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梦圆廊桥泰顺行

  在温州西南100多公里的浙南山区中,有一个泰顺县,此处山峦连绵、溪谷纵横,溪涧之间横卧着上百座风格各异如虹般的木拱古廊桥,泰顺因此而享有“浙南桥梁博物馆”的美誉。泰顺山区的复杂地貌,使得这里因地制宜而营造的民居、廊桥得到了较完整地保存,别具古朴特色和天然风韵。

  泰顺的秀丽山川和拙朴自然的风物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来自各地摄影、旅游爱好者。今年国庆长假,我们一行七人携大小摄影器材,登上了上海开往温州的K833次列车,开始了我们的泰顺寻桥之旅。

  亲眼看见泗溪姊妹虹桥的时候,行路的艰辛全抛脑后

  从温州的牛山客运中心搭乘班车至苍南,再换去莲头的车,一路辗转,我们逐步深入山区。路,由平坦、宽敞渐渐变得颠簸、坎坷。从莲头到泗溪的一段山路尤其崎岖,大大小小的石头横于路中间。车,在群山之间蜿蜒盘旋着,伴随着满眼苍翠的绿走进了大山的深处。

  到泗溪镇的时候,已是下午,定好了旅馆,我们立马去镇上看溪东桥——中国乃至世界最美丽的虹桥。尽管事先已经在多处看到过她的图片,但是当我们第一眼看见这座桥的时候,依旧情不自禁地赞叹,大家皆兴奋无比。桥身朱红的溪东桥在新建的水泥平桥一边静静卧着,体制古朴。青瓦飞檐,轻盈地覆在桥身上,每个人都手捧相机围着桥不停地转悠,恨不得留下桥的每一个角度,从桥上到桥下,从桥身到局部。也许,后面几天还有更优美的桥,但这座桥的婀娜身姿已经深深印在了我的心中,此行不虚啊!

  沿河前行百米即是北涧桥。她与溪东桥并称为“姊妹桥”,两座桥都是“蜈蚣”结构的木拱廊桥。北涧桥周围的环境极其优美,两条溪水在桥边汇合,一株千年古樟立于桥头,近旁古朴的民宅和石板小路与灰瓦红身的北涧桥相辉映,成就了一幅极优美的风景画。有老人坐在桥头屋檐下悠闲地聊天,一派祥和。

  这两座桥是泰顺虹桥最美丽的代表,据说是由师徒两人分别建造。泰顺的木拱桥,普遍建有桥屋走廊,由此得名“廊桥”。它不仅可以增加桥自身重量,减小狂风洪水对桥身的破坏,也可以避免雨水对木结构的侵蚀,还可以给行人歇歇脚,村民无事也可以在桥头休憩,谈天说地。

  在北涧桥前不远处有泗溪大桥,从桥上往下望可以看到一溜白色巨石铺成的碇步,溪中水流很急,两边的水势落差形成了一长条白色的瀑布,伴随哗哗水声,我们想着第二天将要去看的泰顺最长的“仕水矴步”,不知会是如何一番雄奇景象。

  仕水矴步归来,在雪溪胡宅品尝了当地酒菜

  早起,在泗溪车站旁的饮食店里,老板娘向我们推荐了当地的特色小吃:地瓜粉。一大碗烫烫的地瓜粉筋斗耐嚼,伴着酥酥的牛肉和爽口的香菜,略加一点醋的酸意,在十月的清晨,吃得大家大呼过瘾。心满意足搭上泗溪到三魁的车,我们在大龙口下,然后转车到了仕阳。

  仕水碇步就横卧在仕阳镇溪东村的一段平坦宽阔、水流平缓的河面上。它修建于清嘉庆年间,全长133米,共233齿。走碇步并不困难,只要你不是太分心,一般不会一脚踩空,踏入水中。站在一端遥望另一端,碇步的前方有一座造型很独特的麻石屋,不远处是青翠葱茏的山头,层次感非常强烈的一幅画。

  近中午时,我们又搭乘仕阳到三魁的车,去探访雪溪乡的胡氏老宅。老宅至今已有近二百年的历史。我们一行的到来,使得沉寂的老宅一时喧闹起来。胡宅的选址极佳,背面靠山,面向开阔的田野,雪溪在屋前流过,隔溪远眺是高耸的笔架山。胡宅的门楼气派而庄重,面对正屋一侧上有“山辉川媚”一匾,另一面则是“日拥祥云”。两侧厢房,也都造型古朴大方。由大门而出是厚厚的围墙,墙是用大大的石块成梯形堆砌而成。这一层层的结构不免让人对前人的设计叹服。据宅主人说,这个围墙的堆砌技术是相当高明的,有人试图学习这门技术,但都不能。

  院宅的主人实在好客,正值午饭时间,就炒了几样小菜,还拿出了自家酿的米酒招待我们。如此赏心悦目的环境,饭菜的滋味真的已经不重要了。饭后主人又陪我们登上了二楼的厢房。踩在微微有些松动的老地板上,一阵久远的木头醇香,酒意朦胧间,似乎看到了闺房里小姐正透过花窗凝望着楼下的情郎。

  要不是还赶着看桥,我们当晚真想就住在那里了。告别了好客的主人,我们前往三魁。当天晚上,在镇上的饭店偶遇另外一群同样来探桥的背包族,大家很快熟悉起来,买来花生和啤酒去了位于镇上的薛宅桥,大家席地而坐,在廊桥的屋檐下天南地北神聊至深夜。回旅店的路上,觉得夜晚的空气有一点点凉,夜空中,漫天的繁星闪闪烁烁,第一次看到了北斗七星。

