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情缘

  佛家讲求缘,认为人的一生都是不可抗拒的命运在决定的聚散分合,所有的际遇浮沉是冥冥中早有的安排。

  浪漫的我,也相信缘。于是放任自己在尘世中漫漫飘荡,如云一样,等待他的出现。终于,在细雨迷离的季节,巍闯入了我的视线。那时的我是一个天真活泼,浪漫的女孩。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好感,知道他是自己一直默默寻找的人。而老天好象也在作媒,我们竟成了同桌。

  老实说,他长得真的很好看,甚至拿“好看”,仍不足以形容得真切。坚毅的眉,深遂有神的眼,高挺的鼻,还有不爱笑却总是微抿的唇都令我着迷,而想必深陷的不只是我,任何雌性动物对他都会有如此的感觉吧!从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光芒是无法掩示的。总之,心是功课、运动、外貌、家世全部高人一等,而我也就成为同学们眼中的幸运儿。

  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们也只能说得上是普通同学,日子久了,由于他的健谈,我们慢慢的开始了真正的接触。他告诉我他的爱好是看书,在他的介绍下,我加入了贝塔斯曼书友会。由于我们都是书友会的会员,很自然的也有了很多话题:从鲁迅到李傲,从《文化若旅》到《火与冰》,从何清涟的《现代化的陷阱》到王跃文的《国画》。我不仅被他的气质,外貌所吸引,更重要的是他的才华和学识渊博,使我更加隐隐心动。于是我拼命地读种种世界名著,听说那能使人有丰富的内涵,于是我努力学习弹钢琴、画油画、让我有一点艺术家的气质,于是我不再贪吃,天天看女士如何才能苗条的书,于是我整日对着镜子做出各种喜怒哀乐的表情,以寻求最动人的一面……

  终于有一天他告诉我,我是他见过唯一称得上是与众不同的女生,他夸我有灵性。当时我好开心,听见了吗?不是“漂亮”“可爱”而是“灵性”!哪个女孩不喜欢别人的赞扬,特别是含蓄而有哲理的赞美。就这样,我对他们的感情日日加深。但我毕竟是太平凡的一个女孩子,没以动人的姿容,没有脱俗的气质,而巍,他身边围绕了越来越多的女孩子。然后我的故事却刚刚开始……

  那天由于心中的苦闷,我怀着心碎的心进入淡淡紫色布置的“情缘”聊天站。这样我和一个叫Seven Sence的男孩成了网友。在网上我感觉到他是个健谈,品秀才俊,才华横溢的男孩。他告诉我他不相信一见钟情,但一见钟情的事却发生在他的身上,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她活泼但不调皮,可爱但不失庄重,才貌双全。和她在一起,他感到很幸福,很快乐,再多的东西也比不上她给他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快乐与满足感。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决是不知不觉的会有好多话题要说――那些他从来没有想过和别人分离的想法和见闻。听到他的这些告白我好感动,有着一种想与他结识的冲动。我按下鼠标,寻找可以看到他的个人档案,找到了!他的名字是……,我怎么也没以想到会是巍。怎么这么巧,会是同一个人吗?不,一定不会是他。不曾听他对任何一个女生动过心。而我更不奢望什么,是的,我想要他的爱。不记得平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待他的,我渐渐习惯他的存在,情难自已的盯着他,即使只是细徽的挑眉动作,也能拨拂心湖,我很难不盯着他发呆啊!而他,在捕捉到我的表情后,也许回似促狭的微笑,也许了然的注视我,令我很不自在地转移目光。不曾问过自己是否仅是他的知已里的其中之一,是否他无意拿他的“聂芳录”照耀,所以没提过其他女生的名字。而现在他真的被一个女生打动了,我被这件惊天动的事惊呆了。这件残酷惹得我思绪茶乱,整个心浑浑噩噩……怎么会?他又是何时开始有心仪的女生的?为何事先一点儿征兆都没有?最起码也给点提示嘛!我才不会如此措手不及呀!他所说的放丈像洪水猛兽,排山倒海冲涮过我四肢百骸,每一道毛细孔……那么清晰、巨细靡遗的,以雷霆万钧之势提醒着我!我根本不该如此放任自己的感情,为什么来得如此猛烈?是我刻意而不见?否则怎么会容许陷入这样万丈深渊呢?

  自从与他网上接触的那一刻开始,使我无时无刻都感到哀恸,这样锥心刺痛之折磨,活在情感与理智挣扎的边缘中,明知这是一场无法双向的爱恋,却仍痴心的深陷其中,无法抽身,无处可逃。就在这个时候父母提出给我转学,是的,谈到放弃的时候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像断线的珍珠掉落,心早已被悲痛占据。就当作一场美丽的回忆吧!虽然没有结局,但毕竟有过一瞬间的耀眼,对我来说,它会是最刻骨铭心的。踩着心碎的步伐,含着眼泪,我离开了这个学校。以前曾听相爱的男生讲过这么一句话:“爱情有苦也有甜,甜起来时腻得人失神,苦起来则可以伤人”。当时我不明白话中之意,现在我懂了,但我宁愿永远不懂,因为我已经被爱情弄得遍体鳞伤了。

  当我走到门口时,突然一个人影出现“为什么要走?”我看着挡路人是他,一幕幕委屈的画面在心头掠过,想起他的话,我一语不发的越过他往前走。他迅速拉住我的手,重复问道:“为什么要走?”我缓缓转过头,眸中盛满了痛苦:“就当我不喜欢这个学校,不愿再待在这可以吗?”“这不是你要走的原因。”望着他,心痛与爱恋再次折磨着我,“这就是原因,你我既不是朋友更非亲人,你又何必要管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说完,用力推开他,含泪离去了。

