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西安第三日

  在西安的第三天了,雪已不再飘飘洒洒的。天却越发灰暗,更显得清冷了。两天来的观光更像奔波,索性早早地离开宾馆,约上西南政法读书的兴,打算好好地享受安宁的一天。

  我与兴真的是一对不折不扣的“吃友”,见面后的第一声招呼总是“去哪儿吃啊?吃什么啊?”,两天来他也陪我吃遍了大街小巷。不想,这次见面我们还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西门小吃街。想来我们真是对西安小吃捧足了场,以至于“吃友”这个词在今天成了朋友们的笑谈。

  走进古老的城门,我知道我的嗅觉、视觉以及胃口又将面临多么大的诱惑。早在来西安之前,就已经听说过西安小吃的盛名。而两天来,老孙家以及同盛祥的羊肉泡馍、贾三灌汤包、黄桂稠酒、水晶饼、柿子饼、臊子面、八宝稀饭……都让我这个口腹之欲旺盛的家伙大大地满足了一番。由于是白天,再加上接连几天的冷空气,街上的人很少,三三两两的也大多是同我一样的游人。店门口老板高昂的吆喝声穿透阴冷的空气,带着西北的苍凉,这让裹在厚厚羽绒服里的我们竟还是感到渗骨的寒冷。顾不上挑三拣四,推开一家店门,一来果腹、二来取暖。方等坐罢,才看清原来这不大的门面竟然也是西安的名家:“饺子宴”。

  也许是因为气候大多还算温暖,所以西安就像很多南方城市一样,没有暖气。真若遇到这样几天的冷空气,那种滋味还真是习惯了温暖的我不适应的。还好,大多数店面里虽然不会安装空调制暖,但也大都会点上暖炉,热腾腾的雾气弥漫在整个店里,配合着屋外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城墙以及略显衰败的街道,我仿佛看到了那千年前的盛世,一种历史的错位突然让人莫名的感动。

  兴为我点了这里有名的羊肉馅、牛肉馅的饺子,以及西安著名的酸梅汤。根本就是囫囵吞枣,哪还管得了什么淑女形象,只求得肠胃的充实来提供那么一点点的温暖,好驱赶漫布全身的寒意。店内只有我们一桌客人,老板擦着手上的酒壶好奇地与我们攀谈。他猜我是北京人。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老板自信地说他见得多了,知道北京人说话好听客气。这是我到西安后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每每出门打车,豪爽的司机师傅也总是这样说。无论怎样,这让寒冷中的我、身处异乡路上的我感到暖暖的。旅行也许并不是为了看到什么旷世遗存,也不是为了拜谒名山大川,而仅仅是为了找寻一份感动。突然感到自己真的很幸福。

  也许是吃过饭的缘故,或许是老板的话,更也许仅仅是因为日近正午,身上已暖和了许多。带着满足,我和兴走出老店,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在路边阿婆的店里,买下一袋火晶柿子,一边走、一边吃。顺着一条窄窄的胡同,我们钻进了一条著名的特色商品街。说它是街也许并不贴切,更像是上海老城的弄堂,本就阴沉沉的天空没有多少天光撒下,又被墨绿色的遮雨篷疏疏落落的遮挡了起来。两旁的店面里星星点点的映着昏黄的灯光,透着惺忪的睡意,却显出一种诱惑。而古城特有的历史让每一个外来的过客在那样的氛围中都轻易的迷失了自己。

  总觉得旅行不仅是愉悦自己,也要分享给朋友。所以每次出门总会带回一大袋子的礼物,购物自然也就成了旅行中的一部分。小的时候听爸爸讲过,中国有两种有名的农民画,一种是天津附近的杨柳青年画,而另一种就是西安附近的户县农民画。这次终于得见,也是一种缘分了。看着大大小小不同尺寸、不同内容、不同风格的年画,竟然也挑花了眼,斑斓的色彩、夸张的造型、朴实的生活场景让我对每一张都爱不释手。当然最后是收获颇丰,送人的、送己的,装了满满一皮包。我答应兴,在他结婚时也要送他一幅大大的“老鼠娶亲”的农民画,兴笑我。

  旅行原来可以是那么简单。

  顺着蜿蜒的胡同,我们随性的走着,竟发现小路的右侧突然开朗了许多。走近才看到一个宽敞的院落,厚重的石墙上刻着一排朱红的小字“西安清真大寺”。本就不赶时间的我们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也就不必计较在哪里、看到的是什么。掏出学生证,买了两张票,才发现这里是那么安静,除了我们再没有其他的游人。翻着随票赠送的旅游指南,我们都惊讶于自己的无知,这不起眼的寺院竟然也是国家级重点文物单位,西安十大景之一。他的盛名似乎与现实的冷落有着太大的落差。一只乌鸦从头顶掠过,凄厉的鸣叫声衬着冬日里枯落的黄杨,竟感到一阵萧索。我对兴说这里安静得可怕!也许我们本就不属于这里,宗教让我感到敬畏。我只是纷杂世界的一个俗人,如此的静默和凝重让我窒息。我和兴逃出了大寺。寺门口一个孩子趴在古老的雕花石墩上,吃着火红的柿子,爬上爬下。嘴角和小脸上沾满红红的果肉。看到我们,他停下不安分的身体,好奇地打量着。就在这时,一个大叔骑着一辆破旧的凤凰牌自行车,按着清脆的车铃,从我们身边挤了过去。我看到他的车后坐上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贪婪地吃着玫瑰粳糕,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甜。我冲她笑了笑。我知道,这里才是我的世界。

  也许是阴天的缘故,天色早早的就黑了下来。顺着胡同,我们又绕回了西门小吃一条街。此时的街道已掌起千盏明灯,摆脱了早间的落寞,反而增添了几分妩媚。街道两旁摆起的不同摊位,叫卖着自己的招牌商品,各色人等拥挤着。一种市井的喧嚣弥漫着整个城市。同一条街道,白天与黑夜竟然如此的不同,不知历史与今天是否也在这里斗转星移。一种轮回的感伤悄然地涌上心头。也许,只有在西安这样的古老城市中,我才会如此吧。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沉淀了太多的过去。这样的一天简单而自然。对于西安,也许这样的拜访才更合适。浮躁的旅程在深厚的历史中只会显得苍白。而散落于时空的人情温暖才是我苦苦追寻的。

(堆云)
 
  2003-04-07 11:41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