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文化动态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有人欢喜有人忧 编辑带着书稿“跳槽”

  近年来,总听到出版社人事变动的消息:某出版社前任副社长白冰被接力出版社挖走做了总编辑;原本由华艺出版社出版的冯小刚的新书,随着编辑调动流向了长江文艺出版社……精干的编辑走了,无疑会带走一批作者和稿源;出版社为此有苦难言——谁叫自己实力不济留不住人呢?

  编辑:“跳槽”是个人自由

  据了解,被“挖”走的著名出版人白冰上任后使接力出版社在短短的时间里有了很大发展。目前,国内很多中小出版社都处于“只有责任,没有价值”的现状。最近刚刚“跳槽”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编辑告诉记者,原来的出版社体制比较落后,束缚也多,很多设想无法实施,然而新到的这家出版社却有很超前的市场竞争意识,在这里更能体现自身价值。对于因编辑跳槽造成一批作者和书稿也跟着流失的现象,这位编辑表示,其实这很正常,很多作者都愿意和他信得过的编辑合作,因为能够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而往往一些新成立的或中小出版社在这方面更灵活一点。

  出版社:有人欢喜有人忧

  正如电视台打造“名主持人”、报社打造“名记者”一样,打造“名编辑”的举措目前被很多出版社列为一项发展大计,甚至不惜重金“挖”人才,共谋发展。不过,在出版社吸纳人才的同时,也有一些出版社流失了人才。

  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国内出版社给编辑的权利比较大,除终审权属于总编辑和社长外,其他如选稿、组稿、编辑、印刷和发行都由编辑自行解决,这很锻炼编辑的能力,同时编辑也拥有了一批属于自己的作者队伍。但是,如果那些花多年时间培养的编辑跳槽,对原出版社来说损失肯定很大。出版社一提起人才流失都是满腹苦水——实力薄弱的出版社无法像大社那样给编辑开出优厚的条件,薪水差距拉不开就谈不上激励,多劳不能多得……总之,目前出版社编辑跳槽的事情是很普遍的,很多出版社都遭受过人才流失带来的苦恼。一位正在遭遇这种痛苦的出版社领导无奈地对记者说,在双向选择的时代,编辑这么做也可以理解,只要作者没和出版社签出版合同,他就有权跟随编辑把书稿带到任何一家出版社——谁叫自己不够强大,留不住人呢?

  近年来,出版过《一杯安慰》和《大卫·科波菲尔》等畅销书的电子工业出版社可以说是“大有作为”。据了解,该出版社很少有“流失事件”发生,对于吸纳人才的“姿态”也很高——出版圈子很小,他们一直尽量避免挖别人的墙角;即便“挖”了过来,也会让他负责其他工作,免得给别的出版社带来损失。电子工业出版社相关负责人认为,应该尽量让作者资源掌握在社里而不是个人手里,要用签订出版合同等法律手段维护单位的利益。当然,避免人才流失的根源还在于增强出版社自身的实力,改革和完善出版社的运行机制和管理机制。

  作者:要把书稿交给最“听话”的编辑

  作者选择编辑或出版社都是从对方的发行和销售实力出发的,如果一个作者和某个编辑有过长期的合作,这个编辑又拥有可以给他带来很多“实惠”的能力,作者肯定愿意把书稿交给他。

  著名作家陆天明告诉记者,除了发行和销售外,作者有时也会根据个人的喜好选择编辑和出版社。据了解,《省委书记》书稿曾被很多家出版社争抢,甚至还出现了同一家出版社就有六七个编辑拿着各自的营销方案来向他要书稿的情况,“盛情”变成了“烦恼”。不得已陆天明确定了自己的“原则”—一个城市有两家以上出版社抢书稿的,退出;一家出版社有两个以上编辑抢书稿的,退出。而且,在排版、装帧方面,陆天明不希望在已经拍成电视剧的书上有明星剧照出现,不能满足这一要求的编辑和出版社他坚决不选。最终,他把《省委书记》的书稿交给了能满足他各方面要求的春风文艺出版社,结果这本书运作极其成功,该书的编辑还被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东北“挖”到了北京。至于下次是否还把新书交给上次的出版社或同一个编辑,陆天明表示不能肯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到时候,他仍然会选择最能满足他各方面要求的出版社或编辑。

 
人民网  2003-04-07 10:21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