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寻找旅途中的朋友

  我是一只喜欢四处飞翔的鸟,但绝不是候鸟。四季背着包行走山水,但绝不是流浪和孤独的人。在路上,朋友是个非常简单的概念,一个微笑、一些友善的语言和帮助就是我们所需要的鼓励。哪怕只是认识了一天的朋友,他们对我的意义都将永远被定格,成为记忆里最单纯的欲望……

  1,歌者

  我喜欢西南的大山,质朴无华,就象世居于此的山里人一样,随着云绕山涧,歌声也飘飘忽忽,如果世外真有桃园,那么这里,便能将灵魂安静,思想清澈。

  还是学生的时候,曾和朋友一道,去了他的家乡,那里山水环绕,环境绝佳。到达的第三天,便要朋友和我去爬山,初看之下,不禁欣慰,好象山路弯弯,总是可以寻找到上山的途径。但是,两个小时后,我开始意识到这山的陡峭,随着我们不断前进,路渐渐开始模糊,山体的坡度也越来越大,由于清晨上山,雾气还未散开,可以听见山涧流水的哗哗声,却看不见什么。朋友告戒我,一定要留神脚下,几次踩空,幸好都是有惊无险。

  朋友说:虽然从小住在这里,但也几乎没有上过山顶,听老人说,山里也住着些人,几乎不与外界联系,村里有人见过,因为害怕,都躲开了;甚至有人说,他们是山里的巫师。这让我挺有兴致,但行了半天,却没看到一个人。

  坐下休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了带相机,朋友见我沮丧的样子,便说,欣赏可比照片珍贵,于是,一起在一座并无名气的大山里,游玩了整整一天。

  兴奋让我们忘记了时间,等朋友忽然想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非常暗了,而且,我们可以感觉到,黑暗正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涌了过来,为了赶时间,我们加快了下山的脚步,可是,半个小时后,我们发现,不知道怎么了,又回到了出发地,一个让我们在黝黑的深山里发憷的事实飘进脑海里:我们迷路了!

  朋友建议走另一个方向,黑暗中,两个人浅一脚、深一脚的走着,也许是年轻,到也不觉得害怕,只是感觉很累,就这样盲目地走了有个把钟头,我忽然发现前方有灯火发出的亮光,许多年以后,我都没忘记这缕微微的光,那简直就是黑暗里全部的希望。

  徇着灯光,传来一阵狗吠声,刹那之间,让我们兴奋起来,前面有人家!果然,前行了一会儿,我们发现了一间茅屋,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把老火枪,正站在门口,他孔武有力的摸样,使我们急忙向他说明了情况,朋友可以勉强用山里话和他交流,而我则完全听不懂。他的面容开始松弛下来,把我们带进屋,顿时,房子正中的火塘让我温暖起来,随即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坐在旁边,惊慌和好奇的盯着我们。

  这是一户山里人家,妈妈和姐姐去了在另一座山的外婆那儿,小男孩就和爸爸待在家里。爸爸叫歌哲,小孩叫莫答。男主人为我们煮了一锅熏肉和土豆,闻着食物散发出来的香味,这小小的茅屋简直就是天堂!吃完东西,小男孩和我们也熟了,唧唧喳喳的讲起话来,不过,得靠朋友帮我翻译,他显然没有上过学,当看到我的铅笔时,很好奇的拿在手里把玩起来,我就手把手的教他使用。这时,男主人用两支粗壮的大手,从身上拿出一件东西,(后来才知道,是口簧)放在嘴边,鼓起腮帮,一阵好听的音乐神奇的飘散在屋子的上方,我们都被这美好的情景所吸引。红红的火塘、古铜色肌肤的父子俩,还有口簧吹奏的美妙乐曲……多年以后,仍然清晰的保留在我的记忆里。

  那天晚上,躺在温暖的火塘边安然入睡,听着旁边轻轻的鼾声,竟觉得内心是那么的踏实和感慨。山里人家的温馨平实,山里汉子的粗矿和心思的细腻,山里孩子朴质的性格,仿佛一件将世俗的矛盾完美统一的雕塑,形成了我对大山崇敬的感情。

  第二天一早,歌哲送我们下山,小莫答也跟了来,当我们走上正途的时候,歌哲和我们握手,示意他只能送到这里了。小莫答走上前,贴着我的耳朵说:“朋友!”,听到这个通常是同龄人之间的关系词语,我感动得几乎掉下泪来,掏出速写本,迅速写下“朋友”两个字,连本子一起送给了小莫答,并紧紧拥抱了我的小朋友!希望他日后能真正看懂这两个字。

  再回头的时候,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茫茫的大山里,可是,却隐隐听到口簧吹出的曲子,我和朋友默默站了一会儿,下山的一路,谁也没有说话……

  这可能是我的旅途中最特殊的朋友,古人说,歌者能歌,是因为心里有歌,心中有情。我的这对父子朋友,应该不愧歌者的称呼了。

  2,麦子姑娘

  麦子是北京女孩,她姓麦,后来觉得“麦子”挺上口,于是,这个称呼,被我叫了许多年。

  认识麦子的那年,丽江古城刚刚经历了地震,旅游对于当地人还是个很陌生的名词,所以那时的古城里,没有现在的喧嚣,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古城。我是在一家店铺里认识麦子的,当时她正和店家聊天,店主是当地人,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翻着一本老相册,絮絮叨叨的讲着上面的人物。

