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那时花开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纯棉手套

  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她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家乡——那座南方小城——年四季如春,没有炎热和酷寒。很淡然地告别了这一切。还有一场无望的爱情。

  来到北方的那天,天气开始转冷。她从旅行包里掏出一双紫色的纯棉手套,在戴上之前,她伸出左手在阳光下仔细观看。一只白皙微胖的小手纹路很淡,生命线却很清楚,并且很长。她从算命书上看到说这种人寿命会很长,从此,她相信自己会是个长寿的人。稍有的缺憾是,高中一次课外劳动中,左手心不小心被镰刀割到了,留下的伤疤把生命线分成了两部分。这条伤疤是否预示了什么,她不知道。但她却习惯了在别人的目光中隐藏手心的疤痕。

  戴上手套后,她两手对拍了几下,然后不自觉地笑了。从小到大,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自得其乐。她的快乐很简单,一次风起,一次雨落,一个陌生人的笑容都能使她感到快乐。快乐是她唯一能够赐予自己的东西。当然,这些快乐往往不为任何人所知晓。她是一个生活在自己感觉里的人。这个世界除了她以外还有些什么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或许她曾经全身心投入过某种感觉里的,但一切都成为了过去。

  到北方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也是过去的结束。她这样告诉自己。现在她唯一为过去做的就是保护自己的左手。不让它的伤痕再牵动自己的任一根神经。那是她全身最脆弱的部分,也是她最珍爱的一部分。

  她将在这儿生活四年。这是个一年大部分时间都适合戴棉手套的城市。

  棉手套是在一个普通的小店买的。店主说,那是纯棉的,绝对保暖。价格却很贵,但她很快掏出钱买下了,没有讲价。虽然后来程告诉她,那只是一双普通的绒手套,但她却没有一丝懊悔。它之于她的价值远远大于它的价格。

  程是她在一个文学聚会上认识的。程是那个聚会的组织者。整个晚上她都一言不发,坐在角落里,看着那些在光亮处慷慨陈词的人,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激动。聚会快结束的时候,程向她走来,神色淡然,却冷不防说了一句,你需要拯救。她看着他,有些意外,却不自觉地说,你救不了我。说完之后,她笑了。因为她也曾在网上看过一样的对话,并且在相似的场合里。但她的笑容很快黯然了。因为她还记得说这句话的女主角第二天就死了。自杀。

  程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更不可能知道那一瞬间她的想法。他只是看到这个漠然的女孩有着非常甜蜜的笑容。这是出乎他的意料的。他感觉到她性格里阴暗沉稳的一部分,却不知道她也有阳光的一面。这是一个让人触摸不到的女孩。他对她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丝毫的肤浅和虚荣。而这是他一直所厌倦的。

  那天晚上聚会结束后,程送她回去。这一路上,他们好象都在不停地说,海阔天空聊了许多不相干的话题。她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当中。但此过程有个小插曲,程的手无意地触到了她的头,几缕头发被手指掀了起来。她突然有些惊恐地闪开了,一双受惊吓的眼睛紧盯着他。也曾有过一个男子喜欢这样掀起她的头发,她爱上了,他却成了别人的恋人。一个从生命里消逝的人,却留下了记忆。

  程显得有些失态。他慌忙道歉。她的恐惧使他有些茫然。后来他认定是她少女的羞涩使然。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毕竟,时间和空间都很遥远了。而他再也不是那个只会在夜里蒙着被子掉泪的小女孩了。她学会了掩饰自己的疼痛,如同隐藏那只带着疤痕的左手。笑容和棉手套是工具。

  但整个的谈话经过是愉快的。程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他细微的体贴让她感动。她一直是一个贪心的女孩,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却从不开口。她表现得很坚强,给人一个独立的形象。或许是出于无奈,因为无人可依赖。在别的孩子都向父母撒娇的童年,她只和一只黑色的小狗说心里话。那时最幸福的时候是晚上抱着奶奶干枯的身体睡觉。长大后回到父母身边,她再也没有向谁倾诉。失落伤心的时候,她学会了抱紧自己。但她心底里一直渴望着,渴望有个人能够不需她不开口乞求也会给她关怀。

  经过后来的频繁的接触,和程的关系也渐渐亲密。大学是一个容易产生爱情的地方。所以,两年之后,当程向她表白的时候,她没有感到多大的意外。她接受了。她不知道她是否会爱上他,但她想她可以努力。

  程很兴奋。乐颠颠的样子像个孩子。她的快乐也随着他的心情荡漾开来。

  程脱下她的棉手套,非常自然地牵着她的左手。她微笑着看着他。感受着他手心传递过来的温暖。

  哎?你这儿怎么有条疤痕?程有些惊诧地问。

  高中时不小心伤着的。她淡淡地说。

  程轻轻地抚摸着那条疤痕。问,疼不疼,你当时有没有哭?

