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异想时空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浪子剑

  浪子·剑之一

  浪子

  浪子永远没有家,他不知道什么是家,家又在哪里?浪子总是一个人走,他没有目标,他只是走,直到有一天他感到了疲惫。浪子累了的时候,也会想:家。什么是家?因为浪子不是天生的浪子,浪子以前也有个家。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吧,浪子也记不清楚了,浪子只记得那时,他还是个孩子,有一个慈爱的父亲和美丽的母亲,浪子很快乐,因为那时浪子还不是浪子。浪子想着想着,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但很快又消失了,浪子很少笑,也很少流泪,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他觉得好笑,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流泪。浪子总是冷冷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来,生活让浪子不得不这样,他不能有幻想也不很有感情,因为那些东西对浪子来说是危险的,甚至是致命的。但谁又能了解浪子的感情是最真挚的,心是最孤独的。

  他知道不能再想,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能想的太多,你想也想不清楚。你只有面对现实,做你要做的事情。

  浪子的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杀人。

  浪子是个杀手,但他并不喜欢杀人,没有一个人天生下来就喜欢杀人,除非他是个疯子。但不杀人,他就没有钱,没有钱,他就不能生存,因此他只有杀人,挣钱,然后活下来,至于为什么要活下来,为了什么要活下来,浪子不知道。

  浪子也不知道为了谁杀人,那个人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要杀这些人,浪子只知道,那个人想要他杀人的时候,就会派一个人来找他,给他两张纸,一张是银票,一张是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很慷慨,他总是一次将钱付清,也不要求在什么期限内杀了这个人,因为他相信浪子,只要浪子收到银票和这张纸,那个人就一定会死,也一定会死的很快。浪子从没有拒绝过那个的人,更没有让那个人失望过。

  浪子用剑杀人,浪子的剑很快,快的让人胆寒,有的时候,浪子都不知道他的剑有这么快,这么冷,只是那么一下,剑一出鞘那个人就会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现在浪子又要去杀人了,浪子从来都不管他要杀的人是谁,是干什么的,因为他知道那个人必须得杀,而且必须得死,因为,浪子要杀他。有的时候,浪子也不明白,他在杀人前的这种冲动。

  浪子到底为了什么杀人,仅仅是为了生存吗?至少第一次是的,那时他只有十三岁,不是每一个人都要在十三岁时杀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十三岁的时杀人,因为十三岁不管是谁,都还只是个孩子,孩子不该杀人,更不该是个杀手,可是浪子从十三岁起就是个杀手了。

  那个人比起后来他杀的人,弱小的多,他不是什么武林中成名的人物,也不是什么高官富贾,但那个人却是他的父亲。

  那时浪子只记得一个人递给他一把刀,“杀了这个人,不然你就得死。”浪子做了,而且做的很干净,他杀了自己的父亲,他的手没有抖,像是杀了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一样。当时他别无选择,他只有这样做,因为他不这样做就得死,他怕死,他还不想死。

  那个人哈哈大笑,:“一个连父亲都敢杀的人,还有什么人不敢杀呢?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然后那个人带他到了一个很大的宅子,给他吃的,给他穿的,教他武功。到了他十八岁的时候,那个人死了,他临死时,告诉浪子,他要一个人活着了,他不会在养他了,因为他已经长大了,可以养活自己了,换句话说就是可以自己杀人了,不管是谁。

  “以后每到重阳节的那一天你就到一个叫月满楼的酒店去,会有人来找你,给你两样东西,两张纸,一张是银票,银票上的钱足够你花一年的,还有一张是你要杀的那个人的名字,他只会一年只会叫你杀一个人,因为他了解杀手,杀手不能总杀人,正如猎人不应该叫猎鹰天天出去捕食一样,他看中的是你能不能杀了一个人,而不是要你杀多少人。今后,你只会为他杀人,也只能为他杀人,不然你就会死,连你第一个要杀的人也你他要你杀的。”说完那人笑,没有人能形容这个笑,是欢喜,是得意,是悲伤,还是……但笑完之后他就死了。

  从此,浪子就为那个人杀人,为一个要他杀死父亲的人去杀人。浪子恨这个人,更恨自己,他想一剑杀了这个人,然后自杀。但他不能,因为那个人从未出现过,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是他有一种感觉他早晚会出现的。

  所以他才等,他才活着,他要为父亲报仇,但这也许只是他这样行尸走肉般活着的一个借口,是他自己杀了自己的父亲,但他找不到别的理由。

  接头的那个人告诉他,“杀了纸条上这个人后,老头子想见你。”他只是默然的点点头,脸上没有表情,他应该高兴,因为他一直要杀的这个人终于要出现了,他至少知道了这个人是的老人,什么样的老人,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为他杀了人之后他就会杀他,或许,也可能是……

  他不去想了,他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月云山庄,东方逸。”

  东方逸-----月云山庄的少庄主,为人豪爽,喜交武林侠士,自己也是个练剑的好手,虽然年纪不大,但悟性奇高,自创了“飘逸剑法”。

  但似乎没有人知道,东方逸也是一个杀手,只不过是个高级的杀手而已,在这个世界上,不单浪子这样的人可能是杀手,谁都有可能,因为真正的杀手,不一定要用剑杀人,什么东西都可以至人于死地。

