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石头记

  一从石头说起

  在七朝古都开封的龙亭内,有一块石头,呈正方形状,通体黑亮,四面刻着象征皇权的龙纹浮雕,顶面光滑可鉴,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忠奸石,是赵匡胤当年用来分辨满朝文武之忠奸用的,石头纹丝不动,墩坐在文武百官上朝的正路中央,据说凡是忠臣上座石头稳如泰山,一旦是奸臣坐上就会摇摆不定。我们无从考究赵匡胤何以能让石头为其明辨是非,但忠奸石确实在潘湖和杨湖所构就的道德天平之间充当了道德的砝码,忠奸自分,清浊自鉴,在那个法制微弱的年代石头毅然成为人们心中廉洁自律的道德基石。石头无言,却神话了一段历史。

  石头和历史千丝万缕的关系早在赵匡胤之前,远在原始的荒蛮年代便以纠缠不休了,在历史上遥远的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人类的祖先便是凭借石头这种天然坚硬的物质,开拓出自然界的另一番景象,他们年复一年磨砺着石头,石头也年复一年的磨砺着人类,它们相互磨砺,渐渐的人类和一般动物便泾渭分明了。如今我们已经无缘再见远祖先人们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场景了,只能凭借几块出土的远古石器侧耳倾听那种来自遥远的石头的碰撞,在时间的罅隙里遥想远古类人猿从树上下来并走向平原大地的简单历程和漫漫岁月。

  石头无言,却意味深长的记录了人类一段简单却漫长的行程。

  二历史的刻度

  此次河南之行,浪迹中原故里,与其说是游览名胜古迹,不如说是寻访石头的刻度探囊历史的声音。穿行在被时间抽象过的土地上,我对每一样坚硬的物体都充满了崇敬,渐渐我理解了一个民族和石头之间微妙的渊源,千百年来,时间被无言的传诵,石头背负起沉重的历史,在风雨飘摇的岁月里,一直坚挺着,直到衣着褴褛遍身伤痕的站在我的面前。这样唐突的直面,让我呼吸急促了。(在武打小说中,会有这样的情节,剑客为了让后来者看出对手的招式破绽,竟把自己的血肉之躯记下对手的致命招式,以此作为后者的前车之鉴。后来我甚至怀疑是中原的石头给了小说作者以灵感,营造了这种侠义的场景。让人触目惊心。)

  是无数的触目惊心让我顿悟这个古老的民族内部对石头充满的敬意和信任,尽管石头并不会说话,千百年来它一直缄默并坚硬着,且将一直缄默并将一直坚硬下去,但他却用自己遍体伤痕的躯体把纵向的时间维度横向的陈列。正因为如此的豁达和持久,石头被雕刻,被信仰,被作为时间的刻度,作为历史的刻度。

  三龙门

  九朝古都洛阳南去十三公里,便是龙门了,这里翠柏遍山,伊水相映,香山、天竺山隔河南北相望。正因为两山对峙,远望犹如门阙,故称伊阙。隋炀帝建都洛阳后,因其地处皇宫南门外形成天然屏障,所以改称龙门。

  龙门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山川形势险峻跌宕,历史上往往成为兵家守卫的关隘和军事战略重地。宋真宗面对龙门不泛溢美之词:结而为山,融而为谷,设险阻于地理,资守距于国都,足以表乾载之无疆,示神州之大状也。这样的赞美并不夸张,所以历代王朝设关并在此展开了无数杀伐大战:春秋时期周王室内乱;秦襄王三次起兵;黄巾起义军一度兵临洛都;孝文帝御驾亲征发兵南朝;杨玄感揭竿反隋仅受伊阙之阻而梦想终成泡影;以至后来的崔让、李密的瓦岗起义失败和李世民率领十万之众与隋将王世充的激烈决战……这一切的历史战事,龙门都尽收眼底,他以一个智者的姿态坐观一切,一边让战争在脚下此起彼伏,一边又慢条斯理的苛守着历史前进的弧度。龙门作为洛阳城南的天然屏障,确实使古老的都城免遭征伐的磨难和兵戈的摧残,也使城里的百姓和历史文化遗产减少了损失。

