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黄山印象

  黄山因山石青黑,古名黟山,至唐明皇依轩辕黄帝于此山炼丹登仙的传说将其更名为黄山。明徐霞客有句“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极言黄山之神奇迷人,也教我从小便对黄山心驰神往。只是枉生长于安徽,二十多年来竟从不曾亲访奇山。此次返乡探亲,终于得三日之缘匆匆游览。盛名之下,热望之中,眼见后直叹:名不虚传!

  到达黄山脚下的汤口镇时,天色将晚,薄雾淡云中看不真切,只觉对面山峰一股灵秀之气。近旁坡前尽是颀长挺拔的青青翠竹,随风点头。买份黄山旅游图,见满图峰岭,先自有些犯晕。上山两日,想是无缘遍览诸峰的,只好随着旅游团领略“精华”风光了。图纸一角有个“翠微峰”,地理位置向来“拎不清”的我也不知可是岳将军诗“特特寻芳上翠微”中的那山、那亭?暗暗下了决心,今后再有机会,定要前去一观。

  枕着一夜隐隐溪声安眠,第二日晴而有云,出门再看,晨光下的山峰果是黑褐颜色,山形峻逸,其上疏密不齐地插生青松,真真如入画中。登上巴士盘旋许久来到云谷寺购票处,信心十足地柱根木杖,便走进登山大军。导游谆谆嘱咐,“黄山路险,切记‘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一路满目青翠,倒也没有许多特别的景致,于是专心走路。饶是道中空气新鲜,两旁溪水潺潺,几十分钟陡峭的山路爬上去也累得气喘不止。无论是自然之路,还是人生之路,要向上走,哪里有不费气力的呢?坐在一个茶水亭旁小憩,却见十来位挑山工吆喝着号子,整齐从容地扛个老长老大的铁架子下山。行至亭边,又齐心协力放下那个让我看了打哆嗦的大家伙,拭汗休息。他们在石阶上就地而坐,从袋里掏出两个馒头,有的还加一包榨菜,不慌不忙地吃起来。间或相互用方言大声说笑几句,脸色黑红,亮晶晶的汗又流出来。我看得倒有些呆了。

  走走停停,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登上白鹅岭,也是我们这个小小旅游团的集合处。地势高了,眼界方才开阔些。层峦叠嶂,掩在云雾之中,如同披着面纱一般,而远处的山峰,更是似有若无。在这个海拔,植被已经以著名的黄山松为主。这些顽强的生命,踞于石缝,靠根部分泌酸性物质一点点蚀化坚硬的山石,从中汲取少得可怜的养份。满山阴翳的云雾,便是滋润它们的甘露。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大多黄山松都具有生长缓慢、树身倾斜向阳、针叶分布扁平舒展的特点。我望着这里那里苍翠挺拔的松树,和见缝而生的野草,默默出了会神。旁边不知何时飞来两只鸟儿,黑白身躯,小燕子似的,却只有虎皮鹦鹉那般大小,欢快地上下翻飞,还不时收起小翅膀调皮地来上一小段滑翔。这玲珑的生气,跃动于肃穆的山石与松树之间,立刻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急忙找到导游,请教鸟儿的芳名,居然正如我所愿,是大名鼎鼎的相思鸟!我更加开心,欣赏起翩翩相思之舞,蓦地却想到,该不会是它们用尽人间的相思,这世上的真情便日见稀少吧,堪为一笑。

  等待后卫部队久了,踱进岭上的小卖店,见柜中有本《黄山传说故事》。微微动心,奈何山高纸贵,行囊也已显沉重,于是作罢,却只请营业员拿出来,看两页也是好的。这一翻翻出个猴子望太平的故事,大致说古时山下太平县一富家小姐才貌双全,征觅佳婿。百般求不得后,山里有只灵猿倾慕小姐样貌人品,化身为人前去求亲,夺得小姐芳心。谁知洞房花烛之夜,灵猿酒醉而露原形。小姐大惊,趁灵猿昏睡夺门逃回娘家。灵猿醒来不见小姐,上门寻找,小姐只是不见。妙人儿又悔又怕,郁郁中不久竟香消玉陨。灵猿知小姐故去,悲痛万分,日日登上山石向小姐的墓地眺望,久而久之化为一块巧石,即为“猴子望太平”(此石又名“猴子观海”)。而小姐于九泉之下,也终于被灵猿的痴情所感动,化身为金色莲花,与灵猿遥遥相对。读罢掩卷还书,鼻内微酸,原来世上之至爱真情,本是人兽相通的啊。