  但不管他是怎么样的杀手,浪子必须要杀了他,只有杀了他,才有机会杀了那个人-----他的杀父仇人。

  浪子决定明天就起程,浪子从来不浪费时间,因为要想杀人就不能浪费时间,越快就会越容易些,否则就很难,不管是谁,强者还是弱者,只要知道有人要杀他,有了警惕,就不在容易杀,正如弱小的兔子,知道有猎手在追赶就会拼尽全力的奔跑,直到它感到安全,而人却比兔子聪明百倍。

  浪子将银票,交给了店老板,他每到重阳节的这几天(也就是他知道要杀谁的这几天)他就会到这里住下,而且每一次都会付很高的店费。老板很喜欢这样的人,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只要你出的起价钱,在这个地方就没有人拒绝你,你永远是最受欢迎的。

  老板接过银票,大吃了一惊,这是一张十万两的银票,这张银票足够买下十个他这样的客店。老板从来不怕客人多付钱,但这次他感到了很不安,浪子在这里住店不只一次了,他从来都没有问过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因为来这里的人都只是过客,没有必要问太多,而且,他也知道问多了,对自己没有好处,但他忽然想知道浪子是做什么的,人们只知道他是个浪子,在这里,也有关于他的传说-----他是一个为情所伤的浪子,他的情人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离开了他,而这个地方就是他们初次相欲的地方,他每到重阳都会来一次来等他的情人回来,好美丽的故事,浪子从来不听故事,人们也不知道他听了这些故事有什么感想,因为他没有听过这些故事,也就没有否认过这些故事,所以,人们相信这些故事是真的。

  但现在老板知道住在他店里这个家伙,绝对不是来等他的情人的,他是干什么的,老板不知道,但他预感这个人可能会给他带来不利,甚至有更糟糕的事情会在这里发生。

  他想的没有错,但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当他按照浪子吩咐的,准备了一辆马车了,足够吃上半月的干粮后,他死了,是被人杀死的,而杀他的人是浪子,他不知道浪子为什么要杀他,连浪子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老板不是他要杀的那个人,也不是一个坏到该杀的一个人。但他杀了,他不但杀了老板还杀了,店里所有的人,也许他疯了,每一个人死后都知道,他肯定是疯了,也许是等那个人等疯了。他杀了那些人之后,一把活烧了月满楼,因为他知道他再也不需要来这个地方了,因为明年的重阳节他要杀的人就是要他杀人的那个人,他为了杀这个人足足等了五年了,在这五年里他为那个人杀了,五个人,也许做为杀手杀五个或许不算多,但这五个人里,没有一个是浪子想杀的,浪子只想杀要他杀人的人。

  浪子坐在车里,老板为他准备了最好的马车,任何人在这里都不会感到旅途的劳累,但老板确实没有这个必要,不管都好的环境,浪子都不会感到舒服,都差的环境都不会感到难以度过,因为浪子早已经麻木,他除了杀人就是酗酒,他想麻醉自己,只有麻醉自己才不会感到痛苦。

  浪子到了一个叫做清风镇的地方停了下来,清风镇再往东走就是月云山庄了。他需要安排一下,因为杀人,不但要快,而且要等待时机,没有机会,你在快也没有用,因为你根本就接近不了你要杀的人,但只要你寻找你总会找到一次机会,一次机会就够了。

  浪子找了一个店住下,小店不大但很热闹,浪子不喜欢热闹,但这个镇子里就这一家店。

  浪子首要的任务,是要想办法弄清楚,要杀的人经常到哪里,只要那个人一出现浪子就可以杀了他。因为浪子快,快的可以弥补一切不足,浪子不像其他杀手一样,把一切都弄明白后在下手,因为浪子不看中把握,有几成的把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快,快到你一出手对方就要倒地,你没有必要对对方研究太真切,往往你对对方知道的越多,你就越多顾虑,顾虑越多就越难杀死对方。这是浪子的师傅告诉浪子的,浪子的师傅,是个杀手,他不如浪子快,但比浪子狠,他是一个真正的杀手,因为他为了杀人而杀人,而且不管是谁都杀,他告诉浪子说:“如果荆柯不知道他杀的人是秦始皇的话,他一定能杀了他,因为他知道,他要杀的人是个不容易杀的,而且他也知道为什么要杀他,他有太多的责任,有太多的顾虑,所以死的是他而不是秦始皇。

  浪子在杀人前喜欢喝酒,他想麻醉自己然后再去杀人,因为浪子在杀人前有一种恐惧感,他不是怕那个人会杀了他,浪子相信自己的剑,而是他每次杀人时候,都会出现他第一次杀人时的情景,他好象在杀他的父亲,他一次一次的杀他的父亲,一次一次的看着他的父亲倒下,用那种眼光盯着他。但除了杀人浪子又能做什么,浪子似乎为杀人而存在,他要一直杀,直到他杀了自己

