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文学特区 > 文学自由谈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陈鲁豫将与读者见面
钱钟书妙语惊人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为什么要采访他们

  我开始并没有打算采访这么多出国留学的少男少女。

最初,只是因为我弟妹常从国外发电子邮件过来,向我讲述一些出国留学孩子的故事。我将有些故事写出来,发在了报刊上。没想到一些朋友看后,说我写的这个话题,在当下中国是一个热点的问题,建议我可以多采访一些孩子。当时因为手头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就没有在意。

后来我在与别人的交谈中,又无意涉及到了出国留学日趋低龄化的问题。我发现大家都对这个问题非常关注。这种关注,不由得让我联想到了近年来,无论是来自媒体的报道,还是我自己的所见所闻,确实看到身边有很多朋友,有的早已把孩子送出国了,有的正在联系准备将自己的孩子送出国门。出国留学低龄化的倾向,在整个中国大地,像是一股汹涌的潮流,来势迅猛,不容忽视。

于是我想,我是否应该像朋友们提醒的那样,立即放下手中正在做的事,然后全力投入到采访更多的出国留学少男少女的故事中去呢?

我这么多年来从事写作,一直都是先沉于思考,酝酿良久之后才动笔去写。还从未写过这种应景的大家摸着都烫手的热点问题。不知为何,唯独这次就像是有一只挥之不去的命运的大手,拼命地拽住我,不让我离去。这可能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在进人21世纪之际,信息成了这个新时代的大众术语。一个青少年,如果没有出国留学的热情和梦想,他的生命未免太柔弱,他的视野未免太局限。可是把孩子这么早地就送出国留学,究竟是好是坏?又是大家非常关切的问题,仿佛谁都没有现成的经验,只能是在观望。也许正因为大家都在观望着,才引起了我对这个问题探讨的兴趣。

随着信息时代的不断升温,确实炒热了青少年出国留学。我已经触摸到了热得烫手的青少年出国留学问题,就不想退缩。也许,正在升温的小留学生出国留学热,不是色彩清新的气泡泡,而是红红的小火苗。这红红的小火苗,就像是洒在西方世界希望的火种,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希望的幼子,就会在西方的沃土上,经历风雨,回国来拥抱彩虹般的绚丽中国。

我满怀希望地期待着。

我不再停留,我毅然地放下了手中正在进行的事情,走进了对少男少女出国留学人物的采访。我确切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中午,我性急地拨通了一个朋友家的电话,因为他的儿子前不久刚去澳洲留学。我问她的母亲儿子在澳洲的留学情况,她的母亲一提到儿子,开始还是兴致勃勃、侃侃而谈,转而就变成了思念和担忧。她对我说孩子年岁太小,出国留学对父母简直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想出去看儿子一趟,又花不起路费。

还有一个去德国留学的学生,她的母亲给我拿出了女儿在德国留学的照片。孩子看上去一脸的灿烂。但是,坐在我对面的家长,却是一脸的黯然。这些中国的小皇帝、独生子女们,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娇生惯养,从未离开过父母。父母明明知道孩子出去闯世界是好事,但是,我看到这些父母好像并没有因为送走了出国留学的孩子,变得轻松了,而是活得更加沉重了。他们不仅付出了大量的金钱,还从此背上了沉重的精神压力。

儿行千里母担忧。父母的种种担忧,让我再一次地感到了可怜天下父母心。也许只有在中国,父母才会这样牵挂。当采访结束的时候,我从心里感到,是我又一次地勾起了他们对少小离家的孩子的无比思念。我真的感到很不好意思,是我打扰了她们。

还记得我采访一位房地产商人,他的儿子去新西兰留学,因为不放心儿子一人在外,把老婆也搭上了,老婆给儿子当陪读,只留下他一人在国内做生意。他一个叱咤商海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当提起他在国外留学的儿子时,两眼泪汪汪,一种难言的思念之情,让我看了很心酸。

还有那些通过国际交流出国留学的中学生,当我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回忆起了在国外的学习生活,依然还是那样激动。他们非常留恋在国外那一段时间的学习和生活,他们认为出去看看,真的眼界大开。他们表示,一定要好好学习,奋发向上,把祖国建设得更强大。

我通过采访,深深感受到了在我们这个开放的中国,有这样一批小留学生出现,是我们社会生活中的幸事。这些少小离家的孩子们跨出国门后,价值观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充分感受了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异国的文化背景、语言环境、生存方式,都深深地影响了他们的成长。相信这些走出国门的孩子们,会在异国的天空下,接受不同文化的熏陶,当他们有一天学成归来的时候,无论父母,还是他人,都会对我们的孩子们刮目相看的。

我所采访的都是熟悉的发生在身边的少男少女出国留学的故事。在写作中,我应家长和学生的要求,将采访所有人的真实姓名全都隐去,只留下了他们的故事。我将这些故事写出来,或许对那些渴望了解出国留学的少男少女们,以及他们的家长,有一些启发。

  (文/刘敏责任编辑/陈德)

 
本文摘自《文学自由谈》2001/5由文学自由谈杂志社授权  2001-10-25 15:42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