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都市弦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一个女子的爱情蓝调

  一九九七年二月十四日的午间。

  阳光躲在云层的背后,天空淡淡的灰着,有小小的透明的雪花飘下来。街上到处是盛开的玫瑰,它们都暖在别人的怀里,没有一朵属于我。

  一个单身的女子走在热闹的爱情里,显得特别的凄凉。我在别人的眼睛里读到了同情的讯息。于是我选择走小路,因为这样的日子,只有它和我一样的安静和寂寞。

  在清河路的中段,我停下了脚步。目光和心都被一件摆在橱窗里的唐服吸引着,黑色的缎子,湛蓝色的花案,是我一直喜欢的款式。

  我推开门,走进去:“老板,我买这件唐服。”这一迈,迪安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迪安的模样其实不是很英俊,但笑起来特别阳光。当他微笑着对我说:“对不起,小姐,本店衣服一款一件,恐怕不是你穿的号码。”时,我整个人都呆掉了。那笑容明晃晃的像一面映满快乐的镜子,让我的心在瞬间沦陷,只想把此据为己有。于是我坚持要这件唐服。

  在迪安的店里坐至傍晚,任他好话说净道理说尽,我还是坚持要买那件唐服。在快要打烊的时候,他终于投降,答应卖给我。但由于需要缩码,他客气地请我第二天再来取。

  我去的时候,他还是那样微笑的对我说:“对不起,衣服我拿回了家,但还没来得及改。要不,你明天再来吧?”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每次他都有不同的理由。

  我知道所有的理由都只是借口,可我并不拆穿它。有了他的理由,我便有了来看他的借口。店里忙的时候,我会临时客串成售货员,和迪安一唱一和的把服饰推销出去;店里闲的时候,我们就坐在曾经摆放唐服的橱窗后面品茶聊天,话题很多也很杂,但没有人提起那件唐服。

  空气里的春意越来越浓了,我的唐服依然没有改好。我不想在这样的好季节里错过我的爱情,于是我是提出要那件唐服。迪安愣了愣:“那,就到我家去取吧。”

  量过尺码后,迪安不肯裁剪:“你最近瘦了很多,要稍微胖一些,穿唐服才会好看。这样吧,等你胖些的时候,我再做给你。”

  “不,我现在就想穿了。”

  “其实,其实已经过了穿唐服的季节了,你为什么……”

  “我下个月会离开这座城市!要去的地方还很冷。”

  “你要去哪?”迪安的眼神在我的脸上一遍遍搜索,可那里没有他要的答案。

  “迪安,你是知道我的职业的,DJ本身就是属于变换的,从一个地方离开是很平常的……”

  “不能留下么?”

  “那我会失业的。”

  拿着改好的唐服,我和迪安在街上等出租车。整个晚上他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做手里的活计。不知道他的想法,但我怕极了这样的氛围,于是想快快的逃开,双手呼救一样的舞动。

  迪安为我开了车门,又关了车门,始终都无话。而我,还在等他的告别。

  传呼响起:“明天早晨六点见。”落款是我的搭档。我把它拿给迪安看。

  “小姐,可以走了么?”司机回头问我,我用眼神问迪安。

  迪安快速的塞了一张纸币在司机手里,然后将我拽了出来“对不起,我们不走了。”

  “这是我做的最好看的一件唐服,我不能让它消失掉。”迪安说这个的时候,我正躲在他的怀中偷笑不已。

  认识迪安以前,我的爱情观很简单:遇到一个我爱的人,然后嫁给他。因此,和迪安在一起,他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迪安喜欢蓝调。他说那样的音乐才是有翅膀的,可以让思绪飞翔得更高更远。在天空布满星星的夜晚,我和迪安常会在无灯的露台上相拥而坐。轻扬的乐曲从屋子里一点一点地溢出,象是一的道刚出炉的美宴,丝丝香气都诱人。

  我和迪安之间的另一种消遣是:我读文字给他听。有时候是别人的作品,偶尔是我自己的随笔和日记。它们的共同点是有一点点忧郁和悲伤。常常读着读着我就哭了,迪安会拥紧我,慢慢吻去我的泪水。

  更多的时候,我们沉默相拥,唯一的对话是两颗心脏律动的声音。有一天,我在一本书上看到:当男女之间不再因为沉默而尴尬,那么他们的爱情成熟了。我把这段话读给迪安听,他在厨房回应我:“报告老婆,爱情晚餐可以吃了。”

  偶尔回忆起爱情开始的那一夜,我会感慨的说:“真的感谢那个适时的传呼。”

  “以后你的手机也用这个号码吧?这样你丢到哪里,我也找得到你。”

  “迪安,你会把我丢掉么?”

