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文学特区 > 文家争鸣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陈鲁豫将与读者见面
钱钟书妙语惊人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身体派”美女作家卫慧九丹爆发“骂战”

  以“身体”写作的《上海宝贝》作者卫慧不指名批评《乌鸦》及其作者九丹,九丹反唇相讥。评论家指两人相诋是素质的对抗,或视之为商业炒作。这类女作家之间展开的骂战,成为中国文坛的最新现景观,引起世人的普遍关注。

  亚洲周刊日前报导,中国大陆女作家九丹从北京到香港,在香港书展为读者签名。香港版《乌鸦》由开益出版社推出,仅香港机场多家书报屋,每家都已卖出一二百本,短短几天共卖出八九百本。在那里,一位新加坡人拿出六本在中国大陆购买的《乌鸦》,九丹发现都是盗版本,便对那人说:「都是盗版的,你可能也分不清。按理说,我是不能签的。」她看着那人诚恳而无奈的神态,终于还是签了名。

  九丹刚到香港,友人就给她看七月十三日香港《苹果日报》副刊。上海女作家卫慧在专栏「上海宝贝」上发表《疯了》一文说:「某大陆作者,女性,有新加坡居住经历,写了一本书,大致是写些在新加坡的『小龙女』(中国妓女),被人冠以『妓女文学』的名号,写者本人也不遗余力地对媒体作半遮琵琶之姿,似乎还真有售肉经验。」「在北京不小心遇到一个朋友,提到此人,说她欲出价十万人民币(约一万二千美元),请诸位哥们找门路来禁她书。」

  卫慧继续写道:「听后先惊后笑,中国怎么了?中国的文化圈怎么了?第一次听说有人愿意出高价来买通官僚禁书的。疯了吗?书被禁后的卫慧实在遭人眼红,不意间开了愈禁愈红的先例。」

  卫慧的文章,没有点名,但明眼人都明白,她指的就是九丹和《乌鸦》。九丹读了后说:「这个女人(指卫慧)真是太傻了。那么好意思说别人有『售肉经验』的,肯定不是个好作家,当然,她都谈不上甚么好作家。」

  九丹对亚洲周刊说:「卫慧和棉棉这两个女人,我都不认识。不过,通过棉棉的作品,我们能看见她的灵魂。卫慧如果要同棉棉比,从精神上,棉棉是一座大山,而卫慧只是一个小孩撒尿撒出的小坑而已。」

  又说:「卫慧说我想出十万元,买通官方禁掉我的《乌鸦》,这完全是杜撰、是扯淡。到目前为止,大陆有十多家出版社都争着要出我的下一本书,我为甚么要去禁?我希望我的作品有更多的人看到。」

  「她们都是虚伪的女人」

  「我接受访问,其实不是想说卫慧一个人,她完全构不成我谈话的内容。我想说的是中国长期以来,在女作家群里,都存在一个现象,她们的写作都在说同一件事:我身上长了一个疤,这个疤很痒,我在挠,不停地挠。其实,她们的痒跟别人没有关系,她们的挠更与这个时代没有关系。」

  「当然,或许有人说,王安忆和铁凝她们还是写了一些百姓的生活,是写出了社会写出了文化的,我也承认。但是,她们看起来很大气的作品,却没有充份表达出作为一个女人的体验,可以说男性也可写出那样的作品来。那么,连自己作为一个女性的特点都没体现出来,就更不用说表达出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罪与悔了。包括卫慧在内的这一女作家群,依我看,都是虚伪的女人,我与她们有根本的不同。」

  九丹说,她在作品里没有像她们一样跟风跑,掀起文化热、寻根热时,就文化一下,寻根一下;伤痕时就伤痕一下,反思时就反思一下。她永远抓住了人的本质,她作品中的罪恶和忏悔是两条永远的平行线。人性有美好的一面,但也永远有罪恶,因此永远要忏悔。她说:「我认为,我比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位都成功。」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乌鸦》今年一月出版以来,尽管在东南亚掀起了飓风,这股风也开始刮向中国大陆,但迄今为止,中国大陆文坛还没有一个评论家主动站出来评论它。九丹认为,这是评论家怕招惹上「妓女文学」四个字,「他们的灵魂跟卫慧一样麻木」。

