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初恋故事征文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无题

  一想起罗康,雪青总是翻开那些风干的花瓣,恬淡如她的心情:褪了色,香味也没有了,却留下一种特殊的味道,那是初恋的味道。

  那一年,雪青18岁,高考落榜。雪青从来生活在一个极优秀的圈子里,从小到大的朋友几乎全考到了重点大学,包括罗康。

  雪青和罗康住得很近,从小就同班,直到高中才各自到了不同的学校,但多年以来都只是一般的同学,高中是就连招呼也很少打了。很奇怪的,过去已经很陌生了的儿时玩伴,高考过后又重新热络起来,就好象过了冬的小草遭遇了春天就又郁郁葱葱了。但这一切和雪青无关,因为她和别人不一样,她落榜了。

  于是罗康就一次次地给雪青打电话,因为儿时的旧友里不能少了雪青,也因为他舍不得她一个人难过。雪青起初因为自卑而坚拒,但耐不住罗康近乎赖皮的邀请,终于答应参加同学的聚会。

  再见罗康,雪青觉得重新认识了他。现在的罗康在同学中是那么的出众,他的笑容干净热情,他的言语爽朗幽默,特别是他的眼神是那么真挚,专注。整整一上午雪青几乎忘记了别人的存在而被罗康带动着,感染着,直到罗康一路有说有笑地把雪青送到家门口。在罗康一转身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站在窗前注视着他的背影的雪青的心已经无可挽回地被带走了。

  那个暑假,大家玩得有些忘乎所以,尤其是雪青,他在罗康的感染下很麻木地疯着,不想过去,不看未来。一道傍晚,总能看到男孩女孩们穿着一水儿的T恤短裤,手牵手地张狂地铺满马路,或整齐的坐在马路边儿大声侃天,或又叫又跳地玩老鹰捉小鸡,甚至打着伞在大雨中嬉闹。雪青的眼睛总是追随着罗康,而罗康的手重视牵着雪青。谁也没有注意罗康握住雪青的手时雪青红红的脸颊。很自然的,每天总是罗康送雪青回家。

  对于雪青,这是一个极度快乐又极度悲伤的夏天,因为她的初恋就在她最失意的时候到来了。每天,罗康特别温柔地看着她牵着她的时候,她就好像氢气球一样快乐地想飞;但夜晚,平静下来的雪青总是想着罗康想着自己默默流泪,她知道这种麻木的生活是不能当日子过的。

  暑假快过去了,朋友虽然一天天减少,但马路仍是一天天地轧,直到只剩下罗康和雪青。罗康常常约雪青到他家里,每次去的内容几乎一样,就是雪青坐在沙发上哭,罗康坐在地毯上温柔地望着她,然后满屋子给她找手绢,有时默默地什么话也不说,有时罗康会笑着说:"你再哭我也要哭了。"然后眼睛里就真的泛起泪花来。

  雪青脱下短裤换上长裙开始了补习,插班还在她以前的高中。第一天上学,雪青形单影只,神情落寞地枯坐了一上午,很害怕别人的眼光,中午散学时,当她看到教室门口穿着衬衣长裤的罗康时,她忽然觉得什么都不怕了。罗康一如继往地送雪青回家,并且送她上学,在最后的两天,他没有间断过。

  分别的时候终于到了。早晨罗康仍然穿着整齐的在楼下等着送雪青。走在路上,雪青问:"早上几点走,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八点,准备好了。你呢,你准备好了吗?"罗康望着雪青的眼睛问:"准备好了!"雪青低下头避开他的眼睛,眼泪一滴滴地落下来。罗康看着雪青说:"坏了,我没带手绢。"说着捧住了雪青的脸轻轻地为她拭泪,"没有我在的时候,别再哭了。""哦!"血清抬起头迎着罗康的目光说:"放心吧,我准备好了!""好!我等着听你的好消息。"

  当罗康不得不走的时候,血清悄悄地跑下了楼,跟着罗康,看着罗康,在校门口雪青终于忍不住远远地喊了罗康。罗康微笑着大声说:"再见,我还会给你去电话的!"雪青转身就跑,泪雨滂沱。

  雪青后来听朋友说,罗康上车的时候掉泪了。血清知道那是为了她。

  罗康不在的时候,雪青很孤独,却真的不再哭。罗康的名字烙印在雪青的心里,无论她在做什么,它都潜伏在那里,心里一空它就会冒出来。一到这种时候雪青就会出去走走,采些花瓣,树叶夹在书里风干了,一瓣瓣寄给罗康。

  一年后,雪青考上了大学。那一年的暑假就少了很多人,大家都各自奔波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是罗康回来了。他变了,变得更帅,更成熟了,他的眼神变得更坦然更清澈了,清澈的让雪青找不到一点点温柔。雪青明白罗康先于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与她毫无联系的更广阔的世界。他们仍然坐在一起侃天,而且总是有话说,可是没有了先前的沉默,雪青反而感觉疏远了。罗康的许多感受雪青能完全体会,却再也没有法子引起共鸣和默契了。

  此后的许多年,雪青一直怀念着罗康,怀念哪个痛并快乐着的夏天,怀念夏天的T恤短裤,即使雪青也有了自己的世界。在她的心里曾经的那一段感情变成了花瓣夹在书里,让时间慢慢减褪它的颜色,带走它的芬芳,但每打开书,总还看得见,尤其感觉得到那种特殊的初恋的味道。

(周士瑜)
 
网友投稿  2002-08-05 19:16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