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永远逝去的一份纯情

  我曾经是一个性格外向,头脑单纯的女孩,当刚满18岁的我人当时还很闭塞的郊区农村,走进都市大学门的时候,陌生、复杂的环境,令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我就像大海中漂泊的一条小船,苦苦找寻着可以依靠的海岸。

  在我最孤单无助的时候,班里有一位大我几岁的男生逐渐走进我的内心世界,他是那样善解人意,总是在我最需要关爱的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关心我,帮助我,指导我的学习,教我为人处事的原则,当我利用暑假要去几千里之处探望参军的哥哥墅我这个从未出过远门,甚至连火车都没有见过的女孩子,他是那样不放心,反复告诉我如何参照交通图乘火车、倒轮船,途中注意什么都交待的清清楚楚,无微不至的关心,让我感动不已、。

  多少次晚自己时,当我意识到他在注视我时,我抬起头,必会碰到他那令我心动的目光,我会心领神会的跟随他步教室,双双漫步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在上海实习时,吃过晚饭,我就会感到他在用目光叫我,我们会绕过同学的祖母,在上海那令人陶醉的夜晚,漫步在美丽的霓虹灯下。在他跟前,我有一种长大的感觉,尽管我们性格有着极大的反差,但在我的眼里,他的不紧不慢是稳重,他的不善言词是深沉,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我效仿的座右铭,他成了我心灵的依托,我深深地被他征服,为他脸红,为他心跳,为他失眠,为他陶醉,我陷入了少女初恋的漩窝,那是1972年。

  对于他的过去,我不太了解,也不想深入了解,只知道他很小就离开河北老家去参加工作。很年青就入党,阅历很广,而且我也听说,他在原单位已有相处已久女朋友,但这并不影响我爱他,我只是把这份少女的纯情放在内心深处,不图回报,不管结果,有爱足矣!所以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我们始终从未涉及感情方面的只言片语,尽管我内心深处激情似火,但在他面前,我拘谨、自持,他也同样如此,即使我们在令人神怡的林荫小道漫步时,我们之间总是保持着现实和心理上的距离,彼此甚至连手都没有碰过。

  大学后期,他回单位结婚,回来后我们双方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继续着从前的交往。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怨恨和懊悔,我始终认为,他的选择必有他的理由,我爱他,但决不左右他,只要他快乐,只要他幸福,这期间,我拒绝了班里另一位男生的几番追求,因为我的眼里只有他。

  毕业后,他回到了距市区百余里的原单位,我留在了市内,他常常背着家人利用来市内办事和周日的时间和我相聚,我们去水上划船,去影院观影,去餐馆吃饭,然后在傍晚送他到车站,一次次看他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离去,我的心一次一次被他带走,但我们始终在共同信守着从未有道破的约定,始终保持着距离,我觉得,纯洁的爱就应该如此吧。

  有一段时间,他离家去外地培训,在外地的三个月里,他几乎每隔几天就给我写来一封信,在信中,我真正感受到了他冷峻的外表以外的柔情,充分享受了被爱的感觉,他说他在远离家人日子里,每天除了紧张的学习外,唯一要做和事就是想我,念我,他说,他每天晚上都要为我做一首诗,带着诗意睡去,期待在梦中和我相聚。他的柔情令我感动的热泪盈盈,我苦苦相恋的人也同样在深爱着我,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我知道他爱我就够了。每晚,我都会捧着读着他的信,静静地酝酿一个好梦,道不完的祝福,说不尽的思念,梦成了我最好的寄托,我情愿陶醉在梦的遐想之中,在梦境中遨游,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他培训回来后,我们照常来往,只是彼此更加拘谨,谁也不去提起信中的故事,都在极力回避敏感的话题,都在小心翼翼的维系着我的之间的一切,直到有一天,当我们在水上划船时,我尽量不让自己和坐在船头的他的目光相遇,他终于打破了沉默:“你该考虑个人问题了,想找什么样的人呢?”终一触到了早晚要触的话题,我竟脱口而出:“想找我这样的”。此后便是双方长时间的沉默无语,直到分手,我意识到,即使我不给他压力,28岁的我对他是一种压力了,很快我收到了他的一封信,信中全然没有了往日蜜语柔情的,一付正人君子的口气,说他待我像待他亲妹妹一样,言外之意,是我多想了,看来我是吓着他了,真的给他压力了,他家庭稳固、事业有成,那些才是他千方百计要维护的,我只是他平淡的家庭生活和紧张工作之余的调解剂而已,我些自责,后悔的发言,同时,也隐约有了一种梦醒的感觉。

  我为了让他放心,在短时间内我匆匆嫁人了。并在结婚前给他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要结婚了,并心不由衷的告诉他很为我的丈夫满意,我将自己的爱深深埋在心底,开始了我不负责任的婚姻生活,那是1982年。

  我们中断了联系,婚后的生活可想而知,仓促的没有感情的婚姻令我痛苦,只有那份纯洁的爱在支撑着我,艰难地维系着摇摇欲碎的婚姻家庭。

  若干年后,我们又鬼使神差的见面了,在公园的长廊里,彼此有些尴尬,他问我:“过的好吗?”我的眼泪瞬间涌出眼眶,十几年的爱,十几年的委屈,痛苦和怨恨都随着哭声而发,我走到今天,有这样的结局,难道是我的一厢情愿吗?难道你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怎么还若无其事的来问我呢?哭够了,说够了,眼肿了,不知道为什么,心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十几年的梦终于醒了,转身向回家的车站急步走去,只想快快回家见到我的丈夫和女儿,告诉他们,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他追上我,把我拉进一家餐厅,他说好多话,他说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被一个痴情女孩苦恋了十几年,他要补偿,但此时的我,已是心如止水,也许他说出了一半的心里话,他以到中年,家庭事业有成,倒是真的渴望一份婚外情来添补他平淡的生活,和紧张工作后的空虚,而我呢?早已不是当年二十岁的单纯女孩,现在已是为人妻,为人母,此时此刻,我才真的感到我欠我丈夫和女儿太多了,我曾经刻苦铭心的爱过,我不后悔,我只想让那份少女的纯情深深埋入心底,不想让世俗的污秽玷污它的纯洁和美好。这是我的最不寻常的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那是1992年。

 
  2002-07-09 20:5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