  从白鹅岭出发,登始信峰,折回过北海、西海,绕道排云亭、飞来石,直至光明顶。这一路景点颇多,登山之行可谓渐入佳境。始信峰峰名取到此始信黄山景色天下无双之意,峰前自是风光绮丽,山一半、云一半,松千树、鸟几双。可观之巧石众多,猴子望太平也在其列,果然是只伶俐的猴子,痴痴地蹲踞张望于远山。有趣的是往返始信峰的路上,有棵连理松,树身向上一分为二,似是夫妻紧紧相拥。导游指着树下铁链上密密匝匝的一圈铜锁,连说这是挂“同心锁”最“正宗”之处。这挂同心锁据说是二十年前黄山游客自发而形成的一项活动,相爱之人一同登了黄山,买把锁锁在山峰间,钥匙扔下山崖,以示二人永结同心。后来发展到一家人也可,算是保佑合府平安。不管灵不灵验,如今效尤者众多。至上了白鹅岭后,但有小卖部处没有不出售铜锁的,售后服务还包括刻上人的姓名;但有铁链处没有不挂满铜锁的,叫人直替下一个挂锁人担心找不着空隙。这许多的锁,若是每一对情侣都正心心相印地携手人生,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北海前的晒药台本是观景的极佳去处,党和国家领导人、国际贵宾下塌北海宾馆,多于此地赏玩山色。只是普通游人,同伴众多,可以举袖成云,自然景色的质量就很打了折扣。值得一提的是巧石“梦笔生花”,笔样石头顶端立着株松树之“花”,小学练习簿封面上看熟了的。细观之下却可见那“花”颜色深暗,不同于其它黄山松的青翠。年轻的导游带点羞赧地解释说,原先的“花朵”不幸死去,这棵是换上的假树。他涨红着脸,赶紧又补充一句,黄山所有的松树中,只有这一棵是假的!我笑了,妙处本在天然。

  路上最教人叹赏的另一处景致便是闻名的飞来石,相传是女娲补天所遗顽石,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片头正以此奇石为《石头记》之魂。一见它在薄薄暮霭中的隐约形状,耳边就响起那悠长的钟磬之声。君自昆仑飞来,不知已有几千几万年了?这么久远的岁月,回去的路怕是该忘记了吧。三百六十吨的巨石默不作声,巍然不动。导游又介绍说手摸飞来石可得好运,分一二三四云云。我虽然不信,却也兴致勃勃地登上石底,又忍不住伸手摸了几下。石头一面隽刻两个大字“画境”,这山这石,这样的天气,题刻的字仿佛也有些凝重。站在石边手扶栏杆向下望去,山崖陡峭非常。我却一点也不害怕,那谷中满满的都是青青草木,闻不着也想得出的清香,给我一种亲切温馨的家的感觉。飞来石只怕也常作如是想吧。

  登上光明顶,仅与第一高峰相差四米、海拔一千八百六十米的黄山第二高峰,举目四望,满眼风光又是别样滋味,可谓绝胜。如果说前面的景色还难免沾染少许凡尘的沉重与琐屑,这里就是真正的人间仙境,灵逸无端。

  那时天色渐晚,云气层层从谷底升腾上来,似天女挥舞轻丝长袖般缓缓散开,渐渐布成云雾的海洋,遮蔽山谷。清风吹来,云波翻跃滚动,浪尖宛如天马信步。有时风大些,云层断开,海洋残破,对面黝黑的山身便再度显露出来。这云与山的结合,妙不可言。群峰在云海的婉转涌流中时隐时现,象极了传说里的海上仙岛。如果这世上真有神仙,那么他们必会择彼处而居。天下美景多则多矣,然而如这般飘逸灵动的佳处,恐怕难找出第二个。

