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个性文笔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随波逐影

  数十年如一日。

  我坚持不懈地做着无数个大同小异的梦。

  在这些梦里,我总是千回百转地走在一条先于我记忆存在的乡间小路上。我总是起劲地跑着跑着,追着前面的一个忽隐忽现的不确定的影子。

  影子的神秘性极大地固执地刺激着我旺盛的好奇心。他是谁呢?或者是什么呢?前世的未遂的心愿吗?一个定义不够完全的概念?还是,我的仅仅形而上的白马王子?

  在梦里我总是追得很累。即使醒了,因为惯性的作用,我仍要小跑一会儿才能停得下来。这样的一个过程无疑是相当物质的。而我们清楚地知道,物质的终极指向是精神。

  也就是说,当我彻底醒来的时候,不再是行为指导思想,而是思想支配行为。

  两者都是累活儿,不过日夜交替,倒也不觉得。就像长久站着时,间断性地转移身体的重心--从左脚到右脚,再从右脚到左脚。

  轮回在两腿之间进行。

  和办公室的同事们谈梦的时候,我们总是有许多的共同语言,比如我们都痛恨日本鬼子,所以梦里头尽是巴格呀鲁;比如我们都看多了恐怖片,所以梦里头都是僵尸女鬼;比如我们都渴望身怀绝技,所以梦里头总是凌步青云,叱咤江湖……

  梦成全了我们的需要我们的一切。

  在梦里我们为自己鼓掌,为自己流泪。走出梦境,一切残缺如初。

  二

  汪域在跳崖的前一天晚上一定是做梦了。

  我确定。

  但谁也不能确定汪域为什么活得好好儿的,突然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躺在殡仪馆里--面容清癯,神端容寂,一副如归的模样。校长念悼词的时候声泪俱下,底下人听得一片唏唏嘘嘘,女人们把手绢都擦湿了--天下好人为何总是短命?

  说实话,直至那天我才算真正认识了汪域。我就站在水晶棺材的旁边,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仔仔细细地端祥一个男人。曾经毫不相干。

  我竟然一滴泪都没有掉下来,有点可耻地铁石心肠。

  半个小时后,这个大男人就成了父亲手中的一盒骨灰。

  我们从殡仪馆鱼贯而出。太阳灿烂得很。

  大家的日子重又变得津津有味起来。

  我曾在梦里千方百计想让自己死掉,如此,我就可以安全地轻易地出入于另一个未知的世界,体验并验证一下蒲松龄笔下的阴间。我在梦里费尽心思,可就是死不掉。

  我为此极为困顿。

  不过,我人生的终极目标在这一天倒是信誓旦旦地定下了,斩钉截铁的两个字:

  活着。

  毕竟,一捧骨灰实在叫人看了心寒。

  关于汪域的死,后来有了好几个版本的传说。

  其一,鉴于他平常总爱研究耶酥基督释迦牟尼,估计是参禅太深,看破红尘,于是义无反顾地奔极乐世界去了。也就是说--自杀。

  其二,看他与人为善,热爱事业,要求上进,生活态度虽不算太积极,也还说得过去。于是有人估计是他自己爬山时不慎失足摔下去的。也就是说--意外事故。

  其三,玄了些。猜他说不定暗中跟某人结了梁子,或无意得知什么什么阴谋,什么什么内幕,结果被人暗中挑了。也就是说--谋杀。

  不过,公安局可从没来查过,传言也就慢慢灰飞烟灭了。

  汪域的老婆把肚里怀了五个月的孩子给做了。听说一年不到又嫁了人。

  汪域在这个世界上轻而易举地消失了。可他的模样却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琢磨他一定是做了什么梦,那个梦圆了他从前所有的梦,或者那个梦无论如何也继续不下去了,梦断了,他的路也就断了。可他还想走下去,于是就滑进了深渊。

  无疑,自杀更适合于他。

  也更合乎我丰富的想象力。

  三

  跟汪域他们一块儿来的还有苏苏。

  这个女人最爱在白天做梦。

  男人的一个回眸,一个微笑,足够让她梦上几十分钟甚至几个小时。她启动所有素材库,剪辑拼凑,一个个以她主人公的凄美绮丽的故事便可新鲜出炉。

  年仅22岁的她早已是烹饪LOVE STORY的高手。努力一下,她完全可以成为第二个琼瑶或席娟。

  然而,她没有成为琼瑶,一年后,她出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同样愕然不已。

  据说她是被骂走的,原因是勾引有夫之妇。

  男人老老实实地跟女人交代了一切。

  于是一切罪过都转嫁到了苏苏头上。女人的跑巴跑到哪里就说到哪里,恨不得将苏苏的罪行诏告天下。

  后来苏苏不声不响地就不见了。

  于是关于她的下落,又有了好几个版本的传说。

  有人说她下海经商,从跑小买卖做起,凭着几分姿色和媚惑人的本事,连坑带拐地,如今已成为百万富姐了。想要跟她结婚的男人,排队等着呢。

  有人说她走投无路,于是入了青楼做了名烟花女子,在南方的某个城市红遍了天,想跟她睡个觉得成百上千的,身价高着呢。说的人面露鄙夷,听的人心生艳羡。咱们累死累活一个月,她两腿一叉就挣到了。

