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文行天下 > 散文 > 心灵书签 正文
预言
半梦半醒
梁朝伟之于《悲情城市》
人生的左岸
贺神州“五号”发射圆满成功
李敖:由一丝不挂说起
王蒙《快乐是心灵绽放的花》
好一道耀眼的红
王蒙在天津图书大厦现场签售《青狐》
华山之巅金庸论剑
2003年天津高校“激扬青春”主题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长篇小说不能“出”得太快
“我的初恋故事”征文专题
“关注贫困大学生”报道专题
“我的音乐故事”征文专题
母亲节、家庭节征文专题
天津市高校情感征文大赛

人生的左岸

  人生的左岸如果我只是汪洋里的一粒盐,是不是所有的浪花都带着我的滋味?眼角泪滴落,心尖荡起的潮。等待是不是永久的苦涩?我不怕永久不怕苦涩,我怕的是我只是如果只是虚拟只是梦。

  左岸,每个夜深的时候,我贴在她的心房,每一次脉动都让我感觉真实,肆意所有的风携着浪凉我的夜冷我的心湿我的梦。或许,真的只是一场梦吧,我只是梦里的一只鸟,战战兢兢的在你梦的枝桠,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夜你承受不住了,你累了,或许你怕了,展展翅膀,我又能飞多远多久?

  人生难道只是际遇?际遇难道注定了生命的所得所失?心的左岸只听见梦的呜咽。在你的左掌心还有我吻的痕迹吗?也许坚持是一种太残酷的璀璨对于在梦里的人。也许我应该乖乖的只每夜静静的在左岸让她的每一丝气息沁心,只静静的等梦醒,而后我默默的走开。

  一切都会过去,而过去的在别人或许是种解脱意味着新生,可在我过去是刻划在心底的墓碑,我早已在我的心地葬了自己掘了我的坟冢,荒芜的草枯了又生,尖尖的坟头也随着风雨消逝,一点点再也无人理会。

  脚踝一阵阵的钻心疼,怎么也疼不过我的心种的失落。没有一种人生的轨迹会是随心的。如果只有一个世界属于两个人,我想真的是没有如果吧。也曾经尝试着去感动去坚持去让自己的诅咒应验,可是笑一笑,我已经哭不出来。心中竟隐隐的痛恨网络。网络里的嘻笑怒骂打情骂俏虚虚实实。

  我是向往左岸的,会一辈子的。在我拖曳着我沧桑的木舟,衣衫褴褛,带着海的腥味,带着世俗的尘埃,赤着我的足,来到左岸,是不是有你为我守候着的篝火?

  开始不相信自己。开始想没有如果的人生。开始想没有左岸的人生。开始想你的生活里我的位置。开始想我应该如何给她温馨。我想院子里的门都开了,我再走出去,是不是一切都变了呢?

  我就在你的左手边,你给的背影,凋谢了夜,枯萎了心,而春天过去了,来年还有花开吗?我在左岸最柔弱处用我的指尖写下:我爱你!

  我有一颗心,却归属了她。

  有一本书名字叫《彼岸花》。她是彼岸的花开。

  有一首歌歌里唱到:为什么我会让你伤害

  特别总在有星星的夜

  为什么你不承认你不爱我

  还对我微笑著

  阴阴的天要下雨,淡淡的我要哭泣。莫名的酸楚和不确定,伴着莫名的恐慌与无望的挣扎。

  如果坚信的爱都无法告别了虚拟,那虚拟的文字里是不是真的是幽谷里的回声,听的见也感动着甚或流着泪,闻的到丝丝清香,而永远永远触摸不到。

  女人的心底应该有左岸空出来留给最爱她的那个男子。在他踏上岸边的那一刻起,潮水再也冲刷不去他的足迹,他开始在她心底刻画自己的领地,容不得侵犯。左岸的海风吹着带痂的裸体,潮润了心,湿了眼睛。

  越南的一部电影《沙子人生》里有这样一幕:丈夫出海打渔,夜里起了风暴,等着男人回家的女人们都聚到了岸边,围坐一起,点起了篝火。等待,等待,等待着。

  当她赤足来到了岸边,是她的爱在轻盈起舞,而曼妙的舞姿激荡了我心的海潮,海啸着,我是一叶孤舟,湮没在海浪围就的墙里。

  左岸,真的是梦寐里的昙花?

(孑鹰)
 
北方网——文行天下  2003-10-09 10:30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