  但这次似乎有点不同,浪子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因为他杀了这个人,就知道要他杀人的人是谁了,不管他能不能杀了那个人,他都会解脱,这是浪子活下来唯一的理由。他要杀了,那个要他杀人的人。只有杀了他,他才不可以不再杀人,才可以不再恐惧。

  浪子突然想清醒一些,浪子没有再喝酒,他一个人在在酒店的大堂里,喝起了茶,没有人相信他是个杀手,倒可能有人相信他是个流浪的诗人。

  “兄台,也有此雅兴,在这里我很少看到有人喝茶,想必是外来的人吧。”一个看似白面书生的人走了过来。

  浪子没有理他,他没有必要和他这样的人交往,可以说浪子不和任何人交往,他只有任务,现在他的任务是什么,似乎只是喝茶。

  那个人觉得有点没趣,但并没有走,浪子看了他一眼,问:“你知道附近有个叫月云庄吗?”

  “哦,我还以为兄台不理我了呢,有当然有,这里谁不知道月云山庄,我不但知道还和那里的少庄主和熟呢?”

  浪子眼睛一闪,“哦,听说他,很喜欢交朋友,我想认识他。”

  “然兄台有这个兴致我可以引见,”

  “哦,烦劳了。”

  “什么时候,想见他。”

  “现在。”

  “哦……

  没有等那个人说出话来,浪子已经将剑刺入了他的胸膛。

  一切是那么自然,又是那么快,没有人想到,事情会这么突然,但那个人已经死了,且他就是东方逸。

  连东方逸都没有想到会么快,一剑毙命,因为东方逸知道他眼前这个人要杀他,而且东方逸是个杀手,杀手通常知道杀手怎么杀人,东方逸更知道,因为他是个聪明绝顶的杀手,甚至可以不用剑就能杀人,但他没有见过浪子这样的杀手,更不明白浪子怎么知道他就是东方逸。

  浪子·剑之浪子复仇

  东方逸死了,是被一个无名的人一剑杀死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又为什么杀东方逸,他是不是个杀手,到底是谁的杀手,江湖上开始议论着这个话题。自然也出现了很多中说法,很多人说他是江南张文彪的杀手,因为张文彪和月云山庄有过节,张文彪一直认为杀死他父亲张亭风就是月云山庄的人,因为他父亲死在剑下,而且对方只用了一剑,能够一剑杀死张亭风的,必定是个用剑的高手,而众所周知月云山庄是武林中用剑高手的聚集地,不论是现在的号称“飘香一剑”的东方逸还是,已经退出江湖的老庄主东方平都是用剑中高手的高手,其他的还不知道有都少用剑的高手为月云山庄效力,当人也会为月云山庄杀人。

  但东方逸也是被人一剑杀死的,而张家又是以疾风刀著称,很少有人使剑,他既然已经和月云山庄挑着斗了,自然不会用一个用剑的杀手来避闲。或许他喜欢将对手至死于自己最擅长的剑下。

  传闻毕竟是传闻,但这十年来,死在这柄快剑之下的人,却都还没有让人忘却,他们中都是武林或是官场上的风云人物,除了“飘香一剑”东方逸和“风雷刀”张亭风外,还有

  “关东飞虎”王震,“流星叟”李忠,和两广总兵范成等

  到底这个人是谁呢?但有一点肯定,他幕后的人很可怕,而且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浪子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飘香一剑”东方逸的,没有人说的清楚,连浪子也说不太清楚,浪子只凭着感觉杀人,作为杀手,他有一种特殊的直觉,他能感受到到底谁是他要杀的人,就象有些动物能够预感灾难的来临一样,而且这种直觉从没有错过,这么多年来浪子就是靠着这种直觉杀人于无形之间,这就是浪子这样的杀手最可怕的地方,不但快,而且有着不同常人的判断,也可以说他根本就不判断,没有人敢这么做,因为很多人都相信思考后的结论,而不相信直觉,他们认为直觉总会出错,尤其是做为杀手,出错是可怕的,比死都可怕。

  浪子还是一个人,但他已经不再流浪了,他这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杀了人之后,有了计划,而这次计划的任务还是杀人,杀一个他真正想杀的人。

  浪子决定等,他很少等,作为杀人不能等,这是他师傅教给他的,但现在他必须等,等那个人的出现,只要他一出现,他就会死,一切也就结束了。江湖上很多人都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是干什么的,有什么阴谋。但他不想知道,什么都不想知道,甚至不想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他只要杀了他,杀了这个要他杀死自己父亲,并为他杀了五年人的人,他一定要死,一定要死,一定,浪子很激动,他想杀人的时候就很激动,这种激动源于什么,浪子说不清楚,也许是恐惧,杀人的人,都恐惧,所以他才杀人,可杀了人以后他更恐惧。

  浪子剑之浪子天涯

  浪子有点累了,他决定找个地方歇下来,但这里好想就这么一家客栈,而且他又不能回去了,因为他在那里杀了人,浪子不想回到他杀过人的地方。

  浪子有点茫然,虽然他从未有过真正的目标。浪子感到有一个人正在靠近他,这个人让浪子感到了不安,浪子不安的时候就有杀人的冲动,但他又好象感到这个人有点特殊,怎么特殊他不知道,但浪子知道,他是个危险的人物。

