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小说 > 个性文笔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半梦半醒

  莫尘出生在城市,有一个弟弟。父母在她十五岁那年离婚,从此她和弟弟这边住几天那边住几天,渐渐家的概念在她的心目中失去了影像。

  十七岁的时候,莫尘考上了一所职高学习印度语。印度语属于小语种,没有多少人学,莫尘就是因为这个才选择了学印度语,并不因为她喜欢。班里三十个学生,大多数都是被分配过来的,没有多少人真正喜欢印度语。

  莫尘生性沉默,在人群当中从不多说话。她可以看着大家说说笑笑,自己只是保持微笑。每个人都认为莫尘是一个沉静的女孩,标准的古代美女形象。其实莫尘骨子里很叛逆,她喜欢一切激进的事物,有自己独特的品位。莫尘对自己的父母渐渐失去了依赖,她不喜欢在家而喜欢游走在城市中,对路边新奇的小店尤其感兴趣。

  十九岁,莫尘从职高退学,她的印度语仅限于十个阿拉伯数字。爸爸给她在城市邻近的小城找了一所高中,从此莫尘开始了住校的生活。

  在新的环境当中,莫尘保持着自己一贯的作风,沉静和微笑。这样一个女孩俨然就是一首诗中那个撑着油纸伞站在雨巷中的丁香女孩的写实版,在众多十六七岁活蹦乱跳的花季少男少女当中,莫尘成了他们心中一尘不染的一朵莲花。甚至高年级的男生也特意跑来看莫尘。

  班里很多男生喜欢莫尘,但是大多数都腼腆得看着,少数几个胆儿大的对不爱说话的莫尘也是一筹莫展,谁都不知道这女孩到底喜欢什么,她的微笑只是表现着她的礼貌。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杰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莫尘,为了莫尘他甚至说服老师让他住进学校里来,而他的家距离学校只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杰喜欢音乐,喜欢弹吉他,喜欢自己写曲子。杰的吉他吸引了莫尘的目光,他们经常在傍晚的时候坐在操场的角落里弹吉他,两个人之间仍然没有什么话。周末的时候杰用自己的自行车送莫尘去火车站,两个人推着车子一直走到火车站,杰站在站台上看载着莫尘的火车远去,消失。每次都是这样。

  一天傍晚,杰鼓起勇气对莫尘说,我喜欢你。可是莫尘只是用她一贯的微笑拒绝了杰。杰不想放弃,他对莫尘说,我一定会追到你,然后提着吉他走了。在夕阳下,杰的背影高大结识,可是莫尘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杰,是否应该相信他。

  杰开始为莫尘写歌,写了很多。写在夕阳下弹吉他,写离别的站台。莫尘那时候开始参加学校里的美术班,画素描的时候莫尘一边听歌一边画,不跟别人说话,很认真的画。美术班里的同学都想考入艺术院校,所以他们更加的努力。可是莫尘没有想过,她没有为自己描绘过未来,她只是喜欢画,虽然她画得并不好。

  杰把自己写的歌录成了专辑,并且复制了很多。学校开始在课间的时候播放杰的歌,杰对莫尘的爱飘满校园。杰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走在校园里有初中的女孩找他签名,甚至下课的时候班级门口也挤了好多女孩来找杰。从此学校里有好多男生跟着杰学弹吉他,下课弹,放学弹,晚自习弹,在教室,在操场,在宿舍,在楼道。在人群中莫尘依然沉静的坐在那里听,一言不发,保持微笑。

  杰就这样苦苦追了莫尘一学年,莫尘终于同意了。很多追求莫尘的男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和莫尘做朋友,莫尘的笑容更加真实,话也多了起来。莫尘的品位和喜好依然吸引着那些花季少年。

  那年夏天的一个下雨天,莫尘和几个同学逃课在同学家小院里的凉棚下看雨。他们想在这惬意的时候看一点书,可是他们都怀抱着英语书看雨中嫩绿的菜苗。房间里放着老狼的《恋恋风尘》,是莫尘刚买的,大家都很喜欢。音乐和年纪很合拍,年轻的心跟着音乐飞扬。他们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不会有,这样的行为还有没有机会,毕竟集体逃课是需要胆量和承担后果的勇气的。可是面对眼前的一切和在潮湿空气中飘荡的歌声,一切都不重要。我们都似乎置身在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抓不住现实也抓不住幻想,却仍然痴迷于其中。

  莫尘在画室里认识了一个本年级理科班的男生清,清的皮肤很白,高而瘦削,带着一副宽大的黑边眼镜,个性腼腆,少言寡语,眼神中带着一种少年不该有的忧郁。清静静地坐在窗边,莫尘坐在清的对面面对着自己的画板。莫尘看到了清眼中的忧郁,她不知道如此年轻的少年哪里来的那么深的忧郁。清坐在那里给大家当模特,老师在给大家上头像素描课。清的眼睛看着莫尘,他在她的眉间似乎找到一种熟悉的忧郁。这是清第一次长时间的注视一个女孩,他的脸微微有些发烫。

