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爱情地带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如果云知道

  瑞走的那晚,夜雨淋湿了舞的伤心。

  大学第一学期就已经确定恋爱关系。舞和瑞一起读了四年的高温物理,之后瑞去新西兰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后。

  舞拼命的兼职,赚钱,把所有的积蓄用来给瑞缴贵的离谱的学费。

  每天一封EMAIL,从来不曾间断。舞觉得这样的交谈,使她和瑞保持了一种韧性的感情。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瑞已将近毕业。

  破天荒的摇来电话。

  舞,明天我就可以参加毕业典礼了。多想你此刻陪在我身边。等我一领完证书,我就回去。

  舞握着话筒微笑,是啊,终于熬出头了。瑞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他最的期待就是戴上博士后的帽子,阳光下,舒展微笑,拍一张照片,纪念含辛茹苦的留学生涯。

  放下电话,舞思量。要是真的去新西兰参加观礼,实在太奢侈。弄不好银行就透支,债台高筑。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她想瑞知道,她与他同在。他们从不曾分离。

  思来想去,不如去广州吧。新西兰没有直飞昆明的航班。要在广州中转才可以。

  舞到达广州白云机场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她一个人抱着束玫瑰花在国际到达厅门口徘徊,心情无比激动。不知道见了瑞的第一句应该说些什么好。

  毕竟太久太久没见了。

  夜了,广播播出最后一班从新西兰的飞机已经到达。

  全部客人走光光,还是没有瑞的身影。

  舞开始着急起来。

  机场保安看见一个外地女子,游荡在机场,不肯离去。上前询问。

  舞一股脑的说给他听。

  保安是个好心人,带着舞到机场问讯处打探。

  那个戴着深度近视镜的男人,对在电脑查了一会,转向舞。

  小姐,你要找的人昨天就已经到达了。不过是在北京中转飞昆明的路线。

  舞顿时有点晕。

  不会吧,怎么可能。瑞前天不是电话里告诉她,今天才回来吗?还说不必接他,没有行李,很简单。

  是的。电脑是联网的,记录不会出错。那男人肯定的说。

  舞懵懂的,悻悻地,一个人又飞回昆明。

  到家第一件事情摇电话给瑞。

  是他本人接的。

  你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恩。刚刚到。瑞懒洋洋的。

  怎么了,瑞,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只是累。时差,你知道的。

  哦。舞把问题,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

  那么晚上一起吃饭吧。舞建议。

  好。我再给你电话。瑞应。

  瑞在楼下按喇叭。那是舞的小富康,瑞的家有副备用钥匙。

  舞推开窗子,探出头去。

  只见瑞焦急地踱着步子,在楼下的巷子里面,将一个空的可乐的罐子踢来踢去。

  两旁的槐树上散发小白花的清香。蝉在叫,已经叫了一个夏天了。

  舞奔下楼。

  来不及似的投进瑞的怀抱,贴住他的胸膛,揽住他的腰身。可以听见他的心跳。

  瑞搂住舞,将下巴抵在舞的肩头。鼻子埋进舞刚刚洗完未干的长发里,深深地嗅着。

  舞,这些年来,你辛苦了。我会尽快赚钱还你的。

  什么话,是我甘愿的。我的都是你的。瑞,我是爱你的。

  我也是。瑞点点头。

  舞,你待我真好,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比我爱我更多。瑞泪湿。

  舞覆上瑞的唇,不给他说话。

  毕竟太久太久没见了,空气里飘来荡去都是想念的味道。

  天边大朵大朵的云,注视着凡间相爱的两个年轻人。

  韩国料理。舞的最爱。要不是瑞回来,她才舍不得来吃呢。

  又香又辣。舞看看瑞,瑞看看舞,两个人眼底眉梢,都是甜蜜。

  舞停下筷子,望住瑞。真心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的吧。想把所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他。连看他吃饭都觉得生活是那样的美好。

