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E眼影歌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芝加哥》:又一部音乐电影之胜

  电影《芝加哥》中有一幕,是报贩在法院外等候女主角涉嫌谋杀一案的宣判结果:地上堆着同一份报纸已经印好的两种版本,头版头条分别为“有罪”和“无罪”。当法庭作出“无罪”的裁决时,报贩立刻割断捆住一摞报纸的绳索,开始叫卖“无罪”的新闻。

  原著音乐剧中并没有这一幕。但在2003年3月23日奥斯卡之夜,美国的日报肯定没有事先印出两种版本的报纸,但编辑记者早就在心目中准备了两种大标题,分别针对电影《芝加哥》的两种结局。谁都知道《芝加哥》一定不像1987年的《末代皇帝》那么走运,在所有获得提名的项目中胜出,也不会像1985年的《紫色》那么不幸,眼看着提名全部落空。如果《芝加哥》得胜,主标题就是“《芝加哥》大热胜出”之类;如果它落败,则可做成“《芝加哥》爆冷负于《纽约黑帮》”,或“《芝加哥》意外输给《钢琴师》”。

  当道格拉斯父子宣布《芝加哥》当选为最佳影片时,无数传媒人已在心中手起刀落,无论他们割断哪一摞报纸的绳索,他们叫卖的都是《芝加哥》的新闻,惟独不可以说“又一部音乐电影获胜”。《芝加哥》是特殊的作品,它的获奖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胜利。

  现实·幻想

  《芝加哥》的故事很适合演绎成歌舞作品,有上个世纪20年代芝加哥的浮华气氛和爵士乐为背景,有两位能歌善舞的女主人公。在同样因为涉嫌谋杀被关进大牢的时候,这两个女人各自利用案情大做文章,一面争夺报纸头版头条,一面争夺她们那位英俊代理律师的青睐。虽然男主角的主题歌叫做《他只在乎爱》,但是跟《音乐之声》、《红磨坊》们不同,《芝加哥》的主题根本与爱无关,而是虚荣、欲望与嫉妒,“不能声名显赫,也得声名狼藉”。

  百老汇抢先一步将故事搬上了音乐剧舞台,然后才有了音乐电影。至于歌舞出色、演员表现优异更不算特殊,它们只能令《芝加哥》成为“又一部好的音乐电影”。《芝加哥》真正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最大限度地保留了音乐剧舞台表演的精华。

  虽然从音乐剧到电影的转换已有许多先例,但是由于天赋差异,两种形式通常都固守着自己的领地与作风。一方面电影没有音乐剧的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当你到百老汇那惟一一家上演《芝加哥》的剧院观赏时,他们此刻就为你而演出,观众的这种优越感不可能从电影里得到;另一方面由于并非“即时”,电影可以利用拍摄技术反复加工,追求音乐剧无法实现的各种复杂效果,特别是带给观众立体的感受,从而跟舞台表演拉开差距,连歌舞都要插进原本看起来比较真实的情节和场景中去。电影版《芝加哥》的路线比较特别,它努力在做音乐剧做不到的事:非歌舞环节看起来跟大多数剧情片没有什么两样,同时又把最“舞台”的元素限制于舞台。看过音乐剧的人可以发现,电影甚至加强了某些歌舞场面的“舞台化”,比如作为重要配角的监狱“大姐大”出场时,画面就在富有真实感的监狱场景和一段花枝招展的歌舞中来回切换,歌舞部分比音乐剧中的对应情节还要夸张得多。

  《芝加哥》的人物不会在现实中突然陷入歌舞中去,跟音乐电影通常给人的印象不太一样,这也无关紧要。反正上一部广受欢迎的歌舞片已经是1/4个世纪之前的事情,原有的路线走到现在效果也好不到哪里。如今《芝加哥》的做法已经可以宣告成功,人们爱死了直接移植到电影里的舞台表演,仿佛刚刚发现原来不用勉强融合舞台与电影的方式,剧中人也需要让幻想跟现实拉开距离。这不是电影受到奥斯卡垂青的惟一因素,但现在可以说,它至少作为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部分获得了肯定。

  革命·改变

  在音乐电影已受到长期冷落、才刚刚有复苏迹象的时候,《芝加哥》当然想摆脱“又一部”的迹象,才有让观众重新接受的理由。这种尝试取得的成功反过来会令它变得更加特殊,因为它很可能改变商业电影的面貌。奥斯卡不能完全代表这种成功,但这种成功与奥斯卡一直密切联系。

  奖项揭晓前不到一个月,当关于奥斯卡的话题被谈论得最多的时候,《芝加哥》接到了一个没有颁奖典礼的重要奖励:北美票房收入突破一亿美元。该片于去年12月底先作小范围的首映,然后于今年1月份再进行广泛的公映,并没有像其他许多具备过亿能力的电影那样以强势姿态出击,而是采取逐渐扩大范围的方式。电影本身素质极佳,更重要的是得到了金球奖和奥斯卡提名的强大支援,虽然从来没有冲上票房冠军位置,但自1月起直到属于奥斯卡的3月,都一直高居于每周全美票房收入的前10位。

  根据制作和发行《芝加哥》的米拉麦克斯公司估计,假如没有金球奖和奥斯卡提名,《芝加哥》会是收入六七千万美元票房的作品,跟去年的热门音乐电影《红磨坊》差不多。但《红磨坊》是在有金球及奥斯卡协助的情况下达到这个数字的,当《芝加哥》也有同样待遇、甚至获得更多优待时,商业上的成就立刻被提高了整整一个档次。获得提名的2月11日大致把从《芝加哥》公映到奥斯卡揭晓的时间对半分成两段,影片在上半场收入6000多万,超越了去年《红磨坊》的成绩;然后因为放映影院的逐渐增加和奥斯卡效应,在下半场又将这个数字翻了一番有余,目前总收入仍在稳步上升。经过了3月23日这个最关键的周末,“最佳影片奖”必定将把商业上的“奥斯卡效应”进一步推向高峰。

  这种层面上的商业成就再加上来自官方的肯定,已经可以拿常用的“叫好又叫座”来形容,足以唤醒一个片种,就像《美女与野兽》10年前唤醒动画片一样。《芝加哥》令行业内外都热衷于谈论音乐电影,据说最近连斯蒂芬·索德伯格都对米拉麦克斯的副主席哈维·韦恩斯坦说,他想拍一部音乐电影,角色要在纽约的街道上唱歌跳舞。而在此之前,这位2001年的奥斯卡最佳导演从未对人谈及在音乐电影方面的想法。

  如果说“革命”太过沉重,那就说“改变”好了。《芝加哥》很有可能会改变商业大片的模式。韦恩斯坦曾评价它的成功说:“如果《芝加哥》都能够挣1.5亿,就证明商业大片不一定要拍得那么白痴。与其去把漫画英雄拍成商业大片,我们不如去重拍《西区故事》吧。我们唤醒了一个片种。”

  对这种说法,漫画电影的爱好者一定不会太在意,因为漫画电影如今仍然高居商业成就的巅峰,而且它们从来不需要得到奥斯卡的帮助——反正现在看来似乎永远也得不到。但音乐电影只是一个刚刚被唤醒了的片种,很难说什么时候也会不再需要奥斯卡就能达到那种商业成就。更可怕的是,即使到了不再需要借助奥斯卡挣钱时,音乐电影可能还在拿奥斯卡。

(王尔冈)
 
  2003-04-07 11:41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