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异想时空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缚龙索

  七岁。

  海边。

  渔村里。

  几名小孩正在办家家。

  我当爹,你当娘,风筝当宝宝。孔慈眉飞色舞。

  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当爹,莲莲当娘,而我当宝宝呢?我不喜欢当宝宝,老是要挨骂。

  小风筝歪着头,天真的装出一副苦脸。

  是啊,是啊,这次咱们全要换个样。不如这样,我来当爹好了,风筝当娘,孔慈你当宝宝。

  莲莲眼珠子乱转。

  不——孔慈刚想提出意见,就被莲莲狠狠的打了一下头,只觉得眼前好多星星。

  好吧。委屈的孔慈瘪着小嘴,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孩子他娘,快给我做饭,我饿了。莲莲叫唤着风筝。

  来了,马上就做好了。今儿个你累了吧,快坐下休息休息。这该死的孔慈也不知道又跑哪去玩了。回来一定要好好的打他的PP.风筝张罗着饭菜,还不忘记跑过来给莲莲擦擦汗,真一副贤妻良母的好样。

  爹,娘,我要吃饭了。孔慈从远处跑了过来,装模做样的拍着空空的小肚皮。

  好好好,饭好了,给你盛好,还有你爹的,先端过去给他吃哦!

  阳光灿烂的沙滩上,三个小孩幸福的“吃”着沙子做的饭,树叶制的菜……

  十岁。

  孔慈哥哥,风筝哥哥,我就要去地府了。

  怎么了?小莲。风筝很关心的问着,而孔慈却只会傻乎乎的站在一旁紧盯着莲莲。

  我的身体不好,所以爹娘们商量把我送到地府学功夫。听说地府弟子可以不受生死之限,也就是说不会死啦。可是这样,我就要离开你们了,我舍不得你们啊。说罢莲莲放声痛哭起来。

  小莲,以后就见不到你了?风筝急得团团转。

  我……孔慈笨笨的说。

  你,你什么啊,真笨死你了。莲莲气道。

  我……我陪你去。终于说完了这句话,孔慈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我也要去。我们一起去陪小莲。风筝马上呼应。

  好啊好啊,我们一起找爹娘去,叫他们让咱们一起去啊。莲莲高兴的跳了起来。

  以后咱们又可以在一起玩了。

  孔慈伸出一只小手,风筝和莲莲的手都伸了出来,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我们以后永远都不分开!!

  弟子孔慈,莲莲,风筝拜见师尊。

  快起来快起来,呵呵!地府王方平满意的看着这三名天资颇佳的小孩,嘴都笑得呵不拢了。

  以后你们三人要好好努力学功夫,不许偷懒!!

  是!三种天真的嗓音齐声应是。

  十五岁。

  阵阵的阴风吹过,阴阳塔的光芒闪闪灭灭无停息。

  小莲,咱们出去玩吧。听说在崔珏大叔那有好多好看的东东呢,都是别人死了还阳时丢下的。风筝兴冲冲的跑来,拉着莲莲的手就往外走。

  风筝哥哥,我还是不去了。莲莲停步。

  为什么啊?

  师傅前几天教了我几招好难的功夫,我还没完全学会。还有,师傅把缚龙索也传给我了。我想趁这几天,好好领悟领悟。莲莲面有难色。

  哇,缚龙索?缚龙索不就是地府中最厉害的那种兵器吗?听说有特殊的法力,就是天上的神龙也难逃其法力,所以叫缚龙索。师傅对你真好,可是,师傅为什么不传给我或是孔慈呢?再怎么说,你也只是一个弱女子啊。

  谁说我是弱女子啊?哼!师傅不把缚龙索传给你们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你啊,一天到晚只管贪玩,孔慈哥哥就太笨了,成天只知道练功,我呢?我就不同了。师傅夸我聪颖,学什么都快,又冷静,还有就是我练功好努力的。总之,我的优点很多,师傅就传了我缚龙索啦。莲莲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那师傅也没说你有没有缺点?

  缺点啊?我想想,哦,师傅也曾经说过,我这人就是要小心过情关了。鬼知道是什么关,反正不要影响我当地府女主就行了。对了,风筝哥哥,你知道这是什么关吗?是不是当鬼王都要过的关?