  只要可以看见他,就觉得很幸福了。

  舞的嘴角浮起一朵云一样的笑。

  吃完饭跑到锦华去跳舞。

  霓虹半明半昧。舞醉了,醉在流动的音乐里,醉在重逢的喜悦里,醉在瑞结实的臂湾里。

  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每一分一秒都在一起。恨不能相拥跳舞到天明,即使累到极点都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去睡。

  快乐吗。瑞问。

  恩。舞大力的点点头。

  形容一下给我听。瑞在舞的耳边呵气。

  我们一路走来,经历着时间和空间的变迁,总是有一些零星的美好的发生。快乐就是守侯,守侯万物生长,枝金叶翠。任生活是云淡风清,还是波涛汹涌。最后还是归于平静。你给我的快乐,比任何东西都持久。

  我快乐的象一朵云,你在哪里,我就飘向哪里。舞笑着,扬起小小的精致的脸孔。

  舞,我会给你幸福的。我保证。

  瑞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掉,象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不住。

  泪水浸湿了舞的鬓角。舞感受到了瑞的泪水里面温暖湿润的情怀。

  瑞很快找大了高薪高待遇的工作。如鱼得水。

  你真能干。舞衷心的赞叹。

  呵,是新西兰一起留学的同学帮忙。我很幸运。瑞微笑。

  为了奖励瑞的勤力上进,公司特意分了宿舍给瑞。

  房子很大,舞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才布置妥当。

  可是,瑞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经常加班加到天亮。

  舞心痛他那样的卖力。

  不要太拼了,我们现在也可以过的很好。

  呵,傻瓜,不拼怎么行?你知道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有。

  舞有泪意。

  多好,瑞一切以她为重。即使日子多么清苦,她都不会埋怨。

  今天瑞可是答应回家吃饭的。舞看着一桌子的菜。

  已经热又热。瑞还是没有回来。

  明天还要上班,舞实在等不起了。自己先去睡。

  半夜睡醒,起床喝水。经过客厅。

  看见瑞非常非常疲惫的歪在椅子上。领带解了一半。

  舞悄手悄脚走过去,小猫一样的趴在瑞的膝盖上。闻见陌生的香水味道,浓而烈。

  突然电话响。

  舞拿起听筒。

  嗨,你到家了吗?那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找谁?舞问。

  那边听见是个女子的声音,即时挂线。舞疑惑地看住电话。

  突然就有了一种预感,女人的直觉。

  瑞那天回来,就是和她在一起的。

  所以瑞不想给自己知道。

  舞的爸爸六十大寿。

  舞一早就在门上给瑞留了便条。临下班还打电话到公司里叮咛,千万别迟到。

  可是瑞还是最后一个到。全家人都在等他开席。

  舞的爸爸脸色很难看。舞很不好做。

  怎么这么晚。今天应该早点到的你。舞嘀咕着。

  我忙。瑞不耐烦的回答。

  再忙也得有个轻重缓急。毕竟我爸一辈子只有一次六十岁。

  瑞的脸腾地红起来。

  舞从来没有在人前说过他一句重话。他不习惯,也接受不来。

  转身就走,连再见都没有说。

  剩下舞一个人在原地,好不尴尬。

  舞爸爸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那餐饭不知道是怎样捱到散场的。

  舞急急往回赶。关于今天的事情,瑞欠她一个解释。

  可是,当她看见瑞在吃泡面,心又软了下来。

  那么辛苦的工作,还吃没营养的泡面。都是自己没照顾好瑞。舞很内疚。

  对不起。舞咬住嘴唇。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读书是你供给的。我亏欠你。我会尽快还钱给你。瑞眼皮都不抬一下,专心地吃面。

  你知道我没有要你还什么钱的意思。

  我还是会还你的。瑞又重复。

  到底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舞非常难过。

  我知道你为我吃了很多苦,我会报答你的。瑞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句话。

  我不要你报答,我要你爱我。你说过你会给我幸福。舞喊。

  舞,你不觉得,我们和以前不一样了吗?你知道我在新西兰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我们不是一直通信吗。我知道你的一切。

  哈,你真天真。冬天那里冷的生冻疮,我都没钱去买一双羊毛袜子。吃三文治,我连火腿都舍不得加。还要遭受白人的有色眼光。这些你知道吗?

