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这里的冬天会下雪

  认识伦的时候是在雪天,到没有多浪漫,雪花冷风扑向我的眼镜片。我是南方人,来天津以前从没遇到这样的天气.苦行僧似的学生生活,每天晚上在路边的面包房买几个处理的干面包当明天的早餐和午餐。家里给的钱只用于伙食上还是可以的,但我还希望买点自己喜欢的小玩意,所以只好在伙食上克扣自己.下雪的那一天买面包的大叔不在,大概是他的儿子吧,拿过我的钱,然后又回头问我给了他多少。

  “给多了??”我烦躁的问他。

  “不是,怕……你忘了什么”他羞的脸快红了。

  我摇摇头,走了,心想男生脸红也挺可爱。

  “你看起来不象吃的了3个面包的女孩子啊。”漫漫的熟悉了,他似乎很喜欢和我聊天。

  “你看起来也不象饶舌妇啊”我还是刀口无德。

  “南方的女孩子应该是温情似水啊,你怎么那么凶?”

  “北方佬都是你那么无聊?”

  真的气死人,总是惹我生气,其实5个面包是我一天的干粮。但遇到他我就可以吃一顿了。

  北方的气候虽然不如我们浙江的好,但却更加有个性,要不就是大风吹,要不就是雪花飘,我的家乡确实混沌的很,四季霉雨讨厌的很。

  听烦了卡本特的《昨日重现》,但找不到可以去的地方,懒的回家,想看看北方过除夕是什么样的,风花雪月只是书本里的烂漫,可是我没见过。

  雪花很晶莹,落在我红色的大衣上在映着霓红暧昧的橘色,说不出的旖旎。满无目的的四处逛逛,爆竹劈啪,礼花流光异彩。卖气球的小贩还剩下几只气球,我帮他下班了,兴许他的妻子和孩子在等他吃团员饭呢。索性做回好人,不过做好人的结果是倍受注目礼。

  路边不知道是谁堆起了雪人。很可爱,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就是没鼻子。看他孤单的站在那里又想了想自己,想了想家,究竟自己为什么要心血来潮的来北方。没了爸爸妈妈。真的好难过。没了朋友。语言不方便。究竟是为了什么。

  漫漫的回头,是伦拍拍我的肩膀,手里还拿着胡萝卜。

  你的杰作??我问的有点多余。

  “恩。我叫她晶莹,算我的女朋友”。从手里变魔术似的掏出一枝玫瑰。

  ???我脑子一串问号。

  “不必理会话本身的含义”。

  ??????我更加的疑惑了

  本来想送给我发雪人女朋友的,给你更合适,算是礼貌吧。

  我摇摇头,笑了,但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花。那一瞬间我几乎感觉到了这个腼腆的大男孩的温柔。作为交换,我把我的气球送给了他,这才公平。我知道我在北方的生活不会在寂寞。

  真的,我从没想过会在异地交男朋友,哪怕只是游戏,所以我和他的距离始终在边缘之间。他会带一个一个的妹妹来给我看,我也毫不客气的帮他气走了一个又一个对他有企图的女人。

  不久我毕业了,我选择留在了北方。我习惯了春季的时候吃饺子而不是年糕。因为北方会下雪。

  但是他走了,结束了学业,背起了背囊坐上了南去的火车,因为南方是金矿,而北方是属于少女的无聊和浪漫幽雅。南方是男人打拼的战场,所以他走了。

  他在月台上的时候,我的喉头咕咕的,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想说声珍重也好难。他离开了我,我只是对着远去的列车流了眼泪。

  他没有对我说什么的责任,因为他始终没给我什么承诺,而我居然却乐于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关系,总是在爱与喜欢之间,我所满足的是他给我的浪漫和安全。男人的世界是掠夺和攻击,我没权利让他为了我留下。

  其实有一句话我没说出口,留在北方,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冬天会雪.......................

 
  2002-07-03 22:0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