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爱情地带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爱情标本

  SIDEA

  不要取走这誓言,我爱

  它已刺在心上,我将永不离开

  ---题记

  他越来越无法忍受她的神经质了。

  半夜醒来,看见她正大睁着眼睛,仰天看着黑暗,双手压在胸前。

  他扭转她的身体在自己怀里,试探的去抚摩她的脸,冰冰的,湿湿的。

  他把脸贴在她脸上。你又怎么了?他有些不耐烦。

  她没有回答,沉默着抵触。

  睡吧,天快亮了。他咕哝了一句。

  推开自己拥着的身体,使劲翻转着身,不去理她。

  她又直勾勾的看着黑暗,嘀嗒嘀嗒。

  睡不着。他开始恨起身边这个女子。

  她每次不睡的时候,总要搞的他心烦意乱,陪她一起失眠。

  疯子,他在心里骂道。

  可是没办法,他爱上了这个疯子,美丽的疯子。

  他知道,如果再问下去,她会说,我在听黑暗的脚步----这是重复了千百次的回答。

  但是现在他已经没耐心去问了。

  她把他的关心和耐性全部给消耗完了。

  天晓得这次可以支持多久。

  他又一次后悔起来,本不该再见她的,这之前他们已经分了13次手了,或者更多。最长的一次是分了3个月,又和好如初。

  我们无法分开的,我们是彼此的影子。

  她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睫的色彩,他盯住她的眼睛,瞬间又恢复以往的迷离和忧郁。

  可是……他说,斟酌着下面的句子。

  可是什么?她问,冷冷的。

  我们还会不会分开?他小心翼翼的问。

  实在是害怕了。有时候他想冲过去抱住她的身子问,到底想怎么样?要怎么折磨我你才肯放手?

  可是每次他都忍住,因为他知道她无法给他答案,她同样困惑。

  你,会么?她一笑。

  下班的时候碰到高中的一个同学,热情的把身边的女友介绍他认识。一个平淡的女孩,不出众,但给人以安稳的感觉。朋友的脸上洋溢着幸福,他觉得他嫉妒的要发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幸福他都不能拥有?

  回到家的时候,她正做在窗前,做在画架前,不知画些什么。

  他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

  嗨,我回来了。

  她扭过来,给他一个花瓣一样美丽的笑脸----他的嫉妒开始在花瓣里融化。

  他如此迷恋于这朵花的颜色,以及她的骄傲。恶作剧的眼神,总会让他产生迷离的幻觉。

  在画什么?他问,并去看画页。

  黑色的骷髅,黑色的蜘蛛!

  整整画了7页!写着同样的题目:爱情标本。

  他背上一阵钻心的凉。

  漂亮吗?她问,这是结网的蜘蛛,这是吐丝的蜘蛛,我观察了很久才画出来了……还有,这些骷髅啊,是我凭想象和记忆画的。她一脸的兴奋,眼睛迸发出很久未见的光。可是,他的脑子开始嗡嗡的响起来。

  你去那里看的蜘蛛?他抑制不住的心里发抖。脸通红。

  去郊外的旧仓房啊,那里很多蜘蛛的,怎么了……?她看着他的眼睛,泪水开始涌上来。

  他一把抢过画页,撕个粉碎,哭吧,哭吧,你,你……!他嚷着!

  她脸色苍白的望着他,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个字节。

  关上门,把她连同那些破碎一起关在身后,他长长的舒了口气。

  心,嘎然一疼。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他和她之间越来越陌生了,也或者说,他们从来就不曾熟悉过,可是他们却同居了4年。

  4年,他足已领教够了她那颗骄傲的心灵,她不允许一点点的残缺,一点点失败。哪怕是不小心弄破了一页书,她都要闹半天。刚开始以为她是撒娇,他好脾气的忍让和姑息,可是,他后来才知道,那不是撒娇,那是她的骄傲。

  分手,和好,再分手,再和好。

  她骄傲的心或许不再那么坚持于完美了吧,她或许对残缺已经习惯了吧?

