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都市弦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思念人之夜

  ⒈分手的那一天

  他看着她出来,小猫一样的轻手轻脚地下楼,寂静的路灯使她身影柔和。那一瞬间,他在她的美丽之下缴械投降。他吻她,她想避开,但是他还是用手臂圈住她,一边吻她一边嗅着她脖子上干净的素香。他的灵魂在深渊力奋力的嚎叫,让人窒息的情欲几乎快湮没他。

  她用手轻轻的推开他,最后一个手指离开他肩膀的时候,手腕俏皮的垂着。他才看清她化了妆,很淡,显得她新鲜可人。她的指甲是欲滴的红,如同是在交错的时空中流淌的血液。恍惚间他以为她变成了大半个世纪前的那些舞女,冷艳暧昧,性感撩人。而忘记了她只有17岁。

  他想和她四处走一走,离她家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有个小篮球场。她拒绝了。

  熟人太多,她说,会说闲话的。

  他拉她的手,想把那些凉丝丝的红指甲攥在手心里。

  她避开了,爸爸妈妈都在楼上,随时可能下来。

  他想和她做爱,就一次。

  尽管那时侯他自己都不大明白做爱是什么。但是他一直想,想的快要发疯。他觉得自己的爱在体内四下乱窜,缺乏归依感。

  但是她永远拒绝。

  那晚他们分手了,她离开他的时候走的飞快,没有回头看。

  你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尤其当你身在其中的时候。

  ⒉思念人之屋

  爱情从沉睡中苏醒的那一瞬间,满屋子都是寂寞的红。

  我半躺在床上,双目定定凝视暗红色底纹的天花板,我想此刻自己的样子一定呆滞可笑,但是这小屋里除我以外再没有别人,呆滞也罢,灵动也罢,都是我一个人的。

  我茫然若失,苦苦思索前事,不记得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准备到哪里去。

  “Who am I?”

  有个声音这么轻轻的问了一句,就逐渐在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慢慢的走远,我听不到脚步声,只听到那沉重的呼吸声贴着走廊的墙壁游走。然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寂静包围了一切。

  我是谁?

  天花板的纹路迷宫一样错综复杂,当人注目其中的时候,似乎连思维都被吸引进去,确切的说感觉整个人都被这天花板吸收进去,人变成了粘稠的流体,天花板则成了漏斗。我不敢再看,紧紧的闭上双眼,但是脑子里已经浑浑噩噩,身体轻飘飘的像在夜晚的冷风里随波逐流的羽毛。

  我是谁?……

  ⒊断章

  和小叶分手以后,我有七年没有再看见她。

  有时候我觉得奇怪,她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按理这七年总有碰面的机会。但是我们真的再也没有在街头遇上过,一次也没有。原来两个人缘分尽了以后,即使是身在同一个城市,也再无缘遇见彼此。小叶好象不是确实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她只存在于那些传言里,像个虚无的影子。

  “那个小叶大学毕业找个了留学生,你知道吧。”

  “不知道。”

  “我记得你们俩以前挺好的,后来怎么分了?”

  “你这么说忒八卦了。”

  “你不愿意提起往事,可能是你还在乎她。”

  “我操……,喝你的酒吧。”

  有时候你得学会保持沉默,因为你爱错过一个人,就得老实的忍受嘲弄。盘问者总能找到你很软弱很痛的地方戳下去,你别无办法,只有忍耐。

  整整七年的忍耐让我变得很沉默,我学会了在黑屋子里一支接一支的吸烟,但是我没有再吻过女孩。

  “我不会接吻,只会做爱。”欢爱过后,我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对这个世界厌倦之极,包括身边的女孩。

  我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些朋友,但是我通常要很吃力的才能一个一个的想起他们的名字,他们和各自喜欢喝的啤酒联系在一起。我不喜欢喝嘉士伯的那票人,我在心里认为他们土的掉渣。我喜欢把各种啤酒混在一起喝,也许有一天我会开一家专门卖调和啤酒的酒吧,让所有的人都来品尝一下那些复杂的味道。我自己就是从学会品尝啤酒开始,学会品尝人生的。

  “你知道有个人也喜欢像你这样喝啤酒。”

  我不问那是谁,因为我知道,那是小叶。阿铁和小叶这么相象,却维系不了爱情。

  ⒋关于阳台

  我已经在这房间里待得太久,想呼吸一下新鲜的夜风,阳台上的风若有若无,必须闭上眼睛仔细体察才能感觉到风的存在。

  这真是一个让人感觉局促的阳台,又窄又小,阳台下是雄浑无边的黑暗,就好象是永无尽头的深渊。我缓慢的涂指甲,我喜欢把它们涂的像流动的鲜血。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兴趣去追究了。