  还有人极尽惋惜地叹道,如此貌美女子竟下嫁给了个同门师兄,素衣布鞋,粗茶淡饭。孩子一生就成了残花败柳,皮肤黄了,身段粗了,嗓门也哑了。可悲啊可悲。

  一个女人因为出走而使身世平添了几分传奇,然这样的梦我是不敢做的。灰姑娘碰见白马王子,那只是未成年少女的童话故事而已。

  一个女人从别人的嘴里了解另一个女人,自然是失了真的,斑驳陆离的。

  然却因此而成为我意念中的神秘女性--尖挺的鼻,瘦削的脸颊,一双洋娃娃般水亮的大眼睛。

  只有女人与女人,才能惺惺相惜。

  我羡慕苏苏。

  一个敢于走出梦厣的女子

  我依然在梦里孤独地追逐着那个影子,醒来后一如既往地循规蹈距,随波逐流。

  四

  黄胜杰是方圆百里的绝对才子,拥有郭富城的形象,郁均剑的歌喉,陶金的舞姿;会弹钢琴,吹笛子,拉二胡,敲击爵士鼓。一位资深音乐教授曾夸奖他是百年难遇的音乐全才。

  遗憾的是,他有才但无门。毕业后竟发配到了一所乡村中学,在沦落了五年后总算调进了城里。

  他的到来令我们学校盆壁生辉,搞演出,拉赞助,办培训,争创收……学校的知名度与他同时,水涨船高。

  一时间,美誉、盛宴接踵而至。谁都以为,他是会有一番大作为的,比如进市歌舞团,或者到电视台,退而其次,管理文化站。总之,前途无量。

  谁能想到,两年后,他竟成了街头的疯子。见到女人便迫不及待地裸露自己的私处,并且嘿嘿地淫笑,斜眼、抽鼻、淌口水。

  从前的万人迷,如今变成了万人唾。

  曾经的偶像在我的眼前一点点地肢解分离、飞溅消失……我努力地尝试贡献出一点微笑给他,他把我的目光误解为青睐,袒露得越发得劲。

  在疯之前,他已经偏激得像暴躁的自来水管。美誉就像晶莹闪亮的肥皂泡一样在面前玄妙地消失;承诺则像雨后屋檐的积水,太阳一晒便蒸发得无踪无影。他依然贫贱地抽着牡丹,喝着红星二锅头。他痛骂当官的都是画皮,有钱的都是狗屁。他骂出去的话立刻句句都起了作用,孩子流了产,老婆下了岗,他又重新被扔回了荒郊野外。除此以后,他还享受了一顿丰盛的临别馈赠--几个蒙面大汉的围欧暴打。

  谁说恶有恶报,这个世界,人越恶活得越滋润。

  至于黄胜杰为何落得如此下场,传言版本有三:

  一为遗传。他的母亲就是疯子,而他的偏激、易怒、好胜、不甘沉沦等等,则加速了他发疯的进程。因此,无论受不受打击,他是注定要疯的,只是早晚的问题,这使众多的头头脑脑很是挽回了一些面子;

  二,搞艺术的通常神经脆弱,发疯是有历史渊源可究的,诸如凡高之类,这是某一方面才能的超常发挥所带来的负面作用。这一种解释多少为黄胜杰挽回了一些面子,至少承认他还算个才,他的发疯是很客观的事实;

  散播第三种传言的人肯定港产片看得太多,说是他为一绝色女子犯了情痴,而那女人竟是白道掌门的情妇或黑帮教主的马子。结果私情泄露,棒打鸳鸯散,于是,一气之下便犯了傻。

  无稽之谈。

  他如果当初不把希望完全寄托于某个长啊什么的,也许可以改写人生。

  可是他疯了,跟着人生就完了。

  尽管他依然活蹦乱跳,噫噫啊啊。

  他一定在梦里将城堡垒得过高,却没及时找准现实的支点,重心不稳,自然功亏一篑。

  所有不正常的人,都是爱做梦的人。

  我冷眼旁观,心中发怵。我因此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在公众场合满脸堆笑,该表态的时候左右旁顾而言它。

  学校里的人来的来,走的走。

  校长说,这地球上离了谁都照样转。

  他说得对极了。

  谁都别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五

  我从不敢告诉任何人有关我梦中的影子的事。生怕不同版本的传言同样COPY到自己的身上。

  我开始信仰佛教,与世无争,与人为善,四大皆空,无为而无不为。

  所以佛教是很正当的安全的教,所以我开始对一切泰然处之,宽容大度。比如同事通奸、朋友背叛、丈夫有外遇、领导相互扯皮。比如工资少、待遇低、房子小、地段闹、上班挤公交、出游没钞票。

  我恨死了活着。

  同时,我又爱死了活着。

  人生短暂,何必自我折磨。

  28岁时我已换了四家单位。一个比一个好,就像长途旅行,汽车转火车,火车转飞机,稍许周折却毫不费力。一个轮回下来,我又站在新的起点上,考进了一所著名的学府,重做学生。

  我们自身就是一个金矿,只是还需要掌握一些专业的淘金术。

  我觉得我离那个梦的影子越来越近,但我走走停停,并不着急。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当它转过身体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从从容容地直面并拥抱着它,一同躺进坟墓。

  凡事为何非要去求结果,付出什么为何非要讨来回报。一切不必做假,亦不必当真。何不让自己活得像一条鱼,在梦境与现实之间游刃自如,尽情享受搏击水浪的快乐。

  我现在上海,我宿舍的后面就是喧杂的金沙江路,我总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逛街时还总是迷路摔跟头。我听不懂上海话,吃不惯上海菜,闻不惯上海的味道。但我知道不久我就会适应一切。

  不久,我的打扮就会很时髦,我的思想就会很前卫,新的我会蜕壳而出,晶莹璀璨。

  我会日益长成一颗大树,枝端连接着我的神经末梢。

  最重要的是,我依然活着,并且努力让自己幸福!

(艾-文)
 
  2003-03-13 11:17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