  浪子转过头,那个人站住了没有动,冲浪子一阵冷笑,

  “都年不见了,你变了很多。”

  浪子看着这个人,这个人他曾经非常熟悉,但浪子现在却感到很陌生,可浪子并没有忘记他,浪子知道他是谁。浪子没有回话,只是沉默,因为浪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尤其对这个人。

  “阿风,十年了,不过十年,我还认得你。”

  “是么。”

  “恩,因为有些事情不能忘,它在我们的生命里很重要。

  “你还好吧。”浪子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他已经十年没有向人问过好了。

  “不好,和你一样。

  “和我。”

  “恩…”

  “我很好”

  “不,你不好,我们现在都不好。”

  浪子沉默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对这个人说谎,他从来没有对这个人说过慌。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那个人接着说,“杀人…”

  浪子一惊,他这几年里就是杀人,但没有人对他说过杀人,包括要他杀人的那个人。

  “而且,我们要杀的是一个人。”

  “你知道我要杀谁?”

  “恩,东方平。”

  浪子低估了他,十年确实改变了很多东西,十年浪子变成了一个杀手,十年他最好的朋友也变成了杀手。

  站在浪子面前的人叫诸葛月明,是浪子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们一直形影不离直到他们十三岁的时候,

  “十三岁的时候,是一场噩梦,

  “十三岁以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了,现在已经十年了。”

  那个人对浪子说,他又好象在自言自语。

  这十年了,他和浪子一样,在杀人,为一个人杀人,只不过那个人没有要他杀死自己的父亲,因为他出生的那一天前他的父亲就死了,他是个孤儿,是浪子的父亲将他收养,给了他生命。

  “从那以后,你去了哪里?”浪子有点激动的问。

  “从那以后……”

  从那以后,他和浪子一样,被带到了一个地方,接受训练,杀人的训练,然后就是杀人,杀各式各样的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杀他们,要他杀人的人是谁?但他和浪子不一样,他比浪子更坚强,他想麻木,但他没有麻木,所以他也比浪子更痛苦。而现在他知道了他在为谁杀人,他想杀了那个人,但他不能,天底下没有人能杀了那个人,他只有不断的为那个人杀人,直到他死,而且到死他都不能有怨言。

  现在那个人又要叫他杀人了,“东方平,月云山庄的老庄主,退隐江湖已经十年,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退隐江湖,也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在做些什么。”但诸葛月明知道,所以他早就知道东方平得死。

  “我们……”浪子想说点什么。

  两个杀手在一起又能说些什么,只有杀人,杀人,还是杀人。虽然他们以前从没有他过这个话题,但现在他们必须谈。

  “你不能杀他,”

  “为什么?”浪子不明白,因为没有浪子不能杀的人,这些年来,他谁都不相信,他只相信他手中的这把剑,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剑。

  “你能杀那么多的人,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他们。”

  浪子不明白。

  “因为你杀的那些人都以为没有人能杀的了他们,至少他们认为能杀的了他们的人一定是武林中的狠角色,他们不相信你能杀的了他们,因为你没有名气,没有地位,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个世界里能够杀人的人,不一定比他杀的那个人要有名气,要厉害,要使用一把宝剑。”

  是的,浪子没有名气,没有名气的比不上一个沿街叫卖的小贩,也没有地位,没有地位的比不上一只看门的狗,他用来杀人的剑也是那样的普通,普通到随便找个铁匠铺都很买到。

  “但我一样,能杀了东方平”浪子倔强的说,”东方平”,现在他知道东方平就是叫他杀人的那个人。

  “不,你不能”

  浪子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他没有在说下去,他沉默的样子很痛苦。许久,他才从嘴角挤出了几个字“他,由我来杀。”

  浪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但他知道他一定有他的道理,以前他就是这样的,他总是比浪子判断的正确,比浪子更有远见,虽然那时他们还小,虽然现在他没有给浪子解释为什么会这样。但浪子开始相信他了,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能相信的,以前是,现在也应该是。

  浪子和他来到了一个破庙里,他们以前总是来一些别人看上去不屑一顾的地方玩,但现在他们知道有人要杀他们,他们不能在太惹眼的地方出现。

  他们没有想到象这么破的庙里好有和尚,那是一个疯和尚,他看到诸葛月明时傻笑,可是当浪子出现的时候,他好象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他被吓的乱跑,一边跑一边大叫,“不要杀我。”

  他知道浪子是个杀手?不可能。浪子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浪子杀人的时候虽然不蒙面,但他很少会让人看到他的脸,而且那又是一张很普通的脸,很快就会被人忘掉,除非浪子追杀过他,但浪子从来没有失手过。

  诸葛月明却好想知道了什么,一剑杀死了那个疯和尚,浪子很不解,但他看出诸葛月明的剑法比他要精湛的多而且不比他的慢。

  …………

  浪子在想,东方平,到底东方平是怎么样的人物,浪子以前杀人的时候,从没有这样想过,但他现在有一种预感,他觉得东方平和他以前杀的人不太一样,也许是因为东方平是自己想杀的人吧。浪子找不到答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东方平虽然已经退隐江湖,但江湖上很多事情都和他有关。浪子不在去想,他觉得这样没有意义,他只想杀东方平,虽然诸葛月明不要他这样做,他也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但浪子毕竟等了十年。

