把他们弄出来的东西当回事呢?这榜那榜,不过是参与者们的一种自娱自乐,与明星们在电视上玩游戏搞笑没什么两样。我倒想问一问,干这些没什么价值的闲事,用不用人民币?二十几口人从天南地北赶到天津,向冯会长报到,差旅费食宿费一定不会少。都是有头有脸的角色,总不能去住大车店,也不能光吃狗不理包子吧。可他们会自己掏腰包么?肯定不会。花着有用的钱,干着无聊的事,世上还有比这更弱智的事么?

上届世界杯上,球王贝利倚老卖老,整天指责巴西球员,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球员们急了,反击贝利道:要么回家,要么闭嘴。那些热衷在文坛搞花样的人,最好别学贝利,否则,令人讨厌不说,自己也会弄得大失面子。

  (文/苏阳责任编辑/陈德)

本文摘自《文学自由谈》2001/4由文学自由谈杂志社授权

 
  2001-09-29 14:55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