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个性文笔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美丽的谎言

  脑袋里不知哪一根神经突然勃动了一下,让我莫名的想起小强来。小强是谁?我望着镜中迷芒的自己,我的近视眼让我的思绪如同影像一样朦胧起来,而我张脸似乎也在时光的流转中带上了不真实的印痕。倏忽而一个少年的浮现在了面前,很亲切的样子,但模糊。

  我知道记忆是不可靠的,但我仍须记忆,那怕仅是为一个岁月流逝中添着寂寞化妆的暗黑下午制造一丝生气的光亮来。犹似钱塘江潮一般的记忆虽然汹涌,但却是支离破碎的,像一片片垂直跌落地面的水银镜,每一片都显现出小强的模样。

  我就这样坐在镜前,理着花黄。

  忘记是下午还是晚上了,或者姑且是一个有着灿金落日余晖的黄昏吧。那天学校的新体育场正式落成,在学校里蛮受宠爱的那支乐队出现在了设着简易演出设备的主席台上,四围或站着或坐着观看表演的同学们,我披着刚洗过的头发,躲在一处也不知要张望甚麽。

  天空格外的蓝,偶而有路过城市上空的云,他们像一堆堆棉絮,洁白而温柔,而西边的落霞则美丽的耀眼。球场上新铺的草象是画上的油彩,好象摸一下都会掉色一般,有一些微风,那风调皮的抚着我的头发和地上的青草。金黄色的阳光照射着我所能看到的一切,我就仿佛一幅印象派油画中的一个人物,脸面都被涂的朦朦胧胧的。

  然后演出开始了,台上立着背着吉它贝司的乐队成员们,但他们都没有动静,是鼓声,先是一阵调皮而激烈的鼓声,那声音时而如雨点般急切,又时而似海潮般低沉,那其中又仿佛带着即兴的鼓花秀,更是瀑布般干净的倾泻着。直若空中的惊雷,但雷声却没有这般错落有致。

  打鼓的正是小强,我看不清鼓后面他的面庞,只依稀看到他的全身都在晃动着,好象食了药一般。我好想看清他的样子,便在体育场中四处的走动,终于,我在一个角度看到了他,头发有一些乱,眼睛睁的好大----------

  鼓声骤然停止,吉它声随着音箱传到了我的耳中,帅气的主唱开始紧握着麦克风唱着青春不变的名字。主席台上的两侧的灯球开始闪动七彩,一时诱人歌声,迷人灯色,如风一般潜入我的意识当中,便有一股愉悦袭来。

  落日黄昏,怎的忽然亮起了灯光?OH,SHIT!应该是我记错了,演出是在晚上进行的,不是下午,下午分明有一场校际足球友谊赛的。但时间的印象无碍于我清楚的记着我那时听小强击鼓时的心情。

  是的,有一种风暴的感觉。

  然而那黄昏的印象于何处呢?

  其实小强的鼓技并没有我描述的那麽精彩,只因那是我唯一的一次看他表演,所以,印象随着人和事的变化而显的夸张和扭曲。事实上,自那天后小强便离开乐队并很少玩鼓了。

  对了,我又想起了黄昏,有金色余晖的黄昏。是在学校门前的街上,有风,树上垂悬着败黄的枝叶,还有被风吹的乱响的不知何年何月何人遗失的风筝残骸。

  垂直而立的电线干上卧着一只没有名字的麻雀,它没有表情,眼珠间或一轮,冷冷的望着街上陌生而稀疏的行人。路边有一位穿蓝衣的水果贩,他坐在一张旧椅上,象那只麻雀一样澜姗的望着街上的人,或者偶而看一眼一旁那个卖烧白薯的灰衣人。

  一阵风吹来,卖烧白薯的灰衣人用铁叉翻了翻炉上的白薯,然后抬眼望了望正在食着他的白薯的两个学生,一个男生,一个女生。

  “其实我不太喜欢摇滚乐的。”小强拨着白薯的皮,对着我说。

  “那干嘛学打鼓?”我也拨白薯的皮。

  “打鼓可不代表玩摇滚啊,对了,你知道我最初学鼓的缘由吗?我小时候家住在地铁上面,每当有地铁驶过的时候,便会发出隆隆的声音,我家的地板都会随着震动,我还以为使地震呢,很害怕。后来逐渐就习惯并适应了这种震动,就象我的心跳一样。”小强微微一笑,他的唇上面有一层薄薄的懒散的胡须,我看着有点不舒服,好似缺了年轻人的朝气。

  “然后你就去学鼓了?”