  那以后的周末,莫尘就坐在清宽大的二八车后架上去车站。杰同样推着自行车站在学校门口等莫尘,可是莫尘低着头从他身边走向清。那时候,杰和莫尘因为一点小事闹别扭,莫尘固执的不肯原谅杰,杰很难过。

  莫尘始终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喜欢杰还是因为被他感动才同他交往,也许学生时代的恋爱本就不需要什么理由,也许那只是一场游戏。

  杰不再写歌,因为他后来写的歌连自己都觉得如同垃圾。音乐应该像一个塞子,能够塞住心里的一个疼痛的洞才能让人感动,年轻的心还需要更多的历炼。

  莫尘和清交往半年后也莫名其妙的分开了,学校里有些人说莫尘是一个把爱情当游戏的女孩,她是一个自私的女孩,在她心里自己最重要,没有什么值得她珍惜。甚至有人说,莫尘之所以同意和杰交往是因为可怜杰。

  高考前两个月,莫尘突然退学离开了小城。她特例独行的行为再一次让大家吃了一惊,大家不知道这个外表看起来文静沉默的女孩到底在想什么。

  艰难的黑色七月过后,年轻的男孩女孩们似乎将高中时代的一切过往都深锁在学校的铁门内。年少轻狂的过往应该停留在发生的地方等待拣拾和回忆,它不能跟随成长。

  九月份杰跑到莫尘的城市找了一所大学自费读书,他甚至背熟了那座大城市的地图和公交车路线,他要让自己深入这座莫尘出生和成长的城市,他要找回他的流浪歌手的情人。

  莫尘也在这座城市里找了一所大学上学,可是她对杰只有同学之情而没有了男女之爱,那些杰为她写过的歌再也无法挽回她的心。

  杰在学校里和几个同学组成了乐队,在学校里有了一点点名气,偶尔会应邀在一些大学生聚会上演出,他再也没有唱过那些歌。他终于明白,他义无反顾的来到这个城市不是为了寻找爱,只是为了寻找过去的记忆,然而,过往只存在很久之前的某一时刻,不可以重来或者延续。

  十二月,杰的父亲给杰找了一所军校,这个行为和思想都有些叛逆的儿子需要知道什么是必须履行的规矩。杰离开了,没有半点留恋的独自去了南京。

  两年后的春节,高中画室的同学聚会,所有曾经在画室里的同学都回来了。有些人重读高中课程,还在为自己理想的学校努力;有些人在不合意的学校里混学分等毕业;有些人自费学习理想的专业;有些人找了份工作勉强活着。两年之间大家的心里都好象老了很多,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不再有共同的感动。唯一让大家依然开心的是曾经在一起时那段悠闲的岁月,那是每个人心里的宝藏,大家同时把它挖出来擦亮。

  每个人都喝了很多的酒,大家开始离开座位互相喝酒,有人跑出去呕吐,有些人坐在角落里落泪,有些人为这难得的聚会兴奋不已。一个同学结婚了,依然年轻的老师也结婚了。这是一次难忘的聚会,大家在不同的旅途当中来到同一个驿站聚首。

  莫尘的打扮很有个性,她永远都是一个追求流行和有品位的人。杰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有了几分军人的味道。他们距离很远的坐在桌子两边,杰一直在找机会看莫尘,可是莫尘却一直在看同学互相敬酒,和身边的女生说话,就是不看杰。就苦笑,喝了很多酒。

  学生时代我们始终保持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当我们有完全清醒的脑袋去回忆的时候才知道。在梦中我们始终快了,清醒时,我们只看得到过去。

  再之后,同学们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很难再聚在一起。偶尔几个聚在一起聊天,很久不联系的同学中大多数已经不知去向。听说莫尘在毕业后一直没有固定的男朋友,听说她就要去日本了,跟一个在外院认识的日本男留学生。大家对此唏嘘不已,都说莫尘不会回来了,当然她也不可能那个日本男人生活一辈子。莫尘始终有一颗半梦半醒的心,我们清醒的时候她一直在梦中,我们在梦中的时候她一直很清醒。或许,其实她一直都是清醒的,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醒。

  莫尘成了我们中间的传奇人物。一个莲花般纯洁、安静的女子,却拥有游荡不定的心,或许她始终对自己无能为力,所以才一直让自己跟随心里冒出来的第一想法行动而不计后果。

  或许,生活给予我们的最后定义就是,无能为力!

  2003年9月4日作于北京鑫兆雅园家中

(阿凉.吴)
 
北方网——文行天下  2003-10-09 10:30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