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那时花开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花瓣雨

  在异乡的许多个夜晚,她都会恍惚而清晰地做起同一个梦。梦中有漫天的花瓣飞舞,在一瞬间飘零,像流泻了一地的雨水,缤纷,绝美,花香四溢。然后她就从睡梦中惊醒,醒后又想起在故乡的那个男孩,和他们一起看过的最后一场花瓣雨。

  竹马沙沙的童年时代,和家明在一起的时光是倪裴回忆画面里唯一的安宁与甜美。

  在倪裴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倪家是不完整不幸福的。做海员的父亲每年只出现2个月,然后留给她们母女俩余下的寂寞而漫长的十个月,整整三百天,见不着他的面。只在过节的时候,会收到他从不同的国家和城市寄来的漂亮卡片、礼物。

  在长年累月的孤守中,母亲渐渐成为一个神情漠然让人无法亲近的女子。她成年累月把时光耗费在麻将桌上,抽烟抽到声线嘶哑。喝醉后,两眼通红地望着自己的女儿,神思错乱中抓起身边的任何可能被触摸到的东西扔向她。倪裴过早地尝尽了世间的悲苦,小小的她像一尊无言的石膏般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孤独、漫长,灾难频频的成长岁月里,幸好还有一个家明。家明的疼爱,家明的呵护,家明的的温柔,家明的纵容,都让倪裴无比依赖。在这个小小的男子汉身边,才能得到一些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和家明在一起的时光是真正快乐无忧的。在大人们农忙的时候他带着她去钻那高高的草垛子,累了就一起躺在蓝天白云下躺在散发着稻子清香的田野阡陌之间酣甜地睡去。下雪天,家明背着穿一件花布棉袄的倪裴踏着厚厚积雪去巷子口的大爷那里用积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一串又大又红的冰糖葫芦。在三月阴雨连绵过后的初晴天,他们手牵着手一起去赏花,看着枝头成片成片的浓密樱花随着暖暖的和风,慢慢飘落……

  他们在一起形影不离很长时间。一起上小学,升入初中。中午一起在食堂吃饭,放学后一同骑车回家。直到读高二时,因为文理科分班分开。

  高三开始的那个秋天,倪家出现变故。母亲用整整一瓶烈酒兑安眠药吞下,独自死在家中。等倪裴放学回到家时,她已经四肢冰凉。

  父亲没有回来参加葬礼,在众人无限怜惜悲悯的目光中倪裴脸色苍白。家明一直拉着她冰凉的双手,低声安慰着: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年的春天,四月里,倪裴主动约了家明赏花。一起携手走在漫天樱花飞舞的小径上,残破的粉色花瓣不断飘落,粘在两个人的头发,衣襟和睫毛上,像一行行破碎的泪滴。

  一起在樱花树下许下誓言,约定半年后在美丽的燕园见面,在波光潋滟的未名湖畔携手漫步。

  可是谁又会想到,倪裴竟在高考的最后一门试场上忽然昏倒,因为中暑。英语一向是倪裴的强项,可是最后的功亏一篑就输在她一贯的骄傲上。

  夏天结束的时候家明一个人走了,离开了自己的城市和心爱的女孩。在北去的列车上,倪裴和他依依惜别。拥挤的月台,一直抓住他的手不肯放,直至列车开动,奔跑的步伐终于追不上。

  1998年的秋天到1999年的夏天,倪裴将自己封闭起来全力以赴备战来年的复考。在一个又一个不眠的夜晚,当她从恍恍惚惚的梦境中醒来时,会看见一双明亮炽热的眼睛正热切地望着自己。她觉得自己是那样地爱家明,已无人可取代他在生命里的位置。

  为不打扰她复习,家明坚持不让她回信,只在每个月的月底时打一次长途给她,在周末的夜晚,等在校园的电话亭外排上足足半个小时的队,只有简单的几句叮咛:裴裴,要当心自己的身体,不可以熬得太辛苦。你上次要的复习资料我已经给你寄过去,每个周末去我家吧,让我妈妈来照顾你。

  在高考的志愿表上,她毅然在四个空格栏里都填写了北大,从此强迫自己断绝了所有退路。因为只有去有家明在的地方,和他朝夕相处才能让这一年来的努力获得唯一有意义的回报。

  可是命运似乎总爱一次又一次地和倪裴开玩笑,在提心吊胆患得患失的等待之后,终于拿到了分数单。可是最终2分之差,让她再次与自己的梦想擦肩而过。

  倪裴仿佛一下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音信全无。忧心焦虑的家明一次次打她的电话,无人接听。寄去的信件也都如石沉大海。