  这十年,浪子过着怎样的生活,诸葛月明了解,因为他们一样,都是杀手,杀手虽然能决定别人的生死,但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从你第一次拿起剑杀人的时候,就注定了你的命运。浪子·剑之月云山庄

  诸葛月明杀了那个疯和尚,浪子很不解,但诸葛月明没有解释,浪子懂得作为一个杀手不需要解释太多,也不需要听解释,因为解释没有意义。因为结局只有两种,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月云山庄,浪子知道他的目标就是月云山庄,他也知道现在不用再等了,因为诸葛月明出现了,他有这种感觉,诸葛的出现,意味着有很多他想不到的因素会出现,这件事情没有他当初想的那么简单。

  月云山庄确实不象浪子当初想的那么简单,虽然浪子是一个敏感而判断力很强的人,但这次他错了,他知道东方逸出现之后,就知道东方平就是要他杀人的那个人了,因为暗杀是个机密,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不能人你要杀的人知道。

  但浪子以一个杀手的嗅觉感觉到了,东方逸知道浪子是来杀他的,而随时准备要先下手为强,最后他的死只是因为他低估了浪子,低估了浪子的杀人能力,要不然浪子不可能杀了他。

  既然,他知道浪子是来杀他的,而且知道的这么早,原因只有一个,这是个圈套,那个人为什么要设这个圈套,难道他知道浪子早晚要杀他,难道他知道了,浪子杀了月满楼的人?浪子越想越不明白。

  但从诸葛月明的眼神里,浪子似乎看到了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到底月云山庄有什么秘密?

  “早在二十年前,江湖上就出现了一个秘密的帮派,这些人行踪不定,行侠仗仪,受到了江湖朋友的尊重,虽然没有人在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秘密,他们真正的头领是谁?但人们还是承认了这个帮派,并乐于和他们交往。他们之中有十三个人武功和地位都很高而且都使用剑做为武器,因此江湖上称他们为“轩辕十三剑”。而当时被称为十三剑之首的“玄月剑神”的诸葛飞,就是现在的月云山庄的老庄主---东方平。

  诸葛飞的剑以快和准为最,诸葛飞为人豪爽,善交各界的朋友,在江湖上虽然不是什么宗师级的人物,但他的剑术被很多人叹服,他没有徒弟,也没有妻子,更没有子女,很多人都想和他攀亲,在都被他拒绝,十年后,诸葛飞象云雾一样神秘的消失了,很多人说他死在了“风雷刀”张亭风的手下,也有很多人不相信,因为张亭风的刀虽然快而且威力很大,但诸葛飞是他们心中的剑神,剑神怎么会死呢?他只是厌倦了江湖的打打杀杀并遇到了一个深爱的女人退隐江湖,到了人们找不到的地方去罢了。

  诸葛飞并没有死,但他的消失确实很张亭风有关,张亭风一直不服“轩辕十三剑”他觉得剑本身就不如刀,有些好事的人,对他说:“现在用剑中,诸葛飞号称剑神,如果你能打败剑神,也就说明了你的刀是天下无敌的。”于是,张亭风,就要诸葛飞和他一决高下,开始诸葛飞并不同意,他愿意承认张亭风的刀比他高明,但张亭风非要一较高下。并多次到诸葛飞的府邸叫阵,但后来,张亭风却自动的离开回江南了。而诸葛飞也神秘的消失了,因此才有了第一种说法,有人问过张亭风这件事情,但张亭风却闭口不答。因此,也就谣言四起,可是张亭风也因此声明大震。

  到底诸葛飞为什么要消失,又怎么成为了月云山庄的老庄主东方平呢?这个很少有人知道,诸葛月明也没有说。

  诸葛月明,本来不想说太多,但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他不想让自己的兄弟送死,毕竟,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十三年虽然现在有很大的变化,但诸葛月明没有忘记是浪子一家给了他生命。

  “你虽然杀了张亭风,但这并不代表你能杀诸葛飞,诸葛飞为什么会消失,我不清楚,但绝对不会是败在了张亭风的手下。他比你想象的要强大?”诸葛月明说

  “你,你能杀了他吗?”浪子转过头,盯着他。

  诸葛月明害怕他的眼神,那种眼神带着期盼也带着疑惑。

  “老伯,是你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我希望把这次为他报仇的机会给我,这个也是我的任务,你还有你的生活你不该这样活着,忘掉月云山庄吧,忘掉这一切,忘掉你现在的生活,你现在是萧风,不再是杀手。”

  在十年前,诸葛月明就是这样,他总象自己的亲生哥哥一样袒护着萧风,不让萧风受到一点伤害。萧风记得,以前他总会听他的,但现在不一样,无论有多么难,无论结局是怎么样,他必须要去,他不能退缩。