  她依然微笑着,说,疼不疼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没有哭,因为当时有好多人在场。其实,她的记忆告诉她的,却是因为她暗恋的男生当时正抚摸着另一个女孩子的长发,而视线却一直向着她这边。所以她不能哭,哭泣会使她觉得自己卑微。

  但她不觉得自己在撒谎。那只是记忆出错了,她对自己说。

  以后我不会让你再受伤了。程抱紧她,轻轻地说。她的泪水第一次这样肆无忌惮地落在一个人的怀里。她似乎可以感觉那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正远远地走来,久违的幸福!但那只是片刻的感觉。因为她的手指不小心地触摸到了那条疤痕,它提醒着她还有一种感觉离幸福很近。那是心痛。她尝过它的滋味。那是她的噩梦。

  回到寝室后,似乎是为表现某种决心,她把棉手套放压在箱底。整个冬天她都没有戴手套。天冷的时候,程会替她搓手,或把她的手往他暖暖的毛衣里塞。

  她从不对他说任何感激的话。虽然她的心已乘满了感动,在不经意的还会溢出来,让她不能再承受他的关怀。那只受过伤的左手被一个爱她的男子握着。一个男子的爱情替代了棉手套。而她依然淡然地面对他,面对一切。习惯使然。很早她就习惯了别人加在自己身上的任何感觉,幸福或伤痛。说不出的幸福和说不出的伤痛一样,让人心累。不同的是心累的对象。

  在程看来,她是一个不喜欢说话,有些忧郁的女孩。有段不愿对人讲的经历。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她的爱。就像一朵纯白的百合,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静静的绽开了。周围的黑暗并不影响她的纯白。但有时候他还是希望她说出来,她的快乐和不快乐。但这个愿望似乎很难实现。

  那年的圣诞节,文学社有个聚会。程很早就在寝室下面等她。她下来的时候,细心的程发现,她又戴上了那双棉手套。程什么也没说,她似乎也没有多在意。那天程没有像往常一样牵着她的手。

  晚会上的程似乎有些激动。平时很少沾酒的他喝了很多酒。他一个又一个地敬酒,却说不出几句完整的话。偶尔他的眼神会飘向她这边,但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在看一个不相干的人。

  扶程出来的时候,程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他的嘴里一直在嘀咕什么,她听不清楚。快到宿舍的时候,程猛地抓住她的手,一双血红的眼睛逼近她,问,“你认识冬颖吗”?

  “冬颖”?她看着他,有些疑惑。

  “我的一个网友。你不会不认识她吧?她以前可是你的情敌啊,你怎么会不认识呢?!”他继续说。

  他的目光刺得她好痛。她强迫自己与他对视。却不知如何开口。是曾有过这样一个女孩,不过她不是她的情敌。她是她所爱的那个男子的女朋友,而她自己只是一个地位卑微的暗恋者。哪怕如此,这场没有实质内容的三角关系也被传得沸沸扬扬,让她无处可逃脱那些令她寝食不安的指责。也正因为这样,她选择了这个离那场是非遥远的北方。而现在看来,程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一切。

  “你说啊!你为什么一直小心翼翼地隐藏那条疤痕?为情自杀?你多傻啊!冬颖说其实他一直喜欢你的,你可以回到他身边了,去吧!戴上你的手套去吧!”

  她继续无言。她又能说什么呢?他一直喜欢他?!这不是很讽刺吗?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唯一能牵动她的神经的是眼前这个男子,他是她生命的迟到者。这种迟到让人不甘,却只能顺着命运的安排走,没有回转的余地。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总是这样!你还爱着他吧!可是我对你的好,我要你知道,要你知道!”他已经失去理智,歇息底里地喊着。

  她的左手被他抓得生疼,那道还没来得及愈合的伤疤立即涌出粘乎乎的液体来。

  “不是这样的。”她的声音很微弱,目光里却充满了委屈和乞求。程的手越抓越紧,她极力挣脱那只手,却徒劳一场。程的爱已被猜忌和仇恨填满了,他要她疼痛,为什么她可以这样不在乎!

  她的心在疼痛中往下沉,往下沉。在程放松的片刻,她彻底地甩开了那只手。她转过身飞快地跑开。刚一转身,泪水止不住落下了。她多想告诉程,从他为她脱下棉手套开始,棉手套就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再次戴上它是因为今早她的左手不小心被水果刀削到了,她不愿他看到她的伤口。因为他曾说过,他不会再让她受伤的。她还想告诉他,她没有为情自杀,她当时只想让眼泪从手心流出来而已。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谁能相信一个经历复杂的女孩还拥有一颗平常心呢?百合周围的黑暗比起它的纯白毕竟还要浓烈的多。

  她的视线渐渐模糊了。在靠近马路的时候,她感觉厕身一个钝重的物体撞在她身上,她倒下了。在彻底失去知觉的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那条被疤痕断开的生命线预示着什么。

  我仰望有阳光的方向,身后是光线不能触及的暗影。这是她在签名挡上的留言,可是从来没人告诉她,他读懂了。

(萧雪)
 
  2002-11-12 17:1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