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再见,天山

  列车即将进入天山的时候,是在岑寂的午后。

  是午休的时间,车厢里很安静。

  我没有睡。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内陆干旱性气候里剧烈的阳光无声的弥漫。眼中的一切好象都是不真实的,昏濛的梦的底子,被阳光洗过,微微的发白。耳边有呼啸的风,伴随着列车尖利的嚣叫声。

  窗外是如此苍凉的西部风光,茫茫戈壁象是被时间搁浅在梦的滩涂,亘古如斯。风旋起细细的尘烟,直入云天。明白了大漠孤烟直的含义,因为它就在眼中。

  打开播音机,放一些细细的如水的音乐。

  面对这一切,我不能言语。

  这是我执乘的最后一趟车次。

  八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是一个不怎么快乐的列车播音员。半军事化的企业,工作刻板而单调。常年的奔波在外,乘务员之间的关系很怪诞,常常互相倾轧。我是一只弱小的兽,但却有着自由烂漫的天性。忍耐了很久,最终还是离开。

  临行前,我递交了辞职报告。很平静。

  但这一次是我单调的乘务生涯中的意外之喜。

  这是一趟临客。从东海连云港至新彊尔勒。单程3965公里,往返8天8夜,横跨大半个中国。我被临时抽调来执乘。

  一路饱览西部壮丽的风光。

  在我即将告别的时候,好象是临别的礼物。我的心里是感激的。

  列车一路前行。在远方地平线虚浮的日光下,天山嶙峋的轮廓逐渐清晰,可以看到山尖终年的积雪散射出的刺目白光。

  总感觉是不真实的。象是另外的星球另外的时间,陌生荒芜的感觉。我是一个在苬苬平原里长大的女子,从未见过如此突兀而又苍茫的群山。

  阳光很眩目,我的眼中被刺出了一些浮动的泪水。

  眼前开始有了柔缓的坡度。终于,天山不再是远方的风景,真实的扑入了眼帘。

  山脚下碧草如织,羊儿埋头吃草。洁白的羊群中有几只羊竟然是深咖色的,呆头笨脑,丑丑的样子让人看了想笑。维族青年头顶花帽,骑着高大的骏马,威风凛凛的甩动手中的鞭子,放开嘹亮的歌喉,歌声随风而逝,飘出很远。草地上有几个错落的毡包,肮脏的维族孩子嘻笑着出出进进。门口拴着懒洋洋的骆驼。从雪线上溶化下来的雪水汇成清冽的小溪,欢快的漫过草坡,岸边开满星星点点的迷人花朵。

  这是天山极为恬柔的一面。

  列车继续攀爬上升。因为海拔高的缘故,气温越来越低。当地有歌谣说,一山有四季,百里不同天。说得就是天山的无常气候。九月的天气,在山脚下还有涔涔的汗意,而在天山的中部竟恍似深秋。清凉的风猛烈地灌进车厢,身上仍是夏天的单薄衣衫,忍不住就缩紧了肩膀。

  山势渐渐变得陡峭,清冽的溪涧奔腾着扑向山下,不时激起大朵细碎的浪花。草地疏淡,只是透出隐隐的绿意。红柳丛脱尽了叶子,寂静地伫立在山阴里。枝干是朦胧的银灰,周边透出隐约的胭红,象是笼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只是这样的颜色神奇而美妙,好象只在梦中或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细小的花朵依旧星星点点的绽放,在疾速的风中幽幽细细的呜咽。紫色的,黄色的草本小花,纤弱而迷离。感觉这样柔软的花朵,应当开放在江南。但它们埋没在了天山深处,寂寞的,象是纯洁的山之精灵。

  天是如此蓝,我想这是我生命中最深邃动人的蓝天。低低的压迫着视野,伸手可及。云朵洁白的,大朵大朵在风中寂静的飘浮。有时荫蔽了阳光,就会在山间浅浅的绿地上投下大片游移的阴影,象是淡淡的梦魇。

  一些疾速的血液弥漫过心田,看着这一切,心里竟然是有些疼痛的。如此的美,感觉心碎,让人无能为力。

  那一刻,仰望蓝天,我是相信上帝的存在的。他就存在于内心深处的感动之中,我想。

  经过深山里两个铁路小站。凋敝而荒凉。有时能看到职工寂寞的身影,在烈风中弯了身子走路。

  铁路两侧有他们用碎石子拼出的字。

  我爱你,等我回去,兰!