  他抚摸曾经撕破的书,淡然一笑。

  这次分手,他本来决定是再也不回头了。可是她在电话里说,我想你了。他所有的防线一刹那全部崩溃。

  我是真的爱你啊。

  能分开吗?他问自己。

  分开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想开始新的感情,或者去堕落。可是对于别的女人他失去了所有的欲望。她们的脸没有花瓣的感觉,眼神没有那抹迷离和狡睫,还有,触摸别的女人的身体的时候,他总也摆脱不了她的影子,那随扭动而散落的长发,那象花瓣一样玩卷起来的弧度……他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那些女人开始怀疑他这方面有问题。扬长而去。

  他有些自卑了。

  只有和她在一起,才有激情,包括他最讨厌她的神经质,都让他病态的依赖。

  他对自己彻底绝望,在她的一句话里,他再次出卖自己。

  他又一次不由自主地眩进她的漩涡。

  这次和好后,他发现她越来越孤僻和不可理喻。她喜欢黑暗,她说,那是她生命的颜色。

  他忿忿的说,你想我怎样?告诉我,我会做,我想你开心。

  她睁大眼睛,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我很快乐,你不用把我拉到你的世界里。我的快乐你无从知晓。

  她的话是透明的玻璃,我可以看见她,却不能拥有她。

  这个冬季她不上班,说要冬眠。她有足够的资本可以让自己一直这么闲着,飘着。

  他去上班的时候,她在家里听音乐,写文字,画画。

  偶尔有朋友来造访,她总是砰的一声,把他和朋友拒之门外,我讨厌和他们在一起,他们让我觉得无法忍受。她说。

  无法沟通。

  他有次试探的问起她的心情。

  我们都想看清彼此,呵呵,她依旧是冷冷的笑,可是我们越来越看不清楚彼此。我们之间应该有距离,因为你是因为距离而爱我的。我们不需要交流,如果真需要,我们用身体交流。

  你是学医的,当然是什么事情越清楚越好,而我呢,是写文字的,写文字的就是想把什么想的更模糊,越模糊越好。为什么要清楚,我们彼此爱着,这就可以了。他提起一根烟,想想又放下。今天是禁烟日。

  可是她靠近过来的身体,如此暧昧,如此滚烫,那种气息让他喘不过气来……

  SIAEB

  语言伸出锋利的爪

  撕破夜的牢笼

  我听见什么东西在痴痴的狞笑

  ---题记

  他翻转身,不去理她。

  她的心又一次跌落,那是无尽的寂寞。

  他总是想试图劝阻她,让她快乐些。后来当他明白劝阻是没有用的,他就用沉默来反抗她的沉默。

  黑夜,被两个人残酷的折磨着。黑夜,黑夜在哭泣,却没有同伴在嘘寒问暖。

  习惯了,习惯了彼此的对持和高傲,她对自己说。

  也许他们的开始就是错,错也好,不错也好,现在都轮不到她来做主了。也许,真的是相爱容易相处太难,如果肯告诉她,怎么做才会让他开心,她愿付出一切,可是又不能把自己的骄傲淹没---这是她的难题。

  他曾经说他喜欢她的特别,他爱她不就是爱上她的高傲,冷漠和孤独了吗?为此她不敢失去这些,要保留他的爱,就要给自己套上枷锁,不过,好在她早已经习惯了。不知道,为什么两颗骄傲的灵魂在一起生活却是这么的困难,本来彼此欣赏的优点成了生活中最大的障碍,如果。。如果他肯再迁就些,不就平安无事了吗?有时候,真的不是在无理取闹,只是怕黑,怕寂寞,想在孤独的时候要他来安慰,要他的拥抱,他的亲吻。。。

  他没有作。

  为了和好,她再次收拾起傲心,试图再屈服一次。可是他却再次让她失望和无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大到随时可以把自己毁灭。再次对自己失望,原来自己始终无法经营一个爱情。成了一个没有编号的试验品。

  为了这份感情,她已经耗尽了自己的一生。

  疲惫,伤痕累累。

  她开始恨他。

  恨他给了她完美,又亲自撕碎了完美。

  她只想要一份完美的感情,他却一次次的让她失望。

  眼泪开始肆意凋零。

  恨他!

