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云南纪行

  其实,一个人穷毕生之力也不足以完全了解一片土地,包括自己的家乡在内。

  但我还是想写写,想写写,那一趟云南之行。

  初入昆明

  当列车抵达昆明,我的体力已经透支的几乎无法举步。

  长长的旅程,近50多个小时的车程,中间周转的数次驿站,因没能买上卧铺票都是在拥挤的车厢里度过的。除了幼时那次举家回迁已不是很深刻的记忆外,已有二十多年没体验过这种‘车厢里的人生’了。虽说一路上的新奇与欢欣数不胜数,但终是岁月不饶人,再也没有十八二十几时的那份洒脱和精神。

  说起来表面上的独立只是欲盖弥彰。这一路上只管吃喝拉撒的要人呵护照顾,体力却还是感到难以支撑的吃紧。一直怕被看出来,可那份憔悴还是让领队内疚的不停的自责着,此次行程安排计划的上的失策。

  其实,吃紧的只是这份肉身——难道深深深深蛰伏在心底里的,不正是把自己放任在这样一趟长长长长的列车上,抛却沧桑与无奈,任由着它把漫无目的的自己,带向一个未知的远方……途中经过了无数的穿山隧道,另人恍若隔世。如果可以,多希望它是一种时间隧道,穿过它便是重生——那曾经遗落掉的憾缺,只为今日如梦……

  “天气长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这是古人对昆明的赞誉。

  的确,昆明的天气是暖的,虽已是秋末,这里仍是百花盛开。

  打听着直奔会务安排的酒店,到了才发现,其实仅十几分钟的路,却让司机拉着转了个大圈。尘埃落定已是午后,匆匆用电话向会务处报了到,我们便马不停蹄的奔向‘世博园’。

  旅程时间安排紧促,世博园是此行必去的景点之一。

  世博园给人最深刻的印象便是它的繁华似锦。

  这里的确是一个汇集了全世界园艺风景的超大型博览场所。

  置身在世博园里那块‘世纪花坛’前放眼远望,四周皆是花的海洋。

  而那些独具匠心的园林建筑和数不清的珍稀植物,更让人错觉中常常不知安身何处。

  每一处景观都是通过山、水、林巧妙地组合,不仅有着精湛的园艺技术而且还有着传统的文化内涵。那座塑有“鹿回首间相依着一对情深男女,名为‘鹿回头’的纯白色雕塑”讲诉的便是一位年轻猎手在追逐那只鹿时,经过重重曲折鹿却在回首间神奇的化做了美丽的女子,后两人结为连理的动人爱情故事。

  ‘鹿回头’可成就一段爱情。那么人呢?

  如果人生可以回头,世间是否就不会再有憾缺?

  着意在那块篆刻着“天涯”二字的断壁巨石前留了影。只为曾经的梦想是为爱走天涯……

  '99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共有90多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参展。

  观其今日博园之园艺精华,无不展示当日世博展览之盛况。

  只是在世博中心那空旷的大会场上,让人感觉有种繁华落后的寥落与凄清。

  而且因为建造上的时近加上有些是纯人为的景物,便在情调上缺少了种只有时间和自然,才可刻划出的古意盎然。

  昨晚睡时还是星光灿烂,但清晨醒来窗外已飘起了雨。

  雨中的昆明有了种丝丝凉意。好在从北边而来衣服带的足够。

  一天的会程结束后,我们便买了晚上8点开往大理的长途大巴。

  日程安排的紧锣密鼓。游程从这里算是拉开帷幕。

  大理——东方的日内瓦,金庸笔下——段氏的故乡。

  明日零晨我便会踏上那片土地。

  风花雪月之大理

  从昆明踏上开往大理的大巴士时,雨仍在稀稀沥沥的散落着。

  以前在本土的公路上曾无数次看到过这种带着上下吊铺的长途大巴,却并不知道乘大巴其实也是如此的惬意,虽比不上火车上的卧铺宽畅明亮,但至少可以极舒适的足睡。

  只要车子开动,人便不由的随着摇篮般晃动的车行安稳的进入睡眠。

  在这里,人人似乎都安份守已。

  结果,真的是从开车睡到车停后才被司机喊醒的。

  走出也是一路泥泞的大理下关车站,天还是朦胧着。

  不知是因为没醒全还是天气的原因,大理下关——除了‘风花雪月’中‘风’的狂卷外,目光所及中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繁华或者古老。

