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那时花开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蓝色爱情

  (—)

  午后的时光百无聊赖,于是上线找一个同样无聊的人排解空虚和寂寞,好友列表中大家也都在午睡,只好随意溜达一下,看看网页。这时QQ的小喇叭闪了起来,哦?有人上钩了?

  “今日烈日炎炎,看你花儿独赏,愿与你共谈人生,可否可否?”似乎是个不错的家伙,察看了一下资料“大枕头”?好俗气的名字,不过是六位号的,看来上线比我早,好吧,通过验证,加为好友。例行的问候完毕我们开聊:“花开的声音?花开花落,落花成冢。究竟谁解花开声音?很有诗意得名字,看来是位浪漫儒雅之人,不知是清丽女士?还是谦谦君子?"套我性别?好吧,告诉你。

  “小女子只能算是一小家碧玉,兄台缪赞,甚谢,甚谢。说句不中听的话,‘大枕头’实在与仁兄语风不符,难不成兄台乃嗜睡之人?时时不忘枕头相伴?”

  “小姐所言不错,本人很爱睡,但工作累人呀!本人平时酷爱健身,不知女士您的爱好?”“看来是一位胖人士,小女子还算匀称不爱健身但爱上网与旅游。”

  “即便那是事实,但你也不应如此之坦白,我正努力使肥肉飞离我身,可以想见在不久之日,我可与你一样匀称。”

  “希望有兴见您的风姿,想必一定是玉树临风,卓而不凡。”

  “既然小姐如此抬爱,请观赏本人玉照一张”,不一会我接到收到了一张照片,一个男人立于瀑布之前,乍一看颇像歌坛老将周华健,但不太清楚。

  “兄台尊容已见。可是不太清楚,但可以看出不足以祸害众家女子。”

  “呵呵,我以为你看我不帅会不理我呢?”

  “怎麽会?我只会见色起异,不会见色忘友的。”

  “看来你对我这个级别的帅哥不会动心,唉!为什麽女人也会如此之好色?”

  “世风日下,不过男女总算平等了”。……

  于是东扯西拉的居然聊了两个多小时,他要上班去了,而我也要去上课了,“哦~~原来还是学生呢!”

  “怎么啦?看不起我们穷学生吗?”

  “不是的,你也太敏感了,我是**大学96级的,毕业两年了,不知小姐高就?"哇靠!比我才大两届?”师兄好,我是你的小学妹,98级的。“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千里有缘一线牵阿,小师妹,为兄上班去也,明日此时我们网上再续?”

  “OK,各自努力!8”

  网络上每天都充满玄妙的东西,每一刻都可能色彩纷呈,在任何时候你都会遇到有趣或无趣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或妙语如珠,或细腻温情,谁会在乎另一端是怎样的一个人,只要有人诉说就会有人倾听。数字化的生活带来了新的交流方式,而且这种方式的提升总是使人们变得漫不经心,变得小心翼翼,而我也不会去记得那个明日之约,对我来说他只是我QQ中的一个符号,我网络生活中的一个过客,仅此而已。

  偶有一天,修改了个人资料,莫名留下了一段心情:喜欢蓝色,因为它是大海,是天空的颜色;因为它看起来沉静,忧郁而又美好。渴望蓝色,因为它是海,是天空,是无拘束的海洋,是自由的天空,是让我看上去恬静而又美丽的色彩。矛盾如我不甘心只是沉静,不甘于只是孤独忧郁的美丽,于是想要燃烧,成为耀眼而又灿烂的火焰,于是花开的声音摇身一变,成了蓝色火焰。

