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新桃花源记

  97年3月30日,我们在斐济首都苏瓦(SUVA,FIGI)近郊的一个斐济土著村落依当地族例举行了婚礼,那一切很够我们回味一辈子了。可后来到了另一处岛国纽埃(NIUE)呆过三天,耳濡目染,深切感受了那里的风土人情,恍然间,俨如到了新桃花源。

  我把这儿视为新桃花源是一点儿也不过分的。从邻国汤加(TONGA)往东偏北飞过来,您便象进了时间隧道,回到了昨天。这可是真真正正的昨天,不是修辞里的比喻。飞两个小时,您的记时便要从比北京时间快五个小时,变为慢十九个小时,实际上也就是倒拨了二十四小时,一下子便真回到了昨天。正是这样,您又可以延伸作修辞里的比喻,就把它看作是“昨天”吧。到了“昨天”的地方,一切当真就仿佛从前喽。

  纽埃是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岛,并且是不多的几个现在还在上升的珊瑚礁之一,据说它每年能长一厘米。它的陆地面积258平方公里,大约是香港全区陆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而人口只有2000多一点,大约仅为香港的3250分之一。并且,跟香港的政治地位相似,纽埃是新西兰的一个自治特区,外交和国防由新西兰负责,其余则自治。

  纽埃恰在西经169度与南纬19度的交会点上,因为是珊瑚礁岛,近海地形复杂,仅有一个小渔港和一条小水道可以通大海,让小船出入,其余与外界的来往就靠岛上一个档次颇高的国际机场了。这岛上公路四通八达,路况也相当不错。纽埃人聪明能干,他们就用岛上很容易开采的珊瑚石铺出来了平坦、规整的公路。虽然有点象沙土路,但珊瑚石铺的路面极少尘土,并且性能良好。

  偌大一个岛,只有些许人口,没有工业矿业,到处都郁郁葱葱,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未被污染过的泥土味儿。这气味儿很能令人回想起童年,想到质朴的乡村。不但如此,纽埃的空气洁净得令人难以置信,月亮特别圆润明朗,星星也不会因为大气不净而闪烁不停。在空旷、平坦、寂静的公路上漫步,看看幽邃的夜空象一尘不染的纯黑色绒布,怡神欣赏上面镶嵌的点点象钻石般闪亮的星星;尽情享受这份无法描述的清新、宁静,我不由从心里感慨:就融化在这夜色与大自然中,一生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她地处热带与亚热带相交的边缘,四周被大洋包围,白天太阳烤晒,晚上却凉快。夜里清风徐来,在酒店大堂高高屋檐下的酒吧里,跟以前没见过,以后也不再见的朋友碰碰杯,聊聊天,任穿堂风吹去身上的尘土、疲倦,此风此杯此情此景,何处能求?

  纽埃的经济大部分靠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支持,但纽埃人却完全不象瑙鲁(NAURU)人般的死气沉沉,也没有萨摩亚(SAMOA)人那样的盲目高傲。他们有自己的工作,他们对人很爽直、热情,他们总给人以无忧无虑而又积极向上地生活着的感觉。虽然她的旅游资源并不太多,可她的旅游业开发却相当不错,免费提供给游客的旅游指引很充分,我们来这儿之前还真不知道她的旅游服务会这么好呢。一个外国游客,除了参加当地旅行社举办的各种旅游活动外,还可以自己开车(租辆车),到它的“旅游局”去拿上各种指引,乱兜一气,寻找自己喜爱的景点。

  每年的六七月份,是这里鲸鱼、海豚出没的季节。它们从南边的大洋里过来,在这一带的海域过冬,产子并哺乳到十月份以后再回到南边的大洋里去。或许以后有机会,自己开辆车,带上野餐盒(饮料、三明治之类足矣),到一处美丽的礁石边上,坐它几个小时。

  纽埃人属于波利尼西亚人种(POLYNESIAN)。据传说,波利尼西亚人来源于远古时的东南亚人,而东南亚人的其中一支又被传说是来源于我们中国人。这么一算,纽埃人竟跟咱们中国人扯上关系了!别的不说,看看他们的肤色、烹饪和舞蹈,真有点儿咱们的影子耶!参加FIA FIA NITE活动是最能体会这一点的。我们姑且把这项活动叫做“波利尼西亚狂欢夜”吧,因为在包括纽埃在内的整个波利尼西亚地区都会有这个载歌载舞、吃吃喝喝的狂欢夜。而且,这个词儿读起来就颇有点儿得意忘形的味儿。

