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看见梧桐

  当我猛得从熟睡中惊醒的时候,窗外依然是黑漆漆的夜。照理说,带着些许的浮躁的初夏之夜已经变得相当短暂。然而,即使是这简短的夜,对我来说,却也显得有些漫长。

  我摸索着穿好衣服,随手打开台灯。奇怪!床边的写字台上怎么会如此的整洁?在我的记忆中,每次当我打开台灯的时候,那里都应该是堆满了教材、参考书、习题集之类的东西,为什么它们会都不见了呢?难道现在的我,还是在做梦吗?

  突然,一阵美妙的音乐,钻进了我的耳朵。原来,放在床头的电子音乐闹钟正在“忠实”的履行着唤醒主人的职责。这说明,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最近的三个月,我每天都要在这个时候醒来。不为别的,只因为今年我上高三。

  我抓过闹钟,想把它关掉。可是,当我把自己的视线全部聚集到闹钟表盘上的时候,却立刻发现了写字台变得整洁的原因:今天是7月10号--高考在昨天就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随手把闹钟扔到一边,如释重负般的重新躺回到床上。其实,又何止是最后的三个月,我的整个高三不都是在早起晚睡中度过的吗?也不只是一个高三,我的整个高中,乃至整个十二年的学生生涯--从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小学考到市重点初中,再考进闻名全国的滨海16中,这一切不都是为了让自己离那个大学梦,更近一些吗?

  “就这么完了吗?”我想,“我的High School,我的学生时代,一切的一切,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终结了吗?”在内心的深处,我一遍又一遍问自己。

  小彤,一个熟悉的名字、一张熟悉的面孔,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闯入了我纷乱的思绪,我的整个身子也随之一震。原来,当我在凌晨四点惊醒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是她。

  小彤是我的邻居,和我同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小学的时候,我们是同班同学。初中的时候,她进了滨海16中的初中部,而我只是考进了市二中。没想到,当我拼尽全力考近16中的高中部以后,我和小彤居然又做了同班同学。

  可能是因为距离产生美感,也或者仅仅是出于少年的躁动。我觉得自己似乎开始对小彤有了感觉,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它让我不能在只是将小彤当成是童年的玩伴那么简单。这难道就是人们时常谈论的“爱”吗?我不知道,或许只是所谓的“暗恋”而已。但即使如此,我却对这种感觉异常的恐惧,我开始害怕这种感觉会葬送我的大学梦。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对小彤“感觉”越强,那种恐惧也就越深。自然,处于这种矛盾之中的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小彤表白的。

  为了能够摆脱这种痛苦的思辨陷阱,我编造出了一个“影子情人”的故事。所谓“影子情人”,不过是一种模板,是一个概念,是我心目理想女友的标杆。换句话说,我喜欢的只是小彤这个类型的女孩,而不是小彤这个人。

  然而,生活中的小彤并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里,注视着窗外,注视着栽种在操场边上的那几颗梧桐树……虽然我有那些自欺欺人的奇谈怪论,可是,每当见到这样的情景,我总是感到一丝失落--那梧桐树下一定藏着一个男孩,不过应该不是我。

  在邻近高考的时候,许多人都动员曾经获得少年钢琴大赛优胜的她,报考中央音乐学院。可是,填报志愿的时候,她选择的却都是南方的大学。而且,我感到她好像有意在向某个男生“泄漏”情报,仿佛是想和某人达成默契似的。这当然让我感到沮丧,但是对于大学校园的迫切渴望,不容我在此时有任何的懈怠。我骗自己说:“这不是很好吗?以后不就可以一心一意了吗?”

  可是,在这个略带躁动的初夏之夜,我终于不能再骗自己了。“小彤,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把这句压抑在心底的话,默默的吐了出来。即使我可能不再有机会跟小彤讲这句话,但是我还是要把它说出来,除非如此,否则我将永远不能坦然的面对自己的心。

  一个月后,我接到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感到怅然若失,仔细想想,唯一放不下的却还是小彤。我原以为自己可以轻易的放下这里的一切,到远方去迎接新的开始。可是,我错了,这些天以来,总是想起她。而且,她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了。

  我想,或许我应该约她出来讲清楚。可这样做有意义吗?无论如何,我们注定要各奔东西,这样做不过是平添伤感。况且,我不想带着伤心和遗憾告别故乡……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我连忙去接电话,万万没想到,听筒里传来的居然市小彤的声音:“喂!是韩武吗?我是小彤,考得好吗?”

  “还可以”我连忙答道,“被人大录取了。你呢?”

  “这样啊!”小彤的语气有些古怪,“明天,我就要动身去苏大了!”

  “恭喜你呀!”果然如此,看来我们注定要分开的。

  “你…你会给我写信吗?”突然,小彤的声音变得很小,“其实,要知道你报人大,我就考中央音乐学院了,……那样大家还能近一点,那像现在,一个天南,一个地北……”

  “什么!”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小彤心里的那个男孩是我。此时此刻,我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

  “没…没什么的。真的!”小彤的回答越发的古怪。或许我应该主动一点。

  “彤!你现在有空吗?我想约你去学校旁边的那家新开咖啡厅坐坐,好吗?”我说,“而且,那里可以看到操场边上的梧桐。”

  “有了你,还看那些树干什么?”小彤的话里透着一丝甜蜜。

  “为什么?”这话反而使我有些差异。

  “因为……看你和看那些木头是一样的呀!”

  (完)

(吕哲)
 
网友投稿  2002-07-11 09:21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