  大枕头就象我众多网络朋友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陌生,因为我有时会很长时间不上网,即便上线,我也会自动隐身不与人聊天,只因没有聊天的心情,看着好友栏中亮着的各种头像,幻想着他们每天进行的风花雪月。那一天打开邮箱发现了一封陌生的邮件,来自一个男人。“喜欢蓝色的天,更喜欢蓝色的海,可惜身在内陆的我去徜徉那份蓝色的机会太少了,但是心中的渴望让我不由自主的贴近蓝色,蓝色的你,蓝色的火焰。”一定是看到了我新写的帖子,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一种感觉在心里蔓延,那是一种遇到同类或者说是知音的一种感动吧,于是甚少回复信件的我回了信,别无其他只是告诉他,我将在暑假去海边实现我的蓝色梦想。于是整个暑假我的生活没有网络,我在网络中失踪了。

  (二)

  暑假归来我成了大四女生,即将毕业的我心事重重,家里已经为我规划好了未来。我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了,而我却不甘心我的生活就这样无波的走过。回来第一次上网又收到了那个男人的来信。“蓝色梦想不止你是否实现,海边一定给你留下了许多美好的怀念,而身为上班族的我只有看看《夏日么么茶》来欣赏一下美丽的海上风光了,幻想蓝色的你站在蓝色的海边像一团美丽的火焰。”于是我立即回信:“梦想终归是梦想,文明的人类社会已经渗透于这个世界的灵魂,美丽的蓝色已经变色,仅有文明社会的脚印留在了沙滩。《夏日么么茶》我已看了三遍,感觉甚好,如有机会愿与你共游美丽的马来西亚海滩。”信发出去没多久,一个没有名字的加菲猫头像咚咚的上线了,他热切的告诉我,他收到了我的信就上来了,他原来的名字叫“大枕头”。

  于是我们俩个人聊起了我的暑假之旅:刺激的滑沙,登山的喜悦,下山的狼狈。他也说起了他的生活,毕业后进了银行,不错的待遇,无波的生活。我还告诉他我准备考研,他积极的鼓励了我一番,说我上进有希望……我问他,你要不要也试试?毕竟我们都还年轻,朝九晚五的稳定太平和,也太消磨斗志了。他沉默一会说,我考虑看看。于是各自无言,说了再见后就下了线,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我的生活,从他的身上我嗅到了同样不甘寂寞的味道。

  再一次见到他只隔了一天,他说他决定考研究生即便那会使他也许失去现在的工作,但是他渴望飞翔,渴望收获成功的感觉。我于是鼓励了他几句,网络中没有眼神,没有言语,有的只是文字的敲击。

  “昨天我去相亲了,花了50元看了《珍珠港》。”

  “怎么样?我是说相亲的对象?”

  “女孩子是个护士,长得挺不错。《珍珠港》也很好看,只是那个爱情故事使我想起了我的初恋。”

  “如果你愿意诉说,我愿意倾听,相信我!我是个好听众。”

  “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与好朋友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其实在我现在看来很一般没什么很吸引他人的美丽,但是我却很喜欢他,也许是因为好朋友也喜欢她吧,有情敌的爱情似乎更有味道,也更值得去争取。于是我们都开始追求她。”

  “然后……?”

  “我输了,也许我不如他帅,不如他有钱,或者……有别的原因,总之在这场爱情的竞争中我输了。”

  “是那个女孩子没有眼光^o^”

  “我想没有了爱情,至少我保存了友情,可是……”

  “怎么了?”

  “好友得到了女孩的一切,真心和贞操并以此为傲,再后来他厌倦了,抛弃了那个女孩,也许他从来也没有真心的爱过女孩,只是他喜欢竞争,他只是借此来证明他比我强,比我优秀,而那个被抛弃的女孩伤心欲绝……”

  “……很可怜……”

  “我于是帮那个女孩出头,毕竟我曾经那么喜欢她,我与好友大打出手,从此反目,不再交往,我失去了友情。”

  “那样没有责任心的人不交也罢。”

  “后来我们都毕业,我返回了家乡工作,女孩子去了北京闯世界。”

  “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希望他真的已经成为了你的故事。现在呢?有了很爱的女孩了吗?”

