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信笔小札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书包

  今天早上上班,下楼后,看到隔壁的小保姆带着孩子上学,孩子身后是一个硕大的书包,几乎有孩子2/3高,粗粗的,好像装满了东西,显得很吃力。摸摸自己的肩膀,昨天晚上加班,把沉沉的笔记本扔在办公室了,感觉很轻松。肩膀上少了东西,总觉得很别扭,去单位的路上,就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书包了。

  我的小学在农村上的,三年级时候,有了属于自己的书包。在此之前,我一直背着母亲用帆布缝制的书包,很粗糙。我三年级的那个书包是草绿色的,上面还绣了一个鲜红的五角星。每天早上,我都会很小心的审视一下,担心前天晚上做作业拉下课本或作业本。那个时候,一本算术一本语文还有一本自然,就是三年级的所有课件了,外加一个文具盒和几个作业本,就是书包中的全部家当,背在屁股上,跑起来,晃荡晃荡的响。

  我们家靠学校很近,听见学校预备铃声,我才磨磨蹭蹭的在母亲的唠叨下,背上书包,撒开脚丫子,口中嚼着煎饼和大葱,一路狂奔到学校,书包在屁股后边,几乎被狂奔的身体拉直了,也就没有响声了。路上也有一些同样狂奔的伙伴,大家也不说话,顾自的咽着口中的粗粮,喘着粗气,低头狂奔。秀气的女生则文雅的用一只手在屁股上护着颠起的书包,迈着细碎的脚步,跟在我们的屁股后面,跑的气喘吁吁。放学了,屁股上晃荡的书包四散在曲折的乡间小路上,男孩子去田间晃悠了,寻找属于自己的乐趣,掏鸟蛋、捉水蛇、偷花生、烧蚂蚱、钓大虾去了;女孩子则寻找自己的母亲,在庄稼间拔青嫩的莠草,回家去切碎了,做猪食。晚上,是一例要拿出书包中的书本,乖乖的写作业的。

  书包没有特殊的装饰,除了五角星,每个人都有的,不象今天的书包,功能齐全色泽鲜艳五花八门。春节回家,给小侄子带了一个耐克的小书包,他气鼓鼓的嚷了半天,非要在批发市场买一个硕大的书包,挎在背后。没有办法,只有答应他,结果按照他的意思,买下书包后,发现他几乎可以塞到那个书包中了。看着他乐得欢天喜地,我一时无语。今天的书包中,已经不仅仅背着书本了,还有自己的玩具、营养品、各式的参考书等等,孩子的肩膀被压得窄窄的、低低的,明显的不利于身体发育。不知道是文明进步的结果还是社会前进中潜在的一种悲哀。

  小学时候的书包,还是一个百宝囊,可以盛放青青的杏子长满毛刺的黄瓜淡红的西红柿,甚至还可以盛放水中的鱼。秋天以后,田野中好多的河流干涸了,水中悠闲自在的鱼就露出自己的脊梁盖,在水中悠闲的游动,不是划动残存的混水,激起阵阵的声响,吸引我们光着脚跳下去和它们较劲。有一次,我背了整整一书包的鱼回家,却发现自己的书本全部丢在河边了,被父亲用鞋底教训一顿之后,拿着手电,和父亲一起到河边又找回课本,书包是废了。

  中学,爱美之心日益增加,明显的体现在书包上。随着家境日益改善,各式书包成了肩头的常客,而且随着书本的增加,书包的容积也悄然的发生变化,变化的中心是实用。样式、功能的变化,使得学习的压力也逐步的增加,河流、田野、村庄渐渐成了一种甘美的想象。

  上了大学,就没有书包了。上课的时候,夹着书,别里科夫一样,缩着脑袋,压着书本在后排的课桌上睡觉。书包,也曾经买过几次。大一那年,出去旅游,买一个双肩的书包,背着吃的。放寒假回家,计算着带了很多书回家看,结果回来的时候,书是全部带回学校了,却一页都没有看,而书包则彻底的丢在家中了。还有,就是为女友买书包,晚上自习的时候,有她背着书,自己也乐得逍遥自在。先把她送到自习教室,自己就出来和兄弟们喝酒或者闲逛、聊天,坐在热闹的地方看女孩子,下了自习,到教室中,把女友接回,送到宿舍楼下。考试之前,还要指望女友背着书包占座位,好好的预习功课呢。没有书包的大学,成了现在最怀念的宝贵时光,现在还经常在梦中考试不及格,担心拿不到学位证书,找不到工作呢。梦醒后,擦去满头的大汗,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成了一个社会闲杂人等了,是一个需要整天背着书包的上班族了。

  上班后,配备工作的笔记本,沉沉的,背在身上。为了体现自己的工作形象,除了在个人形象上加大投入外,也给笔记本换一个轻便、时髦的外套。白天,在办公室,先把笔记本包珍重的放到工作间,蜘蛛一样趴在笔记本上织网,罗列工作邮件,挖空心思的工作,晚上回到家中,就彻底的放松下来,将笔记本包随意的一丢,在文字之间寻找丢失的岁月和情怀,释放一天的压抑和沉闷。

  背包很值钱,超过我初中三年的学费的总和;书包内的笔记本里有公司的很多机密资料,不敢随意的丢失;背着这样的书包,才能完整的领到薪水,满足生存需求。笔记本其实也不重,1.9公斤,小时候捉的一书包的鱼,肯定超过这样的重量,从三里外的河边背到家中,一点不感觉到累。但是今天,背着书包,坐轻轨从西直门到回龙馆,在身上,却觉得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不久的明天,我还不知道,该背着怎样的书包行走。

  那明天的明天呢?

(永昌)
 
  2003-02-25 13:57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