  我沉醉于化境之中,久久不肯离去,又发觉一样奇景。天空的浮云与山谷中升起的卷积云各自经营,连成浩荡云海,只留中间一线青天。而随着云后夕阳的渐渐沉降,这一线天空不断变幻色彩,暗白、淡黄、金黄。有一瞬夕阳的光辉层层折射,映在谷上云海中,竟发出佛光般圣洁明亮的光芒。然而我还来不及赞叹,它就淡淡隐去,不复出现。光明顶上所有的游客都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平台上静悄悄的,偶尔几句轻声交谈,我们在小心等候夕阳坠入一线苍天的时刻。那时的心情,倒象是等待日出。而当红日终于从云层中一点一点探出头,挤进可爱的天空,金黄的阳光一下就照射在人们的脸上、身上,以及座座山峰之上。人群欢呼起来,等到了光明,有谁不是兴高采烈呢?山谷上的云波也泛着淡黄粉红的光芒,缱绻而热烈地前行,似乎在同我们一起庆祝。李义山有名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那一刻我确实丝毫没有伤感的意味,我满怀着欢欣,目送夕阳继续缓缓沉没,直至逐渐消失。我和太阳有个约定,明天清晨它会从天的另一端升起。铺天的云霞含笑不语,满面通红,那是火烧云般的瑰丽。相思鸟轻快地掠过,刹那不见踪迹。

  次日自然起个大早,千辛万苦于险要处勉强立足,饱览云海之上生红日的奇景。对面山石上成群的黄山猴,竟也似模似样的端坐着扭头向东,是在和我们一起看日出吗?朝阳如期而至,可惜天边恰巧又有片浮云,太阳刚探出半个身子便给遮个严实。但是人们都挺满足,没听见谁抱怨一句的。

  从光明顶下来,过鳌鱼背、百步云梯,取道莲花峰。这是一段比较艰难的路程,本也可以绕过直插玉屏楼。只是虽说莲花峰仅比光明顶高四米,却仍是黄山第一高峰。来了名山,不登最高峰,岂不是遗憾?于是忍着身体的疲倦,直上莲花。到达峰顶时方才想起没带相机,快照价格又太高。遗憾之余看准游人拍照间隙,爬上最高的石头,以“一览众山小”。莲花峰峰顶面积很小,不象光明顶有气象台、宾馆等建筑,故而四面可一览无余。此刻红日高照,群峰隐现,云海依约发出光亮,又另是一番庄严气象。立于这样的万岳之巅,胸中自生豪情而绝无霸气。若是古往今来之天下英杰,都能感此境怀,人间会不会因此少些干戈和悲苦?

  胡思乱想中挪下光明顶,疲惫不堪地来到玉屏楼,抬眼便是山石上满目的题字。一路上正奇怪黄山隽刻之稀少呢,忙睁大眼睛细细看来,却没有一个叫我顿时心仪的。正怅惘间,导游道破天机。原来黄山以华夏先祖黄帝之“黄”为名,黄山上刻字,那便成了“太岁头上动土”,使不得,是故古时绝少题刻。我有些啼笑皆非,我心爱的黄山,因着帝王之威,保全干净的身体,这是她的幸运呢,还是她的不幸呢?想着,四处踱走,猛地看见迎客松对面的一块小石头上书刻“果然”二字,别有情趣,心下便颇释然。

  因为时间和体力的缘故,从玉屏楼离开后,乘坐缆车下山,便匆匆结束了黄山之行。辞别神往已久的人间仙山,自然有些依依眷恋。不过,黄山的沉默坦荡,瑰美飘逸,和她隐隐的故乡的气息,已然牢牢萦系于我的心头。合眼冥想时,便似乎能重临其境。所以,是去是留,又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呢。黄山因山石青黑,古名黟山,至唐明皇依轩辕黄帝于此山炼丹登仙的传说将其更名为黄山。明徐霞客有句“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极言黄山之神奇迷人,也教我从小便对黄山心驰神往。只是枉生长于安徽,二十多年来竟从不曾亲访奇山。此次返乡探亲,终于得三日之缘匆匆游览。盛名之下,热望之中,眼见后直叹:名不虚传!