  “没有,所以我才被安排去相亲,呵~~希望可以爱上她,然后进展顺利,两年后结婚,我今年26岁了,好像该考虑结婚了,哦?”

  “我22岁了,比你年轻一点~`~”

  “认识好像很久了,我们好像还不了解对方呢!”

  “是啊……”

  “我名字中有一个‘峰’字,你可以叫我峰,我可以叫你蓝蓝吗?”

  “蓝蓝?荣幸之至,我住在我们母校的所在地。”

  “我来自河北的邯郸。”

  ……

  (三)

  又过了几个星期,我的网络厌倦症又犯了,上网但不聊天,但是邮箱里经常回收到他的信,絮絮的诉说他的学习进展,恋爱花絮,有时我也会回信但是很少,在我看来,任何语言都是那么的贫乏与空洞。有一天在网易看到了一张flash的电子贺卡,名字叫“放飞心情”,绿色的小窗在轻柔的音乐中缓缓打开,外面的世界灿烂清新,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于是发给了峰:“打开心灵,放飞心情,生活并非不如意,只是我们太抑郁。暂时抛开一切,让心飞翔……”发出去没一会,邮箱中有了新邮件:“蓝蓝:这几天一直在线上等你,却始终不见你的头像闪亮,现在我还在线上等你,上来好吗?我想和你聊天。峰”

  “对不起,不知道你在等我。”

  “不用道歉,我也说不清为什么那么想见你,想和你说说话。谢谢你的卡,我很喜欢,真的。”

  “不用客气,喜欢就好,呵呵~~~”

  “你笑起来的样子一定很好看,声音也一定很好听。”

  “哦?老兄,你见过我吗?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声色双全’?没听过网络无美女,都是恐龙的传说吗?你希望我是例外,还是期盼奇迹?”

  “你啊……,小丫头,我有想象力嘛!”

  “想象力啊?那么你觉得我是什么样子的?”

  “你呢,中等身高,长长的头发,很柔顺的披在肩上……”

  “拜托,咱们大学里的女生60%是这个样子的。”

  “你有一双很迷人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着,没错!你一定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你的嘴角总是向上翘起,有时是在微笑,你有时很活泼但有时又会沉闷忧郁的吓人。”

  “你确定没有见过我?”

  “呵呵~~~~我保证!但可不排除我梦里见过的可能性,你是那种不一定很漂亮,但一定很有气质的女孩子!”

  “有气质是对丑女孩的另一种赞美吗?”

  “不漂亮但不一定是丑女孩!”

  “给你一个忠告:即便一个女孩很不漂亮,即便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你也不要直接说出来,很伤害我们的骄傲和自尊心的。”

  “我不是一个浪漫的男人,对吗?”

  “拜托!说实话和坦诚以对并不代表不浪漫,你又犯了一大忌讳,千万不要说自己不浪漫,否则没有女人会愿意理你的。重温一下《第一次亲密接触》吧!那里面列举了很多男人不能说自己不浪漫的理由的,我完全同意!”

  “好吧!接受批评。和你聊久了,我一定会受益非浅的。”

  “承认,承认。不过呢,我可不想把你培养成一个花花公子,那可是我们这种女生的天敌哦~”

  “呵呵~~~~~”

  “再一次拜托你,你是一个成熟男人,不要呵呵的笑,很破坏形象的!”

  “那么我该怎么表达我的喜悦?”

  “哈哈大笑,爽朗像个大男人,嘻嘻的笑,贼贼的,一看就是在窃喜,像是毛头小男生,嘿嘿的笑像个做贼心虚的家伙,呵呵的笑呢比较像是女孩子的专利,男人用起来会有点娘娘腔,以上均属个人看法,请勿对号入座。understand?”

  “Yes,madam!”