  他不语,只回给我久久的吻。

  我以为我们可以这样一辈子。

  但后来,一切都变了。

  那天早晨,我心情很好,于是对身边的迪安说:“亲爱的,我们结婚吧。”迪安看了我一会儿:“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晚上得好好谈谈。”我们约好晚上在老地方见。

  我看见的不仅仅是迪安,还有他的母亲—我们那座城市里人人知晓的女强人。而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想过他与她会有什么关系。

  理所当然的,我被他母亲看成是一个贪恋迪安家世的女子,她用那种婉约的措辞坚决的否定了我们的婚事。“如果你真的爱迪安就该为他的前途着想。”这样的理由,我不知道该如何辩驳。

  迪安请我给他时间来说服他的母亲。他说他的前途就是和我在一起过幸福的日子。爱情在身边的时候,阴雨也是可以欣赏的风景。我相信迪安的每一句话。

  爱情与亲情的斗争从来都是绵长和温存的。我知道让迪安的母亲接受我需要时间,而且是不短的时间。但我没有抱怨过这样的命运。与要和迪安相守一生的愿望相比,磨难是短暂的。

  也许迪安是怕伤害我小小的自尊心,他从不在我面前提他母亲的任何事情。可我还是慢慢地了解到他为了我放弃了很多自己的东西。

  迪安关掉了服饰店,开始接手母亲公司的业务。他说这是为了多赚些钱,陪我过好日子。可明显的,迪安在我身边的时候越来越少了。蓝调响起的时候,我常常会想我的迪安在做什么。电话打过去,开会是永远不变的回答。

  除了一纸婚书,迪安真的让我过上了他想象中的好日子:每天的早晨从中午开始,唯一的工作是消费。倘若说我还有什么不满足,那就是我希望迪安陪我的时间多一些。

  然而我知道,迪安的母亲可以默许我享受这样奢侈的生活,但绝对不允许我再分享她的儿子。与迪安见面,梦里比现实多。有的时候我会安慰自己:嫁给一个事业型的男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迪安和几个朋友从街上走过。他的脸上有我久违了的笑容。那笑容明晃晃的像一面映满快乐的镜子,仿佛又回到了相遇的最初。我忽然就明白了,时至今日,我已经成了扼杀迪安快乐的刽子手。我是一个沉重的包袱。

  如果一个人在你的生活中无声无息地走远了,千万不要问为什么,他一定有他的理由。也许仅仅是因为爱你。

  离开迪安,离开我生活了二十三年的城市,一个人漂泊,单身的女子总是容易与爱情擦肩。而我不再相信,不再相信还有人会象迪安那样爱我。我会追问爱情身后的秘密,直问得这些优秀男子面露忐忑。他们说这个美丽的女子不可爱。

  我知道他们的评价,但我无暇在意。我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我的事业中:我要做个成功的女子,我不要再次成为男人的包袱。为此,三年的时间我做了别人差不多五年的事情。

  如今,我习惯了每天睡四个小时。清晨六点起床,做半个小时的健身,这个运动使我看起来还很年轻,走在街上别人会问我在哪里读书。整个上午,我都呆在服饰店里。这里所有的衣服都是手工制作的唐服,因此价格不菲,但生意还是好的出奇。我并不因此而延长营业时间,下午三时,我会准时的关门,然后一个人在街上散步到傍晚。入夜的时候,我通常坐在电脑前,放蓝调的音乐,敲打自己当天的心情。

  由于我设计的唐服在中国服装节上得了最佳设计奖,家乡的展览馆特与我联系,要开一次个人专展。我答应了,但拒绝出席展会。我怕遇见迪安。

  但还是见了。

  见了。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四日午后。

  展览的最后一天,工作人员通知我取服饰销售款。几乎是在闭馆的时候,我才出现在展厅门前。接待员引我走上外展台阶,并热情地为我介绍两侧的景致。在他手指之处,我看见了那个曾经熟悉、永生难忘的面孔。他的身边是他的母亲。

  显然的,迪安也认出了我。他的目光掠过我的脸庞,然后转向别处;身体躲到了母亲的后面。抓住了这样的细节,我的心笑了起来:曾经的爱情呵,放在记忆里是爱情,是馨香;放在现实里就只是曾经,只是疼痛。

  我看向前方,轻笑着与他们擦肩而过。

  半个小时后,我走出展览馆。迪安在我的车旁。他的手机发出一串号码,我的手机响起。“原来你真的在用这个号码。”迪安的微笑依旧。我轻轻关掉手机。

  自己开了车门,又关上车门;但已经不必等他说话。

  这一次,我先开了口:“迪安,该回家了。”

  是夜,我在网络里留下这样的语句:

  与旧爱重逢

  千级的台阶,我向上,你向下。就这样重逢,没有彩排。有些不知所措。/与以前一样,我微笑,你闪躲。多少年的习惯,都没有改变。/点头,然后分手。如同当初的我们,既定的结局。/电话响起,陌生的号码,熟悉的声音。你找到了我,我却弄丢了你的思念。/叙旧,还有意义么?/我已没有过去,在你放手的那天起。/坐在你的对面,我没有言语,只怕说什么都是错。/点一支烟,不吸,看它燃尽。/那个过程是我爱你的重演。/灭了,不再有亮点。/黑暗中,我转过身。/回家吧,一个女子在等你。/一个向东,一个向西。/我永远爱你!/那是谁的声音响起?

(沈文婷)
 
  2003-02-19 16:44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