  卫慧的文章没有点九丹和《乌鸦》的名,当亚洲周刊采访卫慧时,她却再三表示「不愿评论」,觉得这事很无聊。

  女作家女明星常据头条

  在中国大陆,人们似乎觉得,女作家与女明星相类,常常占据媒体娱乐版头条,有些「骇人听闻」的标题和言辞,甚至包括一些相当于「行为艺术」的行为,她们的作品也与时尚和流行有关,成为追逐另类与前卫的年轻人的装饰品。其中被称为「美女作家」的,更自我标榜为「用身体写作」。

  上海一位文学评论家,与卫慧和九丹都稔熟,他说,中国文坛二三十岁的女作家群,称为「七十年代」女作家也好,称为「另类文学」女作家也好,互相开骂已非罕见现象。卫慧和九丹的争论焦点,不外乎:究竟谁是美女、是不是用「身体写作」、是不是「妓女文学」、作品在文学上地位如何?她们互相诋毁,反让外人看作是两人素质的对抗。

  他认为,两人的为人和作品各有千秋。九丹的成功在于包含忏悔,是批判现实主义的深化;卫慧的作品表现了市场经济充份发展下,人的欲望的新形态,是「另类」,小说表现形式创新,语言功力到位。说到卫慧和九丹的为人,他说,九丹显得「诚实」,老实中时露稚嫩;卫慧显得「慧黠」,在社交圈,她是「尖叫的蝴蝶」。

  主动迎合窥视的欲望

  北京文学评论者元大都说:「『身体写作』闹得沸沸扬扬,主要意义其实是提供作秀的姿态,主动迎合大众窥视的欲望,而对性乱、摇滚、诗歌、艺术、商业的种种描述,是为了营造时尚的氛围,也便于局外人心安理得地欣赏这份不属于他们的『拟想』生活。」元大都认为,「身体写作」越是与常态相悖,越有利于她们的走红,而夸张的虚构很可刺激公众的想像力,加上「美女作家」可作为这种想像的寄托,畅销指日可待。

  不过,上海文学评论工作者石城却认为:「她们的写作在同代人中相当具有代表性,尤其是她们对当下另类生活的敏感、参与、表达,有力地呈现出了新一代人的心灵图景。她们可能是不成熟的、表浅的,但我们无法抹煞她们面对生活时的那份诚实;我们也没有理由对她们失望,她们毕竟还年轻,理应拥有自己理解生活的权利,这就是她们存在的理由。」

  卫慧向亚洲周刊透露,她将于七月二十七日去澳大利亚,八月底去美国,九月底去德国,分别参加当地为推出小说《上海宝贝》举办的活动。目前已有三十多国买下版权。她作品的香港版已有《上海宝贝》、《像卫慧那样疯狂》、《蝴蝶的尖叫》等五种,她说,她太忙,还在写小说,在《苹果日报》上的专栏,写了快一年了,她一再表示想停了那专栏,编辑答应减半,如今由一天一篇减至一周四篇。

  有人认为,女作家之间的「开战」是一种商业炒作。九丹说:「商业性是一个成功的作家不可回避的因素,没有一个作家不希望自己的书,尽可能被更多人读到。只是中国作家有奇怪的清高,一提商业性就浑身不自在。我也清高,但不害怕别人跟我提『商业性』。」至于回击卫慧,她认为:「自己是被动反击,这与商业性操作无关。」

  卫慧认为王菲是楷模

  不过,卫慧在答亚洲周刊采访时表示,写作就是写作,商业炒作是另外一回事,一个作家如果将很多精力放在商业性的考虑上,那就很难在纯文学上作出努力,假如有炒作的价值,就让别人去炒作好了。她认为,歌星王菲就是不可多得的楷模,「她那么酷,那么冷漠,媒体对她的炒作却始终不断」。

 
千龙新闻网  2002-04-09 14:5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