  ……

  下线前他问我什么时候在上线,我说没什么规律,想上就上了。他约我隔天晚上继续,我答应了。

  (四)

  上线前,我习惯检查所有的邮箱,删掉垃圾邮件,回复信件,一切完毕之后我上了线,而他似乎已经等待多时。

  “今天一下班我就上了线,等你。晚饭都是在电脑前吃的。”没有甜言蜜语,只有淡淡的陈述。

  “我的呼号:#####,记住了,下回可以呼我,不要傻等了。”

  “好啊,可是……平时可以呼你吗?”

  “拜托你,行吗?你26岁吗?怎么像个16岁的?上课时间以外都可以,我在家和学校都可以上网。我当你是朋友喽。”

  “我也觉得自己很没出息的,可是我就是会情不自禁,喜欢和你聊天,喜欢幻想你的样子,好像初恋时的暗恋……”

  “我也喜欢和你聊天!”

  “知道吗?昨天我陪女朋友逛街,她看上了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我总觉得她不适合蓝色,也许在我的意念中那是属于你的颜色。我告诉她,那条裙子很不适合她,穿起来很难看,她放弃了。”

  “你这样子可不好哦,女为悦己者容,你会伤害她的。”

  “蓝色是属于你的!今天中午我出去买回了那条裙子,我想送给你,好不好?”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蓝蓝?你当机了吗?把你的地址给我,好吗?”

  “峰,你这样做会伤害你的女朋友的,而且你并不知道我的样子。网络中到处充满虚幻,你是成年人,应该懂得网络的游戏规则,更应该分得清现实与网络。”

  “蓝蓝,你理智的可怕。我没有混淆现实和虚拟,但是我就是想把那条裙子给你,相信我,那一定适合你。”

  我的心中在激烈的斗争,收下吗?也许他只是想知道我的地址,但是学生的地址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如果收下,我们将会如何发展?也许是我太敏感了?

  “好吧,我的地址:####大学企管98乔蔚。”

  “蓝蓝,如果有一天我们见面,你可以穿这条蓝裙子吗?”

  “当然,如果有那么一天,不管刮风还是下雨甚至下雪,我都会穿,但是,你真的确定你选的尺寸会适合我?”

  “有时候男人的直觉也是很准的。”

  “不要太自信哦,过度自信就是自负。”

  “蓝蓝,你困了吗?”

  “还好,不太困。”

  “那我们玩一个游戏,好不好?”

  “好啊,只要是健康的。”

  “我们扮演虚拟的人物,假如我们是一对新婚夫妇,我叫你老婆,你叫我什么?”

  “老公?”

  “哎……聪明!”

  “占我便宜?看我无影脚!!!!痛不痛?”

  “好疼啊~~~~~~~~”

  “哼哼~~~~”

  “言归正传,我们自己设定情节,进入角色,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动作。游戏规则:1游戏中不可以见面,不打电话,不可以当真。

  2限制级的可以省略,当然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配合。“

  “同意,很有意思。”

  “那我们开始喽~”

  “ok!”

  “情节:有一天晚上,我应酬很晚才回来,还喝醉了酒,浑身酒气。而你,那一天工作中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受了很多委屈,满腹哀怨。这时,我开门进屋,该你说话了,action!”

  “你还知道回来吗?(电视里看来的)”

  “cut!你不认真!说了按自己意愿来的,不然,不玩了!”

  “ok ok,sorry啦,人家第一次,没经验嘛,重来,好不好?”

  “好吧,原谅你一次,下不为例。重新开始,进入角色知道吗?”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着小灯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不理你!”

  “我回来了,胃好难受,都怪那帮朋友,家里有吃的吗?最好是有粥喝。”

  “我不会和一个不清醒的人吵架,我为你盛来了粥。”

  “喝了一口粥,突然不想喝了。给我放洗澡水!”

  “我去放洗澡水。”

  “洗完了澡,我摇摇晃晃回到了卧室,突然一阵恶心,哇的一声我吐了一床,顿时怪味冲天。”

  “恶~~~我也想吐了。”

  “吐完后我倒地而睡。”

  “我忍着恶心,收拾好床,打扫干净后我把你扶上床,盖好被子,我决定去客厅睡!”

