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信笔小札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小城禅道

  我住的小城,虽说也是街道宽畅,楼舍林立,俨然有序,车辆人群,川流不息,商场集市,货盈物阜。处处洋溢着现代文明的一派繁荣。然而随雾霭蒸腾,在蓬勃的晨曦中,四处则木鱼声声,梵音飘渺,让小城带上几分的庄严神秘。

  初一、十五,许许多多的善男信女禁身素食,迎第一缕阳光,抖落一路露珠,访寺谒庙,敬神,烧香。为求得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五子登科,五福盈门。他们逢庙进香,见神跪拜。就这十八万人口,占地一千四佰七十多平方公里的小县,摆盘罗列:最鼎盛时期寺庙达71所。更难得的是还保存着宫墙万仞,魏峨辉煌于古城的圣人庙。可谓是道、儒、释三教磨磨合合,各自生辉。这里百姓大都不管“佛以治心,道以治身,儒以治世”的道理。他们会常说:人活在世,要忠要孝、明礼取义、诚实守信。要来生好,今生多行善事。会常教育孩子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百姓信教、崇教之风,就为“道、儒、释”的生根、发育、繁衍、提供了丰厚的土壤。正如禅偈“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觉菩提,恰如求免角”。要普渡众生,就要了解众生,觉悟众生。各教在此安门立户,也完全是合乎宇宙——生命,天——人——道的规律。

  再看这里的山川,山峦叠嶂,群峰耸峙,鹫峰山北接闽北,南走闽南,来龙去脉留连这块腹地,在这一境内绵亘盘旋,形成大小山峰300余座。千米高峰260多座。许多名寺古刹都依山栖阁。人们常说天下名山僧占多,但这里的山却大显又大隐,不算名山。然而座座峰高体臃,大有佛海境界。最高海拔达1627米,谒峰远眺,并不是众山之小,而觉得峰峰窜动“欲与天公试比高”。奇、绝、险只是道法,不是境界。这里的山是以华严臃容的尊严气势,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容大地生灵。所以生长在这里的百姓最为崇拜是那“开口便笑的弥勒佛”和走进千家万户神龛的“观音菩萨”。

  山蕴智慧,水通灵光。提及水之灵性我想起老子一段刚柔关系的哲理,他说:刚易折,柔易生,诸如急风折劲草,硬齿比软舌快丢。又说:柔能克刚。说到了山为水让路等。所以这一条条的溪水流荡股股灵性,也写满了禅、道智慧。这里有大小溪流186条,其中鸳鸯溪,长桥溪、代溪三条溪集瀑、滩、潭为一体,尽展溪流千姿百态,丰水期万壑争鸣。仿佛是道法之至。枯水期看潺潺流水,听叮咚滴泉又是极静极禅。与这样的水相匹配的山自然也就奇峰竞秀,怪石叠幛,岩洞深邃,处处是神工鬼斧之作,为仙人留居创造佳境。所在这三条溪域就有了与妈祖、陈靖姑一同学艺于闾山的江姑妈,有至真至情的鸳鸯娘娘,有舍身斩妖降魔的姚三姑,有羽化成龙司职观井洋的惠泽龙。

  这里的山水佛留禅机,仙留道法。没有大多文人骚客摩崖石刻。禅,写在山中;道,刻在自然;许多的经文和绿风秋叶相耀,梵音与鸟啼蛙鸣齐凑。“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一林深竹茂,空旷悠远的境界,完全是这方山水的笔墨。据《屏南县志》载:境内“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千寻之木,十围之材,层见错出”。绿树浓荫,藤走枝牵,翠竹遍野,杜鹃满山。为僧侣参禅,居道修身,隐士养性的好去处。许多参禅诗篇来自这样的竹林深处:“竹树绕吾庐,清深趣有余。鹤闲临水久,蜂懒得花疏”。居士隐者乞求一份静,得到一分趣。融入这样清新幽美的环境,即不会立地成佛,一定也会丢尘脱俗,静化心灵。寒山诗题:“欲得安身处,寒山可常保。微风吹幽松,远听声愈好”。这样的静穆,并不是一些人所追求的隔岸观柳,雾里看花般的朦胧美,也不是单纯欣赏“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般的意境。而是在一种完全放松的意态下,在一种无差别的境界中达到物我两忘。虽然说在现代的文明进程中,森林被做为代价有所损失,但许许多多的寺庙依然深藏绿树荫映,小桥横架,流水淙淙的环境里。参禅还是悟道,身临其境,依旧有“舍筏登岸”的悟道过程。正如《西游记》中唐僧一行来到灵山“凌云渡”接引佛祖驾无底船渡其过彼岸,“四众回头,连无底船儿都不知去向”。怪不得有诗云“下有斑白人,喃喃读黄老。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道。”

