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回忆中的温馨

  忽然间有了一股冲动,想写下所有与你有关的记忆,即使有一天,你不会看到,但只要我真切地曾拥有过,那么,我亦无悔。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睛已经开始随你的身影在满办公室的飘荡,我的嘴边时不时地出现你的名字,那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从我的嘴中吐出,夹着淡淡的一些连我自己也搞不明白的复杂情绪。许多时候,你都会充斥着我所有的脑细胞,让我的心中、脑海中无时不满是你的身影、你的神情与你的体贴、细微、你的一切的一切。

  其实,太多的时候我自己也不是不清楚,你早已“名草有主”,但是我就是忍不住,而不论你早已有个女朋友,也不管在你眼中的我是个什么样的女孩,真的,我就那么义无反顾地想着你,念着你,任凭你在我的思绪中满地横行。

  不知道你是否真正注意过我,也不知在你眼中我是个怎样的我,只知道一次又一次地与你相遇,与你相处,我早已不知道在何时让你在我的心中扎下了那么深的根。有时想想,我真的挺不应该的,首先,我凭什么跟别人去争,也没有资格去与人家争。更主要的在于世界上那么多优秀而单身着的男生,我看上的却偏偏是你,太奇怪了,也太不可思议了。

  尤记得每一次的相处,也记得你每一个眼神,虽然都是那么的短暂,但我却那么刻骨铭心地记着,也在慢慢回忆、咀嚼着。

  很多时候,我都会很羡慕你与她们这间的那种幽默、风趣与默契,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妒嫉,我向来便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从未想过要与谁去争点什么,从一开始我便是没有立场的,从一开始我便注定是没有资格的,所以我愿意远远地看着你,欣赏着你,注意着你。你与她们那样默契而亲密无间,也成了许多时候我打退堂鼓的源动力,我便在那样一种特殊的环境中想着我该怎么办,在那样一种复杂而又奇怪的情绪中继续着自己没有结局的征程,即使,一开始便注定这会是个没有开始亦没有结局的故事。

  最开始与你的接触,应该是那次在路边吃龙虾吧,我挨着你而坐,但在当时却并没有对你有过太多的想法,你也并没有给我留下过于深刻的印象。那时的你,印象中的憨厚与体贴、细微,体现得淋漓尽致,只是发觉你和他们好多人处在一起的时候笑的次数竟然那么多,太奇怪了,你那么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居然可以有那么含蓄而又特好看的笑脸。在那时开始,我便注意你的笑,喜欢看你笑得那么灿烂的脸,仿佛阳光般地照射着每个沐浴其中的人。或许连你自己也不曾真正意识到你的笑会对一个人很重要的,对吗?你体贴地为我拿面纸,那么一个无心的动作,对我已是感动了。那一刻,我对你刮目相看,我觉得你已不再是那个经常冷冰着的脸,那种淡淡的表情,早已不知在何处找寻了。那一刻,我知道只有跟他们在一起时,你的笑脸才会出现,我也清楚地意识到,许多时候,你的温柔与另一种表情只有在他们面前才会那么毫无保留地表露。

  一次次地相处,特别短的时间,但我却倍加珍惜,我也并不明白到底是在何时被你瓦解了我的一层层束缚,关注你所有的事情。或许知道你笑容的光见,很多时候我都想把你逗笑,喜欢看你因我的某句话而绽放出的笑脸,喜欢每次与你偶尔出去吃饭所能享受的短时间的体贴。

  有人说就是那次去你家看植物的时候发觉我的不同的,我不知道具体表现到了何种程度,抑或应该说他们究竟是从哪点看出来的,连我自己都特别糊涂。曾经以为在那个时候,连我都没发觉出自身的改变,但是却被人给瞧出来了,特别糗得慌。的确如别人所说,我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特别的冲动、不理智、幼稚及不可理喻。每次我都以为自己剖析自己时,剖析得特别成功,也会以为我对自己也已经有了相当多的了解,可是一次次的“笑话”(找不出形容词了)却如针刺般地打击着我,像是一个还在流着血的伤口,又被人狠狠地洒了一把盐。