  “嘻嘻,真是体贴的好女孩,我喜欢。”

  “别打岔,continue……”

  “睡到半夜,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你哭泣的声音,于是我走了出去,在沙发看到了你在流泪。我感到很心痛。”

  “你醒了?喝酒喝的这么晚,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

  “和几个朋友喝酒,你都认识的,你怎么了?对不起,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不是,很晚了,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的。”

  “我做到沙发上搂住你。轻声问你,怎么了?亲爱的,告诉我好吗?如果是因为我,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今天在公司……,于是我告诉了你一切。本来希望回来有一个温暖坚强的胸怀可以依靠,可是……你却这么晚才回来,还浑身酒气。”

  “我紧紧抱着你,低声安慰你,亲爱的,知道吗?今天公司给我提了职,大家说庆祝一下,所以……提了职,加了薪,我可以让你生活的更好的。”

  “对不起,我也知道你很辛苦,我不该不问清楚的。”

  在同一秒,我们同时发出了一句话:“紧紧拥住你,吻你。”

  我为我们的巧合震惊,久久那边发来了一句话:“看见了吗?在同一时间我们居然有了同样的感觉。”

  “是啊,还真是个巧合。”

  “巧合?是吗?”

  “不是吗?我们看了太多的电视剧了!”

  “ok,跳过,Continue,我们相拥在沙发上,昏暗的壁灯给了一室的柔和,轻柔的音乐缓缓泻出。今天我们睡客厅,好吗?”

  “好的,我去拿被子。”

  “你真是体贴~~于是我们相拥而眠!The end!”

  “太美好了一点,不是吗?觉得我是不是太软弱了?”

  “你会是个贤凄良母,你很善良!不过,你是应该再火爆一点的。”

  “呵呵~~~现实中的我也许会的。”

  “老婆,你困了吗?我好像透过屏幕看见了你,穿着白色的棉睡衣,披着微湿的头发,灯光洒在你的脸上,你还打了一个小哈欠。”

  “还真是困了,妈妈在叫我睡觉了,晚安了,不睡觉明天就不漂亮了。”

  “好的,晚安,吻你!”

  “晚安,吻你。”

  “梦里有我,好吗?”

  “但愿不是噩梦,呵呵~~晚安!”

  (五)

  几天后,收打了来自邯郸的包裹。那是一条白色的长袖连衣裙,长长的群摆盖住了脚踝,白色的蕾丝花边在脚边环绕。圆圆的小领透着几分纯真,我见过这条裙子,摆在“淑女屋”美丽的橱窗里分外的吸引人,我曾多次驻足,但终就因为价格太高而放弃了,毕竟我还是一个没有收入的穷大学生。我小心的穿上它,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一种不一样的美丽,不是因为裙子而是因为脸上的那种笑容,陌生的笑容,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的脸上了。我知道只有恋爱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美丽,难道我恋爱了?我打开电脑,穿着那条裙子,我要告诉他裙子很好看,我穿着合适极了,可是QQ中他的头像是灰色的。我失望极了,感觉像是人生最美丽的时刻却没有人分享,我关上电脑,忘记了我可以E-mail他,忘记了他给我留的手机号,留的家里的电话。这次的失望让我生气与懊恼,晚上他呼我上线时这种懊恼仍在蔓延,我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感中。我开始对照片里的那个影像模糊的男人产生了恋爱幻想。为了惩罚我的不理智,也为了惩罚对他的失望,我隐身登陆,看着那只闪亮的加菲猫我微笑着,但我绝不与他交流。我逛到了聊天室,不与任何人交谈,只在屏幕上留下了自己的心语:蓝色火焰对蓝色火焰说:“你是一个不理智的家伙,你掉进了别人的圈套,你陷入了虚拟的陷阱。”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不要去理那个男人,让他等去吧!”

  “今天天气真是不错,我的心情也不错,只是没有好看的裙子可以穿,送裙子的男人品位实在是太差!”