  到达黄山脚下的汤口镇时,天色将晚,薄雾淡云中看不真切,只觉对面山峰一股灵秀之气。近旁坡前尽是颀长挺拔的青青翠竹,随风点头。买份黄山旅游图,见满图峰岭,先自有些犯晕。上山两日,想是无缘遍览诸峰的,只好随着旅游团领略“精华”风光了。图纸一角有个“翠微峰”,地理位置向来“拎不清”的我也不知可是岳将军诗“特特寻芳上翠微”中的那山、那亭?暗暗下了决心,今后再有机会,定要前去一观。

  枕着一夜隐隐溪声安眠,第二日晴而有云,出门再看,晨光下的山峰果是黑褐颜色,山形峻逸,其上疏密不齐地插生青松,真真如入画中。登上巴士盘旋许久来到云谷寺购票处,信心十足地柱根木杖,便走进登山大军。导游谆谆嘱咐,“黄山路险,切记‘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一路满目青翠,倒也没有许多特别的景致,于是专心走路。饶是道中空气新鲜,两旁溪水潺潺,几十分钟陡峭的山路爬上去也累得气喘不止。无论是自然之路,还是人生之路,要向上走,哪里有不费气力的呢?坐在一个茶水亭旁小憩,却见十来位挑山工吆喝着号子,整齐从容地扛个老长老大的铁架子下山。行至亭边,又齐心协力放下那个让我看了打哆嗦的大家伙,拭汗休息。他们在石阶上就地而坐,从袋里掏出两个馒头,有的还加一包榨菜,不慌不忙地吃起来。间或相互用方言大声说笑几句,脸色黑红,亮晶晶的汗又流出来。我看得倒有些呆了。

  走走停停,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登上白鹅岭,也是我们这个小小旅游团的集合处。地势高了,眼界方才开阔些。层峦叠嶂,掩在云雾之中,如同披着面纱一般,而远处的山峰,更是似有若无。在这个海拔,植被已经以著名的黄山松为主。这些顽强的生命,踞于石缝,靠根部分泌酸性物质一点点蚀化坚硬的山石,从中汲取少得可怜的养份。满山阴翳的云雾,便是滋润它们的甘露。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大多黄山松都具有生长缓慢、树身倾斜向阳、针叶分布扁平舒展的特点。我望着这里那里苍翠挺拔的松树,和见缝而生的野草,默默出了会神。旁边不知何时飞来两只鸟儿,黑白身躯,小燕子似的,却只有虎皮鹦鹉那般大小,欢快地上下翻飞,还不时收起小翅膀调皮地来上一小段滑翔。这玲珑的生气,跃动于肃穆的山石与松树之间,立刻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急忙找到导游,请教鸟儿的芳名,居然正如我所愿,是大名鼎鼎的相思鸟!我更加开心,欣赏起翩翩相思之舞,蓦地却想到,该不会是它们用尽人间的相思,这世上的真情便日见稀少吧,堪为一笑。

  等待后卫部队久了,踱进岭上的小卖店,见柜中有本《黄山传说故事》。微微动心,奈何山高纸贵,行囊也已显沉重,于是作罢,却只请营业员拿出来,看两页也是好的。这一翻翻出个猴子望太平的故事,大致说古时山下太平县一富家小姐才貌双全,征觅佳婿。百般求不得后,山里有只灵猿倾慕小姐样貌人品,化身为人前去求亲,夺得小姐芳心。谁知洞房花烛之夜,灵猿酒醉而露原形。小姐大惊,趁灵猿昏睡夺门逃回娘家。灵猿醒来不见小姐,上门寻找,小姐只是不见。妙人儿又悔又怕,郁郁中不久竟香消玉陨。灵猿知小姐故去,悲痛万分,日日登上山石向小姐的墓地眺望,久而久之化为一块巧石,即为“猴子望太平”(此石又名“猴子观海”)。而小姐于九泉之下,也终于被灵猿的痴情所感动,化身为金色莲花,与灵猿遥遥相对。读罢掩卷还书,鼻内微酸,原来世上之至爱真情,本是人兽相通的啊。