  南太平洋一带的人都挖一个大土坑来烘烤食物,土坑的上层下层都是烧红的石块,中间用树叶包裹着食物,捂几个小时出来便成香喷喷的菜肴。他们管这土坑叫“娄窝”(LOVO)。虽然大家都用“娄窝”烹制食物,但纽埃人做的却比斐济人做的要好吃多了。斐济人烤出来的食物干巴巴,顶多只蘸点蕃茄酱,而纽埃人则懂得调制酱料和各式调味品,还伴上水果沙拉,又做了个用椰叶、芋叶织出来的盘子让您端着吃,十足是一种有趣而特别的享受。他们的酱料,加上我们在别处尝的一些菜式,真有点儿咱们中国菜的味道咧。

  我们享用着自助式的“晚宴”,“主办单位”在一旁不停地介绍食品的制作和纽埃的风土人情。末了,我们都围坐在屋外大草坪上观看一大群小孩儿的歌舞。比起别的波利尼西亚国家,纽埃的狂欢夜在歌舞上逊色不少,没有让人惊叹的歌声、嘶吼和舞蹈,也没有特色的杂技绝活儿表演,但她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那份温馨却绝对能够领先此洋,享誉全球。想象一下,晚会结束时,那一大群孩儿跑上来簇拥着您,送您一个喷着浓香的花环戴到您头上,再挨个儿跟您握手道别;晚餐的“大厨”阿姨腼腆地站出来,绞着手指头儿,抹着紧张的眼泪,羞涩而不善言词地感谢您的光临,请求您对食品的批评,并向您祝福道别;最后是晚会主持人阿姨大方得体的祝愿和祈祷。这一切您能不感动万分,最后依依不舍吗?

  纽埃的温馨还远不止这些。他们颇为自豪的是“每个人都相互认识”(EVERYBODY KNOWS EVERYBODY),无论谁在路上碰面总会打打招呼,张脸笑笑。他们的笑可真是世上的珍品,灿烂而纯真,谁都被深深感染。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彼此很亲近、很友善,罪恶没有丁点滋生的空间。我们住了三天酒店,房门却从来没有真正上过锁——我们住的是平房,后门是花园,对着海岸,没有锁(前门倒是有一把),谁愿意的话可以由后门随便进来。我们若去游览,所有贵重物品都留在房里。

  纽埃不但有桃花源般的环境,而且还有桃花源那样的人儿。我们住的纽埃酒店里,有一对新西兰来的员工夫妇,是这个酒店的管理公司派到这儿来工作的。我看他们可真悠然,就象来了桃花源一般。每三五个月,这个酒店管理公司会轮换他们到属下位于各大洲的酒店去工作,这不跟度假般的快活么?看着他们的热情、快乐,我真想问他们公司还缺人不?

  这个酒店建在岸边高出水面一大截的礁石上,周围环境相当美丽。它在礁石突出,高踞海面的地方,建了个“喂鱼台”。任何人都可以到酒店里的酒吧去索取一纸箱的面包(通常可能是过时的),抱到这个“喂鱼台”来,在上面逐块儿扔下海里去喂鱼,大享喂鱼的乐趣。我们把面包块儿从十多二十米的高台上扔到海里,一会儿,大帮的鱼儿便从四周围了过来,争夺着这些从天上掉下来的食物。这些鱼当中有灰黑色的,也有色彩斑斓的,都在十几斤重以上,你争我夺,煞是精彩!

  为我们安排当地游的旅行社职员玛丽安(MARYANNE)是个一旦认识便不会忘记的“傻大姐”(按我们这边的说法)。她一天到晚那个笑呀,能把您笑得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都给忘了。至今我一想到她,首先便是那典型的“纽埃笑”。然后才想起她那胖胖的身段儿,这大概也是笑出来的吧。再后想起了我们要离开纽埃时在机场跟她的不期而遇。她一见到我们,马上跳过来,象是来欢送我们似的,激动地对我们说许多欢送的话儿,拥抱着捱个儿亲亲我们告别,又一直挥手目送我们上飞机。到这份儿上,我们真有点儿眼眶湿润,不忍离去了。

  纽埃的地质结构很特别,概括地说,她是有钟乳溶洞并上升着的珊瑚礁岛。岩石结构的海岛我们见得多了,珊瑚环礁也在电影电视里常见到,有钟乳溶洞并上升着的珊瑚礁岛恐怕就不那么常见了。