  风——成就了大理‘风花雪月’之——风。

  只是不知道这虽有着美丽传说却散落四季的狂风,对大理是幸之不幸?

  在车站旁边吃早点时问过才知道,这里离大理古城还有13公里。

  因为不喜欢导游的那种不给人时间看,只强迫人快速走的游程,我们决定自己去看想看的一切,虽然可能会耽搁些时间,但至少看过一处是一处。

  对大理最初的神密向往是缘于幼时看过的电影《五朵金花》。

  ‘五朵金花’冰肌玉骨——美丽的象征。

  但在大理古城转了几圈,也没有遇到位想象中这样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女子。

  这让同行的男同胞不停的抱怨着不走运……不仅是他们,连我这位心底里,实则怕遇到那样让自己自惭形秽的玉人也不免有些失望。倒是她们的服饰足足让我们大饱了眼福,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风格,穿上去,美的就如同世上最初的女人……可转了一下午却没有为自己买下什么,那份兴致,在于好奇与喜爱,即使再喜爱拿回去却是穿不出的。

  逛完‘洋人街’我们在一家由百年老屋改装成的茶室落座。

  室内桌椅竟一色是由古树的根身组成,处处泛着古朴与沉旧。

  店里的老板在我们谈话间竟听出我们稍带的乡音,原来她竟是我们的同乡。

  在这远离故土的它乡异地遇到同乡,我们皆有种‘它乡遇故知的’亲切。

  店里的客人人种参差,他们大都或围坐在桌前轻声交谈,或独自蜷缩在角落,不同的脸上一样的安详。一壶香茗便打发掉一个下午。那位老乡说:在这里,享受的就是这份宁静与懒散。她说,这里有许多我们的老乡,他们大都是抛开都市的繁华而来这里寻找一份宁静。不由的发出感慨:等有一天定要来这里,也营造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宁静……

  只是,只是知道这个梦兑现的系数是小之又小……

  大理的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四景唱绝天下。

  看过之后觉得,它虽然的确有着独到的美丽与传奇色彩,却不如这‘风花雪月’四个字美的曼妙。

  风*花*雪*月——总是无端的喜欢这些字。

  更喜欢‘乔叶’曾对它的诠释,它该是人生的四个境界:狂风,残花,大雪,新月……

  ‘洱海’中的汽艇上留下了如‘泰旦尼克号’般美丽的一幅画面……

  ‘天镜阁’的观音佛前,任心语随着那一缕香烟升入了无垠的苍穹……

  最难忘要数在‘金梭岛’喝的那‘三道茶’:第一道,‘苦茶’,又称‘百斗茶’止渴生津,消除疲劳。第二道,‘甜茶’,提神补气,神清气爽。第三道,‘回味茶’,满口清香,回味无穷。