  从白鹅岭出发,登始信峰,折回过北海、西海,绕道排云亭、飞来石,直至光明顶。这一路景点颇多,登山之行可谓渐入佳境。始信峰峰名取到此始信黄山景色天下无双之意,峰前自是风光绮丽,山一半、云一半,松千树、鸟几双。可观之巧石众多,猴子望太平也在其列,果然是只伶俐的猴子,痴痴地蹲踞张望于远山。有趣的是往返始信峰的路上,有棵连理松,树身向上一分为二,似是夫妻紧紧相拥。导游指着树下铁链上密密匝匝的一圈铜锁,连说这是挂“同心锁”最“正宗”之处。这挂同心锁据说是二十年前黄山游客自发而形成的一项活动,相爱之人一同登了黄山,买把锁锁在山峰间,钥匙扔下山崖,以示二人永结同心。后来发展到一家人也可,算是保佑合府平安。不管灵不灵验,如今效尤者众多。至上了白鹅岭后,但有小卖部处没有不出售铜锁的,售后服务还包括刻上人的姓名;但有铁链处没有不挂满铜锁的,叫人直替下一个挂锁人担心找不着空隙。这许多的锁,若是每一对情侣都正心心相印地携手人生,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北海前的晒药台本是观景的极佳去处,党和国家领导人、国际贵宾下塌北海宾馆,多于此地赏玩山色。只是普通游人,同伴众多,可以举袖成云,自然景色的质量就很打了折扣。值得一提的是巧石“梦笔生花”,笔样石头顶端立着株松树之“花”,小学练习簿封面上看熟了的。细观之下却可见那“花”颜色深暗,不同于其它黄山松的青翠。年轻的导游带点羞赧地解释说,原先的“花朵”不幸死去,这棵是换上的假树。他涨红着脸,赶紧又补充一句,黄山所有的松树中,只有这一棵是假的!我笑了,妙处本在天然。

  路上最教人叹赏的另一处景致便是闻名的飞来石,相传是女娲补天所遗顽石,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片头正以此奇石为《石头记》之魂。一见它在薄薄暮霭中的隐约形状,耳边就响起那悠长的钟磬之声。君自昆仑飞来,不知已有几千几万年了?这么久远的岁月,回去的路怕是该忘记了吧。三百六十吨的巨石默不作声,巍然不动。导游又介绍说手摸飞来石可得好运,分一二三四云云。我虽然不信,却也兴致勃勃地登上石底,又忍不住伸手摸了几下。石头一面隽刻两个大字“画境”,这山这石,这样的天气,题刻的字仿佛也有些凝重。站在石边手扶栏杆向下望去,山崖陡峭非常。我却一点也不害怕,那谷中满满的都是青青草木,闻不着也想得出的清香,给我一种亲切温馨的家的感觉。飞来石只怕也常作如是想吧。

  登上光明顶,仅与第一高峰相差四米、海拔一千八百六十米的黄山第二高峰,举目四望,满眼风光又是别样滋味,可谓绝胜。如果说前面的景色还难免沾染少许凡尘的沉重与琐屑,这里就是真正的人间仙境,灵逸无端。

  那时天色渐晚,云气层层从谷底升腾上来,似天女挥舞轻丝长袖般缓缓散开,渐渐布成云雾的海洋,遮蔽山谷。清风吹来,云波翻跃滚动,浪尖宛如天马信步。有时风大些,云层断开,海洋残破,对面黝黑的山身便再度显露出来。这云与山的结合,妙不可言。群峰在云海的婉转涌流中时隐时现,象极了传说里的海上仙岛。如果这世上真有神仙,那么他们必会择彼处而居。天下美景多则多矣,然而如这般飘逸灵动的佳处,恐怕难找出第二个。

