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巴黎的森林

  巴黎是我们欧洲十国游的第六站,我们的大巴在告别了奥地利后,穿过列支敦士登和瑞士,就进入了法国。刚刚走出苏黎士的潋滟湖光,情绪还滞留在湿漉漉的润泽之中,蓦然,远远地就眺望到巨人般气势雄伟的埃菲尔铁塔,一座巨大古老富豪华丽高雅的城市迎面而来。

  有些城市,即使你没有去过,你也会感觉对它很熟悉,因为它的张扬和出众,因为它的个性和内涵,没有人能够忽略它的存在,你会不由自主地关注它、向往它,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亲近它,对我来说,巴黎就是这样一座城市。

  可是我对巴黎的自信,从我踏入这座城市的第一步就开始土崩瓦解了,这就是我了解的那个巴黎吗?这就是我梦中的那个巴黎吗?真实的巴黎与意念中的巴黎是这样的不同,已往的印象原来只是一种雾里看花,而身临其境的全部感觉竟然是目瞪口呆般的惊喜。

  (一)

  我们的大巴是在傍晚时分进入巴黎市区的,在迷蒙的街灯下,凯旋门、协和广场、巴黎歌剧院这些我们好象早已熟悉的建筑物一座座擦身而过,它们一个个古色古香、富丽端庄,静静地伫立在夜色中,好象在沉思,好象在回忆,好象一直安然在岁月的长梦里,游客们不时地发出一阵阵惊叹,而我只是小心地秉住呼吸,贪婪而静默地看着,生怕惊扰了它们甜美的梦。

  从协和广场至凱旋门,是著名的香谢里舍大街,我们的大巴沿着街道缓缓行驶。宽阔的大街两旁,植满浓密的栗树和梧桐树,沿街是一片片的露天咖啡馆、酒吧、展示场和电影院,霓虹灯五光十色,靡丽之音时隐时现,导游告诉我们说,在这里喝咖啡是非常贵的,是别处的好几倍,可是那些毗邻相接的咖啡馆的临街座位,却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大部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看他们一个个神情平实,气度闲雅,惬意地在这条花都最炫目的大道上,感受巴黎之夜的特殊风情,令人很有些羡慕。“香谢里舍”是希腊神话中的乐园,想来,香谢里舍田园大街也是巴黎人夜幕下的乐园吧。我们没有驻留,我们匆匆而过,可是我却分明感觉到了人们对夜巴黎的那个形容,夜巴黎象一个喝醉了酒的女人,一个在灯红酒绿中蹒跚的雍容华贵、风情绰约的女人,没有人知道她要往哪里去,可是人们不可自拔地沦陷于她纸醉金迷的神色中。

  哦!巴黎之夜!夜的巴黎!

  (二)

  第二天早上,我们开始游览巴黎的名胜,阳光下的巴黎,一片清朗,依旧高贵而奢华,依旧斑驳的古迹,却发现,此时的巴黎竟变成了一个睿智渊博的老者,慈祥地向我们展示它的岁月、它的沧桑、它的财富和它的才华,娓娓地讲述着那些久远的故事。

  小时候,心里就有个巴黎圣母院,那是大作家维克多。雨果构建的,而今天当我真实地面对这座恢弘的建筑时,才真正了解了雨果的灵感,了解了一个敏感的灵魂面对如此伟大的建筑,那种必然的碰撞和震撼。

  巴黎圣母院是一座著名的天主教教堂,坐落在巴黎市中心塞纳河的斯德岛上,具有800年的历史,它是巴黎第一座哥特式建筑,以其庄严和谐的建筑风格著称于世,拿破仑曾在这里加冕,法国的历届总统都是在这里加冕的。

  真实的圣母院比图画中的更雄伟,仰望着那高耸入云的钟楼,心里凝聚着一种很圣洁的感觉。感于西方古教堂的高大和巍峨、巨石的材质,较之东方的木质古庙来得更显赫、更稳实。圣母院正面的三座门楼上,精细地雕刻满圣经故事,细细看去,《最后的审判》、《耶稣复活》,这些都是西方教堂哥特式艺术家最钟爱的题材。走进教堂,别有一番天地,宏大的空间,数不清的雕塑,令人庄严肃穆,被一种史诗般的气氛笼罩着。花饰窗上的彩绘玻璃,流光溢彩,讲述的是在一次祝福活动中,耶稣被一群聪明女子和愚蠢女子围住的故事,我没有读懂那故事,只觉得那四壁上闪动着的丰富亮丽的彩色玻璃,像一颗无比明亮的星星爆炸了,将它的碎片抛向四面八方。

