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走进巴音浩特

  1976年6月,解甲归田的我和老表乘火车、倒汽车,一路颠簸来到了宁夏。

  经农林局人事处老乡的中肯指点介绍,我们又经过多方面的利弊权衡,最后选中了到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巴音浩特工作。

  自小,我们就对那辽阔无际的大草原充满无限神秘。不曾想,这辈子还真能投入到它的怀抱!眼看就要到驰名全国的骆驼之乡—阿拉善左旗了,于是,那天边滚动着的雪白羊群、牛马放牧于戈壁草滩、鲜花点缀其辽阔的草原、百鸟鸣啭在蔚蓝天空、清河蜿蜒于大草原的一幅“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意,就浮现在脑海。不禁心旷神怡,心花怒放。

  可是,当我们从银川乘汽车出了贺兰山的三关口,进入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境地时,一路上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天看不到边,地看不到沿,沙丘高低起伏相接,草棵低矮枯黄;一望无际无遮无拦的大草原和黄沙一个颜色,草原上的绿色倒成了稀罕;汽车过后窜一条黄尘滚滚的狼烟,如同导火索和茫茫云天相连。放眼远眺心中不禁惊喜,以为天边那黄金带就是“滚滚黄河天际流”呢!谁知那竟是世界第二大沙漠—腾格里;辽阔的大草原没有风吹草低,牛羊也没有成群,偶尔有瘦骨嶙峋的高大骆驼、弱不经风的羊只在路边啃草。我不由地惊叹:这贫瘠的草原、稀疏枯黄的小草,它们如何能吃饱肚子?没有我想象的鲜花点缀、清河长流,也没有百鸟鸣啭,偶尔只有小鸟从车旁掠过甩下一声凄凉的悲鸣。一路上,没有房屋,没有树木,没有人烟,只有头顶上一轮太阳炙烤。

  车继续向里深入,突然贺兰山下涌出座座房屋,不砖不瓦,用泥抹了。有人家,就有树木,沙枣树就多了起来。路越坑洼,车越颠簸,人在车里东摇西晃几乎都要蹦出来。车狂奔着,颠的我像散了架,丢了魂,没了精神儿。巴音浩特还没有到吗?在此之前,我一直都精神振奋,一副胆敢独闯天下的派头。而今,长途跋涉饥渴热闷的难耐我像瘫了;窗外的荒漠冷落让我的心软了;远离亲人那种惊慌失措感蓦然间涌上心头。顿时,失落感也油然而生。

  天那,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大草原吗?难道我的青春年华就要在这荒原戈壁的地方度过?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虑之中。祈祷,巴音浩特千万不该也是这样,那可是斯长年工作、生活、厮守的第二故乡哇!

  到了巴音浩特,天已过午。原来,这是个小极的边塞孤镇。满眼的土坯房子,也有青砖瓦舍,却没有一座高层建筑。满城仅有一条十字柏油路,把全城分割成“主”字型,全城人口、地盘充其量还没有我们老家邻村牛庄的人口多、村子大呢。大街上三座小桥如同“主”的三横,桥下小溪宛如晶莹的玉带在缓缓流淌。饭店里除了羊肉就是牛肉,常瞧见有人手抓羊肉,啃得嘴上是油,脸上是油。酒令声、劝酒歌不时从门洞、窗缝里飘出。一街两行屋舍房檐上飞禽走兽,雕梁画栋,古朴典雅;一蹲蹲缺牙少鼻的石狮子坐立在大街两旁,虎视耽耽。街面上人流穿梭,一路上没有见人,原来都集中在这儿了。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话在这里最为贴切。男人几乎一律的边塞将士风度,个个彪形虎汉,脸膛黑紫,长袍马褂;女人脸蛋黑里透红,蒙袍裹身,身体健壮似牛。不由使我感叹:蒙族牧民虽然也和全国一样历经了“不爱红装爱武装”,却一点也没有改变他们的服饰打扮;尽管也经历了史无前列的改造运动但却没有丝毫汉化了他们千古不变的风俗,坚定不移地穿着他们的民族服装—蒙袍。无论男女,单从肤色长相,一眼便能认出他们就是成吉思汗的后裔,但丝毫没有羌笛异域的感觉。

  一路上山黄、地黄、草黄。进城来,便被这古典雅趣的建筑、城墙、小河流水,人情风俗和那郁郁葱葱茂密的沙枣林所迷惑,如进了天仙境地。啊,这就是阿拉善左旗首府巴音浩特!一下子就让我记住了它,记住了我所要日夜厮守的圣地!大街上人声杂乱,偶有流出浓重的豫剧调,一问方知是孟津人氏,再细问竟和我们村是邻居,更觉亲切,一时大梦初醒,方知河南人口如此之稠,竟稠密到了塞外的边城,三言两语熟若知己,孤独感顿消失得一干二净,后频繁来往,如走亲戚。