  北戴河是我心中最美的记忆。虽然我们之间的确没有什么,但我却明白了自己的某些感觉。也许大部分的时候你误导了我,确切地说应该是你的某些无意识的举动被我误以为是一种关怀、关切,但我就那么心甘情愿地扎了下去,犹如一根沉入海底的针,永无捞上来见天日的一天。(有一天晚会,我忽然生出一种感情:我是属于非常另类的一种人,表面上看起来挺活泼开朗,给人一种思想前卫抑或成熟的感觉,可骨子里的我却是个特别特别传统的人。但,我以为,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是个望着一个东西,因为好而渴望得到,争强好胜的心理促使我急迫地想得到,想尽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得到。一旦得手了,我却嗤之以鼻,不会再去好好地珍惜它多一点,也许更会被我残忍地扔得远远的,很可怕,当我对自己剖析时,分析出的自己竟是个如此可笑之人。)每次吃饭,我都会很乐意地坐在你的旁边;每次骑双人骑,我都想能跟你共骑一辆;每次在海边看你忧郁的样子,我都会默不吭声地远远地陪着你,用我的行动去证明当时那一刹那间我们的心灵状态是相同的,沉默、冷静……

  然后便是细数了:

  第一天坐在海边,当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海水的时候,有种特别得意忘形的感觉。是你在旁边搀扶着我怕我摔倒,还不时地提醒着我:“小心点,别让贝壳伤了脚!”“礁石很滑!”在当时,你可知道,因为你的话我涌上的是一种温馨,还有幸福(虽然它那么短暂的曾经停留)的感觉。骑车时,我喜欢坐在你后面的那个座上,宁愿给你拎着衣服,只想好好享受属于我的那么浅浅的甜蜜(虽然不能否认,也满足了我的一部分小小的虚荣)。晚上吃饭,你无意间擦掉了我嘴角残留的菜沫,那一瞬间虽然我胀红了脸,虽然我被他们取笑得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我的心里真的很开心。有时候想,许多时候或许你只是在不经意间,或许只是你无意识的举动,又或许你是出于一种对小女孩的疼爱,但是,我全认了。

  第二天晚上喝酒时,我第一次听到、见到你那么爽朗的大笑声,那么毫不掩饰,那么让人陶醉……半夜出去买酒,还记得咱们如何跳下阳台,攀越铁栏,如何进店拿酒,如何爬过铁栏、爬上阳台的吗?那一晚我记着,所胡的事情我也全部连贯地记着。等有一天我老了,我会告诉我的孙辈:曾经有一个人带着我干过那么多坏事,带我攀铁栏,带我爬阳台,你说,他们会怎么想呢?

  ……

  从北戴河回来后我便剪掉了长发,虽然只有一截,但已与我平日的作风不符,我从不轻易剪发。因为我深知“长发为君留”,也从不自己剪,第一次为了一个男生,我剪了一截长发。有人说,剪发是想忘记一段过去,我的过去应该就是指你吧(如果算是有的话)。我也是一个女生,我也会看世间人情,你们之间的亲密、默契的确重重地打击了我,偶然间反醒,也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被人揭开的缘故,有一种嫉妒,有一种解脱,但是却并不是真正,也并非完全。

  这以后,每个人都能看出我们之间的改变,包括那些与我们同去北戴河的人。回来之后,我变得不像以前那样喜欢用目光追随你的身影,也变得不像从前那般爱笑了。同事们都说我好像有心事,我从来都用否定的口气告诉他们“没有!”。但是,我自己知道,我的确变了,变得不如从前开心,变得不如以前那样喜欢跟你们出去吃饭、玩。就连那株你信手给我的小花,从前的我爱它如宝贝,现在我也不那么悉心照料它了。总觉得不愿再跟你有太多牵扯,不论是有关于你的,还是有关于自己的。

  现在,对我而言,你已变得越来越陌生,只能算是曾经在我心中短暂驻留过的一个过客。或许你会觉得我比较残酷,但,我觉得,这应该才是真正的我,不被任何东西长久地牵绊,也不愿为谁做长久地停留……

(傻丫头)
 
网友投稿  2002-07-09 21:3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