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远行随想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曼谷河线

  炎热的夏,去曼谷。

  美丽的湄南河纵贯南北,逶迤而下,把曼谷一分为二。

  握矿泉水的手不断流淌出汗腺,我尽量保持微笑和不温不火的步伐,在“微笑之邦”泰国的首都里缓缓移动。沿着河岸。

  印象中,这是一个古老而又荟萃现代行走意识的城市。

  湄南河蜿蜒的河线,穿梭在曼谷心脏内。

  向东,是现代化的新城曼谷,政府最高行政机关如王宫、国会、政府官邸、法院、酒店、商业中心、机场、码头、工厂、娱乐场等等,汇集于此;向西,是旧城吞武里,遍布精致的园林,保持着传统的色彩。

  河线边有许多曼谷女人在眼前晃动,形态飘渺。

  一个盛装佛教文化的地方。

  四处有金黄的殿顶和白玉色般的墙壁。阳光直接而坦白,在金与白的色彩上跳舞,蒸发出热腾的气息。

  穿行于拉玛一世皇所建的玉佛寺、五世皇行宫中,看到一些璀璨的历史和耀眼的光斑,然而玉佛寺殿内被誉为国宝的玉佛却简单而光洁。玉佛寺内的讲解请女子把腰间别着的外套取下,以圣洁的名义如此要求。

  尽量保持沉默。

  讲解员有着贵妇人的气质,据她自己说是皇室的成员,鄙夷游客的胡言乱语,解说词中带着装腔作势的威严。恰好看了《安娜与国王》的电影,于是我仅问一句有关“国王”的话。妇人神情严肃,表示拒绝回答,因为那样的剧本侮辱了她们神圣的历史。后来才知道《安娜与国王》的拍摄欲往泰国取景遭拒,只好斥巨资建了庞大的模拟布景,劳民伤财。

  乘船在湄南河上飘动时,四周浮现传统的建筑群。

  有点似吊脚楼的楼阁,但底基比吊脚楼稳固。河水在木桩上留下了青黑色的青苔,滑而沉重。一两只小船被拴在木桩上,走不到水的中央。孩子蹲在延伸的木楼梯上用碗勺着水,快乐地笑。只穿一件白色的背心。

  几只小船在我们的船边串来串去,伴着呦喝声兜售小货品。

  一些工艺还有零食。

  我买了一串米黄的,样子憨厚的香蕉。蕉香从指间溜出来,顺着清风的方向。河水并不清澈,但有着古老的沉淀,显得深沉。因为古老,很难把它与河东的现代化联系起来,索性忽略摩登建筑的高耸。

  母亲让我要买串金项链。

  她一直介怀我没有金色的项链。

  小时的确简朴,奶奶坦言算命的说我戴不了金的东西,只爱银。于是出生不久戴的是一只外婆送的银脚环。两边缀着两个小小的铃铛,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地响,再顽皮地躲藏也会被逮住。

  许是真的适合戴银,颈上的银链一直维持白亮的光泽,不用时时处理,从小学一直戴到大学,再至今。

  母亲笑着说女大十八变,得有样像样的首饰,要我买件金饰物。曼谷珠宝店内,实在忍受不了服务员唧唧喳喳的推销,溜达到外头透气盛凉。最终没有买,这是无发逾越的质感和色泽。

  蓝眼睛高鼻子的外国佬,在曼谷随处可见。

  尤其男人,早上在宫殿内悠然兜转,晚上则在泛着红光的露天酒吧坐谈。

  夜色迷朦。酒吧的女孩,打扮并不妖艳,只是年轻。他们用不咸不淡的英语交谈,喝西方典雅的红酒。中年外国男子尤其喜欢到泰国旅游观光,尤其是工作压力太大或感情遇到波折的男子,到这里的叫一杯酒,漫无边际地聊天,寻找喜欢的女子类型。