  ……

  整整三个小时,我在劝慰着自己,,有人想要分享我的发言都被我不客气的骂了回去,在那个聊天室,我想大家都记住了那个发疯的女孩——蓝色火焰。QQ上他仍在等待,三个小时后我解除了隐身。

  “傻瓜,不用等一个不守时的人!”

  “我知道她会来,她值得等待。”

  “她来了,可是她却没有理你。”

  “我知道,因为刚才已经有好几个朋友来告诉我,有一个聊天室一个女孩在疯狂的发言,她的名字叫蓝色火焰。”

  “你没去看一看?”

  “没有,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在你隔壁的聊天室也有一个男人在发疯吗?”

  “没有,我把他们都得罪光了,没有人愿意理我了。”

  “喜欢那条裙子吗?”

  “不喜欢,那条裙子根本不适合我,也许我不属于蓝色。”

  “是吗?……”

  “怎么办?我快受不了了,我怕我会喜欢上你。”

  “已经晚了,我爱上你了。”

  ……

  “老婆,不要不理我好吗?”

  “你并不知道我的样子。”

  “但我了解你的思想。”

  “你为什么不问我要照片?”

  “我想过,但是我害怕。”

  “害怕我会令你失望?”

  “不,我害怕我会爱上现实的你,不可自拔!”

  “现在,关上电脑,接好电话线。”

  没等回话,我关上了电脑,接好了电话。不知道那边是不是也在重复同样的动作。电话想了一声就被拿了起来,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知道是他,声音穿过我的耳膜,那样的真切。

  “是你吗?蓝蓝?”男人的声音有一点颤抖,我似乎看见了他把汗湿得手放在衣侧擦拭。“是我。”我的声音有一些沙哑,那是因为整整六个小时没有说话的缘故。

  “呼——,听到你的声音真好。”听到他长长的呼气声,我也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也许不该打这个电话,我错了,我破坏了游戏的规则。”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忘掉那见鬼的规则吧。我要听你真实的声音,我们需要这样的对话,我们不仅仅只看那些文字的符号。”

  “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这一个星期我们都不上网,也不要打电话。认真想一下我们彼此,好吗?”

  “好吧!”

  “那条裙子我很喜欢,穿着也很漂亮,只是对我来说太贵了,也太美了。”

  “我就知道,那是为你设计的裙子。”

  “下周的今天我们网上见,好吗?”

  “好的,晚安。”

  “晚安!”

  那一个星期我的生活没有了网络,甚至没有了电话。我认真的想着过去几个月我们的交谈,从开始的互相调侃到后来的生活交流,到现在的难以取舍,我发现我居然放不下这份感情,一如我的初恋。但是我必须放弃,我也只能放弃。

  “我以为你会失约。”

  “怎么会?这可是我自己定下的约会啊。”

  “告诉我你的决定。”

  “我们是网络中得知己,我们不应该破坏网络的规则,一个正常的男人和女人不能用手指‘弹’恋爱,那是对爱情的亵渎。”

  “这是你这几天思考的结果吗?”

  “是的。”

  “不可以改变的吗?”

  “是的。”

  “你是一个懦弱的女人,为什么虚拟不可以变为现实?你害怕面对现实,甚至害怕面对你自己,你只会逃避。你想逃跑就不要找出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那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

  “是,我是一个逃跑者,我承认。认识我算你倒霉,活该你在网络里找爱情。”

  “我击中你的要害了,对吗?你被激怒了?”

  “不要自作多情,你对我了解多少呢?你确定你的心理年龄26岁了吗?你确定你脱离了冲动和盲目的年纪了吗?”

  “你不要用攻击我来保护你自己,因为那没有用,从你的蜗牛壳里钻出来吧!”

  “我喜欢呆在里面。你还是关心一下你那个当护士的女朋友吧,你不抽出时间陪她,剥夺她喜欢蓝色的权利。我要是她,我才不会理你这种沉迷于网恋的男人,爱幻想!”