  日后更知,沙漠边陲的巴音浩特却也囊括了极其丰富的内涵,神奇无不显现。原来,巴音浩特始建于清朝康熙年间,当时蒙古族将领和罗理因出征西藏、青海有功,被清朝皇帝封为阿王,并赐以贺兰山西麓一御马圈。阿王为了镇守宁夏、青海、西藏等72处之要地,在这里依山筑城、屯兵驻守,被清皇朝封为“定远营”。后来,由于阿王后代被招为驸马,成了驸马亲王,大量清朝贵戚迁居此地,又在城内大动土木兴建王公寺院,其结构、形式、气派、装饰等都仿照北京宫殿,即使一般住宅也必仿照北京宅院兴建,加上王公贵族锦衣玉食,奢侈豪华,生活方式都模仿北京内宫,因此,获得“小北京”的称号!走进延福寺,当年那巧夺天工的艺术,吸引着游客留连忘返,成了人们休闲参观的好去处。王爷陵更为壮观,一切也均按满清规俗建筑,可惜已毁于一旦,现被开辟成了人民公园。

  巴音浩特由于得益于贺兰山林区泉水的滋润灌溉,自古以来土地肥沃,水草丰美,牧民有爱养骆驼的习惯,故盛产绒毛,驰名中外,素有“王府驼绒”之称。冬天,这里平均气温在零下30°C左右,如此寒冷的冬天,奇怪得满城大人小孩冬不穿棉,不知道棉花为何物,男人过冬大多是羊绒衫,爱美的女同志则喜欢在冰天雪地里穿旗袍。看着他们没有一丝冷意和那快乐的表情,我想:大漠戈壁不仅给了他们旺盛的生命力,更给了他们健康向上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更有趣的是,这里牧区的蒙族男同胞都会拧毛线,打毛衣,织袜子,男耕女织在这里没有明确的分工。

  那时我工资才32元,视酒肉为奢侈,而牧区的蒙民似乎极其富有,他们早上酥油奶茶泡羊肉,中午黄米干饭就羊肉,到了晚上全家围坐一起又手抓羊肉;酒也是大碗地盛,大碗地喝。一次去牧民家做客,奉为上席,煮一锅羊肉,搬出一大酒坛,盘腿围坐炕桌,全家轮番敬酒,不喝不依不饶,双手捧酒跪着唱曲儿,场面之热烈,感情之真挚,盛情实在难却。醉倒方休。最后,主人好客地将肥油油的绵羊尾巴切条敬客,我初来乍到没见过这场面,他们立即示范,只见那肥油油的羊尾巴有一尺来长“滋溜”一下进肚,像玩魔术,我几次三番欲罢不能,学主人样欲吸又不能咽肚,主人一脸不悦,喋喋不休:“看不起人,看不起人。”

  牧民现在虽不再游牧居住确也分散,家与家相隔少有七八里,多有几十里,那时公社要想召开会议,必须提前半月骑马逐户通知。到时,全都骑着高头大马,头戴红缨,脖系铜铃,背披毛毡,还驮两个大水桶,听当地最高长官重要指示,同时也是牧民购物的最好时机。大家相见互相问候,致礼,又是那么的亲善友好,团结和睦。散会各自的马背上酒满桶,水满桶,不空载,一举两得。现在条件好了,家家户户都是骑摩托放牧,用手机联系。

  更可敬的是,蒙族牧民友好亲善的美德时时让我难忘。那时,我家曾养过几只羊,在门前自由吃草跑失,四处打听都无下落。后经人指点,要从买羊处寻找。果不其然,后来真从百里外卖羊主人的羊群里寻到。原来羊也是灵性动物,知道其自己的祖籍。后来,那牧民边放牧,边打听我的住址,竟将羊又退还予我。我一时激动无语,竟想起了大城市为了一辆自行车又是打钢印,发牌照,却又总是奈何不了小偷的光顾。一时让我被蒙古族人民的豪爽无私所感动。

  最能燎人情思的,还是贺兰山上的蘑菇。雨水旺的年份,贺兰山密林深处那紫红的蘑菇煞是惹人羡慕。每到采蘑菇的季节,贺兰山密林深处,满沟满坡人声鼎浮,那蘑菇也满山遍地,红地发紫,如同苹果。只要你发现一个,顺着树根就会有长长得一溜让你满载而归。可惜,蘑菇好采,往山下背运确实艰难费劲。你想,那高高的山,陡陡的崖,上下几十里的山涧小路,车进不去,全凭人要亦步亦趋地背回家有多难啊!曾有一老妪采蘑菇在山上走失,忙得全巴音浩特发动人马上山搜寻,活无踪,死无影。几天后她却“越界”在宁夏苏峪口高高的崖顶上,幸被护林员发现,才算又捡了一条活命。市场上贺兰山紫蘑菇一斤要价20元,实在是一点也不贵,那可是色香味极佳,地道的山珍啊!比起商店价格不菲的香菇不知要强多少倍。因此,人们视贺兰山紫菇为上品,走亲戚、串门子带点此物,那才真正地遇到了“官不打送礼”的,主人稀罕得热情笑纳。

