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没理由拒绝

  夜,万籁俱寂。

  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正在备课的我不得不伸手拿起听筒。

  可奇怪的是,听筒里居然没有声音。出于礼貌,我只好静静地等待。

  终于,传来了一个挺柔是的声音:“怎么,真的在生我的气?千万别生气,是这样,我本来想看你的,可火车偏偏晚点了,看来,今天肯定来不成了……我,我给你唱个歌吧!”

  我突然间恍然大悟:这是一人女孩子打给他的情人的电话,只不过好拨错了号码。

  果然,听筒里传来了一串甜美的歌声:“真想留下来陪你,听听你温馨的耳语,就像窗外的雨丝,编织着爱的甜蜜。真想留下来陪你,把海的蔚蓝带去,海潮涨了又涨,正如我不眠的思绪……”。

  唱得的确挺动听,我可却不能夸一声“好”,因为敏感的她将会由声音立刻做出判断,不对这不是她的他。

  我只能默不作声。

  于是,那甜美的声音又飘了过来:“你没吭声,这说明你原谅了我,真的谢谢你,真的喜欢你,好我的宝贝,搂着我的歌睡吧,祝你做个好梦……再见。”

  电话挂上了,我却陷入了沉思。

  爱情真是!爱情真甜!

  不过,我也在扪心自问:这,究竟叫不叫“偷听”。

  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有那么一天,我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是个自称“影影”的女孩写的,信挺短,却极有韵味。

  “您接到过一个电话吗?是深夜,是一个问候您还给您唱歌的电话。那是打电话儿的女孩儿,其实就是我。我特爱唱歌,很想拜您为师,可我又不知您是否打算收下我这个徒弟,就偷偷的,打了这个电话。我现在想问您的是:我的嗓子可以吗?我能跟您学唱歌吗?请原谅我的冒失,如果行,请您给我来封信-怕耽误您的时间,您只要在我寄去的信封上贴上邮票就行,地址我已写好,邮票也随信寄您,信就不麻烦您写了-空信封好,能让我继续想像您,千万原谅我,我将把这视为最隆重的款待。我的淘气和淘气的将一起等待着您。”

  于是我笑了。

  至于故事的结尾,挺亮挺甜-我收了这位聪明的小徒弟。

  因为,我没有理由拒绝聪明。

  再后来,我们还,还真的成为了情人。

(宇轩)
 
  2002-07-03 22:0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