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_banner_03 not found!
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诗歌 > 自由诗风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陈鲁豫将与读者见面
钱钟书妙语惊人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顺忠近作三十二首

  顺忠近作三十二首

  

1

《清明雨》

  这场雨原下在

春天的故事里

经歌唱家的传唱

一腔湿意 便

滋润了全中国

  这场雨曾从南边来

我们正聚精会神地思考

雨打在脸上

便沁入四肢

那营养便托起

我们疲惫的沉思

  这场雨停在心上

愈久香味愈浓

她和我们龙的血

一起发酵

一种精神

便坚硬如钢筋水泥

群群崛起成形象

  这场雨已随故事

传染全身 今天

却怎么也禁不住

从眼里绵绵而出

涌动着深深的哀思

随春风 一起追念

一位老人的名字

  

2

《海的眼睛 乡恋的眼睛》

——访诗人辛笛

  坐在你的身边

似坐在海边

于无始无端的海岸线上看你的博大精深

  我介绍自己

就象一滴水流进大海

听着我的声音——

你的小老乡的声音

你的目光涌起海潮

一层一层 涨向家乡

淹没家乡

你一把抓住我的手

紧紧地象抓住故乡

久久不肯放下

我似又看到你的背影

在家乡的小路上 一步

三回头 不忍离去

  于是你询问家乡的情况

一草一木

象捡拾往年的记忆

我的每一句回答

都深深撞在你的心上

你微笑看 嘴角上

似又要横起铁笛——

那支敲打过手掌珠贝的铁笛(1)

那支在多伦多,伦敦流淌过乡愁的铁笛

为家乡再度一曲

  但我很难放过你的眼睛

总觉得它在呢喃着

故乡的明月光

今晨雨纷纷(2)

故乡的月今夜难明

而你年年月月种在心上的故乡月

此时正熠熠发光

透过眼窗

照着我

  你虽没有李太白的低头

你却打开你的诗集指着你的《乡恋》

我读你的乡恋

似又读到你的眼睛——

海的眼睛

乡恋的眼睛

  注:(1)辛笛有诗集《手掌集》《珠贝集》

(2)六月五日去拜访那天,刚好碰上下雨

  3

《和平血泪》

——闻我驻南使馆被炸愤而作

  悠悠多瑙河连着浩浩长江

凝聚着全世界善良人的目光

只因为有一只罪恶的魔爪

在和平的头上肆意张扬

温暖的阳光遭受魔鬼的蹂躏

幸福的和平你藏身向方

人们啊——

也许 你曾躺在春天的花丛

聆听鸟儿和蜜蜂的鸣唱

沉醉存浓浓的花香中

感受孩子们风筝的高度

——那正是和平的高度在你的心土

也许 你曾在夏日的傍晚

漫步存湿润的海滩

一阵清凉的风从遥远的岛上吹来

体会你四肢的炎热

——那正是和平的温度在你的血液中流淌

也许 你曾在枫叶火红的时节

来到沉甸甸的田野中

随手抓一把果实填进嘴里

你的全身便像征帆一样饱满

——那正是和平的灵魂在你的肉体中成长

也许 你曾在皑皑白雪中

领着妻子和热血奔放的女儿

一捧一捧给小草打开呼吸的通道

一种希望随你女儿的脚步在蹦跳

——那正是和平的节拍在你的渴望中歌唱

本来和平就是这样

和我们的孩子一起上学

和我们的朋友一起上工

和我们的父母一起曰出而作

然而——

和平的安宁激起了魔鬼的恐惧

一张人权的外衣遮住了魔鬼的无耻

谎言与导弹炸焦了和平的土壤

诡辩与暴行掐死了和平的花朵

和平在萨瓦河上支离破碎

和平在科索沃巴车上遍体是伤

在古巴 在利比亚 在伊拉克

和平正被一伙强盗强奸

人们啊——

善良的人们啊

渴望女儿能平安归家的人们啊

应该为和平挺起胸膛

应该为和平端起猎枪

把血泪压进枪膛

为公理和正义伸张

让和平在五洲茁壮成长

  

4

《中东战争》

  一颗重磅炸弹

炸开和平的头骨

中东开始热血四迸

混合着凄惨又底层的泪

从波斯湾溢过苏夷士

涨满了四大洋

淹没了五大洲

混沌与污浊的沙漠

狂风跳动着做着弥萨

扮演又一次壮观的葬礼

为和平

  