  一天百无聊赖的他在网上浏览时看到一则简短的标题新闻:一列从N城开往北京的火车不幸出轨。目前正在全力营救中。暂无法确定伤亡人数。

  依然没有倪裴的消息,打电话给父亲。得到回答,这孩子可能悄悄搬走了。因为她家的门一直紧锁着。

  2002年的春天,距离倪裴失踪已有三年。这一年家明快要大学毕业了,正在一家广告公司实习。一天他的电子信箱里收到一封EMAIL,打开后惊喜地发现,落款竟是倪裴。

  信中只有简短的一句话,淡淡的问候:家明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家明迅速给她复了信,在倪裴的第二封邮件中才知道,原来她是在一次广告设计大赛上看到了家明的作品和电子信箱才重新跟他取得联系的。那件作品是专门为世界残障人士协会设计的一个标头。家明用了几瓣飘落的樱花花瓣作为设计的创意主体,后来获得优秀奖。

  “家明,我在美国加洲,住在父亲家里。这是一个阳光充沛看得见蓝天白云的地方,住的房子很舒适,有一个很美的花园,只是这一切都不属于我。面对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我似乎永远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在家明仅存的一点记忆里,倪裴的父亲是一个高大沉默神情严肃的男人,但对倪裴非常的宠爱。他现在该退休了吧,倪裴从小几乎没什么跟他在一起的经历,不知道她为何会不发一言而跑去选择和那个生疏的男人住在一起。

  他们通过网络维系着彼此的一点消息,家明没有问倪裴她之所以一个人飘洋过海跑去异国投奔父亲的原因,也没有问她为何消失了这么久不和自己联系,他只是深深地了解倪裴,懂得从小埋藏在她心底里的孤独和落寞。

  “家明,你知道吗?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在异国是有家的,一双漂亮混血女儿,她们都比我大。金发碧眼的继母对我很好,但那永远只是礼貌的微笑和敷衍的客套。”

  在一起的日子里,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原来早已是个老人了。她没有再跟他提起自己的母亲。也没有再上学,整天在家给社区的孩子们做些手工缝制的活和在网络上写一些文章度时光。

  家明曾不止一次地央求倪裴:裴裴,给我留个电话吧。我真的很想听听你的声音,想知道,分别了这么久,你变了没有?但倪裴一直拒绝,却不说原因。不管家明如何在网络这端黯然神伤。

  她只是每天一封电子邮件,断断续续地讲述着自己目前的生活。

  “家明,你知道吗?今天有个英俊的男孩和我约会了。他叫JACK,长得比《TITANIC》里的男主角还要漂亮。有一头栗色的短发和一双湖蓝色的大眼睛。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他哼MCTONE的歌给我听,我坐在客厅里给他弹了一个下午的《致艾丽丝》。你能想象那种情景吗?窗外有柔和明媚的五月阳光透进来,照射在光滑洁净的地板上,映出一对幸福人儿的身影。也照在花园里那一大丛密密匝匝的丁香花海上。轻快欢畅的音乐声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流淌……

  “家明,你也该有自己的意中人了吧。我想她肯定是个美丽又温柔的女孩,你可别欺负人家哦,否则我也不会放过你。”

  ……

  “家明,你不可以还没有女朋友噢。请你忘了我。分隔得那么远,分开得那么久已经不可能再重新在一起。”

  “家明,昨晚我梦见你了。梦中你带我一起去秋天的麦田里烤地瓜,你用黑糊糊的手刮我的鼻子。你带我一起去看樱花,走累的时候就让我躺在你背上。家明,好想再和你一起去看樱花呀。那么多那么浓密的樱花花瓣,在一阵雨过后,全部凋落。好象世事无常。”

  “家明,我爱你。曾经,一直,永远……”

  信箱里收到的倪裴最后一次来信,是一段为家明新谱的曲子所配的歌词,题目叫《花瓣雨》。

  你打开我的手心,一切都突然安静,你要我承接你的真心。

  风无意吹起,花瓣随着风落地,我看见多么美的一场樱花雨。

  ……

  以为相爱是你给的美丽,今年明年,有一样的风情。

  而我只愿做你一生的风景,让你惊喜,让我庆幸。

  

  家明又一次失去了她的消息,这次不知道会是多久。也许三月,也许三年,也许会是永远。只是倪裴没有告诉家明,在三年前的那次列车出轨事故中,自己也在其中。她的脑部受到了严重创伤,后虽脱离危险,但从此之后属于她的世界会是永远地,无声一片。

(丁香女孩)
 
  2003-03-27 11:44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