  命运,忍!

  句子的末尾竖着大大的惊叹号,可以感受到他们内心深处疯狂的孤独。

  然而他们埋没在天山的寂然山影里,日复一日的与天山的寂寞同在,宛如宿命。

  想起一方土地就是一个人的命运这句话,但只在此刻才对它有了深刻的理解。宿命其实是无处不在的。

  而我只是天山的匆匆过客。我的寂寞在别处,并不属于这片奇幻的土地。

  更冷了。山势柔缓的曲线消失不见,生机从视野中退去。天山开始显露它刚硬雄浑的一面。

  错落有致的山头象是在奔跑着的,充满动感。嶙峋突兀,野性不驯。带着兽的狂野。

  这边踞着一只锈红的金钱豹,那边又奔来一只花纹华丽的黑虎。气势逼人,刚健雄壮,俯仰苍天。

  列车穿行在幽深的邃道中的时候,黑暗中山头逼仄的影子在眼前浮动,列车的鸣声尖利而空洞。心里竟然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仿佛杀机隐现。

  那些山头荒芜苍茫,但却裸露着不覊,隐含着微微的暴力。能勾动人内心深处的狂放与纵情。

  列车吃力的顶着越来越狂烈的风前行,终于攀爬到雪线之上。

  天色阴沉下来,云海苍茫。太阳躲进了虚浮的云层后面,苍白的,光芒微弱,象月亮。终年的积雪亘古不灭,覆盖着岑寂的山尖,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恍惚的,心里浮现出李白的诗句,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如果真的是月亮,倒是对景。

  下雪了,九月的飞雪在疾速的风中飘舞,涌动在梦幻中,飘落人间。大朵大朵的,洁白柔软,闭上眼睛嗅闻雪的芬芳气息,感觉心里象天山雪般绚烂甘甜。

  透过迷茫的纷雪,群山寂静,只有荒芜的风挟裹着飞雪在山间旋舞,仿佛千古不醒的睡梦,被遗忘在时光之外。天地无言,默默的将这梦拥入怀中。

  想起来天山是出产雪莲的。冰清玉洁的花朵也许就绽放在雪线的峭壁之上吧。睁大了眼睛四处搜寻,但只看到一些颓败的枯草倒伏在风中,并没有雪莲的影子,心中有些遗憾。

  海拔很高,有轻微的高原反应,耳中有细细的鸣声,头脑昏眩。披了毯子安静地坐着,不想说一句话,恍然中不知身在何处,也忘了自己是谁。只觉得心里有梦着的痕迹。我想我已经被天山催眠。

  回首来时路,不相信竟已走了那么高那么远。嶙峋的山头尽收眼底,渺远的,在苍茫中浮动。

  心里轻轻地叹息,多想让时光停住脚步,永远的留在这一刻,不要离开。但列车下行,已经行进在告别的路上。回来时列车改行别的路线,不会再经过天山。

  心里有淡淡的怅惘。

  天山已在身后,频频回顾它越来越远的淡然山影,我想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这次梦境般的旅程。

  洁白的羊群,如苬的碧草,花朵,红柳,清冽的溪涧,野性的山头,苍茫的飞雪,云烟般掠过恍然梦中的心田。

  终于,我在心里轻轻说,再见,天山,再见。

  我将去向远方,走在告别的路上。

  再见,天山。

(xyh3170)
 
  2002-12-02 17:35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