  轻轻漫步在圣母院前的广场上,这里已经植满灌木丛,翠绿丛中的座椅上有三三两两休恬的人们,我的思绪却跳跃着,想着这里曾经有过的艾斯美拉达窈窕的舞姿,和那些动乱年代里向圣母院冲击着的愤怒的人群,经受了那么多打击,圣母院依旧这样平静,有着不露声色的从容。这样走着遐想着,依稀听见悠扬的钟声,不自禁抬头看向钟楼,寻找那个善良的敲钟人美丽的灵魂。

  (三)

  沿着香舍丽榭大街,我们来到位于“夏尔·戴高乐广场”中央的凯旋门。这座近五十米高的凯旋门,是拿破仑为炫耀自己的军功而建的。门上刻有1792年至1815年间的法国战事史,和跟随拿破仑远征的286名将军的名字。据说这座凯旋门有一个奇特的地方,就是每当拿破仑周忌日的黄昏,从香舍丽榭田园大街向西望去,一团落日恰好映在凯旋门的拱形门圈里,可惜我们去的那天不是忌日,没有看到这种奇观。

  如此巨大的门楼总是令人怀想的,日升终会落,想那英雄一世的拿破仑,尽管为自己树立了如此浩大的丰碑,最终也不过以滑铁卢的折戟沉砂而告终。可是依旧有如此多的后人在这里瞻仰,在这里缅怀,在这里膜拜他往日的辉煌。我是崇拜拿破仑的,我崇拜那些为了目的一往无前的男人,不管他们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可以骄傲地对生命说:我做了!就像此时我站在凯旋门上,俯视巴黎的浩瀚,对自己说:巴黎,我来过!

  (四)

  到巴黎是一定要去卢俘宫的。卢俘宫是一座巨大的艺术博物馆,这里收藏的艺术品浩如烟海,几乎每一幅画都是价值连城的。

  从华裔建筑设计师贝聿铭设计的金字塔形大门进入大厅,我有一种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偌大的艺术宝库,从哪一件珍品看起呢?地导是一个香港籍的广东人,在巴黎学过绘画,他说像我们这种掠影式的旅游者,只能以卢俘宫的三件珍宝《自由女神》、《断臂维纳斯》和《蒙娜丽莎》为线索,主要参观卢俘宫七个展区中的绘画艺术展区和古希腊艺术展区,于是我们紧紧地跟着地导在这座巨大的艺术海洋中浮动。

  地导很有些专业素质,他从构图、神态、色彩、意境等方面给我们诠释一件件珍品,并不时配以生动的肢体语言,常常引起一阵阵心照不宣的笑声。

  看古代西方的绘画艺术,感觉和东方有太大的不同,主题上热衷于对人和神裸体的赞美,表现形式上则是丰富浓重的色彩,较之中国古代含蓄淡雅的绘画特点,西方艺术家是以直白和热烈打动人的。

  终于来到那幅被誉为永恒的微笑的《蒙娜丽莎》面前,没想到这幅作品实际上非常小,使整面墙显得空荡荡的,不过这并不影响游客们的对它的热情。临来前,一位曾经到过巴黎的朋友特意给我讲过这幅画,他说在这幅画前,如果仔细体会,你会感觉到蒙娜丽莎胸部细微的呼吸颤动。我知道这是对达芬奇这幅画栩栩如生的一种夸张,可是在这幅画面前我确实感觉到一种震撼,一种淡淡的微笑透露出的优雅和斯文放射出的震撼,体会到绘画大师使用的那种逐渐消融形体、对时间感不确定、对光和影持续交融的艺术手段的无穷魅力。

  我久久凝望着蒙娜丽莎的微笑,其实那是一种似笑非笑,那只是一种无比宁静的表情,原来宁静也会如此打动人,而且这种感染力能够穿越时空,能够如此的旷日持久,于是更加感叹那卓越的画家,百思不解他如何能捕捉到这样奇妙的神韵,也许这就是他无与伦比的伟大之处吧。

  (五)

