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那时花开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与众不同的爱

  1

  王嘉时常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小时候,在整个院子里,只有王嘉一个女孩敢于玩蚂蚁,并且比其他男孩有过之无不及。人家只是找个瓶罐装些土养起来,看着蚂蚁在土里面挖洞,就会感觉很快乐。王嘉不一样,虽然她也是找个罐把蚂蚁养起来,但是没几天她就会盖紧瓶盖看是不是能闷死它们,或者直接用热水灌满整个罐子,哈,她会发出笑声。

  大部分时间里,王嘉都被父母逼着练钢琴。一有机会,王嘉就组织起全院所有比她小的女孩子,教她们唱歌。时间长了,那些比她小的孩子都不愿意听她指挥了,王嘉就带着些恐吓,在这方面,王嘉明显要比一般女孩早熟。她让她们站成一排,要不就会踢她们几脚,轻轻的,那些孩子不会感觉到疼,她们也就不会去告诉父母反而会有些害怕,会傻呼呼地站成一排。

  王嘉认识的小男孩都暗暗发誓,以后谁都不会找像王嘉这种女孩,太残忍。

  天知道上帝是怎样安排人的一生。从小就对音乐兴趣不大的王嘉进了音乐学院并且在毕业演出中博得所有在校师生的好感,留校当老师了。

  王嘉经常对朋友说,我会把学生们一个个都教成抑郁症的。

  朋友们都会沉默,他们不会发表任何意见,因为王嘉确实是个病态的人。

  2

  王嘉带的是音乐学院的初中班。

  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子俩只手交叉着,一边唱着民歌一边搓手。

  王嘉老师手在键盘上眼睛却始终停留在女孩子的手上,终于,一阵不协调和声出现了,像几声干吼一样的雷。女孩子不唱了,眼睛是圆的,像一只不知道犯什么错误的小狗或者小猫一样看着王嘉。

  已经有几个月授课经验后,王嘉学会了批评学生要刚柔相济软硬兼施,目光要严肃一点可以带点和蔼,但是语言一定要平静的生硬着。

  “你手很冷么?”王嘉的目光从小姑娘的手上离开,转移到小姑娘的脸。王嘉面无表情,脸色不寒不暖。

  “不啊,王老师”小姑娘继续做不知道犯什么错误的小猫状。

  “那好,再来一遍,半个月亮爬上来”,王嘉的目光又重新回到小女孩手上。

  音乐声响起,小女孩的手刚放在一起又接触到那个目光便意识到王嘉老师的刚才问自己的话什么意思了,两只手分开后软棉棉的垂在了两边。

  王嘉心里在笑,她觉得自己已经领悟到育人的最高境界,她想这个女孩从今天起唱歌时候就不会再把手放在一起了,那多不文雅。她一定会记忆深刻。

  突然在琴声和歌声中出现了一段手机铃声的旋律。王嘉匆忙走出教室,带上之前说,你们上课绝对要把一切手机寻呼都要关掉。

  教室内一片笑声。

  “我这上课呢,你又怎么啦?”王嘉气急败坏的。

  “你几点下班?我去接你。我又失恋了。”

  “失恋总找我呢?今天我五点下班。门前等我。”

  “就你对我好”

  “呸!”

  王嘉想起于洋的一次次失恋,心底升起莫名滋味。

  3

  王嘉时常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王嘉九岁那年过生日是个寒冷的天,院子里下着雪,白皑皑一片,她顾不得家人劝阻,飞一样跑下楼。堆起个雪人,拿着胡罗卜做鼻子黑色石头做眼睛,脑袋顶上扣个筐。然后看了会儿摇摇头,把雪人踢倒再堆,她觉得在坍塌的雪人里找罗卜和石头的快乐远大于堆雪人。

  “雪人不是这样堆地”

  “呀”,王嘉吓了一跳,她从没见过如此丑陋的男孩,觉得这个男孩是女娲捏的泥人,黑漆漆的泥脸,鼻子扁的像是泥做的又被别人打了一拳,眼睛更像是在泥上戳出两个小窟窿。

  “我吓你一跳啊?但是雪人确实不是这样堆地。”泥人说。

  泥人说完就迅速地聚集起两个更大雪团,叠在一起正好和他自己一样高,把胡罗卜和石头眼睛安置上去,拍拍自己的衣服,冲王嘉笑。

  王嘉摇摇头,说,“把鼻子和眼睛拿掉,然后在脸上抹上炉灰就更像了”。

  “像谁啊?”