  天。

  舞呆住了。瑞居然这样说话。自己这些年来,省吃俭用,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看中了CD的口红,徘徊了十万八千次,还是没有买。甚至情人节,站在寒风里派发传单,都没有埋怨过一个字。所有的钱用来贴补瑞的生活费,学费。

  因为有爱,所有从来不觉得苦。以为是两个人在捱,所以再累也值得。可是瑞却以为是他一个人在捱。

  没想到他这样无情。

  不同?情况不同?他学有所成,情况突然变得不同了。

  哈,舞骇笑。

  也许,我们应该冷静一段时间。瑞说完,把方便面的盒子扔进垃圾筒。转身进了卫生间,还栓起了门。

  舞倒在沙发里,一个人偷偷哭到天亮。

  舞去公司找瑞。

  竟然看见她付首期的车子里面,坐着其他女人。那女子明亮光艳,涂着玫瑰色的口红。

  舞走近他们,敲了敲车窗。

  瑞觉得意外。摇下车窗。

  她是谁?舞问。

  我朋友。不关你事。瑞漫不经心的看着方向盘。

  要和我分手,就是因为她?

  是你自己跟不上我的步子了。和她没有关系。瑞那样的维护她。

  瑞,今天晚上我们好好谈谈。舞撇下她不提。

  呵,别浪费时间了,我们不可能了,我们回不去了。

  舞伤心的说不出一个字,眼睁睁的看着瑞载着美女,扬长而去。

  那女子,也是特别,从头到尾,都没有瞄过舞一眼。

  很看不起舞的样子。是啊,连瑞都看轻自己,别人当然也看不起自己了。

  自己刚刚象个乞求施舍的乞丐。

  可是,舞爱他,放了爱,放弃自尊,不算错吧。爱,大过天。

  圣诞和新年,瑞也没有回来。他根本当舞不存在。

  可是舞仍然死不改改的爱着他,等着他。

  舞觉得自己象个白痴。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瑞肯回来,她不介意做白痴。

  瑞突然回家了。

  一言不发的走进卧室,收拾他的东西。皮鞋,衬衫,外套,风衣,甚至袜子。干净的很,什么都不准备留下。

  舞从背后抱住他。

  别这样。瑞挣了挣。

  我有什么不好,你告诉我,我改过。别离开我好吗?舞哀求。

  对不起,舞,你所有的付出不断的提醒我,我是有负与你的。

  我没有。我没有。我是心甘情愿的。

  完了。我对你的爱,已经完了。房子留给你,我搬出去。

  真干脆,说不爱就不爱。真是拿的起放的下。

  不————我不要房子,不要钱,我只要你。

  舞撕心裂腑的痛。瑞不要自己了。他真的不要自己了。

  她是我的同学,我现在的工作也是她UNCLE的公司。她很适合我。我会尽快还钱给你的。瑞甩下这句话,走出门外。

  舞拉扯不住瑞的衣袖。

  瑞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舞听见车子启动的声音,是她付首期的那辆富康。他用她的车子,载别的女子。

  空荡荡的房子,可以听见回音。

  舞抓住门框,哭的很凶。

  一颗心开始慢慢地往下沉,沉啊沉,就是沉不到底。

  万劫不复,就是这样子的吧?

  OUT OF SIGHT,OUT OF MIND.不在眼里,不在心上。

  GAME OVER.游戏结束,句号。

  恋人,多么不堪一击,多么薄弱的名字。

  舞还是贼心不改的爱着瑞。她的一生几乎是与他连在一起的,她不能接受失去他的现实。

  她要把他抢回来。她不能没有他。她爱他。

  可是舞很傻,不明白光是自己一相情愿的去爱别人是不够的,也要那个人同样的爱你才行。

  电话有设置来电显示。舞知道那女子的号码。

  拨通了。舞好象做贼心虚的样子,怯生生地。

  喂?找谁?那边接起电话。

  是她。舞记得她的声音。娇滴滴的。

  手好象被电了一下,舞蓦地挂断电话。

  想了又想,不行,不能就这样放弃。她已经不会轻易的去放弃什么了。

  再次拨通电话。

  喂?