  “是啊,后来有一次偶而同乐队一块玩,发现他们的鼓手太烂,才经常客串一下,其实我相对的喜欢爵士和乡村音乐。”

  “很多人注意你呢。”

  “是吗,不过我以后都没机会和他们和作了,想法不同。”小强边说着边嚼了一口白薯,那白薯肉在入他口中时有一点沾到了他的胡须上。我忍不住笑了。

  “怎麽?”

  “你胡子都沾上了,干吗不剃胡须呢?”

  小强尴尬的笑了笑,用手轻轻的揩了一下胡须,然后微微的垂着头,没有说话。

  “你看,夕阳好美!”我轻轻的碰了一下小强的臂膀。是的,夕阳的确很美,但生命更美。

  再见小强时,他的胡须已然不见了,而他的头发似乎也变的好整齐,英俊了许多的样子。那天我们在校园擦肩而过,我就那样回过头望了他一眼,刚好就看到他的双眼,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我们打招呼没有?哦,让我想想,OH,SHIT!我的记忆或者我的心理又在犯错了,我和小强在黄昏下的那些对话其实是不存在的,又或许是我在朦胧中编造的,也许是小强更换发型在我的印象中特别深刻吧,我的潜意识中总希望那与我有关,久而久之,虚构开始唐而皇之的入侵记忆。

  事实上,自看过小强在体育场的那次演出后,我根本就没有结识他,更妄谈一同吃白薯看夕阳聊天了。

  镜中的我变的越来越不真实,包括那眸子中深深隐藏的回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又轻轻的吐了出来。香烟那股独有的味道在空气中停留并游走着,我沐浴在这淡淡的烟气当中,那感觉甚或好过吸烟时的那一刹入肺快意,而那烟雾却于空中盘旋飘浮着离我而去了,象是一个星球在寻觅他们在宇宙中的位置。在看墙上的贴画时,其内容略显朦胧。

  心中的思索,是否也已朦胧?

  我闭上了双眼,忽然发现一切并非是黑暗的,闭着的眼帘恍似一块屏幕,上面甚麽都没有,甚至连黑色都没有,那又该是甚麽颜色?记忆,又是何等颜色?

  当我睁开眼时,烟雾仍在生腾弥漫着,我看到了灯光,白色或略带黄色的光,光的周围有一圈淡淡的七色虹圈。而烟雾则是一种淡灰略蓝的漂渺色,仿佛有,又仿佛无,就象冬季浮空的灰尘。

  是的,是冬季,因为只有冬季才会有卖烧白薯的,才会有孤单麻雀的记忆。我是在吃烧白薯,但不是和小强在一起,而是小丽。那是一个阴冷的冬日,天是灰暗的,没有夕阳,树上悬垂着欲坠未坠的枯叶。

  “你留意过那个乐队的鼓手吗?”我抱着白薯问小丽。

  “小强吧,他离开乐队了,好象是为了他女朋友。”小丽很八卦的说。

  “你怎知道?”

  “我哥跟他同学。怎麽?看上他了,没机会的。”

  “他女朋友漂亮吗?”

  “没你漂亮,不过小强很专一,要不会为了她放弃乐队?”

  “别损我了。”我抿了一下嘴,心下很是不快,阴沉沉的天空无语,冷风和灰色的一切掩盖了烧白薯的温度。烧白薯的灰衣人冷冷的望着不知明的一处,而驻足电线上的麻雀也拍翅飞走了,天寂寞的要下雪。

  吃晚饭时那雪便降了下来,我感到格外的冷。回到宿舍后我便呆呆的望着窗外飞扬的雪花,心中无端的想着一个少年,他有着零乱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白白的脸。在当晚我的睡梦中,我看到了春天的阳光和男孩女孩的微笑,只是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稍后的一天,我在校园同小强擦肩而过,我特别的望了他一眼,他似乎也瞥了我一眼,那一刻我感道自己仿佛处于文艺电影的慢镜中一般,单位时间被无形的拉长,一切似乎都变成了黑白色,抱括我的心跳。

  他的头发已经很整齐了,我突然想喊他,但喉胧却似被梦魇住了一般,如何也发不出不出声音来。

  这个冬天我有两个愿望,一个是春天的到来,另一个是能够结识小强,这两个愿望都能使我在这冷冷的空气中感到心头有一丝丝温暖。

  小丽说在周末的舞会中也许会见到小强,在那里陌生人最容易变的不再陌生,但在那里得到的印象也最容易忘记。我想我是不会忘记的,倘真的有那邂逅的话。第一个周末我们没有见到他,尽管我穿上了我最漂亮的衣服,我坐在一个角落里,望着小丽和同学们舞动着别样的舞姿,我和灯光一样茫然。

  寂寞在舞中消逝,漫漫乐韵交替,在第二个周末,我们见到了小强。他穿一件咖啡色的衣服,他跳起舞来身体总是微微的向右倾着,不知道为甚麽。我便笑着看,四处乱的紧,我却觉的很安静。

