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文学特区 > 名师名家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王蒙 玄思中的笑而不答

  王蒙写的东西就是这样的,喜欢的人爱不释手,不喜欢的人嫌之琐碎平淡。到了老年,王蒙更玄了,在《万象》上发了百余则以老王生活百事为题材的短文,老王遇见旧友却百思不得其名、老王回乡感悟所谓“故乡”云云、老王人既老而百事逐渐健忘、老王认真学习孙子的儿童语言……读读熟悉的老作家,还是典型的王蒙式语言,配以康笑宇的漫画,只是写字的人和读文的人都已年华不再,想想还真如老王眼中的人生:不就这么回事儿?

  怪病

  老王最近出现了一种自我悖逆的现象,他想喝茶吧,一定去倒矿泉水。他想喝矿泉水吧,可能去打开啤酒或者冲一杯速溶咖啡,反正决不喝矿泉水。他想吃包子吧,就说要吃米饭,想吃鸡蛋吧,就说想吃豆角。想吃咸菜就去吃糖球,想吃甜食就去买辣椒酱。

  后来发展到,想接的电话一定不接,想对妻子表示爱情就与妻子无端吵嘴,想给孩子钱就朝孩子要钱,想看电视就把电源断掉。想起床就赖在床上不起,想睡觉就满屋跑圈。

  他很害怕,相信自己是得了一种怪病,他应该到医院看看医生,便把公费医疗证撕了。

  半年后,他觉得已经习惯了,摆脱了医疗的愿望,摆脱了对自己究竟需要什么的拷问。本来嘛,谁能肯定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么,不想要的又是什么呢?也许你最不想做的正是你最想做的呢!想怎么怎么着不就是不想怎么怎么着吗?一念之差既除,他身心更健康了。

  目标

  穷极无聊的老王,搞了一张飞车比赛的游戏盘。从此他进入了飞车的梦境。半年过去了,他的成绩极差,为这事他茶不思饭不想,失眠上火长口疮。他逢人便感叹:“没有比看得见目标而达不到目标更痛苦的了。”

  朋友问:“王兄,您都这老大了,您还有什么目标呀?”

  老王不好意思回答,便有点恼羞成怒,说:“年纪大又怎样?只要还没死,我就是活人,就有目标。”

  朋友为之鼓掌,认为没死就是活人的命题发人深省,催人奋进,贯穿了求实与鼓劲的精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老李还举出了实例,说是老吕的丈母娘今年一百零一岁了,她的孩子们整天限制她做这做那,吃这吃那,整天说:“这么大岁数了,喝点稀粥就行了,养养神就行了,会数数就行了,一天睡一两个钟头也就行了,没拉到裤子里就行了……”这不就是还没死就先拿人家当死人对待吗?

  老王很高兴把话题转变了,从他的人生目标转到对老人的态度问题了。至于他的目标是什么,这仍然是最困难的问题。而且不止他,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不好回答的。

 
深圳商报  2002-11-05 16:5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