  一恍眼我们都毕业了,我终于又有勇气进到了“情缘”聊天站,呆呆地坐在电脑前想着以前的种种。虽然事隔半年,但我对他感情始终有增无减。爱他真的好辛苦,辛苦到连进退的勇气都没有,辛苦到让我为伤心、流泪、辛苦到让我变得麻木。这时电脑上传来了Seven Sence的信号,我怀着矛盾的心情按下了鼠标,然而我却被屏幕上的图画震惊了。我看了一幅幅网上图画,我知道这些都是他画的,因为他曾拿过全国美术大赛一等奖。同时更在我们学校有绘画天才的美称。我环顾图画,画中女孩形态不一,有坐、有站、或笑、或哭、但是主角都是我,而且画得极是传神,画着完全捕捉了图中之人的神韵。丹青妙笔,跃然屏上,栩栩如生,仿若真人。我眼望机屏,泪盈于睫,这幅是我趴在桌上用心写作,另一幅是我与他谈笑的欢容……每幅画都是描绘我和他相处的情景,他用神墨之笔刻画出我的一颦一笑。

  “这些都是她?”我问。

  “是的。”

  “你为什么要画她?”

  “因为我爱她!”屏上出现震撼性的话。

  “爱?”我身躯一紧,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情敌”就是自己。

  “那天她离我而去时,我痛不欲生,但我没有请求她留下来,因为我深知毕业后我俩可能不会在一起,到那时,我怕她会痛苦。所以不敢表白心迹。”

  “为何不早告诉她?”

  “我是故意的,因为我知道她有多爱我,我不想用来绊住她,我忍痛割爱,就是希望让她走得无牵无挂。”

  真的吗?爱我,所以放我高飞?这一切是为了我好?“真的吗?”我怀疑不定,同时有一股酸楚的甜蜜在心头滋长。

  “你要相信我,若不是爱她,怎么会为她付出这么多?”

  是啊,他待我极好,我一直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爱啊!我悠悠叹息。傻啊!静静,你早该知道他所提到的那个女孩就是自己啊!他从不关心任何一个女孩,而唯独对我关怀备至。我眼光看向图上人儿。那是一枝深情的笔描绘出来的动人的图画,再不懂画的人也看得出画者对画中人的重视。唉,怎能不相信呢?没有浓情炽爱,如何画出如此深情的图画?他将我的一举一动勾勒得十分传神,他是用了多少观察我?用了多少心思画下我?他用怎么样的心情绘画?我能不信他的爱吗?

  “我深爱她,爱得深刻又浓烈,却始终怀着一份近情怯的无奈,不敢表达心迹。我要她走得潇洒,所以才忍心隐瞒她。”

  我缓缓抬起头,被泪水洗得明亮的眼眸中闪着无比的坚定。我要永远留在他身边,用一生回报他的海洋真情。“我想见你”。

  我如时的来到了巍的家,门半掩着,我推开了门,走了进去。“静静!”身后传来我迷恋的声音。我转过身,巍就站在离我不到两步的距离,我们从未如此接近,他深深地凝望着我,仿佛要看穿我灵魂一般,我的心跳陡然加速起来,他的眼睛似乎充满种诱人的魔力,使人很难移开视线。

  “静,当我第一次和你想见时,对你特别有好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见钟情,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上你。在与你同桌的时候,慢慢地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我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太长。我怕自己只是爱你的容貌。因为我要的不是暂时的虚荣,我要的是永远的爱情。所以我在等我们长大,然后告诉你-我喜欢你,静。”巍漆黑的眸子清澈如水。

  我的泪水不争气地涌入眼中,我喃喃地说:“你是在安慰我?或者-可怜我?”

  巍微笑着握住我的手“我是真的喜欢你,超科寻常的喜欢。当你离我而去时,我才真正了解我是多么爱你的。在3年中我忍不住靠近你,了解你,甚至是-拥有你,而你的离去把我所有的每天可以看到你,听到你的幸福全部带走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开始的。当我感到高兴,喜悦的时候,我总是想和你分享;当我沉闷,生气的时候,总会想到你陪在我身边的时候,愿意一起承受我所有的痛苦和打击。你为我的生活找到了往前走的光明和理由,并在我每次脆弱不堪的时候给我支持,依靠。渐渐地,你的存在对我愈来愈不可缺。望着阳光的时候,我总是看见你的笑脸;下雨时,你的声音就伴着雨声滑进我耳畔,我无时无刻不想你,却也无时无刻在自责,所以无论你要到哪里,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我会宠你,疼你,胜过一切!”

  我看着眼前这个英俊得像个恶魔,潇洒得像个撒旦的男人就是我所爱的人,而我自始至终有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爱上他的理由,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只因为他偶尔为之展露的温柔。撒旦是无情的,恶魔是残忍的,然而一旦撒旦或恶魔露出温柔的神情时,即使天使看了也会失神,况且是我这一介平凡的女子。

  巍慢慢地揽我入怀抚弄的发丝,在他的怀中,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巍,知道吗?'情缘'是我们的红娘”。

  巍笑着点了一下我的鼻子,“傻静静,网上是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这时外面传来了那首熟悉的歌曲:“在星夜下的草原,为你燃亮一束火把,结束一段情一段伤心。风撩动细密的思绪,情穿过黑黝黝山洞,忘了时间忘了红娘。以前忘了告诉你,一生只有一种悉最爱的人是你。”

 
  2002-07-03 22:0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