  她恨恨的说。

  她轻轻的下床,走到窗前。

  冷冷的月光投射进来,泼到身上,一阵寒意。她不由自主地抱着双臂。

  终会再分离的,她想。

  虽然他们相爱,但是注定是要分离。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如果爱情只需要的是床上的拥抱,那多好,甚至只需要呻吟,不需要语言,她想。

  他从来就无法理解她的语言。甚至简单的身体讯号。

  他说她是疯子。

  她看了看床上的他,月光覆照他的脸上,熟睡的他露出孩子般的天真的笑。

  为什么相守这么难?

  该不该再去接受一次分离?

  然后再和好?再分离。

  不,她在心里叹息,我已经没有勇气了,也没有精力了。

  只爱一次,一次已经耗尽了一生。

  如那结网的蜘蛛,一生只把自己定牢在网上,吐丝结网。

  可是,她不是蜘蛛,她没有那么多的丝。

  如果是,那就吐一次,然后把他吃掉。

  冰冷的星星,在狞笑。

  她回身坐在地板上。

  陪伴她的是如此专注,如此爱怜她的夜。

  也许夜才是她永远的情人吧。

  窗外有风,微微扬起纱窗。

  有风。怕是连风也不能预测未来吧?什么在前面等我?等我的是什么?

  她一遍遍的问。

  陪我的是夜,是黑,是风,不是他。

  而我爱的是他,不是黑,不是风,不是夜。

  她神经质的重复着。揉着白色的睡裙。

  透明的白,被一下子揉碎。

  她想起被他撕碎的那些画,那些黑色的骷髅。她给它取名字叫爱情标本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厌烦?那是她心底的颜色。

  对于一份无望的爱情,她还能有什么?她只有黑色。掩埋一切斑斓。

  她把头埋在双膝上,沉默着。

  爱情标本。

  我爱上了自己的爱情,而不是一个人。

  是为了一份爱情,才分了和,和了分的。

  爱的是爱情,不是他。

  那么,可以制作一个爱情的标本,让它风干,然后用钉子定在框架里。

  爱情可以天天陪我,因为那是标本。

  她想。嘿嘿一笑。

  你怎么还不睡?他在房间里叫道,颇不耐烦。

  来了。她回答道。清脆的声音掩饰不住的兴奋。紧张的心情使嘴角咧的很大,并且执拗的上翘。

  你会爱我多久?她问,眼神充满渴望。

  神经,爱多久是多久,你不是这样说的吗?睡吧。他又开始不耐烦了。

  她伏下身去,亲吻他。

  今夜之后,你会爱我很久很久的。

  他觉得心口猛的痛了一下,随即便是说不出的暖,暖暖的痒痒的感觉,如同在她的身体里。一种馨香弥漫开来。就像春天的桃花飞满庭院。

  他诧异的看着她。

  他隐约听到她在对他说她的那些诗句,亲爱的/我们会在一起/人群或者墓地……

  之后什么也听不到了……

  她紧紧的握住刺进他身体的那把水果刀,没有一丝颤抖,如完成一个使命一样,她嘴边挂着胜利的笑,瞳孔任意的放大着……充满幸福的感觉。

  有什么尖叫了一声,她下意识的回过身。

  墙角的篓里,黑色的骷髅眨着诡异的眼睛,尖叫着,放肆的笑着。黑夜里注满恐怖的嚎叫。

  四个字如一把刀,再次捅进了她的心脏。

  爱情标本。

  一种窒息的疼痛。

  她抱着画框,疯狂的亲吻着,

  清静的房屋再次被寂寞所占据。

(潇湘妃子)
 
  2003-02-19 16:44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