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曾经爱过

  有一天,我和朋友在校园里的小路上散步,看见一对对恋人亲密无间的亲热着,朋友很羡慕,道:“要是.....那该多好啊!”然后,他又问:“你真心爱过一个人吗?”

  我一时陷入沉思,我真的爱过人吗?爱是什么东西?真爱又是怎么定义的?换句话说,谁又能给爱定义呢?退一步说,假使说,我真的有过爱,那么,对象是谁呢?

  是小学时那个扎着二个小辫子的小女孩?我记得她是我的同桌,我很赖,每次轮到我们值日,我总是偷偷溜走,第二天,她见了我,笑嘻嘻的问我:“你昨天忘了扫地啦!“我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哎呀,老人家记性越来越坏了!”你咯咯笑,道:“你总这样么?”我一本正经的说:“不,前些年还能记得早晨喝了几两粥,现在可就经常忘了是不是吃过早饭了!挨,岁月不饶人啊,小姑娘,要珍惜光阴,好好学习!”我操着那个教语文的老夫子的口语,微妙为桥,她一旁掩嘴窃笑,朝我后面指指,老夫子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我们这样同学了5年,后来,我们分了班,再后来,她没能考起高中,再再后来,竟就没了她的消息了。前年暑假回家,不期然遇上她,我们两聊起往事,她说的不多,只是听我说,说我的不满,我的抱怨,她默默的听,不发话,只是最后说她羡慕我,叫我好好学习。我惊讶于她不再是那个被我蹩脚的笑话就逗得咯咯笑的傻丫头,她大了,成熟了,漂亮了,盘着辫,或许已经结婚了。

  回想起来,我从头到尾并没有对她产生过一丝不纯的念头,所以,这不算是我的初恋吧!

  那么,是不是初中哪个文静的女孩呢?初二的一次课间,其他人都在玩闹,我趴在桌子写算,她坐我前面,突然回过头,问我:“尔,喂,有没有橡皮?”这之前,她从不跟男生说话,甚至她的同桌,也没和她说过话。。。。。。她红着脸,仿佛这是件见不得人的事。她问我借橡皮,想是下了很大决心,作了很多的主意,那时间也够她去买一只了。我递给她,她说谢谢,过了一会,她还了我,还是羞红着脸,不敢正眼看我。还说谢谢,低着头。

  我就这样开始注意上她了。她依旧是沉默,无论我怎么挑逗周围的气氛,她就是不敢和我们一起聊天,几次努力,不见反映,后来倒是我淡忘了。可是,就在毕业那年,要离校了,同学留言,我在我的留言本上看见了她给我留的言,她说她一直在关注我,也希望我能关注;她多么希望我能和她聊天,说些开心事。但是,我总是那么忙,忙于和男生聊天,忙于看小说,她终究没能等到,就要毕业了,她希望我能好好学习,将来有好的前程。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或者说还没有开始,就有了结局。这,能算爱情么?

  高三的时候,我倒真的感觉自己爱上一个女孩了,她那么的清醇,那么的善良,尤其是她的笑,一下子征服了我。我本不相信一见钟情,然而,我且不能不说我是一眼从人群中认出了她的。

  我是怎么忽然觉得喜欢上她呢?后来回忆起来,想是那次路上遇见她,她对我抿嘴微笑吧。她缺了两颗牙,笑起来可爱及了,叫人忘不了。我以前总以为什么“三笑留情”,”一见钟情“,不过是文人吃饱了打瞌睡做着的美梦摆了,现在,或许是我中了儒教的毒太深的缘故吧,我竟开始失魂落了。

  升学的压力是如此的重,我却是如此的不可救药。一天不见她,仿佛七魂六魄出壳,没有心思读书,而一见她在,便好似有了动力,学得进去。

  这样沉默着,终于高考了,重要中榜了,我终于向她表白了。然而,不幸的是,她一直没给我答复,直到,大二的一年,她来北京,我再一次见到她,可却再没有当年的激情了!是她变了呢,还是我变了?或许,大家都在变吧。

  在大学里,相处过几个女孩,结果都很无聊,我打了推堂鼓,对爱情是日见陌生了。还能偶尔对爱情发表一些建议,纯是吃着老本。等我源尽的时候,或许我能说一句:“善哉善哉,出家人不谈爱情了!”回复朋友的问话。

  然而,现在,我依旧是迷惑什么是爱情,爱情是个什么东西呢?谁能说得清呢?

  我是该对朋友说,我爱过,还是说我真的不曾爱过呢?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黄玉福)
 
网友投稿  2002-07-16 14:2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