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电话磁卡

  雨细细的下着,学校门口的公共汽车站上只剩下我和她两个人。

  她抬起头,注视着我,说:“后天就开始中考了。”

  “嗯。”我似乎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再开学,我么也许就不在同一个学校了。”

  “不知道。”她的这句话说的我心里酸酸的。

  “以后不在一个学校,你会不会把我忘了?”

  她郑重其事的样子,让我发觉这个幼稚的问题很严重。

  “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

  她嘴角轻轻上翘,终于给了我一个甜甜的笑脸。而后自豪的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的!”说完还用鼻子轻轻的“哼”了一下。

  我看着她天真的样子,发觉她特可爱,所以便陪她一起笑了起来。

  她拿出一张电话磁卡,递给我,说:“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噢!无论以后到了哪个学校,无论什么地方都有磁卡电话!”

  “嗯!”我认真的点头,伸手接过磁卡。

  那一刹那,我突然对她纤细的手产生了兴趣,顺势紧紧的握住了。

  她低下头害羞的微微笑着,面颊显出淡淡的红润。

  我看着她发间那些细小的水珠,有了一种想抱住她的冲动,甚至还想要吻她。

  但就在这个时候,车来了。

  她羞却的挣脱了我呆滞的手掌,甩下一句“记得打电话”,便匆忙慌乱的跑上了车。

  我望着车窗中她远去的笑脸,心脏在激动的跳着,握过她的手的我的手感觉好热好热,让我不得不一遍一遍反复回味刚才那甜蜜的瞬间。

  三天后我们如约开始了中考。

  中考之后,我考上了离家很近的一所高中,而她上的是一所远到必须住校的中专。

  她开学前两天的晚上,我们一起出去玩,算是为她饯行。

  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她叮嘱我,一定要给她写信,一定要回她的信。

  在她家楼下,她站住,严肃的问我:“你爱我吗?”

  我看着她大大的眼睛,点头,而后抱住了她,开始吻她。

  吻过之后,她问我:“我们这算是恋爱了吗?”

  我非常坚定的回答:“算!一定应该算的!”

  她听了我的回答,腼腆一笑,在我左腮轻轻吻过一下之后,便跑进楼去。

  第二天,她去了遥远的学校。

  没几天,我也开学了。

  开学后不久,路边的磁卡电话相继被改造为IC卡电话。

  我和她之间仅有的书信联系,随时间慢慢变的疏远了,由最初的几乎每天一封,到每周一封,再到数月也没有一封,直至高二下学期便不再通信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最先停止写信的,好像那时候,双方对彼此的这种联系都已没有任何需要或是留恋了。

  高考的前一天,我想起了她,似乎是想听她一句祝福或是鼓励的话,给她打了电话。

  她妈妈告诉我,她正在外地实习,要到春节才会回来。

  这是高二以来,我唯一一次打给她的电话,而她没有接到。

  高考后,我糊里糊涂的上了一个大学。四年颠三倒四混乱的求学生活结束之后,我又回到了家乡。

  在一个女同学的婚礼上,我又见到了她。那是我们六年中唯一的一次会面。

  在她邀请我参加她两个月后的婚礼时,我突然想起了中考前的那一天;想起了那张已不知何处的电话磁卡;想起了她开学前的那个晚上;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从前。

  那时候,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的失落。

  回到家里,我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一本高一时用的书里,找到了那张崭新的百元面值的电话磁卡。

  将那磁卡拿在手里,我一下子好像茫然无措了。

  好久好久,我才把它又放回了书里,合上书,把书放回原处,把我刚刚翻乱的东西一一还原……

(无赖)
 
网友投稿  2002-07-11 09:1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