5

《水与酒的歌》

  岁月的水

流进血脉

我的恋人 你是

我最忠实的酵母

酿我成一杯浓浓的酒

醉倒日月

  当酒后午夜钟声敲响

在我的心上 我的恋人

你便是一杯温柔的水

我终生难以饮尽

在你的水中溶解

是我幸福的归宿

  

6

《琵琶亭》

  江水东流

你端坐在唐人的诗里

漂至今日

烟花女的忧怨

在习习江风中斑驳

  江水东流

琵琶的余音

绕着波涛如泣如诉

一杯淡酒醉了青天

眼前千帆竞过

那一只也载不走

千秋愁

  江水东流

  

7

《凭吊去年》

  如水的曰子

泛着泡沫

在我的恍忽中

流到去年

  去年的船已破

灌满泪水的帆

喑哑成一种象征

  今年水中的孤影

左右飘荡

再不会星星与月亮

抚慰苦痛和忧伤

  去年 去年

即使你永恒地无声无息

也总会有记忆的绳索

缠绕你成一种寄托

在如水的日子里

  

8

《韩信》

  跨下之辱

滋润着韬光养晦

中国历史上一场悲剧开始启幕

你坐在三军的正中央

一把宝剑抽出层层杀气

无数项字兵象飞蛾扑灯

倒在你四周的华光里

你踏着尸体显得更高

  在垓下

你演奏了史家绝唱之绝唱

来自江东的一股雄气

在一位绝代佳人的泪眼中

渐息渐息

  拔山之勇

在中国斯芬克斯的魔音里

又能若何

  

9

《舞蹈春江花月夜》

  月亮

水是月亮

女人也是月亮

三轮圆月在江岸的梦乡

相怜相望

  江边乍暖还寒

女人们一起倒向水

江水如琴

千古幽思

便响彻了水乡的星空

  (今夜

人比花香

花比月圆

红楼画舫舟

也难安息)

  江岸的月

一直在水中泡看

女人们浸泡在月光中

丰满的温柔

却载不起

月夜愁

  江风骤起

隔岸的灯火若明若灭

那搁浅的思念

便扯起裙边

随水涨潮

随月涨潮

  江风骤息

女人们便在灯火的淬炼中

坚硬成望夫崖

在滚滚江水边

在最难间息的叹声中

  

10

《春分》

  春分这一天

各种保暖衣饰开始累赘

夜短了

黎明向前窜了一步

各种小虫蠢蠢欲动

捕捉各种小虫的猎手也在苏醒

春天的戏正在预演

  春分这一天

人们讲话很随便

不用冬天的白蒸汽掩饰

口罩被摔得老远

脸彻底对外开放

年轻人更少了冬天的局限

各种游戏更有选择余地

手插在裤兜的习惯改了——

派上了更大用场

  春分这一天

当我与妻讨论是否拿下围领

女儿已取下帽子扎上红花

我们终于看懂

春天里生命更活跃了

  

11

《春天的感觉》

  当冰雪的暖意到处流淌

锋利的西北风钝得像柳叶儿

这就是春天了

土地因小草的拥抱逐渐厚实

芦笋儿因揭去头盖节节窜高

天空也因我们伸直的腰身更近了

暖洋洋的太阳 被燕子

剪成母亲的手 抚摸我们

捂着我们的冻疮

我们解除了冬天的疼痛

  雷声 虫声 麦秸儿叫鸡声

我们在它们的催促下

一件一件脱衣裳

敞开的胸怀 接纳

杨花儿蜜蜂儿蝴蝶儿

自由呼吸的心中 内容

便很丰富 便有一股诗情

像惊蛰后的蛇涌出

与桃花儿的喧闹 纠缠不休

  

12

《春雨》

  你这缠绵的孩子

来了就在我的肩头跳来跳去

我心中积累的一腔渴望

便随你的笑意到处流淌

  孩子 每年此时

你便迎面而来

小草 桃花 各种叶子

便与你互相倾诉

爱情开始拔节

希望随机灌浆

  从干裂的嘴唇

到骚动的犁耙

都说你贵如油啊

孩子 你那温暖的湿意

打湿了农妇们的花头巾

各种虫子便出门欢呼

在这暖洋洋的闹声中

只有一句话

春 天 到 了

  

13

《阳光地带》

  海风雕刻的渔夫

在阳光起潮的曰子

挂起清白色的古香之网

灵魂的烟斗泛着普天之光

一种光明诉说着一切

  

光芒四射的响声

席卷群山褴褛而去

换了人间

万名夸父逐鹿中原

跨越沟壑的脚步

踏响世纪的风铃草

  泛着阳光的血液

在最高音上流向心脏

心脏的律动五彩缤纷

在瞬间中选择了永恒

  阳光之源依稀的殷红

永远载入枯萎的风车架上

新一代渔夫走来了

在一个露珠晶莹的早晨

在阳光淹没海滩的季节

  

