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想念马来西亚

  在马来西亚呆了三年半以后终于“逃离”了那个自己原本以为不会再想念的地方。然而,对它的感情却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滋生。

  那时候住在Damansara Jaya的SS22,隔着一条马路就是SS2,两个区都属于Petaling Jaya(PJ,中文译名叫“八打灵再也”,是根据发音翻译的)。Petaling Jaya是靠近吉隆坡的一个城市,开车大概25分钟就可以到吉隆坡市(KL,Kualar Lumpur的缩写)中心。

  至今跟朋友们提起SS2,还是会对那里的食物念念不忘。在McDonal‘s附近就有很多茶餐室,Big A正对面的那间里面有一档咖哩面,很不错(奇怪,天气那么热,马来西亚人却还是煎的炸的辣的油腻腻的照吃不误)。看档的是个脸上皮肤凹凸不平的女生,看她那样子你绝对不会觉得她的东西会好吃到哪里去。可是就是奇怪,她的咖哩面不但汤浓而且料足,热热的汤面上泛着一层薄薄的红色的咖哩油,拨开那层油,下面就是黄色的咖哩汤,用筷子轻轻一搅,浓浓的咖哩味就四处散溢,加在面汤里面的鸡块也很有嚼头,肉有弹性却不会“柴”。咖哩面档的隔壁就是卖鸭腿面线的,也是很出色。汤是用鸭肉加各种药材炖成的,看起来是浅浅的酱油色,却很清淡爽口。鸭腿炖得很烂,用筷子轻轻夹,肉跟骨头就分开了。不过鸭腿虽然做得不错,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个汤跟软软的面线。有另外一间相连着的茶餐室,里面的烧包据说是很出名的。所谓的烧包其实并不是真正我们所说的“包”,而只是样子看起来像迷你型的面包。事实上,它的皮有点像pastry,酥酥的,却不会像我们平常吃的酥皮点心那样会分层。馅有叉烧跟鸡肉两种,吃起来却是差不多,唯一可以分辨的就是鸡肉馅的里面有放peas,叉烧馅的比较甜。

  附近还有一条“为食街”,说是街,还不如说是food court来得恰当。里面有一间卖刨冰的,生意很好。跟我阿姨去买过一次,吃起来感觉却还不如我跟我朋友常去的另外一间。每一家的刨冰味道都不相同,不过基本材料却是一样的,不外乎红豆、仙草、凉粉跟其他一些我叫不出名的东西。我们喜欢去的那间是在刨冰上面淋了椰浆,吃起来有浓浓的椰奶香。

  听朋友说SS2还有一间很好吃的Nasi Lemak(马来人的椰浆饭),我没有去吃过。有一次朋友开车载我经过,才知道原来那个“店面”只是一个用木头搭起来的简陋棚子,外面摆着几套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桌椅。不过,虽然没有在这间传说中的店试过,却也还是在别处吃过Nasi Lemak的。顾名思义,饭是用椰浆煮的,吃的时候有三种配料是必备的:炒过的花生,炸得脆脆的江鱼仔,还有特制的辣椒酱。其他optional的选择还有咔哩鸡,咖哩鱿鱼……反正就都是跟咖哩离不开关系。我自己曾经做过做椰浆饭的辣椒酱,虽然不是很正宗,却也别有风味,嘻嘻……算是“郭氏辣椒酱”吧。

  马来西亚是个multi-cultured的国家,马来人是主要人口,华人、印度人、泰国人却也不在少数。出名的印度饭也是在SS2就可以吃到。去吃过Chao Yang茶餐室的印度饭,才知道好吃的印度饭其实也不恶心。这个小档早上还兼卖印度薄饼(roti canai),饼是很普通的面饼,用鸡蛋和的,然而单单是蘸饼的就有好几种不同的咖哩汁可供选择,遗憾的是我都不知道名字。一般这种小档口的印度人都不会说英文,而我除了中文跟英文,又不会说别的语言,所以每次都是吃得糊里糊涂的。看师傅烙饼保证你会目瞪口呆,先是一块小小的面团,在台面上揉几下,再用擀面杖擀成直径十来厘米大小的圆形面饼,这时候烙饼师傅就开始表演他的“绝技”了:把面饼垂直抛向半空,面饼在空中翻了几圈后便落在师傅的手掌上。他便五指并拢,以面饼的圆心为支点,绕一圈抛一下,抛一下再绕一圈,面饼于是神奇般的越变越大,越大越薄,至今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神奇。最后师傅把它放到烧得很热的铁板上面,两面煎黄,再折成几折,端给客人。