  “那也是你给了我想象的空间,你在妒忌!”

  “少臭美了,我才不会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只有你才会迷失在网络。”

  “是吗?掉进去的难道只有我吗?”

  “没错,只有你,只有笨蛋才会掉进去被摔得稀巴烂!”

  “还有一颗蛋明明已经粉身碎骨了,还在拚命想把自己粘起来,可惜已经晚了。”

  “你去死吧,我恨你!”

  我下了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泪水不知何时爬满了我的脸。那一也泪水沾湿了枕巾。多久了?不曾这样的哭过,这一次为一个没有见过面的男人,我竟然会哭了一夜,只因为他让我心痛,只因为他看到了蜗牛壳中寄居的我。呼机隔一会响一次,我看着呼机上他的留言,有道歉,有无奈,更多的是对一个陌生女人的爱恋。我不想关掉呼机,我拿在手里等待着他一次一次的响起,这一夜我们都无眠。

  (六)

  我想用冷战使我们摆脱这种焦虑与伤害,但我终究忍不住他的一再轰炸,呼记这几天一直在持续着同样的名字与讯号,而我却不忍心关掉它任他一再催促我不坚定的大脑,终于我拨通了那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号码,听那个男人焦急的声音在呼唤我的名字。

  “你这是何苦?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我低沉的声音令我都大吃一惊。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为一个未曾谋面的女人,你不觉得很不值得吗?”

  “不知道母校现在如何了?那里的天气是不是也冷了许多?”

  “……”

  “我想去见见你,可以吗?”

  “那你会陷的更深。”

  “也许会让我死心也说不定。”

  “你得发誓不会爱上现实的我。”

  “非得那么做吗?好吧,我发誓如果爱上现实的你,我就是天下第一大白吃!”

  “来吧,我去车站接你!”

  “好,明天上午十点我会准时到站。”

  深秋的北方已经寒意渐浓,那条蓝色的长裙在秋风中瑟瑟发抖,我站在出站口静静的等待,任路人对我投来诧异的眼神。尽管我有他的照片但我在人群中认出他很难,单不说照片模糊不清,再高效的胶卷也很难排除一个真实的存在,毕竟那只是一个瞬间的定格。

  九点五十五分,又一辆火车进站了,人群开始涌向站口。我站在那里打量着每一张男人的面孔,都是那么的陌生。终于一个男人的眼睛在我的身上定格久久不动,他盯着我向我走了过来,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个子很高,没有照片中胖胖的样子甚至还有一些消瘦,戴着眼镜的面孔透这些许书卷与斯文,镜片后的眼睛是那样执著的看着我,闪过一丝的不舍和心疼。

  我告诉自己,微笑,一定要微笑,可是脸却僵住了,水气也开始从眼睛里往外渗透。离我几步之遥时他脱下了外套走了过来为我披上外衣是紧紧抱住了我,热热的呼气在我的耳边飘过:“蓝蓝,我的傻女孩!”

  这是我们见面两小时里唯一的语言,他拥着我坐上了一辆出租车说了一家宾馆的名字然后低头为我的手哈气,紧紧的抱住我,我的脸贴着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皂味,暖意从胸口溢出,温暖全身。一会车子在宾馆门口停下,他拉我走了进去,我看着登记的女服务员上下打量我我一番,也许是我一身不合季节的长裙,也许是因为我于一个男人来宾馆开房间。峰低头与女服务员说了些什么我没有留意,我的脑子被外面的寒冷凝结了。

  进了房间,我听见他关上了房门,我站在那里愣住了,他走近我摸了摸我依旧冰凉的额头,然后低下头抵住我的额头,“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问?”“我相信你!”他紧紧抱住我,“傻丫头!”“你值得相信!”“好吧!”他松开我,理顺我的长发,动作是那么自然,仿佛我们已经相恋很久一样。“你必须洗个热水澡,不然你会生病的,我出去一下,好吗?”“好。”他亲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出去了。