  我沉醉于化境之中,久久不肯离去,又发觉一样奇景。天空的浮云与山谷中升起的卷积云各自经营,连成浩荡云海,只留中间一线青天。而随着云后夕阳的渐渐沉降,这一线天空不断变幻色彩,暗白、淡黄、金黄。有一瞬夕阳的光辉层层折射,映在谷上云海中,竟发出佛光般圣洁明亮的光芒。然而我还来不及赞叹,它就淡淡隐去,不复出现。光明顶上所有的游客都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平台上静悄悄的,偶尔几句轻声交谈,我们在小心等候夕阳坠入一线苍天的时刻。那时的心情,倒象是等待日出。而当红日终于从云层中一点一点探出头,挤进可爱的天空,金黄的阳光一下就照射在人们的脸上、身上,以及座座山峰之上。人群欢呼起来,等到了光明,有谁不是兴高采烈呢?山谷上的云波也泛着淡黄粉红的光芒,缱绻而热烈地前行,似乎在同我们一起庆祝。李义山有名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那一刻我确实丝毫没有伤感的意味,我满怀着欢欣,目送夕阳继续缓缓沉没,直至逐渐消失。我和太阳有个约定,明天清晨它会从天的另一端升起。铺天的云霞含笑不语,满面通红,那是火烧云般的瑰丽。相思鸟轻快地掠过,刹那不见踪迹。

  次日自然起个大早,千辛万苦于险要处勉强立足,饱览云海之上生红日的奇景。对面山石上成群的黄山猴,竟也似模似样的端坐着扭头向东,是在和我们一起看日出吗?朝阳如期而至,可惜天边恰巧又有片浮云,太阳刚探出半个身子便给遮个严实。但是人们都挺满足,没听见谁抱怨一句的。

  从光明顶下来,过鳌鱼背、百步云梯,取道莲花峰。这是一段比较艰难的路程,本也可以绕过直插玉屏楼。只是虽说莲花峰仅比光明顶高四米,却仍是黄山第一高峰。来了名山,不登最高峰,岂不是遗憾?于是忍着身体的疲倦,直上莲花。到达峰顶时方才想起没带相机,快照价格又太高。遗憾之余看准游人拍照间隙,爬上最高的石头,以“一览众山小”。莲花峰峰顶面积很小,不象光明顶有气象台、宾馆等建筑,故而四面可一览无余。此刻红日高照,群峰隐现,云海依约发出光亮,又另是一番庄严气象。立于这样的万岳之巅,胸中自生豪情而绝无霸气。若是古往今来之天下英杰,都能感此境怀,人间会不会因此少些干戈和悲苦?

  胡思乱想中挪下光明顶,疲惫不堪地来到玉屏楼,抬眼便是山石上满目的题字。一路上正奇怪黄山隽刻之稀少呢,忙睁大眼睛细细看来,却没有一个叫我顿时心仪的。正怅惘间,导游道破天机。原来黄山以华夏先祖黄帝之“黄”为名,黄山上刻字,那便成了“太岁头上动土”,使不得,是故古时绝少题刻。我有些啼笑皆非,我心爱的黄山,因着帝王之威,保全干净的身体,这是她的幸运呢,还是她的不幸呢?想着,四处踱走,猛地看见迎客松对面的一块小石头上书刻“果然”二字,别有情趣,心下便颇释然。

  因为时间和体力的缘故,从玉屏楼离开后,乘坐缆车下山,便匆匆结束了黄山之行。辞别神往已久的人间仙山,自然有些依依眷恋。不过,黄山的沉默坦荡,瑰美飘逸,和她隐隐的故乡的气息,已然牢牢萦系于我的心头。合眼冥想时,便似乎能重临其境。所以,是去是留,又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呢。

(燕子飞时)
 
  2002-11-11 15:35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