  “像你呗,你自己去那边玩去,别打骚我”。王嘉一脚就把雪人给踢倒了。

  “你怎么这样呢,我们一起玩不行么?”

  “呸”

  “你再呸我”

  “呸呸”

  泥人把王嘉按在地上,王嘉倔强地吐着唾沫儿。泥人不敢打女孩,只是把她按在地上等着王嘉的口水用光。

  王嘉看着泥人和天空,泥人脸上的雪化成水滴在她的脸上,天像个无边无际的洞,晶莹别致的雪花像鹅毛一样落在自己她的脸上。

  那一年,刚搬家的于洋就这样和王嘉相遇。王嘉把于洋领回自己的家,生日蛋糕沾在于洋的脸上显得于洋的脸更黑了。于洋走后,王嘉的妈妈说,这孩子怎么长的这么难看呢。

  4

  于洋在学校门前左顾右盼,眼看着五点都快十分了,王嘉还没出现。

  王嘉瞪着于洋,于洋转身看见她吓了一跳。

  “以后你别这么近这样看着我,吓人。”于洋说。

  “我都不怕被你吓到,你有点恬不知耻了,你看你,鼻涕泡都快呲出来了。”

  “你就别落井下石连吓带损了,我现在……”

  这么多年了,王嘉一直扮演着于洋的倾诉对象,每当于洋失恋的时候,他就会来找王嘉。于洋认为他和王嘉这种从小建立起的友谊值得信赖的。王嘉每次的心情,于洋又怎会知道。

  脚睬着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于洋的心情有些沮丧。王嘉走在于洋前面,于洋在后面跟着走,感觉自己像条可怜虫。

  王嘉想起一会儿于洋又会说,如何如何爱谁谁如何如何努力却别谁谁视若无睹又如何如何被伤心,那种不曾久违的惆怅又重新涌了上来。

  5

  王嘉时常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十二岁的王嘉没有几个朋友,成天的和于洋出双入对。她见到邻居也不打招呼,邻里私下议论,这个孩子没礼貌。

  王嘉还是被父母逼着练琴,交换条件是,她练琴的时候可以把于洋带到家里还旁听。于洋被逼无奈只好像个白痴一样拄着下巴去听王嘉弹琴,他哪懂得音乐。有时候看见王嘉眉飞色舞之际还给予各种赞美和掌声,往往这时候王嘉都对于洋嗤之以鼻,“你懂个屁”“音盲”“黑八怪”。于洋也反击过几回,问王嘉为什么还总让自己来听她弹琴。王嘉回答,“我愿意,我喜欢强迫你”。王嘉就是不讲理。

  有时候王嘉就没了往日的气焰。譬如在和于洋一起爬公园围墙的时候,她长的没于洋高,总得靠于洋举一下才能够到墙头。当然,往里面跳时候还得于洋接着,但是只要于洋把她弄疼一点,她就会埋汰于洋,说他不是男人力气不够大。于洋的表现经常像个虚弱的精神病患者,除了傻笑还是傻笑。

  王嘉的妈妈说,于洋这孩子真憨厚啊。王嘉说于洋有点迟钝。邻居说,于洋这孩子总和王嘉在一起变的有点没礼貌了。同院里的小孩们排斥他们两个,但是王嘉始终认为是她带着于洋排斥其他孩子。

  当有人夸奖王嘉长的漂亮的时候,王嘉绝对不会脸红。当有人开玩笑王嘉将来一定会越来越漂亮还会有个帅帅的男朋友的时候。王嘉经常把于洋拉到身边,说,“我不会和别人在一起,就和他在一起”。大家笑,于洋也跟着笑。王嘉气的直翻白眼,她就反对于洋经常傻笑,其实她自己没意识到,于洋的傻笑也许就是她依赖的。她曾经梦见过和于洋结婚,在婚礼上把于洋打哭了。

  6

  王嘉瞪着于洋,看他喝完一杯又一杯。

  “她很漂亮?”

  于洋晃晃耷拉着的脑袋。

  “她身材好?”

  于洋嗨嗨干笑了几声,勉强挤出个滑稽的笑脸。

  “你别再给我看你那张白痴笑脸,就算长的像成奎安一样的女人也不会找个有你这种白痴笑的男人。”

  “我要把自己灌醉”

  “对,你把自己灌醉,你看你样子,像个非洲土鸡,你小时候还有点男人样,你看你现在,头发那么长,脸却还那么黑。谁会喜欢长头发黑人?”