  露天的吧,以红色调为主;封闭的舞厅,则几乎都是黑暗。据说里面的表演有些秽涩,常被列为旅游团自费旅游的项目,非看不可。许多朋友回国后会对此抱怨几句,神情无奈。

  女子,在泰国扑朔迷离。

  夏夜的码头,曾见过一女子,头发辫成两束,身材高挑,穿清典的服装,手上挎一个小的竹编包。那时码头音响正放着蓝调的JAZZ,她懒散地靠在木栏杆上,左顾右盼。

  我在等船。漫无目的。偶尔发呆。

  女子的手机响起,在竹编的包中。她说喂喂,我猛然从发呆中惊醒。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低沉的,与面前女子的容颜极不相称,但确从她口中飘出。旁边的人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她毫不介意。重重地合上手机,高跟鞋的鞋根噔噔噔地敲在码头铁板上,渐渐远去。

  在豪华的游轮上,看到无数个这样的女子在四周走动、艳装表演,不在乎惊奇的眼光和喃喃的评议。我喜爱在旅游中买有关的书籍阅读,里边写道,“女子”们的平均寿命在35岁左右,每天必须吃有关的含激素药物维持体型,许多国家禁止其入境。

  船回码头的路上,身边是刚表演完毕的女子。手指间夹着香烟,神色疲惫,却时时不忘补妆。

  我与她一齐趴在船的围栏上吹风,问,为何这样?她微笑,赚钱。

  这样的回答我大抵明白。曼谷的贫穷家庭如果兄弟姐妹多时,必须有人出来养家糊口,而能快速赚到钱的就是走这样的捷径。身边的女子说,小时候并不知情,只是有人到家里挑选,然后就被家人送去“改造”。长大了习以为常,反正姐妹多的是。只是……有了钱却不能到各国旅游,颇为遗憾。

  抵岸的时候,她跟我话别,依旧是男子的声调,多了几分妖娆。

  太阳出来,湄南河的两岸要比夜晚清淡许多。

  晨风中有着难以名状的痛。

  宛若刚被撕开表皮。

  手中握着刚刚兑换的1997泰币,叫做铢。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后,泰国的对外购买力大大缩水,比如泰币兑人民币的汇率,从97年前的约1RMB:2.5TBH降到了现在的1:5.2TBH。

  尽管如此,工艺品并不便宜。

  一种笨重的“木制笔”非常诱人。笔干比中指还要大,漆着“Tailand”的字样,笔上面是穿泰国服饰的娃娃面像。买了一些送给朋友,自己爱在大四上自修时使用,拿笔头轻轻地敲打笔记本,写些乱七八糟的留言。

  还有色彩夸张的裤子和裙,质地是印染棉布。肥大而轻盈。买了只是收藏,不会穿着走在中国传统的氛围内。自己一个人在家时,可以拿出来穿,光着脚走在发凉的地板上,感觉回到曼谷炎热的夏。

  突然想起湄南河上卖小货物的女人就是这样的穿着,上岸时把裤筒挽起来,灵活地跳上岸,裤角不湿。

  曼谷是个拥挤而矛盾的城市。

  38个县,800多万人口。

  夹杂着各式各样的语言。泰语、英语、粤语、潮汕语。讲价的时候用指头来比划,竟然可以得逞。

  白天,佛庙之都、400多座佛寺、行宫、阳光和湄南河的小船。夜里,灯红酒绿的酒吧、浓装艳抹的女人、歌舞升平的游轮。这是个日夜迥异的首都,让现代人群有着难以割舍的留恋。

  河线,无限延伸。

  漫步在河岸上,偶尔邂逅一两个供着花圈的神龛,或是替人看相的命相师。

  妇女摇着满载着水莲花的舢舨,寺庙里的风铃在沉静的空气中回响。

  遇到一群善良的老人,他们告诉我泰国的国花是金链花,叫Rajapruek,形如串串黃金珠链,美丽可人。

  站在湄南河畔远眺,看到几个背着大背囊行走的自助游者,脸上铺满旅途的沧桑。一辆单车后面夹着一束漂亮的Rajaprue。

  不知Rajaprue,可否有花香。

(雪上加霜)
 
  2003-04-15 14:4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