  龙门没有因为战争而让历史手忙脚乱的改朝换代,而是冷静的面对硝烟而让一切水到渠成。

  四石窟

  龙门的成就更重要的是保存了丰富的佛教圣迹和蕴涵了深邃的历史文化,在伊水之南的香山“古殿藏竹间,香庵遍岩曲”,一派佛家胜境;河北走廊上“方削列岩壁,三龛独雄夸”,森罗万象的佛教雕刻艺术,犹如蜂巢星如棋布,深深浅浅的雕刻在石壁上,南北长达一公里,整个龙门石窟就象从历史深处伸出的一只手臂,在石头的内部一直跳动着历史文化鲜活的生命和政治上永恒的脉搏。

  是啊,从历史的角度看,艺术和信仰,宗教和政治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自从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在龙门开凿古阳洞始,其后历经了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五代、以至元明清朝,相继四百多年。这里曾是历代皇室贵族发愿造像集中的地方,也可说主要是皇家意志和行为的体现,具有浓厚的国家宗教色彩。如宾阳中洞、奉先寺大像龛,分别为北魏宣武帝和唐高宗、武则天所开凿,其造像盖有“诏有司为像,令如帝身”之意。这就把封建政治披上宗教的外衣,从宫廷移到佛场。正是由于封建统治者的直接经营,才能不惜民力,倾资营造出如此规模宏大而璀璨绚丽的洞窟。龙门的兴衰嬗变,正是与当时的政治、经济的发展态势息息相关的。这里的石头尽管从不开口,冥冥中却成了历史政治的温度计,有意无意便简略的勾勒了王朝更替和宗教文化之间微妙的话题,石头在佛光山色之间成了历史功过最终缺省的佐证。

  我们不管造像的背后是不是全然隐含着什么政治目的,时间总是可以过滤掉政治上的笑谈而让艺术散发出历久弥香的魅力,在这里每一块石头上的线条都是寓意的、象征的、感情的而且是艺术化的,每一根线条都在佛学的范畴里被抽象、被神化了,整个石窟就在无数线条的围困里肩负起了一个民族原始而单纯的信仰,以至于当后人步入这个石窟的副型空间,就陷进一个两难的境界,一边是意志和信仰的时间累叠让人产生空间的错觉,一边是艺术的历经洗练、步履维艰,却突然一股脑的呈现面前,让你目瞪口呆。

  五褒贬宾阳洞

  和开封龙亭忠奸石的神话色彩相比,龙门石窟的宾阳洞在对历史的褒贬上就显的更加诚实了。其实只要到过龙门的游客都不难发现,宾阳三洞尽管一脉相传,浑然一体,但中洞和南北二洞的艺术风格却迥然不同。

  宾阳洞是魏宣武帝在位期间为自己的父亲开凿的,他的父亲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魏孝文帝。我们知道魏孝文帝曾经带领北方的游牧民族鲜卑人建立了北魏王朝,为了入主中原他把都城从大同迁到洛阳,加快了各项改革,尤其是鲜卑人的汉化,完成了历史上的第一次民族大融合。对于这样一位功勋卓著而且是第一位迁都洛阳的皇帝,宾阳洞自然汇聚了中原地区的能工巧匠,经过精心设计的。其间历时24年,终因工程浩大以及政治动荡,计划的三所洞穴仅完成一所。北魏王朝终于在宾阳洞工程中缀后八年灭亡了,随之龙门石窟的第一次大规模营造高潮也宣告结束。

  冷落了一个多世纪后,龙门石窟造像又在盛唐初年逐渐复苏。然而在歌舞升平的盛唐背后,围绕皇嗣归属的倾轧斗争却愈演愈烈,甚至在龙门这样的洁净佛地也难免受世俗的喧嚣而成为争斗的另一个战场。太子承乾和魏王李泰便是这场皇嗣之争的中心人物,宾阳南北二洞便是这次争斗的产物了。