  “对,没人喜欢黑人。这么多年,就你愿意理我。”

  “呸”

  这个时候,王嘉眼中的于洋远没有那种泥人气质,这许多年的躁动随之而来。为什么有这种躁动呢?王嘉自己也莫名其妙,被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影响的她有些莫名其妙的忧伤,就再也不说话了,也拿起酒来,一杯接着一杯。

  王嘉眼中的于洋渐感模糊。

  于洋不像平时,喝着酒话很少,王嘉干脆一言不发。还有那晦涩的的音乐,这些音乐都是为谁而奏的,谁又说的清楚。

  7

  王嘉时常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十五岁的时候,王嘉从杂志里得知,雌性的野马只会追随第一匹征服自己的雄马并且永不变心终其一生。她那时候心在颤抖,她想起那个大雪飘飘的日子,那股冬天独有的味道。

  于洋和王嘉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人一长大些就会接触到更多的人,可以相处的朋友会多,但是知心的却不一定有。于洋不喜欢读书,每天只知道和朋友们在外面玩。王嘉还在练着自己认为枯燥乏味的钢琴,她从来没有和于洋提起过自己喜欢他的事情,对待他还像小时候那样,凶巴巴的。

  那一年,王嘉的爸爸又带回来一个女人。她父母离婚了,王嘉没有掉眼泪,她从来就没哭过,她只是给了她父亲一个耳光,并且踢了那女人几脚。王嘉的爸爸只好把王嘉交给她母亲。

  王嘉搬到城市的另外一头。王嘉搬的时候,于洋试图安慰她几句,却被她给骂了。

  又是一个雪花飘落的日子里,于洋来到城市的另一端哭着向王嘉诉说自己的初恋。

  于洋流着泪猛打一棵光秃秃的老杨树,行人都对这个怪异的年轻人抛来惊异的眼神。王嘉却被他的举动给逗乐了。

  于洋第一次喝吐,吐了以后还狠狠地抱住了王嘉。王嘉就把于洋领回到那棵光秃秃的老杨树前面,说,“我看你还是继续打树吧,对你有好处”。

  事情过去以后,王嘉经常想,于洋从没有喜欢过自己,为什么?王嘉经常借着练琴的时候发泄自己的情绪。王嘉的琴艺突飞猛。她经常伤心,但是从来没哭过。

  那些日子,她过的很郁闷。

  十六岁王嘉就自己住了,住在离原来的家不远的地方。

  8

  下着雪,王嘉感觉自己的脑袋像在不停地被轰炸一样,身体不听指挥,总想倒下去。

  “我没想到你也这么能喝,王嘉”,于洋口齿不清地说。

  “酒喝多点以后果然有点飞起来的感觉”,王嘉像于洋一样嘿嘿的傻笑,感觉自己在晃于洋也在晃。她怕自己就这么摔到地面上会摔的粉身碎骨,就坐在石头台阶上,觉得这地面也不是那么凉。

  “她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难受”

  “你难受?你为什么难受啊?你看看我,还没有一个正经工作,就做个酒店服务员”“对,我就是个服务员,那也不用找个女朋友就被甩一次,找一个就被甩一次”“我是没钱,我长的还黑”“我怎么就不明白,就没有女孩会喜欢我吗”“真心就这么不值钱”,于洋眼睛一湿,朝着一棵树拳打脚踢,有几下差点没有因为用力过猛把自己滑倒。

  王嘉觉得树上的雪落下来就不如自然飘落的雪那样美了。

  她发疯了一样地向于洋扑了过去。

  于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王嘉扑在地上,“你打我干什么?你疯啦?”

  于洋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真疯了?”于洋抓住王嘉的手把她按在地上。

  王嘉感觉天也在转地也在转,雪落在脸上融化了,和自己的泪水流成了一行。

  “你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么?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找男朋友,追求我的还少么?你只把我当作你的最亲密的好朋友是吧?”“呸!”

  王嘉向于洋吐唾沫,于洋彻底傻了。

  后记

  XX市警察局内部案情通告

  XX市南湖路134号甲一号222民宅内发现两具尸体,户主王嘉。

  据调查,女性死者姓名王嘉,民族汉,年龄23岁,未婚,无子女,在XX市音乐学院工作,本市居民。

  男性死者姓名于洋,年龄24岁,民族汉,未婚,无子女,在XX市XX酒店工作,本市居民。

  经初步分析怀疑为情杀兼自杀,案件有待于进一步调查。

(你而三)
 
  2002-11-08 13:1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