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朦胧时光的初恋

  冬同样的漂亮,她喜庆,象个小燕子,嘴总是呱呱地不停,头次相见是在一个同学的妹妹那里,她一眼就认出了我,说初中的时候你比我高一界,你是那个那个谁对不对,弄的我一时好有些应付不上来,直跟她哼哼哈哈,后来她说起她的哥哥是谁,总算有点印象,后又说起某某是她的亲戚,那可真是太熟了,就这样和她一见如故,很谈得来,她和我不在一个学校,她学外语,我学工,经常来找我,我也时时去看看她,见面只是说笑,问问最近情况,或是那里有舞会,就一起出去跳跳,我的舞跳的不好,可以说是糟糕,此时冬已经很熟,她总是耐心地教我,我老找不准点,所以也就由它去了,只是瞎蹦。冬有一个135的相机,她总是在礼拜天来约我一起去照相,我们跑遍了学校里所有风景好的地方,照了很多的相,全是用的黑白胶卷,每次都是她给我照,我又给她照,也不知我照相的水平怎么样,直到快毕业了,人就要走,她送来一本相册,说是留做纪念,就第一面有一张我的照片,黑白的,样子很土,头发都飞着,看看觉得有点难为情,怎么人照出来的是这样?比起我中学照的照片可以看不出是一个人,我也就没去多想,顺手塞进我桌子的抽屉里,那时的我们都很大方,同一个宿舍抽屉从来不锁,反正也是没钱。一日,同室居友,不知找什么东西,他翻我抽屉,翻出一本相册,上面写着某某留念,他居然从相册的中间又翻出一张照片,正是冬,照的很漂亮,这是我回来才看见的,此时宿舍一片哗然,我忙问怎么回事,他们说自己看自己看,我拿起他们摊开的相册,抽出B妹的照片,发现带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的就不说了,我瞅对半天,竟辩不出真伪,实是冬的笔迹太不熟悉,又加上宿舍这帮家伙惯于恶作剧,也实是当时急着走人,有好些事要处理,只是等到了新的地方,才缓口气要给冬写信,信写的很多情,但决口不提恋爱和那张纸条的事,就当不知道,因为我有第一次的旧伤还隐隐作痛,想通过写信多了解她的想法,没想到她的回信也一样的写了一些很多情的话,决口没提那张纸条和恋爱的事,我再去信竟是遥无音讯--------------

(kurt)
 
网友投稿  2002-07-09 21:3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