14

《成熟的麦子》

  成熟的麦子像待嫁的姑娘

掩饰的喜悦涨满胸膛

  殷勤的布谷鸟是欢乐的吹鼓手

催着人们为新娘准备嫁妆

  等待一个冬季人们啊

迫不及待 摩拳擦掌

  他们把麦场碾了又碾

早就准备好迎亲的新房

  他们把谷仓扫了又扫

早就为新娘铺好了新床

  接回来的麦子羞涩地坐在场上

接受人们渴望的目光说短论长

  只等那闹房的机器一声响

便揭去盖头露出金灿灿的脸庞

  只有那憨笑着强壮的农夫

一扭一扭把她扛进新房

  

15

《走过小桥》

  在熙熙攘攘的街上

在吵吵闹闹的街上

在尘土飞扬的街上

既烦又累了

  早想牵看你的手

走过那座村人随便架设的小桥

桥那边有槐花的香

桥那边有黄土的酷

走过去

把自己固执成庄稼

等待雷电

等待暴雨

然后在醉人的季节成熟

  走过小桥

我会播种桃林的沉默

你会演绎荷子的纤细

在时间的边缘

忘却一切

  

16

《星期天》

  星期天意味着早晨十点钟起床

然后擦把脸吃两块饼干

到街上走走逛逛很悠闲

老婆跟着总要花糖葫芦钱

我随便跟着吃两根

这便是星期天特殊的风景

街上的人群象鱼

被我们赶得熙熙攘攘

路边的小吃八字式迎开

妻挽着我摆着架子踱进来

吃下一条街肚皮挺得圆圆的

然后抓住我的后衣悄悄说

星期天撑得人真难过

  

17

《水上学校》

  大水平静之后

浮在水上的方舟

便成了学校

  铃声清脆

四面八方的桨声

赶着童音

汇集成整体

朗朗读书声

便改写了大水的暴怒

  红领巾又开始盛开

共和国被淹的稻穗

又在这里补给营养

  水上学校

大水造就的简陋土地

一种改天换地的力量

正茁壮成长

  

18

《郊游》

  小鸟叫着宁静

远离闹市

两颗心

开始惬意地搁浅

一切都靠默默无语

我与你

你与一切

把住一窝安谧

才触摸到

世界这么小

在郁郁葱葱中

只见你和我

  

19

《城里风》

  城里起风总是很突然

城里人很喜欢品尝这样的风

风起了 红灯绿灯都喘不过气

疯行的人们不需靠右行

所有栏杆都悠闲地摇摆

  风起了 飞起的梧桐叶

也可骑着绕城兜风

虽有蒙蒙细雨演绎着什么

但缕缕固执的目光

仍绕不过商场张开的大口

  风停之后

有人悠闲地叼看香烟

有人匆匆地背起行囊

有人静静地干起老本行

  

20

《雨思》

  前方的雨

漫过视线

一种愁思

涨满期待

雨下的路

泥泞几许

远方的人儿

你归在何处

  

21

《阳台》

  故意搭个台子给太阳

讨得不少便易

浇两盆花怡情逸性

养两只鸟打发沉静

而我的妻子不容我模仿姿态

每天洗得它光光亮亮

我的头脑便空空旷旷

  22

《那一年》

  那一年其它事都过去了

只是把书插在裤腰上没有忘

那个早晨天刚亮

起得很早想读个清爽

忽然东边喇叭响

说红的黑的真两样

想了想 又端详

卷起书 裤腰是百宝囊

刚迈步 又踉跄

丢了书 迷了向

掉了十年时光

真荒唐

上了当

  

23

《小巷石板曲》

  寂寞

抚摸的脚印

总渗满孤独者的泪

月积曰累

越显得沉重了

偶尔有一对恋人

脚踮起在你的肩上欢笑

可那微微一束光

解释着隔墙就是街口

流行音乐灌进来时

青苔也争着往上爬

聚精会神地

聆听

  

24

《在天主教堂下》

  在耸入云端的哥特式建筑下

站在高空的十字架下

全世界各式各样的男女

有谁能说一声

天啦 我长大了

  

25

《小洞与大手》

  你是这样精美精致的小洞——

藏着黑夜的明珠与眼睛的神姿

饱蕴着初生太阳与月亮的清晖

  你是这样精美精致的小洞——

四季花香源源溢出似啤酒泡沫

黄鹂幽鸣小溪轻唱若淡淡云烟

  你就是这样精致精美的小洞

而我的两只手却拙笨得很大

  只能无奈远远站到一旁

  