  贞观十年,长孙皇后因病去世,魏王李泰请求出巨资为母亲在龙门开窟造像,以博取纯孝的美名,心理上的投机必然导致行为上的取巧。李泰发现在尚未竣工的宾阳三洞中的南北二洞尽管未曾完工,却以初具规模,只要把主佛雕刻出来,便可大功告成。这样一来资金投入少,见效快。于是李泰对非主体造像一律降格以求,改圆雕工艺为浮雕工艺,把高浮雕改为浅浮雕甚至彩绘。李泰把宾阳三洞修葺一新后,特意请中书舍人芩文本撰文,大书法家楮遂良书丹,篆刻洋洋洒洒一千八百多字的造像题记,树立在中洞和南洞之间的石壁上,这石壁原是北魏王室的造像题记,现以被欺世盗名的政客李泰磨平,并用他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的溢美之词取而代之。然而经过后来的一场兵不血刃的激烈角逐,李泰的皇帝梦最终还是破灭了,尽管宾阳南北二洞修建是政治阴谋后的产物,但它却无意中成就了中国历史上两位著名的文人,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芩文本和楮遂良,一个善于文辞,一个工于书法。在这块碑记中,不但造句工整,辞风华丽,而且包括了中国书法中的所有笔画,真可堪称文辞和书法的天作之和,这就是被后来学书者奉为圭臬的《楮遂良碑》。

  如果说忠奸石的存在是充当道德上的砝码而带有褒贬的虚幻色彩的话,那么宾阳洞对功过是非的鲜明刻画就成了一段被精心艺术化的真实历史,它无愧是石头上的史书,旁征博引,娓娓道来,把两个朝代的部分情节,把从政治到艺术的弄拙成巧归纳在石头里面,在这里石头是那么的真诚,千百年来用坚硬的语言表达着褒贬是非,石头那么字正腔圆。

  六卢舍那与武则天

  卢舍那通高1714厘米,头部400厘米,仅耳朵就长达190厘米,在龙门石窟成千上万的造像中,卢舍那体型最大,形态最美,艺术价值最高,很难想象我国古代的艺术大师们,是以怎样的艺术魄力塑造了这个不朽的作品,他们冲脱了宗教仪轨的攀篱束缚,赋予了卢舍那安详、慈爱的女性形象,艺术家们动用朴素无华的线条,表现得洗练流畅,高度的艺术美感使其形神兼备,她的美丽令人恭而不亵,她的庄严又令人畏而生敬。

  长期以来,民间广泛流传着武则天与卢舍那之间的故事,说卢舍那就是依照她本人的相貌塑造的。在龙门石窟中,有百分之五、六十出自唐高宗、武则天当政期间,卢舍那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凿的,从她的女性化倾向可知传说确属空穴来风。

  尽管武则天在唐太宗去世后在感业寺出家,一度沦为僧尼,而且在其后当政期间开凿了无数造像,但她并不是沉湎于佛学的忠实信徒和为艺术而艺术的唯美主义者,更不象某些电视剧或文学作品中描绘的阴险、歹毒,喜欢以姿色于人的庸俗而浅薄的女人,她是一个在我国历史上并不多见的有胆有识的成熟而城府极深的政治家,在搞取女皇王冠的过程中,她利用佛教为其鸣锣开道,展现出非凡才干。

  在这里,冰冷的石头被赋予了柔美刚毅的气质,当我们纵观整个龙门石窟,很容易被这种气质牵引,人们会由衷的怀想那段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当权的峥嵘岁月,致使边上的历朝历代都黯然失色,于是一不小心卢舍那便一叶鄣目,开始霸道了。

  七我们的雕塑家

  当我们回想人类的雕塑史,总有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跃上心头:米隆,波利克里特,普拉克西特利,米开朗基罗等等,他们是那么的光彩照人,但我们却很难从中找到一个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名字。难道我们的历史真的没有雕塑家吗?