  我不知道啊,我又没当过鬼王。

  嗯。哎,孔慈哥哥,你知道什么是情关吗?莲莲一把拉过正在角落里练功的孔慈,糊里糊涂的问道。

  情关?孔慈不语。抬头,眸子深邃的望着远方,竟似出神了。

  十八岁。

  小莲,恭喜你终于当了地府女主。风筝一拱手,佩服的对莲莲说,孔慈则在旁边盯着莲莲傻笑不已。

  嗯,都是风筝哥哥和孔慈哥哥帮我的啦,以后我一定好好的当女主。莲莲兴奋的说。

  掌门大师姐,不如你表演给我们看看你的绝招好不好?已经不少同门改口称莲莲为掌门了。

  这个?莲莲还在犹豫着,师傅发话了:小莲,你就和他们玩几招吧,让他们心服口服。

  谨尊师命!

  一个优美的纵身,莲莲已经上了比武台……

  当然,在师傅秘授的绝招和缚龙索的特殊法力“缠身”之下,同门们一个接一个的被踢下台,而且——都没超过十招。

  大师姐真行!!同门们窃窃私语。

  我也来试一下吧。风筝跃身上台。

  风筝哥哥?莲莲还在犹豫着。

  不用手下留情的,呵呵。风筝打着哈哈。

  好吧。莲莲一歪头,应声好,便与风筝战在一起。

  第十招。

  缚龙索一声清啸,如飞舞,如盘旋般的逼近风筝。风筝一个失神,眨眼之间,已经被牢牢的捆住,莲莲顺势一脚,风筝好没面子的跌落于地。

  你……风筝气急败坏,却又说不出话来。

  孔慈,你也去试试。风筝眼珠一转,鬼主意上了心头。

  好吧。孔慈呐呐地回答。

  孔慈哥哥,你也要打啊?

  是啊,反正打不过你的,呵呵。孔慈一脸老实。

  唉,好累哦。打就打吧。莲莲伸了个懒腰。

  台上。

  莲莲长发飘飘,于打斗之间更显清新可人。

  孔慈稳打稳靠,一时之间竟未落败。

  缠身!!莲莲一声清叱。

  孔慈一听缠身,心里早有准备,急急跃起,临空连翻数十圈,而后轻轻的落于小莲的背后。骤失孔慈身形,莲莲一惊,手中缚龙索不停挥舞。

  孔慈立于莲莲身后,脑海里迅速转了几个念头,终于还是跳进了缚龙索圈内,假装很不幸的陷于缠身之地。当然,下场也是踢飞于台。

  哈哈,果然还是小莲厉害啊。风筝看穿孔慈的用心,眼中闪过一丝妒恨,孔慈,你?莲莲心知肚明,疑惑的看着孔慈。

  没什么,小莲,你功夫真好。孔慈偷偷地笑。

  原来果真是他故意让我的。一朵红云飞上了莲莲的面颊。

  二十岁。

  近有不少妖魔骚扰地府,你们三人带些同门前去除了他们。师尊有命。

  得令!!

  阴阳界。

  遍地妖魔。

  厮杀。

  血流成河。

  剑光,刀光。

  孔慈,莲莲混身血迹,累得全身都是汗淋淋。

  天魔解体!!

  一名妖魔眼见大势已去,竟施出了这无比血腥的解体大法。借莲莲的缚龙索解体,化成无数血雨,奇毒无比,占上一点可就无救。

  孔慈……血雨眼见就要罩住孔慈,莲莲痛呼一句。银牙一咬,飞身扑了上去,一掌击飞孔慈,而那无情的毒雨全然落于莲莲面上。

  血雨沾身,莲莲痛苦不堪,一张容颜立时化成鬼面般。

  糟了,小莲!风筝暗自顿足,刚才他是有机会救孔慈的,可是——可是由于心底那一丝妒恨之心,使他收回了救孔慈的那只手,当然,更想不到的是小莲竟然会毫不犹豫的扑身上前救他。天啦,我犯了什么样的大错啊!!!望着小莲痛苦翻转的身躯,一滴悔恨的泪水落于地面。

  小莲无救了。师尊悲然宣布这个残酷的消息。

  风筝幽幽的叹口气,为自己的一时失足,也为着失去小莲而痛苦。

  孔慈的反应却是非常激动。冲上前去抓着师傅的双手,大声询问: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小莲那么可爱,怎么会死呢?地府弟子不是不会轮回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本来地府弟子是不会轮回的。小莲是鬼王,更加不会死的。但是她醒来后看到自己的鬼面,情绪很激动,竟然以烈火焚身,将自己烧成灰烬。

  天啦!!!孔慈踉跄着退了几步,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深夜的阴阳塔。

  孔慈独自徘徊着,脑海里挥不去的尽是小莲的音容笑貌。

  小莲,小莲…低低的唤着小莲的名字,孔慈被阴风吹得好长的身影越发显得孤单。

  我等了你十年,可是你这么傻,竟在我还未对你表白之前,就为了区区的容貌就焚身。你真的好傻!如果还能见你一面,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爱的是你,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任何外表的东西。可是,你还能听到吗?