  诸景诸悟让我想起达摩禅“了不可得安心法”。中国禅宗有名的二祖师——神光,到达嵩山少林寺,见到达摩大师以后,一天到晚跟着他,向他求教。可大师经常“面壁”而座,好象没他一样。神光并不灰心退志,反省思维,认为古人为了求道,可以为法忘身,有的毃出骨髓来布施;有的输血救人,有的怜悯饿虎舍身投崖自绝,布施他们充饥。古人求法之至,相较而言自己站着侍候大师又算什么。如是直到十二月九日,风雪交加之夜,仍冒雪站立侍候达摩大师而不稍动,等到天亮雪没过膝。达摩祖师见此情景,怜悯他的苦志,才问他“你这样长久地站在雪地中侍候我,究竟为了什么?”神光不觉慈悲从中来,便说:我希望大和尚(梵文译音尊敬称呼)发发慈悲,开放你甘露一样的法门,普遍地广度一般人吧!达摩大师听了以后,更加严厉地对神光说:“过去诸佛至高无上的妙道,都要以远古以来,经过多生累劫勤苦精进的修持。行一般人所不能行的善行功德,忍一般人所不能忍忍的艰难困苦,哪里可以利用一些小小的德行,小小的心机,以轻易和自高自慢的心思,就想求得大乘道果的真谛。算了罢!你不要为这个念头,徒然与自己过不去,空劳勤苦了。”神光听了达摩大师这样一说,便偷偷地找到一把快刀,自己砍断了左手的臂膀,拿来放在大师的前面。

  神光这一来,羸得了达摩大师严格到不近人情的考验,认为他是一个可以担当佛门重任,足以传授心法的大器。便对他说:“过去一切诸佛,最初求道的时候,为了求法而忘记了自己形肉体的生命。你现在为了求法,宁肯斩断了一条左臂,实在也可以了。”于是就替他更换了一个法名,叫慧可。慧可便问:“一切诸佛法印,可不可以明白地讲出来听一听呢?”达摩大师说:“一切诸佛的法印,并不是向别人那里求得的啊!”因此慧可又说:“但是我的心始终不得安宁,求师父给我一个安心的法门吧!”达摩托车大师说:“你拿心来,我就给你安。”慧可过了好一阵子才说:“要我把心找出来,实在了不可得”。达摩大师便说:“那么,我已经为你安心了!”。我真想说神光祖师怎么往蒿山上跑,要是来我这里随便一座山林,掏一捧清水洗一洗脸。不经断臂,完全可以正本清源,心安得道。如:百丈大师名偈曰:“人牛不见杳无踪,明月光含万象空。若问其中端的意,野花芳草自丛丛。”

  这方山水处处有“山穷水尽凝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玄机。佛、仙要这块土地,这方土地要这方人来管治,这方人又乞求这方神、仙的庇护。以得衣暖、食饱,代代繁衍。

  从古至今这方人把稻谷奉为七宝中的一宝。说什么山里挺厉害的山魈鬼,偷盗稻谷,最多只能扛动七粒。他们下墓,做灶装七宝瓶,非装上稻谷一宝不可。稻谷既为一宝,又是这里的主要粮食作物,他们春刨夏耕,就是为了秋收冬藏。为了这粮食,他们得求神拜佛。春播种子,秋收稻谷,一定要求得风调雨顺。若遇干旱,稻秧枯死,若遇水涝,梯田滑坡,在这些灾劫面前他们无能为力,只能靠神,靠仙。种植水稻如此,种植瓜果蔬菜也是如此。即便是家里牧养的禽畜,一样靠神、靠仙。预防瘟疫年代是他们畜养历史的曾曾孙。

  游牧民族以羊、马多少论富,用羊马易媳妇。而这里的人常说:“仓里有粮,心里不慌”,女孩寻夫看家当,是打开粮仓。以仓里的粮多少论贫富。这不是受第一位农民皇帝朱元璋“高筑墙,广积粮,缓称霸”的思想影响,也不仅仅是响应毛泽东的“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号召。而是因为爷爷是这样,爷爷的爷爷也是这样。于是他们会说:牛是为还债而来的,不仅要辛苦劳作,而且只能以草为食。猫则功高有过,不劳而以鱼肉养之。

  故事是这样说的:在弥勒佛管理天下时,千年铁树开了花。四时顺达,风调雨顺,天底下的水稻棵粒从根长到末梢,收割的农民手被刺痛,向上界弥勒汇报,弥勒派天牛下凡舔掉一些谷粒,让收割的人好抓手。可谁知天牛舔个不停,后面猫一直叫:“留,留”才留下现在的稻穗。这一来,天牛被罚下凡,替人耕作赎罪了。还说过年三天是弥勒管的天下。至今还有俗话说:“弥勒管天下,谷米无处装得下”。后因弥勒笑眯了眼,管理天下的法杖被释迦牟尼拿走。所以生活不如弥勒管天下时。(当然这些故事不知是那一家编撰的)

  这里的人尊佛,敬神朴实无凝,他不管释迦牟尼佛是佛祖,而敬弥勒,而敬观音。大概是因为一个能赐“谷,一个能赐“子”。这是他们朝思暮想的两宝。怎能不敬。

  他们尊佛、敬佛、请神、拜仙。但是对僧、道并非崇敬十分。有时还会流露出轻慢之意。往往把出家人看成是命里多艰,前世罪孽深重,无能混世等几种人。对有孤僻的人总是说,为何不当和尚去。对道士会稍好些,因为道士常敕符驱邪治病,让他们得利在先。他们中有许多人不论神归何界,道出那门,能满足其欲望,都拜为仙。所以老树,怪石,奇洞都有香炉供奉,都挂有答谢锦旗。前些时间‘六合彩象瘟疫一样降临,就连凶死的坟茔也有人去乞梦、参拜。

  林匿虎吟,水隐蛟龙,心存神佛,落旨于五谷丰登,合境平安,家道兴旺。所以道、儒、释会在这方土地相融相生,生根开花,久久繁衍。

(禾源)
 
  2003-04-01 17:1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