  在我的印象中,西方雕塑更加自成体系,艺术家也有更为明显的人格特征,他们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作品。其实我国的古代雕塑并不逊色,龙门石窟就是一个典型的古代雕塑陈列馆,你看我们的艺术家们,依山开窟,就石造像,用非凡的毅力和精湛的技艺驯服了自然,表达了天人和一的理念,让我国的雕塑和西方的雕塑在哲学的范畴上区分了开来。众所周知营造石窟艰巨而危险,它势必凝结了一大批古代匠师的心血和智慧。然而我们的匠师所处的社会地位极其的低下,他们虽然亲手创造了辉煌的艺术,但青史上却无籍其名。于是我们很难找到我们艺术家,或许我们可以从一些不为人知的铭文中记下这寥寥几个陌生的名字:李君瓒、成仁危、姚师积……他们应该是唐代匠师的杰出代表。他们曾经劈山锯石,在险峻的摩崖上,用温热的双手琢磨冰冷的石头,他们默默无闻,经年累月,用尽毕生的精力,解放石头的灵魂,石头活了,他们却在九泉之下鲜为人知。

  八流散的艺术

  和造像时铿锵而隆重的场面相比,盗凿时乱糟糟的斧锄声就显得格外的狰狞了。如果那些匠师泉下有知,一定会对本世纪二三十年代那一阵阵的盗凿之风奋起顽抗。

  可恨啊,一条历经千年之久,浓缩了历代集体智慧的民族生命线,就这样被糟蹋得支离破碎,当我们面对那一个个残破不全的石窟雕像,面对那一块块断石残壁,心里,……真不是滋味!

  普爱伦,我们不该忘记,正是这位美国公民及其他一些外国文化劫掠商,勾结一些民族败类,如:岳彬、马聋图等,他们狼狈为奸,在龙门进行了长时间的盗凿,仅马聋图一伙在宾阳洞就进行了长达三年之久的偷盗,终于将闻名中外的北魏艺术瑰宝,大型巨幅“皇帝礼佛图”、“皇后礼佛图”及其一些珍贵的雕刻盗走,由普爱伦等人运到海外。在那段狼群四起的岁月,每到天黑之后,那些做贼心虚、面目狰狞的盗徒,带着作案工具,他们目空天堑,在灯光恍惚中恣意妄为,象瘟疫一样在佛门净地阴魂不散,他们利欲熏心,财迷心窍,搬走了佛头,搬走了浮雕,把一块块活着的石头肢解高价出售,流亡的艺术就象一盘散沙,遍及五湖四海。

  石头也有血管,也会有神经吗?!

  九后记

  在龙峪湾,我们爬了小华山和中原第一高峰鸡角尖,在这个森林公园里,我们度过了此行最轻松的两天。小华山因有华山之险而得名,山势险峻,万丈悬崖间被人为的凿出一条陡峭的路,台阶近乎垂直拾级而上,人行其间,就象蚂蚁在树干上爬行。在那时那地,我第一次对石阶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因为每一个台阶都确确实实象征着一种高度,每上一个台阶,它都给你呈现不同的景致,刚刚还看到远山睡眼惺忪的撩开了云雾,前行数十步,却已云蒸脚下,只见云海波涛起伏,远山不知不觉已沉没了。

  爬上了山颠,站在令人兴奋不已的高度上,回望那条由石阶堆叠起来的路,隐隐约约,象一条屈曲的韧带,捆扎在悬崖间。

  多么神奇的石头啊,他们经过历史的历练便化腐朽为神奇它不经意间就把你堆上时间和空间的制高点,让你仅用一个眼神的回望就心满意足,然后对一路艰苦的攀登毫无悔意;或者让你在一次切肤的靠近里,几乎屏吸的跨越几千年的文明。

  (回到上海的那个夜晚,我来到了外滩。浦江两岸,灯火眩煌,高楼大厦靓丽的倒影在江水中荡漾,迎面吹来的风,带着葡萄美酒的醉意,都市的夜色,凄迷而性感。然而心已经背负了石头的重量,我不能纵情的欢歌,就这样靠着栏杆,感受着时间,让夜走得很深很深。)

(mima)
 
  2002-10-22 15:5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