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心灵书签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陈鲁豫将与读者见面
钱钟书妙语惊人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一条海绵针的毛裤

  第一行:一正一反;

  第二行:正针带,反针织成正针

  这不是歌谣,不是难懂的佛家禅语,只是一种毛线编织的方法——海绵针。

  按照这个公式织出来的毛裤,针脚细密匀称厚实。如果是上好的毛线,摸起来手感细腻绵软,穿在身上更是异常暖和。

  两年前的冬天,我曾对着这个公式顶礼膜拜,像在考场上面对难解的高等数学题一样虔诚,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与疏忽,手上的织针随着我的呼吸笨拙地一下一下向前推移。常常半小时过去,我身边的毛线还是圆圆的一团,没有用掉多少。

  我在为妈妈织毛裤。

  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一项繁复浩大的工程。笨手笨脚、粗心大意是知女莫若母的妈妈与我相处二十多年来对我的经典总结和权威性评价,加上我天性笨拙反应迟钝,对一切需要心思与技巧去完成的事都望而怯步。但是这一次却有无数的信念和信心支持鼓动着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完。

  那是虎年接近岁末的时候,每一天我都过得很沉重。随之而来的兔年让我惶恐不安,因为那将是妈妈49岁的本命年。49岁,对于条件优越保养良好的城里女人来说,仅仅是年龄的变更时间的推移而已。而对于我妈妈来说,对于我来说,却是一记响鼓时时敲在我心上,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妈妈在一天天年老。她的一年比一年深的皱纹,她的半黑半白的头发,每次看了都让我心酸、惊悸。

  我曾买来上等的去皱霜,仔细匀密地抹在妈妈脸上,希望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她的脸能恢复到二十年前那般光滑,十年前那般有弹性,哪怕三年前那浅浅的纹络也可以;我从美容师那里讨教到染发的方法,戴上塑料手套,将染发剂一古脑揉在妈妈头上,拼命地盖住那醒目的白色。然而两个月后,头发根部生出的新发,仍然如冬日的青霜那样白得刺眼,寒透了我的心。

  生命如四季。当我还在夏天的花园里无病呻吟肆意挥洒青春时,妈妈的冬天已经慢慢来到了。先是折弯了她的腰,冻裂了她的手,又染白了她的黑发,冻僵了她的心情。隔着25年的人生距离,我眼睁睁地看着冬天一点点逼近妈妈。我用弱小的身躯挡在她面前,企图拦住冬天这个宠然大物。我声嘶力竭大声狂喊想吓退它,我泪流满面苦苦哀求想感化它。然而,无济于事。其实,我的要求并不苛刻,我只是想拦一下岁月,让它在母亲的心灵和身体上走得慢一点,因为我还有太多的承诺没有对她实现,还有太多的孝心没奉献出来,给我时间和机会,让我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妈妈的49岁本命年,好像一座大山横在我面前,压得我透不过气。人生其实是这样的无奈和无助,每个人都只能在自己岁月的轨迹里,孤独地走进冬天,谁都帮不了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老去,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痛心了。

  我一个人独坐在远离妈妈的另一个天地里,在一个深夜为一件事苦思冥想。

  我在仔细的算一笔帐,我究竟欠了她多少,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愧疚日夜与我纠缠不休?

  她生了我养了我,用她朴素的人生观道德观感染着我影响着我,我至今没有学坏,没有被灯红酒绿迷惑自己,我知道以后也不会。因为我的骨子里涌动的是妈妈的血,它们博大而宽厚,仁慈而坚韧。正因为如此,艰难的岁月里我学会了坚强,贫穷的日子中我学会了忍耐;我在这个城市是孤单又渺小的,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存在,但在妈妈眼里,我是伟大是无可替代的,我是她的骄傲她的自豪。

  所以,我豪情满怀认真而仔细地做我的事走我的路。当风雨过后我笑意吟吟地站在众人面前,当周围的人对我侧目时,他们不知道,真正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我,而是妈妈!那个时候,我多想回转身对她说:感谢你生了我,感谢上苍让你做了我妈妈让我做了你女儿,我一定好好珍惜这份母女情缘。

  而我,除了汇款单,除了间或问候的电话,我又给了她什么呢?我知道,我欠妈妈的实在太多太多,我用一生的时间我倾尽全部的积蓄和精力也无法还清。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债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越滚越大。在她面前,我终生负债累累。

  我决心为妈妈做点什么。

  小时候很冷的冬天我放学回来,整个人被冻得哆哆嗦嗦,走到门口妈妈肯定早早撩开门帘,一屋的热气向我扑来,妈妈把我搂在怀里,用她的手暖我的脸。

  无数个冬天里,她温暖了我,温暖了她的丈夫和四个孩子。她把冰冷留给自己。

  我要为妈妈挡住寒冷。

  那个冬天,历时两个多月,我终于完成了这项浩大的“工程”。我的几个朋友听说我在为妈妈织毛裤,纷纷跑来,每人都织了几针,并让我一定转告妈妈,谁谁参与了这项工程。当一件平整厚实的海绵针毛裤展现在我面前时,我欣喜若狂的抚摸它,从来没有哪一件事让我如此激动和兴奋过,从来没有哪一件事让我如此有成就感。我特意请假专程送了回去。带着我体温带着我气息的毛裤,就要伴随妈妈,替我为她挡住冬天的寒流,挡住女儿不在身边的孤寂与荒凉。

  现在,每当秋分立春换季的时候,我总要打电话提醒妈妈,可以穿毛裤了,海绵针密不透风呢。是呀,她总是在那边笑着说,穿在身上很暖和。

  我真高兴,我终于用手用心,温暖了寒冷冬天里的妈妈。

  (烟雨)

 
  2002-05-08 15:3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