  甚至那阳台下寂静的黑暗里传来的古怪声音我都已经不在乎,那些声音像是野兽在哀鸣着舔身上的伤口。我守在寂寞里,怡然自得,不计较前世与来生。

  再远一点的地方有一条灯火通明的高速公路,那些黑色的小汽车在我眼前飞速的穿梭,却依然是悄无声息的,仿佛是悬浮在空气中一样。

  我被这样不协调的夜景包围,开始觉得不对,却又无法说出哪里不对。

  看着自己涂红的指甲,我灵魂深处的某个地方被刺痛了一下。

  回忆已经开始一点点的回到我快生锈的头脑里,好象是透过厚重纱布露下的油。

  我依稀记得十七岁以前的事情。那一年我爱过一个人。他不是我唯一爱过的人,但是我清楚的记得他。

  我记得他说话的语气,他说阿铁和小叶永远都不会分离。

  ⒌十三以及其他

  很久都没有人和我提起小叶了,我只知道她半年前和一个留学生打的火热,并且准备追随他远渡重洋。

  她能做到,而且一定是个聪明贤惠的妻子,能抚养漂亮可爱的孩子。

  我想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但是接着就没有消息了。以前每个见到我都会有意无意的提起小叶,但是现在没有人再提起她,仿佛大家都把小叶给忘了。

  她真的是移民了,不但在形式上离开了这个城市,干脆也从人们的思维和记忆里彻底的搬走,不留痕迹。我了解小叶的脾气,她是那样决绝的女人。

  我故意去那些她经常去的地方,其中有一家叫“卡萨布兰卡”,我和她一样,喜欢坐正对着电视机的位置。通常这时候寂寞就像一只无聊的蚊子,你不用酒瓶子拍死它,它就讨厌的吵个不停。电视机里面不停的播放老电影,声音已经消去了,但是无关紧要,我背得出台词。我喜欢女主角天真的表情,很用心的说我爱你。

  我在心里想象她说这三个字的候的语气和声调,心里由衷的感觉到寂寞。这年月没有人再这么虔诚的说谎,真是个乏味透顶的年代,埋葬梦想。

  那个位置是十三号桌,坨地位,晦气的。他们说。坐久了难免倒霉。

  呸!

  我能想象出来小叶坐在这里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定一边看电视一边回想那些热情的对白。她就是那样的女人,时而冰凉冷漠,时而热情如火,让人捉摸不透,又恨又爱。

  小叶还经常来吗?我忍不住问。

  很久没来了,你认识她?

  不……,不太熟。

  酒的味道开始变得很怪,我默默喝酒,醉眼朦胧的骂人,他们一定以为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酒鬼。是的,我是。

  ⒍突然找回的记忆

  我不知道,这段突然回来的记忆会在我的脑海里保留多久,也许下一秒钟我就会把这些记忆再度遗忘。因为我记得他的每一个手势和表情,却偏偏想不起他的名字。以至于我开始怀疑这段回忆本身的准确性。

  我想把这些记忆写下来,但是我的我的房间里没有笔,只有口红和比口红更红的指甲油,比指甲油更红的床单。

  一切都是红色的,沉寂的红色。

  回忆在红色里滑行,留不下痕迹。

  父母责令我必须和他分手,一个十七岁的我只能妥协,我无力和命运抗争,因为我知道即使争取到了,结局也不一定就是美好。

  我生平第一次化了妆,想掩盖我连日的泪痕,我指甲鲜红,像是流动的鲜血。

  父母在楼上看着我和他分手,我不用回头看就能感觉到他们停留在我后背上刺痛的目光。我很想说自己依然爱他,我说不出口,怕他觉得我虚伪。我说了很多话来暗示他,希望他能明白。但是那个他满脑子情欲,只想和我做爱。我们分手了。

  从分手那刻开始,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只记得分手的时候,我不忍回头看他的脸,一直都没有回头。

  那时候我爱他,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依然爱他,你知道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女人的容颜与心,也包括爱与不爱。

  ⒎突然得到的小叶消息

  关于小叶的消息突如其来,我像是站在摩天大楼的顶上触摸闪电的驴子,乍听到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变得慌张滑稽。

  突然之间很多人都在谈论小叶,每个人都告诉我事情的始末。

  其实很简单,小叶出国了,但是坐上了一架命里注定要失事的飞机。

  我不关心她怎么离去的,我只记得她离开我的时候并没有回头看我一眼,可是我现在依然爱她,你知道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但改变不了爱与不爱。

(范阿铁)
 
  2003-03-13 11:17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