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赤壁怀古

  “壬戊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咏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韦之所如,凌万倾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予过黄泥之板。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观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

  以上分别是苏轼前后赤壁赋的开篇章节,相信每一位读者在欣赏这一段美文的同时亦在观赏一幅婉如身临其境的风景画。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中国历史上的一位作为散文家、作为诗人、作为词人、作为书法家的东坡居士,更是一位杰出的画家。他只需了了数笔便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幅名截千古的杰作。他的这幅作品总是那么令人陶醉,总是那令人神往。而在感觉上那一切离我们却是那么遥远。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终于某个星期六,我心血来潮:就在今天何不作赤壁之游!此念一动,半个小时以后我即已登上开往黄州的巴士。

  黄州是一座古城,它在早期文史资料中出现的频率远比北京,上海高。东坡赤壁就位于该城西北部。除东坡赤壁之外,另有黄州赤壁、文赤壁之称谓。黄州座落在湖北东部,长江中游北岸,与鄂州隔江相望。提起黄州就不能置鄂州于不顾,三国时期吴国孙权曾在此(武昌)建都。

  苏辙《武昌九曲亭记》云:“子瞻迁于齐安(黄州),庐于江上。齐安无名山,江之南武昌诸山,陂陀曼延,涧谷深密。中有浮屠精舍,西曰西山,东曰寒溪。依山临壑,稳敝松枥,萧然绝俗,车马之迹罕至。每风止日出,江水伏息,子瞻杖策载酒,乘鱼舟乱流而南。山中有二三子,好客而喜游,闻子瞻至,幅巾迎笑,相携倘佯而止。穷山之深,力极而息,扫叶席地,酌酒相劳,意适忘反,往往留宿于山中。以此居齐安三年,不知其久也。

  然将适西山,行于松柏之间,羊肠九曲而获少平,游者至此必息。倚怪石,荫茂林,俯视大江,仰瞻陵阜,旁瞩溪谷,风云变化,林麓向背,皆效于左右。有废亭焉,其遗址甚狭,不足以席众客。其旁有古木数十,其大皆百围千尺,不可以加斤斧。子瞻每至其下,则睥睨终日。一旦大风雷雨,拔去其一,斥其所据,亭得以广。子瞻与客入山视之,笑曰:兹欲以成吾亭耶?遂相与营之,亭成西山之胜始具,子瞻于是最乐。”

  《黄州快哉亭记》:“西望武昌诸山,岗陵起伏,草木行列,烟消日出,渔夫樵夫之舍,皆可指数,此其所以为快哉者也。”

  《赤壁赋》:“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

  《汉关夫子春秋楼记》:“今试登楼而望,彼武昌、夏口之间,月明星稀,横槊而赋者,犹有存焉者乎?”

  毛主席有词云:“才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仅此可见武昌其山川人物早已声名在外,岂可等闭视之。

  农历二月初三日,春暧花开,阳光灿烂。巴士在长江以南的高速公路下急驰。安坐在高靠背的座椅上,顾盼窗外迅速交替的湖光山色,未至黄州且先作黄州之神游,其乐也融融。

  不久,巴士经过鄂州西山脚下,直逼江滩。对岸即是黄州,巴士需乘汽渡过江。为一睹西山峥嵘,我在江边下车。梦寐以求的胜地就近在咫尺,我开心极了。原来赤壁离我们那么近。

  西山就在眼前却无路可通。围西山脚下绕行,但见沙尘飞扬的公路和正在开掘的地基。所谓西山,所谓寒溪,分明已是昨日黄花。鄂州市区内灰蒙蒙一片,竟没有一栋外表干净整洁的房屋。鄂州-整个儿一个煤城!高层建筑仅在四至五层之间,而且我竟然根本就没有看见一幢高楼。有没有搞错,这就是武昌!?我无需再作停留,随即就上了去黄州的巴士。