  “诸葛飞……。”萧风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他现在心里只有这一个名字。

  月云山庄离这里很近,他的杀父仇人离这里很近,他的解脱这里很近,他等了整整十年了。

  月云山庄,月黑风高,两个身影都是那么的快,一前一后。

  他们是来杀诸葛飞的,但他们来晚了,诸葛飞,就在他们眼前,但已经死了,被人一剑封喉。

  “他就是诸葛飞?”萧风问

  “是的,”诸葛月明思考的说,他见过诸葛飞,但他有点不相信,他知道诸葛飞的武功,他的剑永远比你想象的要快要准,但他现在死了。也许他老了,他慢了,不可能,诸葛飞不会老,任何人都会老而诸葛飞不会,诸葛月明一直这样认为。因为他早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他早晚要来杀诸葛飞了,所以,当江湖上只知道月云山庄有个“飘香一剑”,已经很少人关注这个位退隐江湖多年的老庄主东方平时,诸葛飞,却从来没有放松对这为神秘人的关注。

  现在他死了,而且没有死在自己的手上,诸葛月明感到了非常的恐惧,他多年想杀的人死了,但他的死,也预示着一些其他的东西,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思考了,他必须走,应该说是逃,但向哪里逃?无论逃到哪里他都要死,现在他只想,让萧风活下来,因为也许他的主人还不知道萧风的身份,因此他有可能活下来。

  浪子剑之轩辕十三剑

  “快走,……”诸葛月明知道形势不妙,他这次的任务是杀诸葛飞,现在诸葛飞死了,换成了其他人,一定会感到很愉快,因为不用自己费力,讨了个便宜,可以交差了。但诸葛月明知道,现在不但不能交差反倒可能性命不保。他猜到了杀诸葛飞的人是谁了,这个人可怕,和诸葛飞一样可怕。

  “干什么去,不多坐会吗?”一位老人的声音,一个诸葛月明非常熟悉的声音,他不是别人是诸葛月明的师傅。“明儿,才见到微师就要走吗?”那个人见诸葛月明一愣,接着说。

  “不急,师傅怎么会在这里,任务不是由…”

  “微师是关心你,怕你完不成,来帮帮你。”

  “哦,是恩师替小徒杀了这个叛徒。”诸葛月明有点明知故问。

  “不,”

  “那是?”

  “他自己”

  “自己?”

  “没错,他自己。”那个人将自己两个字说的很清楚,好象想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个人应该是诸葛月云吧?”他笑着说,象是慈祥的老人问候年幼的小辈。

  浪子知道他在问自己,但有点不相信,“诸葛月云?”

  “诸葛月云,没错,”他还是那样慈祥,但却让人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诸葛月明预感到了,他事前把问题想的有点简单了,看来,这个糟老头早就知道了萧风的真实身份,而且比他知道的更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萧风叫诸葛月云,诸葛月云,诸葛飞,月云山庄,这是不是?……诸葛月明不敢想了。

  可那个死老头却还想说,而且还津津有味,“诸葛飞自以为很聪明,你也自以为很聪明,好象就是我傻,哈,可是你们未免有点太聪明了,聪明的连自己都可以骗自己。哈”

  他显然很得意。

  “师傅,你在说什么?”诸葛月明装做不太明白。

  “你不明白,我还以为你和你老子一样都是绝顶聪明呢?”

  老子,什么老子,诸葛月明,感到很不安,到底谁是他的父亲,他从来不知道,难道是?

  “你老子就是诸葛飞,没有想到吧,你们都没有想到吧,连这个杂种的老子也是诸葛飞”他看了一眼浪子很轻蔑,他更加得意了“哈,不相信吧,诸葛飞,你自以为很聪明,可是还不是被我玩,现在你的两个儿子来了,他们不是来拜望你的,而是来找杀父仇人报仇的,哈,有趣,实在上太有趣了。”

  诸葛月明,头一下子懵了,他感到了,天旋地转,一切都完了,他觉得自己是天下最白痴的人。

  “你……你敢…?”

  “我敢,我什么都敢。”

  就在这一瞬间,连最善于洞察的诸葛月明,也始料不及,浪子一剑刺进了那个人的胸膛,他没有马上死,浪子的剑,虽然还是那样快,但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准了,准到一剑毙命。

  “诸葛飞,诸葛飞,你狠,你狠,我还是输了,我不甘心,诸葛飞,你怎么可能有这个的儿子,呵,呵……”他死了,而且死不瞑目,浪子杀的人都是睁着眼睛的,这让诸葛月明很吃惊。

  “他死了,”浪子只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解释着这一切。

  “你有没有……”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切,但我还是会杀了他,不管他是谁,我这次是来杀诸葛飞的,真可惜,他死的有点早。”

  诸葛月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浪子疯了,他知道这一切,他知道和自己一样,十年来最想杀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或许他没有相信这个糟老头的话,也许他不知道这个老人就是诸葛飞生前的死党,“轩辕十三剑”的“落花飞雨剑”冯远山。他也不知道那个带他到神秘庄园教他武功的人,也是诸葛飞的死党,“轩辕十三剑”中最无情也是最忠诚的杀手,“血剑”南郭鸿。他没有相信冯远山的话,他不知道这幕后的一切,所以他才会这样。