  先苦,后甜三回味——就如同人生。

  只是人生常常是苦过之后,回味中却没有几丝甜……

  原定于最后游的‘蝴蝶泉’因旅程太过疲惫,加之已定了赶往丽江的车票而放弃。

  挥别间微觉遗憾,白族人民心目中爱情的泉眼,‘五朵金花’对泉梳妆演译幸福爱情的地方,就在,就在我擦肩而过的这一池泉中……

  可无论如何,所见的已受益匪浅。

  下一站丽江,不知又会是何种纪行在等待着我们……

  丽江,梦的天堂

  云南之行最喜欢的城市是丽江,最想写的也是丽江。

  但沉淀良久却总感觉无从下笔——或者美都是寂寞和难以描速的吧,就如同爱,愈是极至愈难以捕捉和言传。

  本来这次出游一心奔往的是世博园,大理……却没想到从大理到了丽江,旅程就被截断——在那停留的最终几乎花掉了所有的银子仍是不想离去……

  大概正是因为丽江与其它景点比起来的名不经传,才让这份迷恋水到渠成为极至。

  ——初入古城丽江                 

  从大理乘车抵达丽江时已是黄昏,疲惫也加深到极至。

  一直马不停蹄,旅程似乎变成了走马观花,只想快些先找家酒店大睡一场。

  一路打听的来到古城的入口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架古朴斑驳木色的巨大水车——夕阳西下的黄昏里,它正以缓慢的转动散发出一种古老的沉旧,似一下子就将远道而来的我们整个的拥抱起来。我的疲倦因此一扫而空。

  被誉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丽江大研古城,是座风景秀丽,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少数民族古城。它史建于750年前宋元时候。

  本来在来之前只听说它是一个纳西族的部落。以为会是一个青石彻墙有着高高城门的古老围城。

  但当我们顺着小桥流水,踏进‘五花石’铺就的小巷才发现,它分明是世外的世外——一个梦的天堂。

  这里的一切完全是土木结构,手工建造,没有玻璃幕墙,没有钢筋水泥,没有汽车的尖叫和恼人的尾气。古城依山顺水,街巷密布,目光所及的,不是小桥流水就是古树银花。

  错落有致的房屋大都是不拘一格的随着地势建立在溪水环绕之中,层层叠叠而水声潺潺。

  街上的店铺纵横林立,具有纳西族特色的手工艺品更是琳琅满目。还有那些古香古色的酒楼,依溪伴水的露天茶座,迎风摇曳的三角幡旗,高高悬挂的红色灯笼……使人行在其中,脑海里不由的就浮现出小学课本中那篇《天上的街市》。是的,幼时想象的‘天之街市’,该就是这幅画面了……

  ——古城客栈

  古城的‘客栈’该是世上仅存的几个惊喜。

  在那些繁华的闹市区,隔不多远就会横穿出一条斜插着各色三角旌旗的客栈小巷。

  那些客栈大都是白墙瓦黛古风十足。一间客房仅二三十元钱。

  室内大都是青一色木工雕花。极似古龙笔下的“龙门客栈”。

  忍不住挨家挨户的穿行。

  在一家有着小小梯口,雕花的旧式门窗虽明显漆过。偏生难掩一目可见的斑驳和陈旧的客栈里,我的心不由又激动起来,我要找的,该就是这个地方了。

  安心的在这里筑营扎寨,行程无论去哪都不再重要。

  ——古城之夜

  丽江的夜,是浓的化不开的梦境。

  一串串高高悬挂的红色灯笼都亮了起来,临水而设的露天茶座酒楼也都燃起了烛台。

  西餐厅,咖啡馆,门前的招牌也都各有特色灯红酒绿。

  在这里各色的人种举步可见。

  人们大都随便找家店铺,围在矮矮的方桌前,坐在门口的古树下,一边喝着小酒,吃着可口的小菜,一边用手撩拨着身旁的溪水让清澈的河水洗去旅途的疲乏……

  我们在一家有着身穿纳西族服饰女子的小店坐了下来。

  小店的姑娘立刻便送上了自家人酿制的小菜和美酒。

  悄悄的细听那些纳西姑娘的当地方言。

  ‘盼吉妹,再来杯美酒!’我们学着她们的音节喊。

  那些‘盼吉妹’大乐。因着我们肯学她们的话,她们便一边照应着生意,一边反复的教着我们,很和善兴奋的样子。

  ‘酒不醉人心自醉’。

  饭后,我们在微醺中又来到了古城中央的广场,加入了纳西人土生土长的篝火舞蹈。

  牵着纳西女子的手,一步步顺着她们的舞步,载歌载舞中我恍若是那离散多年的游子。

  那么,几世的轮回才有着今日的回归?