  一曲终了,大家都停下了舞步,小丽跑过来拉了我走向了小强。

  “小强。”小丽喊了他一声。小强站起了身子,稍带迷茫的看了看我们。

  “不记得我了?我是吴祖辉的妹妹。”

  “是你。”小强咧嘴笑了笑,露出两排牙齿,而我在尽力的回忆他以前的模样,一切变的模糊与零乱,我无法对比出有甚麽变化,便只觉的不一样,从前的印象本就不清析,而在灯下那印象就更依稀了,我怀疑他是否曾经蓄着小须留着乱发了。

  “这是我的同学,端木文静。”小丽指着我对小强说。

  “你好。”小强的目光移向了我。

  我想伸出手同他握手,但又看不出他的意思,一沉吟间,又一曲开始了。直到舞会结束,我再未和小强说上一句话,小丽很早就回去了,我一个人踏着路灯回寝,带着丝丝愁肠,感到夜色倍冷。

  那个冬天的雪特别多,我一改我总是在宿舍听张国荣的习惯,开始喜欢上在雪下漫步,因为我总是希望在不经意间能够看到小强,那怕只是远远的隐窥。那一日,我看到小强提着暖瓶去水房打水,便急忙跑回宿舍将暖瓶中的水全部倒掉,然后奔向水房。

  地上滑的很,我一不小心滑了一交,好在有一些积雪,水瓶才不致摔烂,但当我忍着腿痛来到水房时,那里已是空无一人。天空的雪花漫漫轻舞着,水笼头里滴出的水滴使空气中的气态水液化而成一团团白气,融化着飘于空中的落于斯处的雪花,我呆呆的立在一边,浑忘了接水。

  而眼泪,就那样不知觉的淌了下来,冰凉着我的面颊。

  那是个星期天,我独自登上了宿舍的天台,站在楼顶的边缘望着校园的景色,骤然想起一位闹革命的领袖写的一句诗: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我的心也便飘到了这苍茫的空中,雪意中,似乎永远也没有着落。

  然后学校的广播响了,散步于校园四处的音箱唱起了歌,歌声被楼顶的风吹的东飘四荡,就在我无意的一瞥间,我又看到了小强,他站在一个角落里,旁边有一位短发的女孩,这女孩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的面孔。

  仿佛是一场争吵,时而激烈,时而缓和,都在那寒意下的呵气中,刚巧一首张学友的情歌从雪意中飘过,荡进了我的耳中,在歌声的催化下,角落里的情侣拥在了一起。我忽的鼻子一酸-----

  眼泪射到了空气中,透过泪珠的折射,我伥然的看着这一出听不到对白的变了形的缠绵。我爱上了宿舍的楼顶,我在这里看到了许多真真假假的悲欢离合,象是在看一部部爱情默片。内里面没有一出是关于我的。

  终于一天,我看到了小强同那女骇的分别,他们仍是在争吵,一段时间后,女孩扭过去了头,小强去拉他手臂,但被她挣脱了,然后女孩便慢慢的离开了他。小强一动不动的望着女孩的身影,我则一动不动的望着他。一阵子后,我冲下了宿舍楼,,但我来到那角落时,小强已没了踪影。

  我漫无目的的在校园游荡,走啊走的走到了体育场中,和往常一样,这里是灰色的天空和被雪覆盖着的球场,几无一人。我踏着吱吱响的雪漫着步,想起体育场建成时小强的鼓声。

  当我停下脚步时,发现我已经在雪中踏出了一个“强”字,骤然一种羞意袭上心头,我赶忙用脚去涂掉那痕迹,就在此时,我听到了一阵激烈的鼓声。

  我怀疑那是幻觉,但那声音却分明从一个方向不断的传来,让我清楚的感到耳膜的震动,于是我便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主席台下的地下室。那个乐队是经常来这里排练的,只是这个时间他们通常是不在的。

  当我走到那地下室的门口时,顿时有一些情怯,我的左脚和右脚在交战着,谁也说服不了谁。我该不该去推那扇门?这是一种至今回忆起来我都感到甜蜜的煎熬,门的另一面那鼓声正电话铃声一般的催促着我,让我的心格外零乱。

  当我终于走到门前决定伸出手去畅开心情时,鼓声却忽然停了,我猛的一楞,已摸到门的手也骤然停住。门从里面打开了,我和启门而出的人打了一个颇近的照面,在二分之一秒内我和那人的面孔相距不超过十厘米,我看到一双好大的眼睛。

  二分之一秒后,我看清楚了:薄须,乱发,大眼。

  “你干甚麽?”小强冷冷的看着我。

  “我?没甚麽,你在敲鼓?”我总是没有谴词造句的时间。

  “不,我在练琴。”小强微笑着诘了我一句,便从我身边离开了。我想他是在笑我傻,但他何时又留上了小须并乱发呢?