  温热的水冲在我的脸上,皮肤有些刺痛,我冲着热水想着自己的疯狂和痴傻,虽然我们认识已有半年却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感觉上没有任何生疏,就像我们已经相恋了很久很久。我冲了好久好久,思绪也飘了很远很远。

  “蓝蓝,我把衣服放在了门口,我现在出去,过会你拿。”没等我回话他已经出去了,我听见了轻轻的关门声,走出了浴室,看见了椅子上崭新的衣服,柔软的羊绒裤,黑色的牛仔裤,浅蓝色的毛衣,宝石蓝的厚外套。我穿上这些温暖的衣物把那条蓝裙子挂了起来连同他的外套,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我过去开门,他走了进来。“没有不舒服吧?你可能会感冒”。“没有,我很好。”“那就好”“衣服很合适”“是你漂亮,穿什么都好看。”我微微笑起来,久久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没有任何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语言只是那么互相打量着对方,我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了。“是你眼光好,衣服好看”“不,就是你好看”“那是情人眼里出……”我连忙打住,老天,我在说什么,我们不是打算通过见面就此打住的吗?

  “西施?不,你比西施还要好”我呵呵傻笑几声化解我的羞涩。

  “饿了吧?我们去吃饭”他站起身穿上外套把手伸向我,我犹豫着要不要把手递过去,他微笑着看我,眼睛里充满了期待的光芒。我把手伸过去任他握住并肩走了出去,外面秋天的阳光洒了一地。

  静静的午餐过后,我们牵手漫步在古城深秋的午后,没有人会想到这对浪漫的情侣今天是第一次见面,踩着未扫的落叶我抬头看这阳光从树枝间洒下来,一地的斑点,身边的男人跟着我的眼波在流转,他不是一个多话能言的人,只是在我身边默默的陪伴。

  “蓝蓝,我是天下第一大白痴。”他凝视着我,声音低哑。

  “你不可以,你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作为一个男人你必须有责任感,而且……你并不了解我。”我是怎样的一个角色啊,他有了要结婚的对象,而我只是一个第三者,还是一个在虚拟世界存在的第三者。

  “相不相信我能够背下我们为一次聊天的对白,从每一句话之中我都可以猜出你的表情,你的动作,每一次的交流我都可以更深刻的了解你一次。”

  “人都是可以伪装的,你不可一逃避你有了女朋友的事实,而我不想成为第三者。”

  “不,你不是,你从来就不是。我是一个对自己感情诚实的男人我不可能带着对你的爱去和别人谈恋爱,来之前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太傻了,你就那么相信我会是你的爱情?”

  “蓝色象征着沉静,忧郁与明亮。我喜欢蓝色,一个喜欢蓝色的女孩,又善于营造蓝色氛围的女孩子值得我去冒险,何况她还有火焰的热情与温暖,当我走出火车站的一刹那,我看见了寒风中美丽的蓝色的你,你的长发被风吹嘴唇泛着紫色,我的心莫名的疼了起来,任何男人都会被感动,何况是我。即使你不是如此的美丽,我也不会后悔此行,因为注定我会爱上你。”

  我的眼睛又开始湿润,我伸手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前,他的双臂环住我的肩膀,我听见他放松的呼气。“乔蔚,我爱你。”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找不到声音来回应他,只能紧紧的抱住他。

  你只说了三个字/天空就红了/我眼中跳动的火焰/打消了你所有的疑虑/你吻我的脸我的眼我的呼吸/我不知道/它有多少克的魔力多少升的甜蜜/太阳,飞鸟和鱼也会明白/玫瑰和彩虹的由来/相遇在爱情的热带/我们忘了世界的存在/如果一辈子都用来数爱/那该又多么的愉快/如果一生一世永不分开/人间和天堂就是/同一种色彩

(flying-an)
 
  2002-12-02 17:35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