  但浪子相信了冯远山的话,他在诸葛月明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预感到了,有很多的事情,他不知道,也不会明白。所以他没有等,他和诸葛月明来了月云山庄。就算冯远山没有杀诸葛飞,他也会杀了他,就算他知道诸葛飞是他的父亲,他也会来杀他的,因为浪子,明白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他以前不明白也是诸葛月明,冯远山,他们永远不会明白的东西。‘一个连自己父亲都杀的人,还有谁不敢杀呢?’浪子的确如南郭鸿说的那样谁都敢杀,但连南郭鸿也不会明白浪子,因为他只是个无情的杀手,他只知道杀人,甚至以杀人为乐,但浪子天生就不应该是个杀手,他是个浪子,浪子的情是最真挚的,心是最孤单的,所以浪子比别人能够看透一些东西,即使是亲生父亲又怎么样,一个只知道杀人,没有一点同情心的人能做为一个父亲吗?在浪子眼里他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萧飞,虽然他不知道萧飞也是“轩辕十三剑”中的一员,而“十三剑”每一个人都是杀手,但萧飞,回头了,他顿悟了,从那一刻起,他就不在是为主子卖命只知道杀人的杀手,而是一个真正的人。虽然他一直被人追杀,而且最后死在了养子的手里,但他没有后悔,他死的很安详,他知道浪子早晚有一天会顿悟,他没有错,别人都错了,只有萧飞对了,因为他不是杀手,他是个人,人懂得人应该做什么事情,应该怎么做。

  诸葛月明,还在思考,他要将这一切理顺,他一直都是这样他不想糊涂,哪怕清醒时候很痛苦。

  ‘诸葛飞,退隐是因为主子给了他新的任务,因为主子,知道,“轩辕十三剑”早完会老,会死,而他的事业还很长,他需要新血,诸葛飞的任务就是接替“东方平”在月云山庄的权力,培养新血,主子早就不满东方平了,他又老又保守又怕死,只有一个只会研究剑式而不讲究实用的儿子。诸葛飞就这样成了东方平,并一直在幕后,所以人们一直不知道东方平早就死了。但诸葛飞虽然不怕死,但他害怕断后,他就把自己的儿子,也就是自己交给了他最信任的,冯远山,而冯远山表面上对诸葛飞言听计从但实际上很嫉妒诸葛飞在主子心目中的地位,他要报复诸葛飞,就把诸葛月明交给了背叛了主子的“浪子剑”萧飞,而萧飞虽然很恨诸葛飞,因为诸葛月明私通自己的爱妻并生下了诸葛月云,也就是萧风,但他心地善良,他不但没有杀诸葛月明,和萧风,反而对他们很爱护,因为他知道孩子是没有错的。

  过了十三年,虽然,诸葛飞培养了很多杀手,但是这些杀手中没有一个人比的上“轩辕十三剑”的任何一个,有的时候,还需要“十三剑”来执行任务,而这时候十三剑中的九个已经先后的在执行任务中丧命,而“浪子剑”萧飞早就背叛了组织,下落不明,只剩下了诸葛飞,南郭鸿,和冯远山了。主子开始对诸葛飞不满了,诸葛飞意识到了这一点,就派南郭鸿和冯远山四处寻找杀手的坯子,也正是这时候,冯远山知道了,萧飞还没有死,并且那两个孩子已经长大了,就和南郭鸿到了萧家,让萧风杀了萧飞,然后,由南郭鸿带着萧风,冯远山带着诸葛月明,到各自的分部培养。

  然后就是南郭鸿,重病死了,但冯远山不想让萧风和诸葛月明见面,他想让萧风积攒对诸葛飞的仇恨。同时,也对诸葛月明灌输自己的思想,叫他对诸葛飞产生仇恨。

  最后,冯远山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因为诸葛飞没有让主子很满意,而自己却有了象诸葛月明这样能干的部下。但他知道,诸葛飞的武功厉害,而且警惕性很高,可他了解诸葛飞的弱点,他就把所以的事情都告诉了诸葛飞,诸葛飞就疯了,他或许是自杀,或许是冯远山趁他不备一剑杀了他。

  哦,就是这样的。诸葛月明终于明白了。

  浪子不想知道这么多,也不想明白,因为明白又有什么意义呢?现在的浪子似乎已经看破了这一切。

  “风,你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感到很累。”

  累,是的,诸葛月明也感到很累,他一直是这样,他觉得这就是他的命运,他现在想把一切都寄托在萧风身上,希望他,活下去,活的轻松一点,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了。

  浪子剑之冲出重围

  诸葛月明理顺了思路,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首先他希望,萧风能够离开这个是非的世界,有一个自己的生活,他虽然也不是萧飞的亲骨肉,但他是自己的兄弟。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离开月云山庄,因为在这里多呆上一段时间就多一分危险。

  至于让萧风到哪里去,诸葛月明也不知道,也许到哪里都不安全,因为主人想要杀你无论你到了哪里都会有人以最快的速度来追杀,他知道主人发怒是多么的可怕,但他没有其他的选择,冯远山的出现,说明主人已经不相信他了,现在冯远山死了,他更是有口难辩,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但他还是决定要回去,不回去,他们两个都得死。

  “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了,萧风赶快走。”

  “你?呢?”