  那天在这里,你向我问什么是情关?我不能回答你,只是因为我早已为你而陷进了情关而无法自拔。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一直是笨笨的,你可能不喜欢我,但我却不能不爱你。

  我…爱…你……

  阴阴的风吹过,从风里传来一阵微微的声音,竟似?竟似小莲的声音。

  小莲,是你吗?你出来,让我见见你好吗?

  孔慈充满希望的声音回旋在阴阳塔内。

  若干时间过了,始终再也没有一点声音,一点动静出现,或许是自己听错了?

  孔慈的希望再一次破灭了。

  是你自己说的,要我告诉他们说你自焚了。可是你……唉!!

  师尊疑惑的看着小莲。

  对不起,师傅,我做不到,但是我只会看他这一次,以后永远都不会让他知道我还活在世上了。莲莲面上罩着轻纱,丝毫也看不清楚她的神色。

  哦!!师尊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缚龙索还给你吧。我不配拥有它。面对着师傅,莲莲微有歉意。

  不,你还是鬼王,你留着它吧。师尊的眼光慈爱有加。

  这下真成了鬼面女王了。莲莲自嘲。

  宝宝乖。莲莲抚摸着缚龙索,近乎小孩似的笑了起来。

  缚龙索清啸一句,似乎在为有着莲莲这样的主人而高兴。

  三十岁。

  十年了,离小莲自焚已经十年了。

  可是孔慈总觉得小莲没有走,她还一直在自己的身旁,在关心着他,在提醒着他,更似乎天天在他的身旁撒娇问这问那。

  似幻觉,却又似真实。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小莲就会出现在他的梦中;在醒来的时候,也总会觉得身边多了些什么,一床被子?一碟点心?或是一碗清粥?而在出外杀妖的时候,小莲也好像依然和他在并肩作战,每次敌人都会恢溜溜的逃走。

  总之,孔慈已经完全沉沦于这种虚幻的世界里了,对其它所有的事情都漠不关心,甚至于那个鬼王的称号。

  是的,师尊问过他,愿不愿意当鬼王,他毅然拒绝了。而在他拒绝后,师尊竟也再没有立过任何人当鬼王。或许,鬼王这个称号仍然为小莲留着的吧。

  某日一战。

  敌人煞是厉害,风筝和孔慈俩人浴血奋战,还是寡不敌众,风筝已经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

  孔慈也身负重伤,即将倒地。

  索——命——缠——身!!

  久违了的缚龙索在清啸中盘旋过来,无情的将敌人紧缠身躯后抛向空中,一名接一名的敌人全跌落在四周,皆倒地不起。

  小莲?孔慈欣喜的转过头,瞧见的正是小莲,只是面上多了幅轻纱。

  微风轻轻,止不住的是那轻松的心情。更载着那无言的欢喜,满眼的爱恋。

  我-爱-你!轻轻的言语诉说在小莲耳边。那护法的缚龙索也飞舞在两人的身旁。

  孔慈拥着小莲,正欲给小莲一个深深的吻,却“唉呀”痛苦的呻吟一句。原来是牵动了背后的伤口,疼得他直咬牙。

  望着孔慈狼狈的模样,小莲毫无禁忌的捧腹大笑起来。

  “砰”一声响。

  孔慈小莲齐齐回身,原来是风筝醒了过来,看见小莲和孔慈正在亲热,却又倒了下去。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孔慈大唤一句,致伤口于不顾,再度扑向小莲。

  小莲几个纵跃,飞也似的逃了,满心得意的笑了起来。

  远处,几名地府弟子欢呼着:掌门大师姐回来啦!!鬼王回来啦!!

  还多了个鬼王夫婿呢!孔慈郑重的向大家宣布。

  哇!众弟子跌成一片。

(月儿弯)
 
  2003-03-27 11:44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