  在巴黎逛街,应该是所有女人向往的一种享受,特别是像我这种物欲很强的女人。导游领着我们去Galeries Lafayette(老佛爷),那是一家有华人接待处的大商场,铺天盖地的巴黎时装令人眼花缭乱,可是一件件地试上去,都是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相比之下还是钟情自己的中式服装,可是香水是一定要买的,还有手表、化妆品、洋酒、巧克力、瑞士军刀,虽然不会说法语,还是凭着蹩脚的英语在街上乱串,在疯狂购物中,终于忘记了人民币与欧元近1:8的汇率,直接把欧元当人民币用了,花钱的感觉真爽,此时已经没有人去想算帐时的感觉了。

  晚上在巴黎的红磨房看艳舞表演,由于在澳门看过所谓的巴黎艳舞,这一次并没有感到多么惊奇,不过是观众们像在酒吧里一样围着桌子坐,喝着香滨,看台上美女如云,坦胸露背飞着漂亮的长腿而已。同样是西方的艺术,觉得还是像《天鹅湖》那样的东西更有韵味,也许美的人体,一定要有美好的灵魂依附,才有更长久动人的魅力。

  巴黎,有着太多的传奇和故事,很随意地走过那个普通的隧道,竟然是戴安娜香魂一缕仙逝的地方,其实我从来没有对这个上嫁皇室的平民女子有过什么兴趣,倒是查尔斯王子在以往的岁月中曾经让我神情恍惚过,记得那一年看电视转播香港回归,看查尔斯优雅而伤感的讲话,于是记忆中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修长而落寞的身影,带着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登上伊丽莎白号皇家舰艇,永远离开了香港岛。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查尔斯和塔米拉有望结婚,心里终于释然了,王子终于完成了一场历经数十年的寻找。可惜我们的旅程中没有白金汉宫,其实距离的远近只是心的感觉,如果你理解和欣赏一个人,你们之间也就没有距离了。

  (六)

  我一直钟情那些有河流经过的城市,河水可以给城市带来灵气。如果说夜巴黎像一个女人,那蜿蜒而过的塞纳河,就是女人被风吹乱的发丝,飘拂着柔情、撩拨人的心绪。

  披着淡淡的夜幕,我们登上塞纳河游艇,去感受巴黎的夜色。游艇沿着河岸荡漾,那些白日里辉煌一时的古老建筑,此时已被朦胧的月光镀上了一层银色。古堡康席居瑞在夜色中幽幽矗立,那是阴谋与革命时代的“门房”,我仿佛听到被判死刑的囚徒们最后的叹息声;圣夏佩勒教堂纤细的尖顶直插云霄,似乎是一把攀天的云梯,不知多少人曾经梦幻过,从这里进入天国;新桥沉默着,好象在回忆,我们静静地在桥下划过,没有打断它的思绪;黑影掠来,一个骑马的武士,原来是亨利四世的青铜雕像,几百年过去了,他的战马依旧这样高昂着,在塞纳河边,在他生存过的土地上;回眸眺望埃菲尔铁塔,像一柄巨大的火炬,燃烧在巴黎城的上空,想当初,这个高大的铁家伙受到很多巴黎人的排斥,现在却成了巴黎的标志,不由得相信,原来岁月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塞那河堤是情侣们散步的地方,夜很静,静得仿佛能听见情人们的窃窃私语。塞纳河水像睡熟了一样,悄然无声,只有水面上点点星光在摇曳,白日的一切喧嚣无影无踪,一切都变得这样神秘,此时的巴黎宛如戴着面纱的少女,踩着轻盈的脚步,从梦中走来。

  不由得怀疑自己,真的是在塞纳河里吗?还是在梦中?夜风起了,凉丝丝浸着肌肤,静谧中传来教堂的钟声,这般神秘和缠绵,像恋爱中少女的歌声,巴黎啊,其实你还这般年轻!

  旅欧归来,最想写的是巴黎,可是最难下笔的也是巴黎,那万千意象让我缕不出头绪,只感觉走进巴黎如同走入一座巨大的原始森林,那样一座文化艺术的森林,那样一座古典浪漫的森林,千姿百态的林木使人目不暇接、扑朔迷离,那是一座让人迷路的森林,进得去出不来的森林,可是我进去了,情不自禁地被它吸引,无法抗拒它的魅力,一往情深心甘情愿地迷上了它。

  可是两日时光实在太短,我们只能是走马观花,还没有到达森林的腹地,我们就不得不离去,可是我知道,从这一天起,我就成了一个猎人,我心中有了一座森林,猎人会永远守着森林的,用自己的全部回忆和思念。

(慕容诗茵)
 
  2002-11-21 17:36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