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雪城初体验

  驱车前往亚布力的路上,颠簸的身子同窗外纷纷扰扰的雪花一同飘扬着。白白净净的六角形花瓣无声息地贴在玻璃上,小且晶莹剔透。紧挨着窗户,透过它们的纹理,朦朦胧胧的白色世界显现在眼前,神圣且宏伟,很有种气吞万里的感觉。

  亚布力是位于哈尔滨北部190公里处的一个东北小镇。据说当年中国的工人在这里修造铁路时,有个苏联的工头在山上发现了许多苹果树,就将此地命名为亚布尼诺,即俄语中苹果树的意思。随着时间的推移,便英译成了亚布力。若说哈尔滨是冰城,那亚布力即是雪城了。

  一

  第一次坐缆车,在绳索吱吱的声响中,眼看着雪白的地慢慢地离开脚尖,树和人渐渐变小,空气变的愈加冰冷清新起来。整个小镇在脚下分外清晰。白色,只见得满眼的白色,在视野里不断膨胀,仿佛已经没了其它任何的色调。

  我们抵达山顶时,正巧赶上一场大雪。鹅毛般的雪片拌着呼啸的风横扫长空,群山亦或是树林全都淹没在雪的舞动中,展现出一片秘幻搬的景致。迎着风,倾听雪在耳边肆虐的声音,狂鼓耳膜。身体像是在雪片中不停地转圈,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到处都在银装素裹的魅力下盘旋,拉长,伸展。

  将脚踩在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清脆悦耳。雪淹没了整个脚,不断地朝前走,身后留下一行稀稀落落的脚印。我第一次如此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足迹,凝视了好一会儿,才继续朝前行走。

  我们像孩童般地堆雪人,打雪仗,仿佛是要填满在南方长大的遗憾。想起小学时念过的课文,大抵是讲下雪时,在东北的院落里捉小鸟的事情。当时总是奇怪那么冷的天怎么还会有鸟,现在看着鸟儿在雪地上飞过,扑哧地飞进树上的巢里,顿时觉得好象是了却了一件心事似的舒坦。

  脱去手套,触摸这软软的冰凉的感受,热热的暖流涌上心头,透出一股感动的喜悦。

  二

  对于像我一般在南方长大的人,滑雪自然是梦寐以求的圣事。直到穿上厚重的雪鞋,套上生硬的雪板时,我仍在不停地想象着印象中那自高处而下,左右飞展的优美。一迈步,才发现自己连楼梯都下不了了。

  教练是一个矮矮的男人,见了我就不停地叫“小姐姐”。正当我疑惑着这里奇怪的方言时,他告诉我他属老虎,比我还小一岁。此时,我已经是哑口无言外加寸步难行了,只好拉着雪仗,任由他牵着走。

  他跟我说这里的生活、同事和工钱,而我一边听也一边重复着下冲——摇晃——转弯——刹车——倒下的过程。供初学者的山坡不陡也很底,但他一松手,身体就不知怎的小幅晃动起来。前方有人时我会对那个人大叫“快闪”,他大笑;前面有小坡时我就对他大叫“快闪”,他扔过来一句“到处都有坡的”,于是,我就倒下了。身体的各个部分同雪亲密接触不算,爬起来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任务。鞋粘着板,板粘着地。几次下来,他似乎也怕我摔倒了,帮着我闪小坡,却仍不满意地说“你这样子是学不会的。”

  此时,方才晴空万里的天又开始飘雪了。我欣喜若狂,觉得霎是有意境。他看我却像是在看小朋友,问:“在你们那边,你见过几次下雪啊?”我伸出三根指头,他笑:“在这里光是滑雪期一年就有120天。”边说边飞身下冲,在人多的地方左躲右闪,真的同电视里看到过的那样轻松自如。雪花在他的周围快乐地舞着,神奇地成为一体。

  虽不能说是学会,但我也终是体验到了呼啸而下的刺激,感受过了风被甩在脑后的奇趣,能一个人挥舞着雪仗飞一样地摆个POSE了。男孩教练最终还是直白地说了“你学的还真快!”临走时,看着他驾轻就熟地转着圈,想:是学了,但终是不如你“会”。

  他的身影慢慢地在视野里浓缩成了一个点,同这雪白的山融合在了一起……

  三

  华灯初上时分,我们的车子驶进一家农家院落。屋顶上积满了雪,院子里整齐地堆放着大捆大捆的玉米。福字倒挂在门上,纸糊的窗里透出点点灯光。踩着木板进屋,暖气迎面扑来,夹杂着酸菜的味道。

  主人是位东北大婶。忙着请我们进里屋和点菜,不一会儿,屋外就传来了杀鸡的响声。入乡随俗,大伙儿都脱了鞋,爬到“传说中”的炕上,暖乎乎的感觉从脚底灌满全身。大婶捧来一大盘自家炒的瓜子,我们一边乐颠颠地嗑,一边想起了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风》。哼起小调,听着屋外寒风的吹彻,倒也是别有情调。

  不一会儿,按着“东北那噶达”的习俗,“贼”大盆的菜被端了上来。弄的我们这些吃惯了上海的小家碧玉的年轻人直瞪眼。猪肉炖粉条、冻豆腐、酸菜、猴头菇等等的风味菜实在是令人眼花缭乱。品尝着香醇的米酒,我们盘腿闲话家常,倒真的很像一群吃年夜饭的东北人。虽然味道和量都实在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但别样的温暖还是随着奇趣的风俗和女主人的好客将我们包围起来。

  在异乡的夜色下,我们感受着一冷一暖的冲击。小镇因为如此的魅力在异乡人的记忆中刻下了深深的痕迹。我们的前人曾经在这里打下天空,我们的父辈曾经在这里下乡劳作,如今我们在这里感受新奇,寻找足迹,后人也将会来这里,来到这个祖国北端的小镇,体味这里厚重的历史和别样的景致。

(天堂兔)
 
  2003-02-11 16:56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