  贺兰山南北寺更可称得上是巴音浩特蒙古族的佛教圣地。寺院依山而筑,其规模宏大、气势磅礴。可惜这些艺术建筑在十年浩劫中都付之一炬,灰飞烟灭,香火不再。今天的北寺虽又重新开放,但其规模气派远不如故。南寺至今虽没有开放,其实最有看头。那时我曾随阿左旗组织的创作队伍到此游览,刚进入寺区山涧小道,两旁崖壁上岩画多而班驳,仔细辨认仍不失栩栩如生状;寺区内断垣残壁依山就势从低到高,仍在风雨中飘摇,但论其规模和气势,远比北寺要雄伟得多,壮观得多,气派得多,诧异的我们都异口同声地说就象布达拉宫!等我们爬上高高的遗址,有几个喇嘛正在收拾残局。问其南寺情况,喇嘛竟和我们说的不谋而合。相传,南寺的喇嘛全由西藏的布达拉宫迁入,其格局也仿照布达拉宫建筑,有“布达拉宫第二”之称。可惜它比北寺离城远了点,偏了点,而至今还不被人赏识、游览。在此,我要为其喊冤,告白天下。

  甭看巴音浩特地处荒漠,那可是物产丰富的宝地。有碑文佐证:“贺兰山后葡萄泉等处,水甘土肥,引导诸泉,亦可耕种,兼之,山阴挺生松柏,滩中多产红盐。”巴音浩特北部吉兰泰盐场大的全国出名。那盐湖竟是个聚宝盆,成年累月地挖,却永不见少,挖出多少,一夜之间就会从地下又长出多少。盐在此也就不成盐了,街上的马路坑洼不平,铲盐铺垫路面,为方便之方便,搬起盐疙瘩码起来就是个厕所。天然水晶大理石更是色、质俱佳取之不尽,于是阿拉善左旗的水晶眼镜也是闻名遐迩,银川大街上竟有以酒瓶底冒充阿拉善水晶眼镜的,当然不会让他们败了阿拉善左旗水晶眼镜的名声。煤炭更是遍地,有的竟然裸露地面,烧火做饭、冬季取暖,就地取材,省了运输之苦。

  可怜的是地面缺乏雨水。如果雨水勤了,地上种啥长啥,草也茂盛,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就在巴音浩特西部沙漠腹地的南北两端,竟然奇迹般地也有绿洲,腰坝滩、查哈尔滩掘地三尺就有水源。因此,那里土地肥沃,水草丰美,是粮食、饲料,瓜果、蔬菜基地。尤其西瓜在周边地区出了名,瓢仁沙甜,吃一个还想第二个。

  说到此,就要不胜感谢贺兰山的恩赐了。贺兰山这座天然屏障除了茂密的森林日夜镇守腾格里大漠风沙,保护草原,净化环境外,更主要的是为巴音浩特提供了大量的水利资源。仅巴音浩特周围,大小水库星罗棋布,恰似江南水乡。每逢入夏,水色浓阴,互相映辉,像甘露滋润着果蔬草原,像乳汁哺育着牧人和牲畜,使巴音浩特这块风水宝地历经漫漫岁月,却没有抹去旷世雄姿。

  日子久了,巴音浩特那里的山水壮了我筋骨,那里的人民赋予了我豪情,我对巴音浩特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总有说不出的炙热情感。在单位我一边积极工作,一边不时地与书为友,先后读了不少政治书籍和文学作品。这些书籍如同贺兰山涓涓清泉滋润了我干涸的心田,似星星之火点燃了我理想之灯。潮起潮落,一双脚板踏遍了贺兰山的角角落落和巴音浩特几乎所有牧区,一颗颗淳朴善良牧民的心深深地打动了我,使我淡漠了名和利,苦与累。寒来暑往,不曾想苦也能苦出收获来,苦出对巴音浩特的特殊感情来。

  巴音浩特生活、工作8年的日日夜夜,我对巴音浩特这块丰饶美丽的土地,越加产生了无限敬意。它不仅给我了丰足的衣食,更重要的是它哺育了我宽宏博大的胸怀,锤炼了我不屈的性格和坚强的意志,使我深深懂得了很多东西,对它的感情也升华了。正因为有了这一段生活的垫底,它使我在后来的种种挫折中倒像沙柳一样不屈不挠,百折不回。

  20年后的今天,巴音浩特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地变化,它的重要意义,更赋予了新的内涵。如今,它已是阿拉善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塞上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各族人民亲密团结的象征。随着西部大开发,它定将会更加日新月异,灿烂夺目。我虽然早已离它而去,但每当想起我第二故乡巴音浩特之时,无形中就对它充满无限敬意。我将牢牢地记住它的名字,永远都不会忘记。

(银川.贺兰山)
 
  2003-02-19 16:44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