  “我还有事情要做。”

  萧风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现在的感受,这十年就想一场噩梦现在突然醒了,让他感到不知所措。

  “一起走。”萧风知道他不能丢下兄弟。

  “没有时间了,我们只能走一个。”

  “我们可以都走,没有人拦的住我们。”

  诸葛月明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他不知道他们的真正幕后的主人是谁,如果只是诸葛飞那就容易的多,因为诸葛飞已经死了,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他们都得到了解脱,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主人比诸葛飞可怕的多,可怕几百倍,几千倍。而诸葛月明又不能说出他是谁,因为这样做不但救不了兄弟,还会引起一场灾难。

  在诸葛月明不知道该说什么让兄弟走的时候,他发现月云山庄的大厅周围已经围满了人,这些人,有月云山庄的家丁也有冯远山的人。他意识到现在他们都走不了了。

  一个象头目的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冯远山和诸葛飞,有看了看萧风,他没有说话,但似乎又在等待回答。

  诸葛月明认识他,他是诸葛月明的部下,人称“冷剑飞霜”的南郭平,是“血剑”南郭鸿的侄子,和他叔叔一样,南郭平剑快心狠,但对主人非常忠诚。诸葛月明知道这个人不好对付。

  “你们都来了。”

  “是的,主人怕你出事情。”

  “现在一切都做好了,你回去禀报主人,说我随后就去复命。”诸葛月明没有放弃最后的机会。

  “你不用了。”南郭平冷冷的说。

  诸葛月明知道走不了了,南郭平是来杀他的,而冯远山也只是一个棋子而已。

  ‘突围’诸葛月明这样想,这似乎有点不大可能,月云山庄的人本就不好对付了,在加上又来了个南郭平,而他们就两个人,萧风虽然不比自己差,但是毕竟好汉敌不过人多,何况他们又不乏一等一的高手。

  眼看着一场血战就要开始了,而一旦开战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就在这时,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而走了进来,对南郭平说:“你们都退下,我奉主人之命要他们回去。”

  “不可能,主人说……”

  “那不是主人的意思,是冯远山这个叛贼的意思。”

  “你凭什么?”

  那个人拿出了一把匕首示意给南郭平,南郭平立即跪倒“遵命。”说完指挥他的人退却了。

  一切都想梦一样,诸葛月明松了一口气。

  “不能让他们走,就是这个小子杀了少主人。”有一个人大嚷着,手指着萧风。

  月云山庄的一下子就围了上来。

  诸葛月明不怕他们虽然他知道月云山庄也是高手如云,可只要南郭平一走,这里他足以摆平。

  “我们是奉主人之命来杀叛贼的,你们这些人是不是也想和东方父子造反。你们自问有几个脑袋?”诸葛月明厉声呵斥。

  这一下子他们都老实了,虽然还有很多人不服气,但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就这样,三个人走出了月云山庄。

  “老伯,我们赶路吧,不要误了时间。”诸葛月明对那个老头说。

  “赶路?哪里去。”那个人疑惑的问。

  “什么,你不是说?”

  “月明儿,你相信主人会放你走吗?”

  “难道?…”诸葛月明不敢想。

  “不错。”

  “老伯,那你?”

  “不要说别的了,你们赶快走,到纸条上写的这个地方,找一个叫了空的和尚,他帮你们的。”

  “那你?”

  “来不急了,南郭平会马上返回来的,我要对付他们。”

  “不行,”

  “什么行不行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又无儿无女,也活够了,你们还年轻,快走。”

  诸葛月明知道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萧风走。”

  萧风没有说什么,他不太懂他们说的,但知道情况很紧急。

  两个人一阵风似的走了,直奔流火岛。

  浪子剑之完满大结局

  又是十年过去了,新皇帝登基了,又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没有再提起“轩辕十三剑“是干什么的了,象当年的“京门十虎”一样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萧风一个人留在了流求,他知道回去没意义,往往还徒增伤感,他已经厌倦了这一把让很多人丧命的剑,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他已经结婚生子,以买菜为生。还是象以前那样,没有什么人会注意他,记住他,买他的菜的人很多,因为他很诚实,不象其他人那样奸诈,但没有人问过他叫什么。

  诸葛月明只是诸葛月明,他没有成为萧雨,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不想和萧风一样在这里卖菜,他的剑也无法用来切菜。

  他回到了京城,寻找自己的梦,他没有再回来。

  每当重阳节的时候,萧风会登上高山,他会怀念起自己的兄弟,自己父亲——萧飞。他懂得他的父亲,他现在也和他的父亲一样,他已经不再会用剑,他也一样可能被自己的儿子杀死,他的儿子也喜欢剑,崇拜剑快如风剑客。

  重阳节这样天,是他父亲的忌日,也是很多人的忌日,他追忆这些人,他不会忘记这些人,因为他们都是好人,他唯一改变的就是他不用在等一个人,两张纸,不用在提起剑。

  浪子是和剑在一起的,但现在他已经不在是浪子了。

(最后还有风)
 
  2003-04-15 14:48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