  每个礼拜四晚上,Chao Yang外面的一大圈都会有夜市(马来话叫pasar malam,pasar是市场的意思,malam就是晚上)。夜市是流动的,一般一天换一个地方,每个地方一个礼拜只有一次。听说pasar malam也是游客必去的景点,因为在里面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小吃,也是当地文化的一个缩影。ChaoYang外面的夜市有一档薄饼(这次是说华人的薄饼),就正好在Chao Yang门口,杂志上也介绍过的。那个老板很“拽”,跟他买薄饼你不可以催他,要么你就就地等个40分钟,还不保证就轮到你;要么你就先跟他交待一声然后去逛夜市,这时候他一定会跟你说“逛慢一点,至少要一个小时后才回来”。可是就是奇怪,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来跟他买薄饼。不少人为了买两个薄饼,就是宁愿站在那里等上个40分钟甚至一个小时,做薄饼的人累,站着等薄饼的人也累。有时候自己在想,可能是得来不易,所以吃起来也才会特别好吃吧。不过凭良心说句,他的薄饼的确是我在马来西亚吃过的最好吃的薄饼。饼的外皮,我怀疑是用面粉做的,只有一张纸那样的厚度(所以才叫薄饼吧?)。一张饼皮摊开来,在上面抹上甜酱,辣椒酱,再垫上两片生菜叶,生菜叶上面再放上一坨在不知名的汤里煮熟了的沙葛丝,接着撒上蛋皮跟看起来想萝卜干的颗粒,三两下包好就成了一个“珍贵无比”的薄饼。吃的时候手边一定要备张纸巾,以防沙葛里面的汤汁流出来。轻轻咬下去,便会有好几种味道在味蕾上打滚,却配合得刚刚好。

  海南鸡饭也算是马来西亚一绝。记得四年前到马来西亚的第二天,亲戚就带我们去马六甲吃鸡饭,不过对那次吃的鸡饭早已印象模糊。倒是一直对关丹(Kuantan)的鸡饭念念不忘。那是在去乐浪岛(Pulau Redang,夏日麽麽茶里面那个风景优美的小岛)的路上,之前朋友就一直大力称赞关丹的鸡饭如何如何的好吃,引得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尝而快。饭是用鸡油煮的(我一直都很纳闷鸡油是怎么收集的),鸡肉很嫩滑,我朋友果然没说错。其实在吉隆坡也吃得到好吃的鸡饭,那是在Jalan Alor(Jalan是路的意思,至于Alor就是路名了)。Jalan Alor上面有好多间出名的鸡饭,我们常去的却只有一间。我朋友曾经说过,那里的叉烧连香港人吃了都赞口不绝。的确,那间店的叉烧做得肥而不腻,让人觉得满口香甜回味无穷。以至于放假的时候朋友回了一趟马来西亚,回来以后我们最关心的竟是她有没有去吃叉烧。

  Pulau Redang离丁加奴(Terengganu)海岸线只有几十公里。在Terengganu的时候,朋友还带我们去吃了现在做梦想起来都会流口水的泰式酸辣汤(Tom Yam Soup)。

  Jalan Alor的夜市也是外国游客必到的地方。一到晚上一整条路边灯火通明,各类熟食小档从路的一端一直摆到另外一端,满满的都是食客,一到高峰时间简直就是人满为患,要找个地方坐都难。我只在那里吃过烧魔鬼鱼,是绝对的原汁原味,配上酸酸的泰式辣椒酱刚好衬出鱼肉的鲜嫩。

  离开马来西亚之前,跟我uncle一家去马六甲吃潮州菜。呵呵……为了一餐饭劳师动众,开了一个多钟头的汽车去吃,大概也只有真正爱吃的人才有这样的毅力吧。汽车在马六甲的小巷里面绕来绕去,最后停在一家看起来很象是普通住家的店门口。门面很小,灶就摆在正门口,剩下的空间只能容许一个人进去,于是一群人鱼贯而入,依次落座。据说他们的厨师是从潮州请过去的,难得能够吃到道地的家乡菜,我也便满怀期待。然而还是失望了,所谓的潮州菜在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汕头人吃来总觉得吃什么不像什么。不过,最后的一道甜品南瓜芋泥却做得丝毫不比潮汕地区的逊色。

  其他特色食物还有Ipoh(怡保,杨紫琼的故乡)的芽菜鸡,Penang(槟城)的炒果(正确的写法应该是一个米字旁加一个果字)条,satay(沙爹),肉骨茶,瓦煲鸡饭……

  原本在马来西亚总是嫌那里的食物,没想到在离开以后才喜欢上。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竟是人类天生的劣根性。

(surreal)
 
  2002-11-13 15:21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