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一元桃心

  我和她平静的对坐在她打工的那家小书店里。

  我抬起头,透过玻璃望着门外。霏霏细雨正不紧不慢的下着。空旷的视线中几、滴细小的雨滴轻轻落在玻璃上,有的随即挂在了上面,有的便悄悄的顺流直下。

  我细细的品味着细雨带来的那份难得的宁静,也细心的感受着有她在身边的那份满足与甜蜜。

  一辆老式的大客车突然闯入了我的视线,它所发出的刺耳声响也随即抹杀了那令我陶醉的宁静与惬意。

  她转过头看着那辆驶过门前的大客车,乌黑的秀发挡住了车窗褐色玻璃上映出的“学人书店”中的“书店”二字。

  我痴痴的注视着她的纤纤秀发,努力的抑制着内心汹涌澎湃的冲动,放在桌上的左手因此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大客车驶出了门框,她也把头转了过来。

  我呆呆的双眼不知参进了何钟情感,使她在不经意对视的刹那,急忙底下了头,羞却的不再抬起,脸上也随之泛起了淡淡的绯红。

  我又咽下了刚刚涌到嘴边的话语。静静的看她摆弄着那张崭新的一元人民币,听它在她指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那一刻我幼稚的开始渴望时间可以停止,细雨就这样永远不紧不慢的下着;我也永远这样沉醉的注视着身边的她摆弄着纸币,听她指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不一会儿,她就将那张钞票折成了一颗桃心,用右手中指按住,轻轻的向我这边推动,说,明天我就回家了。

  她表情严肃认真,而脸上微微的红润依旧没有退却。

  什么时候回来?我急切的问,心里仿佛掠过一丝寒意。

  不知道。她黯然神伤的答道。

  写信!给我写信好吗?

  我会的!只要你想我。

  我肯定……

  突然被推开的门打断了我下面的话。

  她忙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口走去。

  她接过书店老板手中的盒饭,回到桌边站住,红着脸焦急的看了我一眼,又马上把目光移到了桌上的那颗红红的桃心上。

  我赶忙伸出手,在书店老板放好雨伞走到桌边之前,把它握到了手中。随即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了起来,脸上也出现了与天气不相符的热辣辣的感觉。

  那是三年前她回家的前一天,她把那颗一元纸币精制而成的桃心给了我。

  而第二天我一大早赶到书店为她送行时,书店老板告诉我她已经坐凌晨五点的火车走了。

  从那天起,我便沉浸于对她的等待,等待她的来信,等待她回来。

  我想她一定会给我写信的,因为我是如此的想念她;我想她也一定会回来的,因为她留给我的那颗精致的桃心。

  我一直认为那颗一元桃心表露了她对我的心意,所以我把它放在胸前的口袋。让我在心跳的瞬间感受着她若隐若现的心跳,让由此而生的甜蜜随血液流遍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而直到我今天再次想起她,整整三年都过去了,她始终杳无音信。

  我透过玻璃看着路灯笼罩之中的雨滴,眼前似是又出现了今天书店里的情景:驶过门前的大客车的车窗玻璃上映出的“学人书店”的“书店“二字,被门口那个女孩的头发挡住了。那瞬间我仿佛又看见了她绯红的面容,心中一下子便激动了起来。而那个女孩莫名其妙的眼神却很快就结束了我对她的幻想。

  我从抽屉里拿出了那颗一元精致的桃心,轻轻的捧在手中,曾经无限的甜蜜与向往而今已经变质为些许的困惑与失落。

  我仔细的看着它,渴望可以看出她的心意。整整三年的思念为什么没有换来她的只字片语?

  或许这只是她一时兴起的手工小制作,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的!不然她为什么不把她的地址电话也一起留给我?

  或许这本就是一个自作多情的误会,离别后的音信全无不是早就说明了一切吗?我又何必在这样无望的等待下去?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该过去了!就算是自己曾经的梦吧!

  我要把那颗桃心回复成它本来的面貌,就算为着整整三年毫无结果的等待画上个句号吧!

  我轻轻的展开了那张满是褶皱的纸币,一行钢笔写下的字迹刹那就刺进了我的双眼--TEL:0356……

  这是……她的电话?

  她在……她在等我的电话?

  我迫不及待的抄起电话,拨通了那个电话。

  “喂!您好。”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我等待依旧的甜美声音。

  “你……你还记得我吗?”

  “你--”她惊讶之后便陷入了沉默。

  一时间我的心里翻番腾腾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停着电话那边传来的似是抽泣的呼吸声。

  一阵婴儿的哭声打断了我们彼此之间相持的沉默。

  “等我一会儿,我的孩子醒了。”

  我“嗯”了一声,随后便听到了她哄孩子的声音。

  我默默的放下了电话,呆呆的看着窗户的玻璃上划过的一行行雨水,又想起了她说过的那句话,“我会的!只要你想我。”

(简单随便)
 
网友投稿  2002-07-11 09:1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