  意犹未尽回归的深夜,古城里的许多巷里子都已是人去街空。

  但在一处小桥旁,却仍有着许多人在放逐着祈愿的荷花灯盏。

  看着那些放逐的,承载着美好愿望悠悠漂向远方的灯盏,我想。

  在如此曼妙的良宵美景下,有什么梦想不会成真?

  而尘俗与心思已简化到零。

  真想永远停留在这个梦里。

  岁月可以这样单纯的流逝,日月可以这样单纯的升落……

  ——木王府

  堪称丽江古城之“大观园”的木府,是纳西族首领土木司办公起居的地方。

  木府曾是壮丽的宫室,但在清末毁于兵荒马乱。96年大地震后,经世界银行相助历三年艰辛努力重建木府于世。

  自资料上介绍,土木司自元代世袭丽江土知府以来,历经元、明、清三代22世470年,在西南诸土司中以“知诗书好礼义”而著称于世。

  因了这个原因,便于到丽江的第二天一早便奔了去。

  丽江的清晨有些微凉的寒意,但我还是脱下牛仔裤换上了在丽江买的那条有着民族韵味的裙装。对于古城的迷恋已是痴狂,一切亦是如梦如幻。

  一进木府的大门,便看到了那辆蓬式的木轮挂帘黄包车,忙让同伴对好焦距我钻进去——掀帘缓缓而下的举步间,我宛如那远古丽人般裙裾翻飞,袅袅娜娜……

  木府的确是纳西人,广采博纳多元集文化及建筑于一体的艺术之苑。

  木牌坊上大书的“天雨流芳”(纳西语‘读书去’的谐音)便体现了纳西人推崇知识的灵心惠性。“万卷楼”集两千年文化遗产名书诗画之精萃。

  而后花园狮子山汇集的古柏名木,奇花异草更是将天地山川的清雅之气与王宫的典雅富丽融为一体难怪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徐霞客感叹日“宫室之丽,拟于王者”。

  的确,所谓天高皇帝远,木府的辉煌与气势谁能说不可与宫庭赛美?

  ——玉龙雪山

  登玉龙雪山是丽江的最后一站。

  早上出发时天是阴着的,本来以为是丽江清晨时常见的那种云雾天气,大多来的快去的也快。可到了玉龙山下,天竟真的飘起雪来。

  玉龙山是世界上离赤道最近的一座山峰,海拔近4680多米,终年积雪闻名天下。

  但顶风迎雪一登神山,却是事先没有料到的。

  在山下我们都全付武装,每人都租了羽绒绵衣和氧气瓶。先是乘索道从海拔3356米处上升至玉龙雪山的主峰扇子陡。然后再陡登雪巅。

  索道在不断的上升中,原始森林及草甸奇观的美便呈现在眼前,动中有静,心旷神怡。

  到了扇子陡,玉龙峰巅,便在雪花漫天的飘舞中神奇般朴面而来。

  我突然有些晕眩与呼吸急促。

  那白雪皑皑缈缈苍茫的雪峰啊,真的走近怎么我却举步艰难。

  初上高原,不过4506米,寒冷与不适就便加剧的逼来。

  以为是爬不上去的,但最终在逐渐适应后我竟沿着木梯很轻松的攀到了峰巅,那份兴奋甚为感慨。

  许多事都是这样,以为远为天涯,实则近在咫尺。

  在丽江的一外景点留言本上曾看到这样一句话:来丽江让人最痛苦的莫过于要回家。

  是的!我此刻想说的也是这句话。如果可以,我愿意永远留在这!

  丽江的游记至此打住,旅程的高潮也接近尾声。

  走过的地方,错过的遗憾都如飞而逝。

  人生本就是,一有迟疑便是缺憾。

  况且没有一样东西是永远能撑握在自己手中的,那么就让它顺其自然随风而去了……

(墨叶轻舞)
 
  2002-11-19 16:54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