26

《有的人》

  (一)

有的人

尽管面目一变再变

可当年打人的鞭子

成了藏也藏不住的

尾巴

(二)

有的人

把用别人泪珠串起的项链

挂在脖子上

曾得意于阴谋与伪奸

何曾想到

项链也会变为

取不下的绞索

(三)

有的人

从脸上抹下狰狞

塞进阴暗的心中

从嘴上摘下尖刀

作为暗器藏进袖里

于是便微笑着

向朋友伸出手

(四)

有的人

就象那不死的藤

这株树倒了

又抬起头来

寻觅另一棵

  

27

《我和海》

  我在海面前

我是只烟斗

被海深深地吸着

海在我面前

海是只烟斗

被我深深地吸着

  

28

《几何人生》(组诗)

  《三角形》

  你站起来

就拒人于千里之外

无论从什么方向接近你

都有被刺痛的感觉

  一旦认准了三点

就倔犟得岿然不动

富翁与乞丐

权贵与百姓

都不能使你变形半分

  但终究有人摸准你的性格

大胆派你到需要稳固的地方

你都能克尽职守

坚守阵地从不离岗

  有人便把你概括成稳定定律

你被光荣地写进数学

更有好事者把你制作成函数

让人们永远解读不尽

  

《四边形》

  为了摸准你的属性

久久地站在你的框外

看你静静地缄默着

似君子般正襟危坐

  似水的粘

我左右摇摆你

都是永恒地相连

最多将你饱满成一轮

圆圆的 淡淡的

女人般温柔的月亮

  也许你特别珍重生命

才煞费心思地多出一角

构成完美的形象

  

《平行线》

  一不小心走上陌路

便永远不能相见

无论这一生走多运

都只能与你隔河相望

  不相见但又终生相依

一旦失去对方

生存的意义将彻底改变

  

《椭圆》

  生来残疾

没有圆的气宇轩昂

数学家把你排斥到数学之外

  但你固执地依赖笔端

随手一圈便能见你笑容可掬

于是便有物理家挖出你的价值

给你一个活塞

你便带动这个世界转个不停

  

29

《股市》(外一首)

  你就象无边的海洋

我们逗留在深水与浅水的边缘

既是渔夫又是贪吃的鱼

一艘花船摇摆而过

牵走了我们所有的饵线

一群鱼大方地在面前逍遥

我们被鱼钓了

  阳光抛弃我们之后

黑夜也抛弃我们

我们随大海的潮起潮落

掂量着命运的价值

在旁观者的视线中

留下生命的沸点和零度

  

《股票》

  走近你的路很窄

远远地看你横在路中间

等着我月光温柔的目子

  西边的太阳躺倒之后

月光也不再庇护我

我的梦里便常有你在闪亮

你最终还是乘风而来了

在我熟睡的床前犹豫之后

便用冰冷的手烫伤了同伴

  风平浪静的时候

跟着轻松的人群绕道而过

我不敢回首

你正在背后窃窃笑我

  

30

《飞来石》(外一首)

  人说你会飞有灵性

你说人是死坐着的蠢物

  一切的意义都靠错觉

一切的错觉又都成历史

  一个飞字掩饰了风雨的苦难

人走动的目光却是欢乐的世界

  

《错觉》

  海边的人从网眼看人

说人是方的

山里的人从两崖间看人

说人是长的

  平原上的人

说人生来一帆风顺

丘陵里的人

说人总是砍坷不平

  睁眼的人

也说不懂自己

眼盲的人

反说我很清楚

  这世界一切都很有序

只是月亮和太阳

常颠倒得糊里糊涂

  

31

《长途列车》(外一首)

  两条长长的饵线

钓着远远的站台

  长途列车是机械的鱼

  

《歌王的诞生》

  在舞台的边缘

你的脚渐渐略去

身体似悬在空中

魔鬼的音符

在人们的发梢奔突

混浊的灯

模糊的人

在一片口哨声中

一顶桂冠飞向台去

  32

《濯足》

我撩起石池清凉的水

濯我干涩的足

一般甜意油然而生

象远离家乡

啃着妻子做的中秋月饼

在这样的夜晚

天上的星星

与池中石莲花相映成趣

只我一个人

面对鬼影般掠来掠去的车辆

和稀稀落落的影剧院

静静地濯足

为了赶上早晨

  

 
网友:顺忠  2002-07-02 00:10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