  珊瑚环礁,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珊瑚体,它的上端一小部分经过千万年的沙土淤积,露出了海面,渐渐长出了植物,到了后来,还有了动物,有的还住上了人呢。其实,露出海面的部分只是这个巨大珊瑚体的一小部分,在海面下的部分比露出海面的部分要大得多,就象是环护着露出水面的部分,于是就被叫做珊瑚环礁。即使在海面下的部分,当然也淤积着大量沙土,就象在海里向外延伸出老远老远似的,光线的折射反射使这些海域产生了翡翠般的色彩。事实上,珊瑚环礁随便挑一个都漂亮得象块宝石儿,何况上了电影电视?

  珊瑚礁岛,相比之下要寒伧许多了。兴许它就是珊瑚环礁的“化石态”吧,岛本体已成了隆起的岩石,象纽埃这样的不还在上升隆起吗?那些珊瑚也早成了化石,散布在岛周围的海域和海滩上。由于海水长年的冲涮和侵蚀,近海一带和海滩上全都是这些嶙峋突兀的“珊瑚化石”,这就是纽埃环岛海床地形复杂的原因了。在这颇有悲凉味儿的海滩举目向大洋外看去,倒也有一个壮观的景致:百十米,甚或数百米开外的海面上,陡然会有一堵堵的巨浪翻起,而且环岛皆被这“千堆雪”包围着,成了珊瑚礁岛的一大特色。这应该是由于岛体上升,近海海床地形突变造成的吧。再细心看看,想想,珊瑚环礁都在赤道附近一带的海域,而珊瑚礁岛则多在外围一些的热带、亚热带海域,这是否印证着地球本身的地质气候变化呢?

  纽埃更还有自己的地质特色。在海岸上的大礁石群里,竟有多处的钟乳溶洞。虽然钟乳和溶洞的规模都很小,但这个地质现象也够特别的了,因而也成了纽埃的一大旅游资源。是的呀,珊瑚礁上的钟乳溶洞,哪儿见过?

  此外,岛上有大片植被很好的荒地,偶尔还有一大片热带雨林,土地蛮肥沃。我窃想,什么时候来这里开一片地,种上蔬菜谷物,优哉悠哉,不就真过上“桃花源”的日子了吗?

  每个地方都有特产,“新桃花源”也不例外。悄悄地告诉您,纽埃出品的邮票享誉世界呢。那天,我们来到整洁的邮局,职员小姑娘摆出那迷人的“纽埃笑”,当然还摆出诱人的纽埃邮票。邮票可真漂亮了!我们将那儿现有的首日封和小型张都买了一套,然后又买了现有的普通票,拿出我们特意保留的飞行登机卡,将普通票整齐排列贴在上面。刚好一大胖子哥哥从里屋走了出来,看那模样是个官。我们也学着向他“纽埃笑”了一下,请他在贴满邮票的登机卡上签了个大名,帮我们盖上当日的邮戳,我们的集邮行动才算告一段落。后来,胖子哥哥告诉我们,过几天他们又将有一套新的邮票和首日封推出了,还把样张给我们瞧了瞧。我们想起了在汤加邮局里补做首日封的情形,问胖子哥哥能不能预做一个首日封给我们?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这也能预做的?又明白地说,首日封不能预做,邮票也不能预售,如果我们需要的话,只能有两个选择:在纽埃多呆几天;或用信用卡订购。我一听能用信用卡订购,当即便将我们的邮政地址留下,签了卡。我们在别的国家又转了近月回到家里时,首日封也早到了。

  说到邮票,忍不住插一句,在纽埃东南方约三四千公里远的太平洋东南角上,有一处小岛群——皮特凯恩(PITCAIRN),它出产的邮票也很珍贵。这个属于大不列颠领地的“爪哇国”,全部人口只有几十号,去返交通难似登天,“世外”毫无疑问,“桃源”则未可知。无论怎么说,什么时候、什么人能去一趟,大概也算个“中华英雄”了吧?

  回到家里,我们常常在茶余饭后把旅行所获捣腾出来,照片、邮票、小玩意儿和我写的文字摆满了一屋子,真真是一道美味儿的饭后甜品!其中,纽埃是我们最回味儿的地方。纽埃,什么时候可以再去?住一大段日子,看看鲸鱼,看看海豚,细细地体味纽埃,静静地读点书,想想,写写……

(叶氏)
 
  2002-11-12 17:1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