  所谓武昌,所谓西山象肥皂泡一样在我心目中消失了,我把所有的兴致寄托在黄州,寄托在赤壁。看着对岸阳光映照下的光灿灿的黄州,我充满信心。我想,黄州不会负我,赤壁不会负我。在过江的轮渡上,我一个劲儿眺望,我盼望着赤壁在我眼眼前出现。汽渡愈行愈近,江滩越来越显宽阔。而赤壁却杳如黄鹤。我向同行的乘客咨询:我去赤壁,应在哪儿下车。乘客回复我:你随车先至市区,然后在那儿转车。难怪,赤壁尚有一段路程,但它离江畔又能多远呢。我不再乘车,下车后一路走来,有意一览此古城之风光:“至于长洲之滨,故城之墟,曹孟得、孙仲谋之所睥睨,周愈、陆逊之所骋骛,其流风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黄州快哉亭记)”,“子城西北隅,稚堞圮毁,蓁莽荒秽,因作小楼二间与月波楼相通。远吞山光,平挹江濑,幽阒辽 ,不可具状。夏宜急雨,有瀑布声,冬宜密雪,有碎玉声,宜鼓琴,琴调虚畅,宜咏诗,诗歆清绝,宜围棋,棋声丁丁然,宜投壶,壶声铮铮然;皆竹楼之所助也。(黄岗竹楼记)”。而古城毕竟不复存在。我所能见到的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有待发展的中小城市。此刻穿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唯一的期盼就是尽快见到赤壁。根据路人的指引,我来到一个路口.远远望去,前方有一座牌楼,上书:“赤壁公园”,不对呵,赤壁本应位于江边怎么会在市区内。竟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公园内?

  进入公园,但见右前方高坡上有一段正在建设中的仿古城墙,看情形那段城墙或许能在其竣工颇糊弄几个游客。正前方的广场上有一座苏东坡的塑像。塑像背后即是高坡的延续部份。高坡呈赭红色,中间辟有石级只通坡地顶端。坡上石级两侧分布着几间木质结构的古建筑。走近一看,它们分别是涵晖楼、二赋堂等石级尽处是一座高有数层的阁楼,仔细看去,分明就是栖霞楼。栖霞楼那旧式的单扇门半掩着,门前坐着一个不三不四的中年人。他跷着二郎腿,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我试着接近他,果然他提示我购门票。乍一推门,就像进了一家农舍,只是屋子中央陈列着三国赤壁之战的山川模形,东侧的墙面上悬挂着有关此次战役及关于此战役发生之确切地点之说明文字。它非常肯定的指出,东坡赤壁即是当日的古战场,从而排出了其它四处值得考证与研究的地址。其中包括基本上已成定论的埔圻武赤壁。栖霞楼中间二层空荡荡的,直到顶层才可看见里面陈放着绿毛龟之类的东西。这里似乎正在举办一个生物展览。其它更无一物,亦无一人。难道这就是苏东坡当日《水龙吟》所谓:小舟横截春江,卧看翠壁红楼起。云间笑语,使君高会,佳人半醉。危柱哀弦,艳歌余响,绕云萦水……”的所在。

  伫立在室外的回廊上极目远眺,视野里再无其外丘陵、高地,此处当是赤壁无疑了!“于是携酒与鱼,重返于赤壁之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蟾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振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呼其不可久留也。返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后赤壁赋)”此说当是此赤壁之写照。

  向西放眼望去,依稀可以看出“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湘沅,北合汉沔,其势益张。至于赤壁之下,波流浸灌,与海相若。(黄州快哉亭记)”的痕迹,只是那与海相若的长江早已远远退下,此时可以看见的只不过是一衣带水。日头偏西,透过远处江滩上那一片漠漠的树林,长江那里还有当日那“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之气势,它静静的平躺在树林外,仿佛一条没有车辆行驶的公路。紧傍赤壁的是一条临江大道,在此大道与江滩之间分布着诺大一片生活区。其中包括一所学校,不知其是否就是大名鼎鼎黄冈中学。它的操场非常宽广。“壬戊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此游之最佳地点莫过于这条临江大道,再远应不会超出那所学校的范围。面对如此情景,我不知东坡居士是否还能发出有如:大江东去,浪陶尽千古风流人物,古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之感慨。

  太阳西沉,我原本拟于此城留宿一宿,看来完全无此必要。黄州古城,东坡赤壁等我原以为它们离我很远,其实它们近在咫尺;我以为它们就在眼前,其实它们早已变成一道遥远的风景。

(皓月千里)
 
  2003-04-01 17:13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