  你好,我是舞。舞终于鼓足勇气。

  哦。什么事。那边的女子好象并不意外。她算准舞会找她似的。

  你们开始多久了?

  我没必要回答你。女子果然厉害角色。

  把瑞还给我,没有他,我会死掉的。舞掩住嘴巴,不想被她听见自己哭。

  哈,这和我没有关系。我没有义务管你的死活。女子冷笑。

  可是,我那么爱他。舞终于失声痛哭。全然顾不了体面。

  那边好久没有声音。

  这样吧,女人心软了,瑞在我这里,你自己和他说好了。

  舞一听,大骇。自己的丑样居然给瑞知道。她现在不敢面对瑞。

  她怕瑞说出更刻薄的话来。

  她怕瑞亲口当着那个艳丽女子的面,说他不爱她。

  马上挂掉电话。

  舞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从小到大,没有做好一件事情。

  被人家利用了,还死心塌地地爱着人家。

  可是,不管怎么样,她还是爱瑞。

  犯贱地,不可救药的爱着瑞。

  舞在心里,觉得自己好轻。轻的自己替自己不值。可是,即使这样,她还是爱着瑞。

  舞病了。因为失恋,因为感情上的打击。

  从前她加班加点,一直熬通宵。第二天,洗把脸,照样精神抖擞地去上班。

  现在没日没夜地想念着瑞,心力交瘁。忽地瑞消失了,在她的生活以外。失去了生活的目标,所有的努力奋斗,爱与恨都没有了着落。

  舞整个人空荡荡的。

  象被抽干了空气的气球。

  舞熬不住,打电话给瑞。

  我生病了,你来看看我好不好?舞卑微地。

  哈,不要玩了好不好。亏你想的出,生病?哼,我是不会回去的。瑞竟然铁石心肠。

  天!舞彻底绝望了。从前是失望,是逆境。总安慰自己不要紧,那不是绝境。还可以争取。还可以赌。

  现在,瑞已经把她踢出局了。

  他竟然以为自己是装病来骗取他的同情和怜悯。

  自己真的那么贱格吗?

  自己真的那么差劲吗。

  舞钻进卫生间。用冷水冲自己的脸。

  是的,镜子里的人形容憔悴。毫无血色。别说是瑞,即使是街边擦皮鞋的,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舞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不是不相信爱情,是不相信自己。天长地久,哈,不过是小说里的事情。

  舞对一切都产生了不安。

  舞走到阳台上,天还没有完全亮。几朵血红血红云,涌动着。

  千万不要对着云起誓,因为云是最善于变化的。

  舞伸出手,想抓住一抹云。

  突然,身子失控,舞直直的从阳台上摔了下去。

  舞最终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她每天对着不同的人,唤着相同的名字。

  瑞,瑞?瑞!瑞——

  天空飘来涌去的都是云。大朵大朵的云。

  病人们三三两两的嬉戏着。

  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

  病院上空正播放《如果云知道》,一首令人肝肠寸断的歌。

  如果云知道,想你的夜慢慢熬,每当心痛过一秒,每次哭醒过一秒。

  如果云知道,逃不开纠缠的牢。每当思念过一秒,每次呼喊过一秒。

  只剩下心在祈祷,你不会知道。

  云会不会哭?

  舞,已经不会哭了。

  后记:我们的爱情总是千疮百孔。我们在爱情之外,也承载了一些责任。可是很少人愿意负责。

  呵,亲爱的,我和你们说,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爱有些恨有些哭有些笑有些闹有些吵有些梦有些话,就这样走了淡了,清醒了。消失了。

  去向哪里?

  没有人知道。背影已经远走高飞。

  只有黑夜里闪过的风,吹开我们脆弱暧昧的心的上面的灰尘。忽地某处亮了起来。悬挂起记忆的旗。没有时间的经纬,没有空间的概念。

  声声过耳,历历在目。

  爱,不爱。

(棉被人)
 
  2003-02-25 13:57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