  一路寻桥,黄昏的时候我们赶到圆洲古村

  今天要赶很多路,再也不可像前一天那样笃悠悠坐吃早饭了,于是买了“米面包”快速解决问题。它外面的皮是用米浆舀在一个特制的平底容器里蒸熟的,晶莹剔透。然后包进自己喜欢的馅儿,有豆角的、有咸菜的,加一些辣。拿在手里沉沉的,很有份量,这东西味道还不错。

  嚼着米面包,登上去洲岭的车,在那里,我们看到了此行最让我惊叹的两座桥:毓文桥和三条桥。这两座桥皆隐于山川之间,走进去颇要花上一段时间。然而当你在山高林密,溪流纵横处突遇她们时,由衷的惊叹是从心底发出的。毓文桥位于两山缺口处,是一座别具风格的石拱木屋结构桥,共三层,桥的底部由石头堆砌而成,桥身由精致的木头搭建。和泰顺其它桥不同的是,毓文桥两边不是用木板册封,而是用做工精细的格子木雕,从桥的侧面一眼就能看到桥内游玩的人们。桥的两旁有大树遮隐,桥下是清澈的溪流石滩,只要拿镜头随便一个角度对照,都是别致的一幅画卷。

  遇见三条桥是不期然的:沿山路走了半个多小时,脚下的溪流蜿蜒陪伴,拐过一个山头,忽然看见眼前,就在眼前,一座清秀的廊桥连接着这山与那山,桥下是一条更清秀的溪流。那么远,我们却看得那么清楚。美景往往深藏于山中,真的没错,这确实是我们看到最美的一座桥,最美的一条溪。没有现代化的砖房,没有垃圾,没有电线,没有人声的嘈杂。只有青山、绿水、廊桥、蓝天和梦一样的景色。

  从洲岭,我们直接去了泰顺县城罗阳,在那里乘上去司前的车。到达司前圆洲古村的时候,已近黄昏。屋舍、宗祠与四周一片片整饬的稻田,临近的山坳、树林结成和谐的一体。炊烟袅袅,笼罩着参差鳞片似的屋顶,古貌苍颜,给泰顺山乡渲染出一层遗世而隐的神秘色彩。

  回来的路上,已经没有了班车,幸亏一位好心的卡车司机沿路“拾”起了我们,把我们载回了罗阳。只是一路颇不平坦,辛苦了连爬带滚在卡车兜里苦苦挣扎的尾巴、paul和项GG.

  遇到十二岁的志康,带着我们看了两个古村

  罗阳不愧为县城,镇上车来人往一片繁华景象。早餐,吃到了非常QQ的仕阳肉丸,是用肉与地瓜粉混合着做出来的一种小食,味道很棒!我们决定今晚一定要找一处饭店,搞只土鸡,好好腐败一下,补偿这些天来跋山涉水的辛苦。

  从罗阳到筱村,沿路风景很美,车在群山间转,一边是高耸的山壁,时而会见到涓涓山涧,一边是山下的溪流,石滩、碇步若隐若现。如此恬静自然的山水风物,怎能不令人向往之?

  文兴桥位于玉溪上,桥的两端分别连接平地与山坡,目测桥基有很明显的高度差。河面上看,桥洞是不规则四边形,屋顶也不水平。“歪头斜肩”是文兴桥最大特点,绝无仅有!据说是该桥是由两位师傅建造的,分别从桥的两端开始造,到中央要相交的时候才发现不水平了,于是只好因错就错。

  徐岙底古村是泰顺保存最完整的古村落之一,村口一棵参天大树证明了它的年代。大树旁,我们遇到了一个正在抓水蛇玩的小男孩,自告奋勇要为我们当导游。我们欣然和他同往了,小男孩叫志康。

  一条石子路直通村里,两盘的屋子一间挨一间,构成了很美的一幅画卷,长巷、石屋,典型的江南古村。这里有三座老宅连着排开,各显特色,但那种真纯与朴实的风格却是一致的。秀丽的风光和热爱自然之美的文化传统,哺育了泰顺人的山水情怀,也深深地融进了泰顺先民的房舍风格里。造型精美的镂空花窗、开阔的视野、潺潺溪水、溪畔参天古木,这一切构筑了古村绝佳的景观效果。

  来之前,一直听说泰顺有些老宅里的卵石铺地是极精彩的,但至今未得目睹。在小志康的带路下,走了半个多小时的田间小道,我们终于找到了有铺地的人家,但是院子里正晒着稻谷,女主人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马上把竹匾一一移开,让我们尽情拍摄。拍完之后,大家一起帮着把重重的竹匾再移回原位。

  拍完归途,我们才想起小家伙陪我们那么多时候,都没有吃过午饭,抱着万分愧疚的心情,在路边的一家小店里给他买了一些吃的作为小小弥补。我们告诉他以后一定要来上海,上海有你好多哥哥姐姐的。

  眼看七天假期就快要结束了,大家决定第二天打道回府,依依不舍离开这片土地。

  再见了,泰顺的连绵山川。

  再见了,美丽的廊桥之乡。

  再见了,好客的泰顺人民。

(annewi)
 
  2002-10-24 16:01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