  OH,SHIT!那是为何?记忆,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没有解释,我只记得我当时呆站着原地不动,便是一个雪人一般,直到雪停了,太阳出来了,雪化了,黑夜,白天,又黑夜,又白天,然后大地醒来,河流解冻,柳枝发芽,春风拂面,万物复苏---------

  我记得那个冬天我曾有两个原望,一个是春天的到来,另一个是结识小强,而我在一迟疑间,这第一个愿望便实现了,春天的到来,也意味着冬天已逝去了,因为他们永远也不会同在,就象财富到来的时候,青春便逝去了,而拥有权力时,爱情也便随之消散。

  那我的第二个愿望呢,实现与未?又有甚麽区别呢?思绪象蒙太奇一样把我从回忆中带到了现实,是的,无论真实与虚幻,无论喜悦或哀伤,无论短暂或久长,无论如何,都是记忆。就象无论明媚或者阴郁,都是春天。

  在这个春天里,我不止一次的站在学校的体育场前,望着踢足球的男生们。几乎每次都是黄昏,都有着金色的余晖,在那澜姗的阳光下,踢球的人们和人们脚下的青草,都散发着勃勃的生命气息。

  我仍是寂寞的,寂寞着小女生的意淫,小强依然是我心中最温暖的影子。尽管,他太朦胧,太遥远。

  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一次春游,那是一种民间性质的报满N个人数为止的出游活动,谁都不愿在平淡中度过这寂寞的春天,也许,越陌生越期许。

  大客车极是颠簸,我靠在座背上,混混欲睡着行程。

  “端木文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了双眼,然后看到了小强。

  “还记的那个周末舞会吗?我是小强。“我微笑着看着他,没有说话,不过我感到我的笑容很灿烂。

  小强也是一一个人报的名,于是我们结成了旅伴,一同爬山,一同涉水,一同在风景中留下微笑。在山顶上,我们披着绿棉衣坐在一起看日出,我恍惚间看到一只大鸟在清冷的空中飞翔,当我回过头看小强时,发现他神色有些忧郁,不知在思索甚麽。我没有问他,好在日出的一刹那,他笑了,我也笑了。我们相视而笑,在这绝顶巍峨的早晨。

  回到学校后,我对小强说了一句令我感到后悔的话,虽然我也不知错在哪里。

  “好想听你敲鼓。”我当时这麽说。

  “我不会敲鼓啊。”小强迷茫的望了望我,然后带着莫名其妙的眼神离开了我。

  过了几日,我在宿舍的楼顶上看到了小强同他的女孩又在一起了,仍是在那个角落,仍是那般的相拥,仍是张学友的情歌。天空万里无云,远处是林立的建筑,当我又要借景流泪时,一架客机从我头顶横空而过,巨大的声音掩盖了我所有的心情,当飞机飞过后,我忘了一切。

  有一天,我做了个梦,好似是在数学课上睡觉时梦到的。梦中许多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同时出现,他们在做着我平时都看不到的事情,我似乎很开心,但梦中似乎由找不到我自己。

  小强出现在了梦中,他在一个台子上孤独的敲着鼓,眼神很冷漠的看着镜头之外的我,而台子下则是各为其事的其他人,有初中的同学,有我远方的表妹,还有图书馆的老师,还有小强------

  不错,台下的人群里站着另外一个小强,他也在朝着我笑,而他的女友也站在一边。我楞住了,然后镜头定格,因为数学老师分明就站在我课桌旁,和蔼的望着我的腥松双眼。

  而我仍在发楞,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拼命的倒镜,搜索,那体育场上的演出,那舞会上的相遇以及以后种种,我终于不能再欺骗自己了,不能让烂透的记忆去胡乱虚构情节了,不错,小强根本是两个人,一个永远在敲他的鼓,而另一个则永远在同他的女孩分分合合,他们都不关我的事-------

  OH,SHIT!我还虚构了一个小丽,她是不存在的,她的出现仅是为了串连故事,我和她的那些对白,岂非就是我心中的自言自语?。那麽,到底哪些才是真实的呢,我还记得吗?

  我没有编小说的能力,我只能胡乱的记得一些旧的片段,或许,曾有过两个男孩在我曾经纯洁而寂寞的心中荡漾过,但我真的记不清谁是谁了。

  无论如何,那都是美丽的回忆,就象是一种旧香水味,虽然人们都不再用它了,但偶而闻起,还会感到它曾经迷人的清香。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已经借着故事将手中的香烟抽完了,同学们,你们手中的烟抽完了吗?

(阿七seven)
 
  2003-02-25 13:57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