  我刚好路过,就凑上前去,我指着一张照片说:“她的衣服好特别啊!”麦子看了我一眼,我对她笑笑,只听店主说:“她是我的阿姨,可惜死了很久”,照片上的人看上去大概有17、8岁,麦子好奇的问:“得什么病了吧?那么年轻。”我也看了一眼麦子,她短短的头发被压在一顶蜡染的帽子下面,眼睛不大,却很有神,仿佛两颗刚刚成熟的葡萄。

  “她是和情人徇情死的,”这一答案让我们极为震惊,我们的眼睛都盯着店主,他想了想,便向我们道出了原委。原来丽江的纳西族人在解放前遵循恋爱自由,但婚姻要由父母做主的习俗,店主的阿姨和她的恋人在得不到家长的同意下,就选择到玉龙雪山的云杉坪跳崖殉情了。

  听完店主的讲述,我们都被这个爱情故事深深的打动了,同时,我和麦子都意识到了对方的存在,麦子很大方的告诉我,她是北师大的学生,我也介绍了自己,我们一起在店主开设的小饭馆里,共进了午餐,下午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店主所说的云杉坪。

  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很好,我们在上山的途中碰上了下雪,车不能前行了,麦子和我在一个叫白水河的地方休息,我们没进店,而是在雪地里玩开了,打雪仗,堆雪人,互相追逐着,麦子是个非常活泼的女孩,她哈哈的大笑和无限的热情还感染了一群上山游玩的学生,由于人多,我们的雪人很快就有模有样了。我们累了,就靠着松树坐在一起聊天,这时,雪开始停了。

  麦子说:北京好多年不下雪了,以前小的时候,她的姥姥总会给她买冰糖葫芦,然后和姥爷一起在胡同里堆雪人;可是,现在姥爷不在了。我看见麦子的神色间现出一丝悲戚。后来我才知道,麦子小的时候,父母离婚了,8岁的时候,妈妈也去世了,于是,她就和老爷、姥姥一起生活,是他们把她抚养长大的,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是可想而知。

  我们还谈了很多,学习,学校,朋友,还有对未来的憧憬,麦子说她要环游世界,我说我陪你去吧,大家就一起笑了起来。

  那天在雪停了之后,阳光突然出现,雪山渐渐从云雾中露出来,我和麦子一阵兴奋,抓起相机,啪啪的拍个不停,忽然,我听见麦子大声地喊着:“我看见雪山了!”她带着喜悦泪珠的双眼感动了我,于是,我也和她一起喊了起来,那声音久久的回荡的山谷里……

  这情景一直保存在我心里,许多年后,一直未能抹去。

  后来,我和麦子一起去了昆明、大理,在分别的时候,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地址,相约明年一起去西藏。

  可是,第二年,麦子出国了,她说假如时间可以停留的那年的寒假,停留在雪山,该有多好,这句话让我琢磨了好久,其实,这么些年了,尽管没有她的消息,我还是一直记着麦子,我想我一定曾经爱上了那个阳光般灿烂的麦子姑娘。

  3,罗布喇嘛

  罗布是拉萨大昭寺的喇嘛,也就是修行僧人。

  我认识罗布的时候,是2000年的9月,我去西藏旅游。那天下午,拉萨的天气非常的好,阳光白赤赤的灼烧着我的脸,觉得有少许疼痛,当我进入著名的大昭寺时,被它宏伟精巧的建筑和香烛鼎盛的情景所兴奋,第一眼看见罗布的时候,发现他是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子,穿着土红色的袈裟,眼睛是黑褐色的,鼻梁直挺,目光中透出和善的光芒,喜欢拍照的我走上前去,询问罗布:可以和他一起合影吗?他很高兴的答应了,还拉来了他的同伴与我一起拍照。

  拍完后,我们聊了起来,互相做了介绍,才发现原来我们同岁,他便带着我游览寺院,给我讲解墙上的壁画,和一些佛经故事,罗布的汉语讲得很好,而且,还会讲英文,他说,这里的喇嘛都会学一些的,因为这里每天都会有外国人来参观。罗布从小就出家了,我问他,那么小,他妈妈不难过吗?罗布则告诉我,在藏族家庭里,有出家人在寺院潜心理佛,是家庭的荣耀,是积德的好事,妈妈是很高兴的,而且感到非常自豪。他的第一个老师就是他的舅舅,(也是出家人)要学经文,读经书,与其他僧人辩论,不够聪明是不行的。

  游完寺院后,罗布说带我去喝酥油茶,于是,托罗布的福,尝到了藏族最重要的一道食品。初次品尝,还真不习惯,可是一碗下肚,那种酥油的浓香就沁入五脏六腹,而且消除了在高原因缺氧造成的劳累。罗布还向我展示了如何制作酥油茶的过程,我也告诉他我们是怎样喝茶的,从罗布那里,我学到了很多藏族的礼仪和生活习俗,了解到了我将要去的一些地方的情况。

  当我提出要向他表示一下的时候,罗布抓住我的手:“抛开我是出家人不说,我觉得大家很投缘,而且,我们藏族对朋友,是真心实意的,互相的祝福,就是最好的表示。”他的这番话,让我很感动,我记下了罗布的联系方式,向他告别的时候,罗布说:扎西德勒!我也双手合什,真心的祝愿罗布能成为佛学大家。

  从西藏回来之后,我曾写信给罗布,可是被退了回来,说罗布已经离开大昭寺,去参加什么有关佛学的考试了。

  于是,失去了联系,可是,罗布的谦和、友好、热情,还有那种单纯的友情思维,都让我铭刻在心。朋友,其实是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就象罗布说的,美好的祝福,是朋友间最好的礼物,哪怕千里之外,灵犀也会让我们感知、感动。

(夏童语)
 
  2003-01-16 15:45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